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167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啊我真的入手啦!!!!!還是寶箱版啊!!!!!!!!!!!!!

於是乎,這就是副標↓

事實證明
曾經糾結過的東西
不會隨著時間過去就因此不出手啊啊啊啊啊!!!!!

友人根本中肯!我說這可以當我的至理名言之一了!(毆

從一開始釋出消息就不斷糾結著到底要不要買戰無4,但基於日文我看不懂就不想收的莫名原則我一直遲遲沒有出手,結果到最後還不是打破原則出手了...

時間會沖淡欲望這種事根本騙人嘛嚶嚶嚶嚶(呃

嗚...友人先前在別的事情上說我根本就沒有原則啊我就回說我的原則就是沒有原則啦!怎麼樣!!哼哼哼(煩

唉,網誌這裡太久沒放文以外的東西,結果一放就這麼刺激,對心臟真不好哇(?

其實我本來沒打算寫戰無4的感想,因為畢竟這樣那樣所以......,咳,其實主要是因為愛的關係,雖然對戰無也有愛但不像真三那樣刻骨銘心乃至喪心病狂...

但玩了幾章後,決定還是來小小寫一下!記錄一下玩樂的心情,好歹我這回還出手了寶箱版啊......

老樣子!字多所以下收w

老樣子PART.2!注意跳痛廚廚感想w

※10/8更新!!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挽月與撐傘的阿翠走在煙雨茫茫的小徑上,一時間也不知通往哪裡。阿翠知道公主此行只是散心,也不擔心路走得遠,反正再怎麼走,終究還是在城內。
  行走間,挽月一時興起,伸出手接著那些宛若穿斷了絲線的雨珍珠,並啟了唇輕唱了一曲應景的詩詞。
  詩詞阿翠是懂得一些,聽出這詩詞中隱隱帶著相思愁苦,不禁笑聲調侃:「公主這是在想誰了呢?」
  挽月一聽,略白的臉色頓時浮出潮紅。「啐!還想誰呢!要想那也是他想。」說著,她微微側身,假意欣賞沿途被雨打落的飛花。
  恐怕那位也不會時時想公主罷……只會偶而閑來無事、又欠缺人捉弄時,才會「稍微」想到公主一下罷。
  阿翠心中正想著,挽月即刻把她心中所想一字不漏地說出。「不過想來他也沒空想我,他那種性子,只會偶而閑來無事、又欠缺人捉弄時,才會想到本公主。」
  「公主別這樣……」
  「妳也好了,妳跟了我這麼多年,還不清楚他的性子?」
  阿翠會意,跟著挽月親親密密地笑了。
  
  行了數步,挽月頓覺得乏了,正巧路經有座小紅亭子,旁邊還有棵不知名的白色花樹,隨著雨落著花,和著盈盈香氣,景致極美。走近一看,亭子上的朱漆已有些斑駁,阿翠說再另覓他處休憩,但挽月搖了搖首,說這樣就好。
  主僕兩人在亭內安靜地賞雨賞花,挽月目光游移間,望見在不遠處有一人佇立於一墳之前。她原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眨了幾次眼定睛再看,這次看得更加分明,那一襲水藍雲袍和柔羽銀邊,不是伏嬰又是誰。
  似乎也察覺到挽月的目光,阿翠隨之望去,怔了又怔。「公主,阿翠記得那方沒有墳的啊……」
  挽月在她講這話時也思索過一陣,的確,在此之前那兒是沒有墳的。
  「阿翠,妳先回去。」
  阿翠是深知主子的,挽月這話一出,當然應是。轉身便要離去前,挽月拾起一旁的油傘遞上。「拿去,小心著涼。」
  「公主妳呢?」
  「我若著涼,自然有人會負責。」說著,露出了點當年那個氣盛驕縱的朝露小公主氣焰。
  阿翠笑了應應,又謝了一聲挽月,接過傘便走了。
  
