目前分類:獵星(嘉星)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星彩……」心臟隨著輕柔的樂音微微跳著。他不敢輕舉妄動,深怕他一個不小心就毀了這個突然間與她建立起來的聯繫。

  「你快接吧。」荀彧邊說邊起身,收拾桌上的玻璃杯後離開休息室。

  荀彧一闔上門,郭嘉便按下接通鍵。

  雙方陷入短暫的沉默,但郭嘉明白話筒的另一端確實有人正在等待。

  「星彩?」

  「……抱歉,我吵醒你了。」

  他先是辨識出星彩的聲音而感到欣喜,晚了幾秒才理解她的話中之意。

  「我……」「還是你失眠了?」

  郭嘉忍俊不禁。「哈哈……嗯,是呢,」他停頓幾秒,再道:「妳的不告而別,我怎麼可能安然入睡?妳明知道我會這樣,卻還是如此……折磨我。」

  他聽到話筒傳來一個小小的抽氣聲。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恢復意識,第一個感受便是有什麼溫熱的液體不斷灌入自己口內。他睜開雙眼,荀彧那雙注視著自己的眼睛近在眼前。他悶哼了一聲,喉頭嗆了一下,同時伸手輕輕推開他。

  「……奉孝,你醒了。」

  「咳……什麼時候了?」他望向四周,是BM的員工休息室。

  「清晨五點。你睡了十個小時。」

  「只有十個小時……」郭嘉咕噥。他手掩著潮濕的唇,隱忍著喉嚨嗆著的不適。似乎有股腥味在口中蔓延,他困惑地望向荀彧手中的玻璃杯,杯中的赤色液體,正散發出妖冶的光。

  「那是什麼?」

  荀彧靜靜地瞅著他,良久才吐出一句:「這是藥。」

  「是嗎?」

  荀彧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他將玻璃杯遞過去,「還剩下一點,你把它喝完吧。」

  郭嘉接過玻璃杯時,另一手忽然按住荀彧的手腕。他將他的袖口往上推,露出纏繞在腕上的繃帶。他記得在失去意識前,他腕上並沒有這個東西。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坐到荀彧的身旁,見他手上拿著帳本,不禁莞爾。

  「已經開始在計算損失了?」

  荀彧嘆了口氣並闔起帳本。兩人對上目光,郭嘉發現他身上那套西裝雖有些殘破,卻不見任何傷口與血跡。目光往上一挪,方才因燈光的關係沒有看清楚,此時的他近在眼前,臉色不是一般的蒼白,而是幾乎毫無血色,與他僅露出略顯疲憊的神情並不相符。

  文若他遇上的不是普通人吧,那麼,即便他身手不凡,也不可能毫髮無傷。

  總覺得……他身上散發著一股奇特的氛圍,而那股「奇特」卻又為他所熟悉。

  「文若你……

  「嗯?」

  荀彧的目光使他微微一怔。

  「……該怎麼說,我覺得文若你……感覺似乎不太一樣。」

  「說清楚一點。」

  荀彧說話時,郭嘉的目光不自覺落往他的唇片上,更準確來說,是落在藏於唇片之後的齒牙。

  等等……難不成……文若他也……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姜維最後的那一句話,使得郭嘉啞口無言。他只能呆立在原地,望看姜維最終消失在街口。
  郭嘉垂下面顏,輕撫發汗的額頭,這時心臟忽然緊縮,整張臉顯得更加猙獰。
  啊啊……太過鬆懈了。
  果然沒這麼簡單就認同他啊,所謂的「守護者」們。
  居然會在最後留下這麼一手……郭嘉輕聲一嘆,靠往一旁牆面後便失去氣力滑坐在地。
  「唉……」
  究竟……該如何是好呢。