  軟底繡鞋輕輕踏在軟泥草葉上,滲出一點冷涼。挽月伸手攏了攏綿雨打溼的肩首,再伸手撥了撥微溼的髮梢。即便是雨涼風冷,然而那人在煙雨中逐漸清晰的淡藍身形,讓她短暫忘卻了那些寒。
  直到挽月離他身後不到幾道幾步距離,正想給似乎毫無防備他一點驚喜,卻未料雙眼先是看到了那荒墳石碑上的名。
  上頭刻著的,竟是她的名。
  
  
  朱聞孤月
  
  
  正確來說,是她的「舊名」,但仍是讓挽月寒了口氣。
  前首的男子聽到後方聲響,似是意外地回過首,一雙深邃如黑淵的眸,靜靜地凝著她。
  「果然是妳。」伏嬰道,恍然間有抹輕哂的笑意。
  「你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我。」挽月避開他的視線,轉而睇向那塊方碑。「誰為我立的碑?」她的語氣聽來,不悲亦不憤。
  若是以往,要是讓她見著這晦氣的東西,老早就鬧的整座朝露城雞犬不寧。但終究是過了那樣的心境,如今的她傷害太多人,亦是受了多方傷害,她將那些囂張跋扈的性子隱了起來,不再將它們恣意襲向他人與自己。
  「是我。」伏嬰說著,側過身看著碑上刻的名。那樣的眼光,有著懷念、有著冷怨,有更多的,是那隱而不顯的眷戀。
  「哦?」挽月輕哂,走向前去,立於他的身側。「這是你想到的新把戲麼?」
  伏嬰沒有回答,僅是淡笑。
  雨聲很靜,兩人立於靜雨下好一段時間,挽月才聽到身旁的他隱隱說了句:「孤月已死。」
  那句話,再加上他那陰冷且懾魂的語氣,讓挽月的身子一顫。
  剎那間挽月似乎是明白了甚麼,卻又是有些不願明白。她揚起臉,故作天真又帶點嬌蠻道:「孤月如何已死?孤月不就在你眼前?」
  「孤月已死。」他又重複道了一次,目光雖是望著挽月,卻好似隔了層紗,望不著真切。
  挽月這回聽倒是有些惱了,她蹙起眉正要發難,卻被伏嬰的句語斷開。「妳今日外出怎沒上妝?」
  聽到他說這話,挽月嗤了一聲,笑了出來。「女為悅己者容,如今那人頻頻不再,本公主又何必花這些心思。」
  「夫人這是在怪罪伏嬰了?」
  聽到「夫人」這詞,挽月的顏上紅雲又聚。「少在那夫人夫人的叫了,你我都還沒成親呢!」
  「該有的都有了,名分早晚也是會給的。」伏嬰淡然,彷彿這些早已理所當然。但挽月自是不依,半怒半嗔地指著他道:「你少拿這話搪塞,況且你我見面我早就顯少上妝,當初是你說我這樣招蜂引蝶,不喜歡我這樣。」
  「喔?」伏嬰輕輕撥開額前落髮,輕聲:「伏嬰何時說過這樣的話,還望夫人幫
  助我回憶。」
  伏嬰那副貌似誠懇,實則無賴的模樣,挽月氣得跺腳,「……說不過你!」這才見伏嬰露出一抹輕然的笑。
  「這就是了……」
  肩上已染風雨的薄衣倏又落下一件帶有溫度的輕衣,挽月抬起臉來,瞅著接近自己的那人正低望著。
  「嗯?」
  「孤月已死。」伏嬰的眸子深深望入挽月的眼,帶上的手輕輕撫上她艷紅的腮頰。
  「現在在我這裡的,是挽月。」
  挽月一暖,眼眶頓時溼了一圈。
  她何嘗不懂伏嬰之意,只是從他口中聽來,又讓她的心甜了一陣。
  「你這樣做!還真不怕晦氣!」她仰臉,洋裝怒意,還伸手掐了掐他的脖子。
  「是麼?我倒覺得你我在一起,才招來了滿城的晦氣。」說著還抵著額嘆了口氣,「這下朝露滿城的人都要怪罪我們了。」
  「欸!現在怎麼的,甚麼事都怪在我頭上囉?」
  「這是夫人妳自己說的。」
  
  兩人鬧了一陣,終究還是靜了下來。
  伏嬰牽著挽月的手,挽月能從他的掌心感受那熟悉的冰涼亦也溫熱的幸福。
  之後,挽月見著伏嬰煞有其事地對著石碑祭拜,心裡頓生了個想法。
  看著爐中香絲隨著清風曳晃,挽月向前勾了伏嬰的手,低著的嗓有如這場似永不停止的輕雨:「你說,孤月已死。」
  「那麼……挽月,亦已死。」
  這回換伏嬰吃驚了,挽月瞅見他吃驚的模樣,咯咯輕笑地撲進他懷裡。
  「現在在你懷中的,只有深愛著你的月。」
  感受著腰間束緊的力道,及那不知名的淡淡花雨紛香,伏嬰在愕然之中,暸然地笑了。
  他拉開了與挽月的距離,壓身附耳在挽月旁,沾了雨露的緩地唇挑起:「呵,若是在早幾年,要妳對我說這樣的話,伏嬰唯恐不及呢。」
  「你……!」
  挽月怒極,恨恨拔了頭上的短釵,她一邊叫嚷著「看本公主今日不把你這張騙人的帥氣臉皮刮爛!」一邊朝伏嬰撲抓過去。
  
  伏嬰自是讓她追著跑,追逐間,天穹竟已換上染著雨意的深冥夜幕。
  他抬頭仰天,暗雨之中隱約有幾顆星子,卻是不見月。
  但他知道,他的月,從來,就不曾離開過他的身邊。
  
  
  
  
  
  FIN.
 
 
  久違了!我是阿桓!
  睽違了半年的文,卻意外地寫出了伏挽w不曉得當初是誰說要離開霹靂,結果又突然寫出這篇
  靈感是今天出門時看見外頭景色有感而發,其中的意境就讓各位自己去品味罷!(其實也是我自己無法解釋的清啦XDD)
  話說這篇,算是清明文吧(艸)嗯,也可算是我給明天生日的我一個禮物囉!亦是我要搬家前最後在天空發的一篇文!就各方面來說好像頗具意義呢XD
  附註:文中阿翠這位婢女是沿用的大錢伏挽文中的設定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挽月與撐傘的阿翠走在煙雨茫茫的小徑上,一時間也不知通往哪裡。阿翠知道公主此行只是散心,也不擔心路走得遠,反正再怎麼走,終究還是在城內。
  行走間,挽月一時興起,伸出手接著那些宛若穿斷了絲線的雨珍珠,並啟了唇輕唱了一曲應景的詩詞。
  詩詞阿翠是懂得一些,聽出這詩詞中隱隱帶著相思愁苦,不禁笑聲調侃:「公主這是在想誰了呢?」
  挽月一聽,略白的臉色頓時浮出潮紅。「啐!還想誰呢!要想那也是他想。」說著,她微微側身,假意欣賞沿途被雨打落的飛花。
  恐怕那位也不會時時想公主罷……只會偶而閑來無事、又欠缺人捉弄時,才會「稍微」想到公主一下罷。
  阿翠心中正想著,挽月即刻把她心中所想一字不漏地說出。「不過想來他也沒空想我,他那種性子,只會偶而閑來無事、又欠缺人捉弄時,才會想到本公主。」
  「公主別這樣……」
  「妳也好了,妳跟了我這麼多年,還不清楚他的性子?」
  阿翠會意,跟著挽月親親密密地笑了。
  