  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讓他短暫逃離去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行動。他取出手機,發亮的螢幕上除了顯示荀文若的來電外,還有好幾十通的未接來電。
  這些未接來電,其中……會有星彩嗎?
  妳並非是像姜先生所說的,打算與我不告而別......是吧?
  手機在掌中持續震動著,郭嘉回過神,立即滑開接通鍵。
  「文若,有急事嗎?」「奉孝,你在忙嗎?」
  「有。」「沒有。」
  兩人接連兩句話都重疊在一起,接著陷入短暫的沉默,基於此,郭嘉能清楚聽到話筒那端傳來的嘈雜聲響。
  「發生什麼事?你現在人在店裡?」
  「不然還能在哪裡?剛才打了好幾通給你你都沒接,在忙什麼?被找碴?還是有臨時的客人?」
  「抱歉,算是被找碴吧。別管我了,店裡發生什麼事,怎麼會這麼吵……」
  話筒中傳出幾聲槍響,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響與叫罵聲,幾秒後,才又聽到荀彧回話:「有人來砸店。」
  聽出荀彧語氣異樣,郭嘉倏地沉下臉色。
  「不是一般人吧?你一個人能夠應付的了嗎?」
  「知道我為什麼急著要找你了嗎?」
  「真的很抱歉……」
  「……不必向我道歉,想必你也遇到棘手的事吧?反正已經好一段時間了,還有其它幫手,算還能應付……」句末又多了好幾聲槍響,聽得郭嘉眉頭更加深鎖。
  「文若,老闆他知道這件事嗎?」
  「他知道。你如果現在有空的話,就回來幫忙吧,先這樣。」
  不等郭嘉回覆,荀彧便主動切斷通話。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好整以暇地看著手中的菜單,點了杯黑咖啡和幾塊餅乾,而坐在對面的男人複製他稍早前在甜點店的模式,什麼都沒有點,但他相信他的理由絕非是為了下一場約會所做的預留。
  「請問兩位今天想點些什麼呢?」
  郭嘉笑了一聲,對服務生道:「那麼就兩杯黑咖啡吧!」
  「那個,請問,星彩她真的對你說出那句話嗎?」
  待服務生離開,姜維開門見山地開口,語氣很是焦急。
  「嗯?什麼話?」
  「……你們剛才在店裡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就是故意要讓你聽到啊。郭嘉笑臉盈盈地瞅著他:「不好意思,我想先請教一件事,現在的你,是以什麼樣的身分來問我這個問題呢?」
  姜維怒目而視,沒有答話,臉色比起方才更顯蒼白。
  「是星彩的朋友、同事、前任男友,嗯,還是……守護者?」
  「這……與你無關吧!」
  「怎麼會與我無關呢?像我,我就是以男友的身分在與你對談喔。不過,你又怎能確定那句話是星彩對我說的?說不定是其他人啊。」
  後面那句話說出口後郭嘉自覺後悔,對星彩的情感使他心生愧疚,眼神不自然地飄開,然而對方正受到他話語的影響,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什麼……男友……?」
  「……是啊,照你的問法,不就表示你已經接受我的身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看著眼前這對男女,女方端正著坐姿,拿著小湯匙慢條斯理地享用冰淇淋聖代,而男方似是對桌上的甜點不是十分滿意,拿著叉子的手顯得意興闌珊。
  由於百百的相貌相當特殊,是位身材高挑、有著紅褐色肌膚的短髮女子,且身上有著大量的刺青,而戲志才帶有病氣的俊容與那頭鐵灰色的長髮,要不引起旁人的目光也難。
  見到人們的視線都落往他們兩人身上,讓習慣成為焦點的郭嘉心裡有些不平衡,不過轉念又想,他也不需要有那些對自己毫無意義的目光,不是嗎?
  他要的,只有那些自己在乎的、重視的人們,他們看向自己的目光。