  行了數步,挽月頓覺得乏了,正巧路經有座小紅亭子,旁邊還有棵不知名的白色花樹,隨著雨落著花,和著盈盈香氣,景致極美。走近一看,亭子上的朱漆已有些斑駁,阿翠說再另覓他處休憩,但挽月搖了搖首,說這樣就好。
  主僕兩人在亭內安靜地賞雨賞花,挽月目光游移間,望見在不遠處有一人佇立於一墳之前。她原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眨了幾次眼定睛再看,這次看得更加分明,那一襲水藍雲袍和柔羽銀邊,不是伏嬰又是誰。
  似乎也察覺到挽月的目光,阿翠隨之望去,怔了又怔。「公主,阿翠記得那方沒有墳的啊……」
  挽月在她講這話時也思索過一陣,的確,在此之前那兒是沒有墳的。
  「阿翠,妳先回去。」
  阿翠是深知主子的,挽月這話一出,當然應是。轉身便要離去前,挽月拾起一旁的油傘遞上。「拿去,小心著涼。」
  「公主妳呢?」
  「我若著涼,自然有人會負責。」說著,露出了點當年那個氣盛驕縱的朝露小公主氣焰。
  阿翠笑了應應,又謝了一聲挽月,接過傘便走了。
  
  軟底繡鞋輕輕踏在軟泥草葉上,滲出一點冷涼。挽月伸手攏了攏綿雨打溼的肩首,再伸手撥了撥微溼的髮梢。即便是雨涼風冷,然而那人在煙雨中逐漸清晰的淡藍身形,讓她短暫忘卻了那些寒。
  直到挽月離他身後不到幾道幾步距離,正想給似乎毫無防備他一點驚喜,卻未料雙眼先是看到了那荒墳石碑上的名。
  上頭刻著的,竟是她的名。
  
  
  朱聞孤月
  
  
  正確來說,是她的「舊名」,但仍是讓挽月寒了口氣。
  前首的男子聽到後方聲響,似是意外地回過首,一雙深邃如黑淵的眸,靜靜地凝著她。
  「果然是妳。」伏嬰道,恍然間有抹輕哂的笑意。
  「你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我。」挽月避開他的視線,轉而睇向那塊方碑。「誰為我立的碑?」她的語氣聽來,不悲亦不憤。
  若是以往,要是讓她見著這晦氣的東西,老早就鬧的整座朝露城雞犬不寧。但終究是過了那樣的心境,如今的她傷害太多人,亦是受了多方傷害,她將那些囂張跋扈的性子隱了起來,不再將它們恣意襲向他人與自己。
  「是我。」伏嬰說著,側過身看著碑上刻的名。那樣的眼光,有著懷念、有著冷怨,有更多的,是那隱而不顯的眷戀。
  「哦?」挽月輕哂,走向前去,立於他的身側。「這是你想到的新把戲麼?」
  伏嬰沒有回答,僅是淡笑。
  雨聲很靜,兩人立於靜雨下好一段時間,挽月才聽到身旁的他隱隱說了句:「孤月已死。」
  那句話,再加上他那陰冷且懾魂的語氣,讓挽月的身子一顫。
  剎那間挽月似乎是明白了甚麼,卻又是有些不願明白。她揚起臉,故作天真又帶點嬌蠻道:「孤月如何已死?孤月不就在你眼前?」
  「孤月已死。」他又重複道了一次,目光雖是望著挽月,卻好似隔了層紗,望不著真切。
  挽月這回聽倒是有些惱了,她蹙起眉正要發難,卻被伏嬰的句語斷開。「妳今日外出怎沒上妝?」
  聽到他說這話,挽月嗤了一聲,笑了出來。「女為悅己者容,如今那人頻頻不再,本公主又何必花這些心思。」
  「夫人這是在怪罪伏嬰了?」
  聽到「夫人」這詞,挽月的顏上紅雲又聚。「少在那夫人夫人的叫了,你我都還沒成親呢!」
  「該有的都有了,名分早晚也是會給的。」伏嬰淡然,彷彿這些早已理所當然。但挽月自是不依,半怒半嗔地指著他道:「你少拿這話搪塞,況且你我見面我早就顯少上妝,當初是你說我這樣招蜂引蝶,不喜歡我這樣。」
  「喔?」伏嬰輕輕撥開額前落髮,輕聲:「伏嬰何時說過這樣的話,還望夫人幫
  助我回憶。」
  伏嬰那副貌似誠懇,實則無賴的模樣,挽月氣得跺腳,「……說不過你!」這才見伏嬰露出一抹輕然的笑。
  「這就是了……」
  肩上已染風雨的薄衣倏又落下一件帶有溫度的輕衣,挽月抬起臉來,瞅著接近自己的那人正低望著。
  「嗯?」
  「孤月已死。」伏嬰的眸子深深望入挽月的眼,帶上的手輕輕撫上她艷紅的腮頰。
  「現在在我這裡的,是挽月。」
  挽月一暖,眼眶頓時溼了一圈。
  她何嘗不懂伏嬰之意,只是從他口中聽來,又讓她的心甜了一陣。
  「你這樣做!還真不怕晦氣!」她仰臉,洋裝怒意,還伸手掐了掐他的脖子。
  「是麼?我倒覺得你我在一起,才招來了滿城的晦氣。」說著還抵著額嘆了口氣,「這下朝露滿城的人都要怪罪我們了。」
  「欸!現在怎麼的,甚麼事都怪在我頭上囉?」
  「這是夫人妳自己說的。」
  