  郭嘉瞅向坐在斜對面的百百,她的獨特有種致命的吸引力,知曉她的真身,她那握著湯匙的修長手指就不是讓人心存遐想,而是不寒而慄。因此,就算那時已知她生得的模樣,他依然會選擇自己相對較熟悉的星子做為保鑣。
  「不好意思,請問妳們都能變成人形嗎?」
  「只有想不想的問題。」百百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丟出話後,繼續專注地吃她的冰淇淋聖代。
  如此說來,星子應該也有人形囉?不曉得人型的牠會是俊男還是美女,啊,也可能會是大叔或小孩子……
  不過無論如何,像他們這些「黑暗世界中的外貿協會」成員,應該都長得很漂亮吧!
  「『別對他們有非分之想喔。』」百百的目光輕輕落到身旁的戲志才身上,「他是這麼說的。」
  「我明明是說:『這小子怎麼可以這麼無禮啊!』」
  「那麼,對『你們』就沒問題了,是這個意思嗎?」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聽到這句話,再加上不曉得是被剛入喉的紅茶嗆了一下,還是本身的病痛發作,戲志才嗆咳了好幾聲,咳到有不少人上前關切是否要幫忙叫救護車。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獨自沿著石階而上,迎面撲來的風吹亂他的頭髮,如今風中桃香疏淡,惟獨屬於她的那股香氛依然淡得濃烈。
  當他來到山莊後方的桃花林,一眼就見到坐在其中一棵桃樹下的她,她正仰臉望天,神色未明。
  他放輕了腳步來到她的身邊,目光那麼一瞬間的對上,使他的心跳漏了一拍。他微笑不語,自然而然地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如果說,我沒有過來找妳的話,妳才會感到意外,是不是?」
  默了幾分鐘,郭嘉開口道。星彩側臉看向他,這才發現她藏在髮下的臉膚上有傷,不僅如此,她刻意蜷縮藏匿的雙臂與雙腿上也有不少傷痕,看得他眉間一擰,但聞她一聲輕喚,心又揪得更緊。
  「奉孝……」
  「這些日子裡,有想我嗎?」
  星彩愣了一晌,面頰突生嫣紅。「嗯……呃,那個,請問……荀先生他不是和你一起來山莊嗎?」
  「他和姜先生去談生意。妳知道嗎?男人啊,當自己喜歡的人在面前提起其它……嗯,同樣優秀的男人,心裡都會有點不舒服喔。」
  「……抱歉,我只是想關心他的去向,畢竟,你們身處在這樣的地方……」
  「我明白妳畫清界線的用意,對我也還存有戒心,不過,妳應該要更信任妳的……嗯,朋友們?還有信任我,就像我們也同樣地信任妳。」
  「……他們對你說了些什麼?」
  「沒有特別說什麼,是我自行體會出來的感覺。」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駕駛的BM公務車奔馳在通往郊區的公路上,雖是輛公務車,卻是曹老闆上週剛添購的Volvo V40。在鳳凰集團內,很少會有一年以上的公務車,超過一年的車不是直接贈給員工就是轉賣,郭嘉的跑車和荀彧的休旅車就是老闆送的。原因不外乎老闆愛車,每季發表的新車中若有對他的喜好,他就會買來作集團內部的公務車。至於為什麼不直接當自己的座車,除了會被妻小唸外,私邸也已經沒有空間讓他放車,所以只好以「購買公務車」為由來滿足他愛車的興趣。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荀彧穿著筆挺的西裝,臉上卻戴著口罩,秀緻的眉宇擰作一團,還不時地發出輕咳聲。
  「文若,你真的不必勉強陪我一起來。」
  「咳……我不是在勉強自己。」
  「那麼,就是在擔心我囉?」
  荀彧冷眼覷向他。「可以麻煩請你儘快和張小姐定下來嗎?這段期間,你受傷的頻率實在是太高……」他瞅了眼郭嘉露在外頭的臉與手臂上的傷痕,「你這樣我行我素,我真的很難向老闆、員工還有客人交代。」
  「你提到的這些人,相信他們都能對我行我素的我給予無條件的體諒。我倒是認為,我只需要給一個人交代就夠了,那就是文若你啊!」