  兩人鬧了一陣,終究還是靜了下來。
  伏嬰牽著挽月的手,挽月能從他的掌心感受那熟悉的冰涼亦也溫熱的幸福。
  之後,挽月見著伏嬰煞有其事地對著石碑祭拜,心裡頓生了個想法。
  看著爐中香絲隨著清風曳晃,挽月向前勾了伏嬰的手,低著的嗓有如這場似永不停止的輕雨:「你說,孤月已死。」
  「那麼……挽月,亦已死。」
  這回換伏嬰吃驚了,挽月瞅見他吃驚的模樣,咯咯輕笑地撲進他懷裡。
  「現在在你懷中的,只有深愛著你的月。」
  感受著腰間束緊的力道,及那不知名的淡淡花雨紛香,伏嬰在愕然之中,暸然地笑了。
  他拉開了與挽月的距離,壓身附耳在挽月旁,沾了雨露的緩地唇挑起:「呵,若是在早幾年,要妳對我說這樣的話,伏嬰唯恐不及呢。」
  「你……!」
  挽月怒極,恨恨拔了頭上的短釵,她一邊叫嚷著「看本公主今日不把你這張騙人的帥氣臉皮刮爛!」一邊朝伏嬰撲抓過去。
  
  伏嬰自是讓她追著跑,追逐間,天穹竟已換上染著雨意的深冥夜幕。
  他抬頭仰天,暗雨之中隱約有幾顆星子,卻是不見月。
  但他知道,他的月,從來,就不曾離開過他的身邊。
  
  
  
  
  
  FIN.
 
 
  久違了!我是阿桓!
  睽違了半年的文,卻意外地寫出了伏挽w不曉得當初是誰說要離開霹靂,結果又突然寫出這篇
  靈感是今天出門時看見外頭景色有感而發,其中的意境就讓各位自己去品味罷!(其實也是我自己無法解釋的清啦XDD)
  話說這篇,算是清明文吧(艸)嗯,也可算是我給明天生日的我一個禮物囉!亦是我要搬家前最後在天空發的一篇文!就各方面來說好像頗具意義呢XD
  附註:文中阿翠這位婢女是沿用的大錢伏挽文中的設定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7 Sat 2012 00:00
 靖公子人設

若蘭國-日月大地

 

 

「啊……你!」

青青站在門首,手還維持在開門的動作,一雙大眼直盯盯瞪著房內這不請自來男子。

日線透過門雕射入,讓青青看清待在自己房裡頭的人。

是名男子,而且,方才還在殿上見過,是三軍師之一。

黑髮如瀑,俊美的臉上鑲著一雙深黑似墨的眸,以及那身雪白到有點病態的長袍。

是阿立姊說的那個男人!

「你!」青青加重語氣,放在門板的手順勢移開,直指男人。

男人愣了愣,接著啞然失笑。「我不叫你,我叫無廉……

「恥!」青青立馬接道。

啊?