  「……」
  「呵呵,更何況,感情這種事可急不得,我想有經驗的你不會不同意吧?」
  荀彧咳了幾聲,而後嘆了口氣。他瞥往放在後座上的甜甜圈坐墊,上頭窩著一團黑絨絨的物事。「話又說回來,這只黑貓居然會一直待在你那裡,我以為牠在那之後就離開了。」
  「我想是因為星子牠喜歡我吧。」
  「不是因為要監視你嗎?」
  「既然你心裡有答案,為什麼還要把問題丟回來呢?哎,不過把理由想得浪漫一點會比較好呢。」
  「你的想法,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現實。」
  「就是因為太過現實,才顯得我浪漫啊。」郭嘉咯咯輕笑道。「所以,有眼光的女孩子來到Beautiful Moment,就會知道要點荀文若的檯啊!」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的皆已離去,這下子郭嘉也沒有理由再繼續待在此處,於是毫無留戀地離開這家地下撞球館。
  郭嘉沿著老舊的階梯緩步而上,牆面上故障的燈光管沒有規律地閃爍,並發出惱人的聲響,不過這些人造光,很快就被出口那片皎潔月光所取代。
  他深深吸了口地面上的新鮮空氣,仰臉望看遼闊的夜空。明亮的圓月尚未升至中央,時間還算早,他正思忖著要不要回店裡幫忙,一旁傳來的說話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們……真的曉得其他同化的方法嗎?」
  「那是當然!如果我們只依靠情感這種不可靠的方法來增加同類,早就被這個世界淘汰啦!」
  「可是……」
  「嘛嘛,你會有所顧忌也是合情合理,不過,如果不去嘗試,就永遠無法印證我們所說的方法是否真的可行。更何況,這是你在經歷『絕望』之後,第一次見到的『希望』吧?」
  「……別說的好像很懂我經歷過什麼。」
  「呵呵,別生氣嘛,畢竟我們活了這麼久,也是有見過與你有相同際遇的人……不聊這些了,隨我們去見老爺吧,保證你不虛此行唷!」
  「對啊!走吧走吧!」
  躲在暗處窺探的郭嘉見到在窄巷內交談的人們開始移動腳步走往巷內。不知為何,姜維就在這群人當中,再加上他們談話內容讓郭嘉很是在意,他未多作考量,發了封訊息給荀彧後,隨即跟了上去。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夾在指間的球桿俐落地朝前一推,母球受力敲擊前方排列整齊的子球尖端,色彩斑斕的小球立刻散開,分別朝各個方向滾去。
  郭嘉面無表情地瞅著這幅畫面,這顆母球就像一只闖入羊群之中的狼,束手無策的羊只有到處亂竄的份。
  看著逐漸靜止下來的母球,郭嘉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攜著球桿步伐閒適地沿著球檯移動。
  這家位在傳統市場底下的撞球館非是他經常光顧的店,理由很簡單,在這裡出沒的的男女比例大約是9:1,而且他已經習慣集團底下各式店面那種或絢麗鋪張、或低調奢華的裝潢與氣氛,因此這種場所對他而言就像是過敏原,每每踏入都讓他渾身不對勁。
  即便如此,他過去曾光顧過幾次,正因為是這種底層的是非之地,龍蛇混雜,很常蒐集到有用的情報。
  前幾天據他收到消息,最近有一群人經常在此處出沒,即使行事與穿著皆低調,但身上所散發出的特有氣質,仍被一些敏銳的人記在心上。而那些特徵描述,於他所知悉的吸血鬼類似,於是他久違地來到這家撞球館,當然,是獨自一人前往。
  郭嘉明白自己的氣質也於此地格格不入,為避免節外生枝,他今天的穿著較隨性休閒──黑框眼鏡,六芒星墜鍊,叼煙美女圖樣的長版白T恤,刷破牛仔褲,並且選擇在角落、卻離人群最多的中央不遠處開桌,裝作一般把撞球當興趣的年輕人,使出的球技不好也不差,但倘若此時來了個內行人,定能輕易看穿他的偽裝。
  郭嘉帶著球桿前傾上身,垂落在胸前的六芒星輕輕晃動,他的雙眼隔著鏡框盯著母球,神情專注,卻是耳聽八方,試圖從人群談論間獲取自己所需的情報。

  「來找情報嗎?」
  就在郭嘉準備推桿,身後突然傳來的熟悉嗓音使他的手顫了一下,準頭頓失,倒不是他故意失手,而是這人冷不防地出現在身後,足以讓他瞬間慌了手腳。
  ──但也只有那一瞬間。
  郭嘉不慌不忙地收起球桿,回頭對著來人輕淺一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郭嘉一踏出華廈便回撥電話給星彩,電話響不到三秒立刻接通。
  「嗨,星彩,是我。」
  話筒的另一端沉默了數秒。「……你的工作呢?」
  「取消了。」郭嘉頓了一會,再道,「我以後……再也不做這類型的工作。」
  「什麼……為什麼?」
  「呵,因為我想和妳在一起啊。」
  「……」
  對方一時無話,郭嘉也不急著聽到她的續話。然而當他抬起頭,見著迎面而來的女子,居然就是正在和自己通電話的那個她,她穿著簡單的褲裝,對上目光也是一愣,全然忘了握在掌中的手機還未中斷通話。
  郭嘉先回神過來,收起手機後揚手打了招呼。「晚安,好巧啊。」
  正說到想和妳在一起,就在路上巧遇,緣分真是奇妙啊!看樣子,是上天不願再見到我們在茫茫人海中錯過彼此呢。
  心裡頭這樣想,嘴巴卻說不出來。
  感到兩邊的臉頰有些發燙,也不太能正視對方的眼睛……
  我這是在……害臊嗎?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人透過櫥窗相互凝視片刻,幾秒過去,她未在他預期中轉身離開。郭嘉在內心鬆了口氣,走往她的身旁,開口打了招呼。
  「嗨,張小姐,午安。」
  她側過身,點了點頭。「……您好。」
  「妳一個人嗎?」
  「不是……我在等人。」
  「這樣啊。那麼,我能陪妳一起等嗎?」
  星彩的視線緩緩落到他的脖子上,如今該處已經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您才剛出院吧?請回去好好休息。」
  「不要緊。」他輕撫上自己的頸子,微笑:「我的身體,已經不要緊了。」
  「……」
  見著郭嘉的笑容,星彩微抿起唇不再說話,而他也就當這是她的默認。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過去,遲遲不見任何人來赴星彩的約。期間路人們紛紛對這對站在婚紗店前的男女投以注目禮,臆測的耳語不時溜進兩人的耳裡,從兩人的關係、目前兩人間發生什麼事、到男女各自的背景……
  郭嘉在心中複誦路人的猜測,感到些許的諷刺。他瞥眼身旁的星彩,見她依舊沉著一張臉,不見任何情緒。
  「唉,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對象,能讓妳在此等候多時啊……」
  腦海裡隨著這句話浮現出許多能讓她在婚紗店前等待的對象,或許是那些屬於她的獵物、又或許是那些竭盡所能守護著她的男人們。
  而他自己、站在她身邊的自己,卻似乎……什麼也不是。
  心跟著隱隱作痛,郭嘉側過臉看著她,她正好也側著臉看向自己。
  「……郭先生,請您回去吧。」
  他瞅著她,默了一晌,聽到她出聲輕喚,笑聲嘆了口氣。
  「在這之前,能聽我說些話嗎?」見星彩沒有表示拒絕,郭嘉才接著再道:「……吶,我覺得……我們有點像呢。」
  眼中映著星彩略顯訝異的臉顏,他輕輕哂了聲。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曹丕一邊檢視郭嘉頸肩上的傷勢,一邊叮囑一些注意事項。甄姬為郭嘉換藥時,他見曹丕面不改色,正要說話,對方卻瞅著他緩緩吐出一句:「這次獵豔獵到叢林裡去了?」
  「進叢林裡並不要緊,要緊的,是進入不熟悉的叢林裡啊。」甄姬笑著接話。
  郭嘉莞爾一笑。「是啊,除了不熟悉環境,我所鎖定的獵物,遠看以為是一只小野貓,一接近才發現……喔呀,居然是只大老虎啊。」
  「沒被一口咬死,可見這只大老虎對你手下留情啊……錯了,是口下留情。」
  「哈哈,我的確有感受到對方的『口』下留『情』呢。」
  曹丕輕哼。
  「不過,有機會的話真想見見這只可愛的大貓呢。」
  「那麼,就請甄小姐為我安排一場狩獵前的盛大祭儀吧。」
  「這個嘛……我想,老闆應該會很樂意替你安排。」
  「呵,當然沒有問題,美酒和美女……」
  「爸。」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喜……」
  聽聞她微弱吐出一個顫抖的字,他才發現並沒有預期進入她的體內,原本失焦的目光逐漸多了一絲清明的光彩。
  「你說你……喜歡……我?」
  他努力地想辨別清楚她此時面上的表情,然而垂掩的髮絲遮蔽她泰半的面容,只得隱約瞧見那張翕動的鮮紅血唇。
  郭嘉輕輕吐了口氣。
  「……嗯,我在……喜歡妳。」
  氣氛乍然靜寂,僅餘彼此仍顯急促的呼吸與血水滴落的聲響。她突爾放開握著他的手,有些無力地攤坐在他的大腿間。
  查覺到她似乎放棄了意圖,鬆了口氣的他同樣頓感一陣乏力,發紅的雙眼注視著上頭的天花板。