無廉完全怔住,黑眼一瞬不一瞬地看著她。

「我知道你,阿立姊說你是無廉恥!」

無廉那張英俊挺拔的臉,登時掛滿黑線。

阿立那混蛋,竟然說他無廉恥,這樣在別人名字上開如此惡劣的玩笑,究竟誰才無廉恥啊!!

他輕咳幾聲,重新聲明。「公子,聽著,我,姓無,名廉,沒有後面那個『恥』。」

「哦!原來你性無……」青青噗嗤一聲,笑得好不燦爛。

懂她話中之意的無廉臉上的黑線又增加了,即使那燦爛的笑容光燦奪目,也無法讓他此刻受傷的因她綻放。

老天啊!這人不是自己多加字,就是自動忽略其他字!來人啊!快把這個人給請出去!!

正當無廉準備要隨侍將這個失禮公子「請」出去,卻又聽聞清脆的嗓音帶著笑意從旁傳來。

「喔對了,這是我的房間喔!無廉恥先生。」

我到底招誰惹誰啦!!無廉在心中無力吶喊,虛脫地攤倒在地。

「蓮子!聽說你們家的人,都是依使用什麼武器來命名,廉……你使用的武器,是鐮刀嗎?」坐在窗框的青青倚著臉,興致盎然。「是很帥的那種?」

「是啊,很帥的那種。」正在處理軍務的無廉瞇起眼,抬起頭。

無廉臉上沒有絲毫不悅,甚至還帶有一絲絲笑意。他停下手邊工作後,緩緩地從袍中取出一物。

他攤開手,一對烏漆媽黑的農用鐮刀躺在他掌心。

無廉遺憾道:「很帥罷!正好公子閑著,不如妳就拿去,到外頭幫本軍師除除草罷。」

 

司馬靖

暱稱:靖公子、靖風流

身分:司馬家雙胞胎姐妹

年齡:22

武器:步青笛

外貌:除頭髮和皮膚外通身皆綠

個性:風流瀟灑、風流倜儻、風流成性……簡單來說就是個風流卻又很強的公子

喜歡的人:冰珊

 

 

司馬青

暱稱:青青、卿卿

身分:靖公子之一

年齡:18

武器:只要是樂器都能用來殺敵

外貌:淺綠袍

個性:古靈精怪、喜歡吐槽(蓮子限定)

喜歡的人:靜哥哥、蓮子

 

司馬立

暱稱:阿立、阿立姊、男人婆

身分:靖公子之一

年齡:18

武器:笛、雙刀

外貌:墨綠袍

個性:像男人的女人

喜歡的人:阿官(無廉的隨侍)

 

無廉

暱稱:無廉恥、蓮子

身分:蘭國三軍師之一

年齡:29

武器:鐮刀(農用)、魂鐮

外貌:白到發亮的長袍

個性:聰明狡詐、滿腹心機、體貼溫柔(?)

喜歡的人:青青

 

司馬靜

暱稱:靜哥哥

身分:司馬姐妹的堂兄

年齡:27

武器:線

外貌:紫袍或青袍

個性:只要是書生有的氣質他都有

喜歡的人:青青

 

冰珊

暱稱:冰山

身分:司馬靖的寵姬

年齡:28

武器:冰

外貌:水色袍

個性:冷若冰山

喜歡的人:青青、阿立、司馬靜

 

 

司馬犬守

暱稱:阿犬

身分:司馬家的護衛

年齡:22

武器:忠劍

外貌:像狼一樣

個性:忠犬

喜歡的人:青青、阿立

 

南宮墨

暱稱:月大俠

身分:蘭國皇帝

年齡:35

武器:弓

外貌:一身黑,胸口有一枚新月印記

個性:神秘、溫柔

喜歡的人:青青

 

倪翩翩

暱稱:翩翩

身分:倪天的女兒、南宮墨的妃子

年齡:

武器:

外貌:

個性:

喜歡的人:墨月

 

慕容策

暱稱:奇策

身分:蘭國三軍師之一

年齡:

武器:

外貌:

個性:

喜歡的人:

 

 

倪天(天掣)

暱稱:

身分:蘭國三軍師之一

年齡:

武器:

外貌:

個性:

喜歡的人: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