  這時琉璃門前傳來動靜,郭嘉緩緩側過臉,只見一人怒氣騰騰地朝他們兩人直奔而來。他怒吼了一聲,聲若雷鳴:「星彩!妳在做什麼!」
  星彩卻是充耳不聞,她低垂著面顏,手輕觸郭嘉鼓噪的心口,不曉得在想些什麼。直到男子上前,先是朝郭嘉臉上重重揮了一拳,而後粗魯地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拉離他的身上。
  「星彩!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麼嗎?」
  「大哥……」
  張苞緊緊抓著星彩的雙肩,橫眉瞪眼,滿臉紫脹。她瞪著地板,伸出手用力扯緊他的衣角,見了這個動作,他勃然大怒,轉過臉睇看好不容易坐起身、用手抹開唇角血水的郭嘉:「你這天殺的混蛋!別再招惹我妹了!」
  「請先給星彩披件衣服吧……」
  「閉嘴!誰准你那樣叫我妹!」張苞啐了一聲,將星彩推到身後並將外套脫下披上,然盈滿怒火的雙眼還是瞪著沒有意思要整理自己的郭嘉。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柔美的鋼琴旋律綿綿流淌在店內,而男公關與客人們的談笑輕語,字句宛若音符,緊密貼合著節奏,譜出另一種風情的華美樂曲。
  郭嘉將高腳酒杯送至客人俏麗的朱唇旁,嘴裡說著與這杯調酒一樣摻了蜜的話語,心中卻是輕輕哼起了這首Mariage d'amour。忽爾他聽見一個誤音,將目光稍微一抬,荀彧正坐在吧檯旁的三角鋼琴前,他沒有垂頭看著手下的琴鍵,而是專注望看前方某一個定點,表情若有所思。
  「店長,有位客人指名要點郭店長的檯,但並沒有事前預約。我已經婉轉地拒絕客人,但她堅持要見郭店長,見她的神色,不太像是郭店長一般的風流債。」
  耳機傳來門衛的嗓音,但由於兩人目前都有工作在身,沒有立即給予回覆,明瞭情況的門衛靜待他們之一的回覆。直到荀彧結束一首曲子,這才開口道:「再多透漏一些對方的情報。」
  「是位黑髮及肩的年輕客人,體態纖瘦,有雙桃花眼,她只說她姓張,其它不便透漏。」
  「奉孝,是張小姐,你……」
  「哎呀,這樣不行唷。」郭嘉笑著輕推欲湊前吻他的女客人,轉而牽起她的手親吻對方指尖。另一頭的荀彧會意,將耳機轉回至共用頻道。
  「請告訴張小姐,若要見郭店長一定得先預約,這是規矩,沒有例外,麻煩請她擇日再來光顧,除非……她願意等待。」
  郭嘉沒料到荀彧會說出最後那句話,客人查覺到他晃了心神,輕輕摸了摸他的臉頰,他微笑握上對方溫軟的手,心思則全數放在沒有聲響的耳機。
  「張小姐說她願意等,那麼,我們這就請她入店?」
  「嗯,請她進來吧。比翼,帶入店的客人至接待區。」
  荀彧沒有過問郭嘉的意見,逕自應了下來,於此同時,琴音再度從三角鋼琴那頭傳來,擺明不讓郭嘉有任何說話的餘地。
  郭嘉眼角餘光瞥見開啟的琉璃門,一身藕色復古洋裝的星彩踏入店內,她並沒有左顧右盼,而是隨上前迎接的比翼走向接待區。
  她就真的乾坐在接待區,一直到凌晨三點的打烊時間。即便在等待的時間裡,比翼向她介紹幾位才貌俱佳的男公關,她一概婉拒,堅持等待郭嘉。然而郭嘉和荀彧都明白,郭嘉的檯是滿的,無論她怎麼等,今晚注定是等不到有他的時間。
  趁著空檔,荀彧問郭嘉:「真的要讓張小姐等你等到打烊嗎?」郭嘉望了他一眼,眼神寫著:「這不是你擅自做的決定嗎?」再見他挑起的唇角泛著冷意,荀彧眉宇輕蹙,不再多說。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鳳凰集團的總部位在市中心的黃金地段,區域內的幾幢商辦大樓總合占地10公頃,規模已然接近市府等級。在大樓前的廣場中央有只銅製的巨大鳳凰雕像,眼睛鑲著金青石,兩片巨大羽翼展開,頭顱昂往天際,準備振翅而飛的模樣,極為引人注目。
  提著公事包的郭嘉走近鳳凰雕像,耳朵上的晶藍配飾閃爍著與鳳眼一樣的光,他沒有停下腳步,往前方幾百公尺遠的商業大樓快步前進。
  一踏進總部大樓,沁涼的冷氣立即迎面撲來,散去了外頭陽光帶來的熱氣。一樓樓層挑高,以寶藍色作為基調,自天花板上垂掛下來的數幅藍色布幔以金線繡出碩大的曹字,相當氣派輝煌。
  郭嘉走往大廳的長型櫃台,停在長得一模一樣的兩位櫃台小姐面前,微笑道:「早安呀,用過早餐了嗎?」
  打從郭嘉踏入大樓起,這對綁著包包頭的雙胞胎姊妹便起身準備迎接。她們展露出一模一樣的笑容,開口說道:
  「郭先生早!」
  「這一次的回答也是一樣!」
  「我們已經用過早餐了唷!」
  「唉,只好下一次再讓你們品嘗我的手藝了。來,這是這次給妳們的小餅乾。」他露出萬分可惜的表情,將掛在手邊裝有手工餅乾的孔雀藍小紙帶放到櫃台上。
  「謝謝!」兩姊妹喜孜孜地接過,甜甜地笑道:
  「每次郭先生來總部。」
  「我們就能拿到荀先生親手做的甜點。」
  「真希望郭先生能多多常來總部呢。」
  說罷,她們相視而笑。「要是來的人換作是荀先生,食與色,只能滿足其中一樣啊!」
  郭嘉咯咯輕笑。「妳們真是貪心呀!吶,告訴妳們一個祕密,其實這次的手中餅乾是我做的哦。」
  「郭先生真愛說笑耶。」
  「郭先生真是討厭呢。」
  看著她們眼睛裡促狹的笑意,郭嘉再度失笑:「討厭的是人明明是捉弄我的兩位小妖精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距離開店還有一個多小時,郭嘉坐在吧檯前獨自下著西洋棋,表情有些漫不經心。隨著棋局變化,他見著棋盤上擋在黑后前的黑騎士,眼神頓了一會,遂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眼前猝不及防地出現一個烤盤遮蔽他的視線,烤盤上放著兩個人物造形的糖霜餅乾,一個是穿著西裝的自己,另一個則是穿著長裙的星彩,模樣相當精緻。他抬起臉,對上拿著烤盤的荀彧的眼睛,笑道:「這麼快啊?雖然只是順便做的。」
  「……你不想要的話,我就處理掉了。」
  「那麼換個說法,順便之餘卻也是特地為我做的?啊!別戳我的臉啊!」
  荀彧收起戳往郭嘉餅乾的手,將兩塊人形餅乾放到準備好的瓷盤上。郭嘉靜靜地瞅著餅乾,道:「……感覺超甜的。」
  「我先前就說了,依照目前你們的情況,做巧克力會比較合適,是你指定要用糖霜。」
  郭嘉笑了幾聲。「是啊……嗯,做得這麼相像,還真捨不得把它們吃掉。」
  「這原本就只是做給你參考的樣本,你如果想送對方,就自己嘗試吧。」
  「我的手藝遠遠不及文若你啊。不過,心意確實重要,但星彩她……願意相信我的心意嗎?」
  「你先相信你自己吧。」荀彧說完,帶著烤盤轉身走回他的小廚房。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並不會因為遭受打擊而放棄原本的目的,雖然對他而言那還算不上是打擊。
  畢竟,是出自於星彩以外的對象。
  不過,或許也能稱作是一項挑戰?但他又不想僅將其定義為單純的挑戰。
  不光是對象的緣故,更多是出自內心想去理解進而擁有那樣的可能性。而他對趙雲說的那些話,或許多少摻和著謊言,卻也半分不假。
  自己還真是個麻煩的人啊──腦海裡閃過這句話的同時,浮現好幾個曾經對他說過相似之語的人們。
  不過,正因為麻煩,人生更顯得有趣。
  如此,他才能活得如此恣意暢快啊!
  於是郭嘉在莊內又走了一段時間,把路線地圖牢記在心,以便不時之需。再來,他在莊中見不到任何他曾調查或親眼看過的相關人事物,因此,確認此處應該非是「他們」的聚集地之一。
  至於,他的另外一項目的……
  郭嘉看向窗外,雨勢稍緩,僅餘細碎的落雨聲。
  「果然沒那麼容易啊。」他嘆了口氣,轉身回房。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赤身的郭嘉站在蓮蓬頭底下,溫熱的水不斷從上方灑落,退去因淋雨而生的寒意。
  他聆聽著水聲嘩嘩,目視著霧氣蒸騰,腦海中思考著片刻前發生的事,半晌,唇口溢出一聲笑歎。
  他關緊水龍頭,將一頭濕淋淋的金髮朝後撥開,拿起浴巾擦淨身體,套上送來的乾淨衣物後步出浴室。
  稍早前他被帶領至此,也就是山莊內的某一客房。原以為此次能進入山莊內的機率並不大,而在桃花園中遇到那名渾身上下散發出強烈保護欲的男子將機率拉得更低。即便在他離開前星彩她追了上來,也不太輕易改動這個機率。
  或許是因為這場雨的關係吧,任誰都不會對一個淋了雨的人棄之不顧,更何況是他這樣的人。
  哎,我這是哪來的自信呀?
  郭嘉站在落地窗前,瞅看外頭黑夜中的暴雨,以及自己落在窗上的倒影。
  微乾的髮絲貼在略顯蒼白臉面上,他瞇著眼,漾起一抹輕淺的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藍色的Lamborghini Aventador極速奔馳在通往郊區的公路上,一路所見的車輛屈指可數,空曠之餘更顯得引擎的呼嘯聲震耳欲聾。
  或許早有預料會是如此安靜的路程,因此才需要跑車的引擎聲,否則平常也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會駕駛這輛Lamborghini,更何況還是這種將要落雨的天氣。雖然播放音樂多少就能排解無聊,然而在他心中因無聲而生的寂寥空洞,恐怕只能依賴更加強烈的聽覺刺激作為填補吧。
  郭嘉一手抓著方向盤,另手撥開隨風而亂的金色髮絲,雙眼透過沒有鏡片的黑色鏡框望了出去,一望無際的天色籠罩著一層濃重的灰,幾片烏雲在穹空之間飄盪,能嗅得到空氣中有股欲雨的濕氣味。
  稍早前他開車前往位在市區內的張家酒商,店內的人告訴他張副理今日不在店內,而是到了市區外的桃花山莊。
  他又想起了桃花源記。
  那位漁夫撐著一葉扁舟,心無旁鶩而有了那場偶然的美好際遇。
  而他郭奉孝則是開著一輛跑車,心有所求而踏上這場刻意為之的旅途。
  呵,多麼沒有情調啊!
  而所謂的心有所求,求的又會是什麼呢?他輕輕一哂,依舊無法說得出具體的答案。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