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16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啊我真的入手啦!!!!!還是寶箱版啊!!!!!!!!!!!!!

於是乎,這就是副標↓

事實證明
曾經糾結過的東西
不會隨著時間過去就因此不出手啊啊啊啊啊!!!!!

友人根本中肯!我說這可以當我的至理名言之一了!(毆

從一開始釋出消息就不斷糾結著到底要不要買戰無4,但基於日文我看不懂就不想收的莫名原則我一直遲遲沒有出手,結果到最後還不是打破原則出手了...

時間會沖淡欲望這種事根本騙人嘛嚶嚶嚶嚶(呃

嗚...友人先前在別的事情上說我根本就沒有原則啊我就回說我的原則就是沒有原則啦!怎麼樣!!哼哼哼(煩

唉,網誌這裡太久沒放文以外的東西,結果一放就這麼刺激,對心臟真不好哇(?

其實我本來沒打算寫戰無4的感想,因為畢竟這樣那樣所以......,咳,其實主要是因為愛的關係,雖然對戰無也有愛但不像真三那樣刻骨銘心乃至喪心病狂...

但玩了幾章後,決定還是來小小寫一下!記錄一下玩樂的心情,好歹我這回還出手了寶箱版啊......

老樣子!字多所以下收w

老樣子PART.2!注意跳痛廚廚感想w

※10/8更新!!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入夜後突然來了場驟雨,狂風暴雨的簡直可以媲美颱風。街上的行人走的走避的避,或開傘,或躲到騎樓下,或招車,儘可能的不讓雨淋溼自己,畢竟是一天之中的最後階段,大家都不想要因為這場雨而弄遭心情。
  君曼睩下了車,朝著車內的人揮揮手後,沒有傘的她趕緊轉身進入一棟小洋房。她匆匆從包包內拿了鑰匙開門,室內的暖光打在自己身上,她卻只感一陣哆嗦。
  杏眸有些無奈地上望正在滴著水珠的瀏海,君曼睩輕輕嘆氣,脫下涼鞋後順道望看牆上的時鐘。

  原來已經十一點了啊……他,還醒著麼?

  她踏上木板,筆直地往客廳走去,溼透的捲髮、衣袖、裙襬,滴答滴答的沿路滴著水。君曼睩擰起柳眉,緊接著打了一個小噴嚏。
  冷氣開太強了嗎……?她咕噥著,額前又落下幾滴水珠。
  羅喉呢?這個時間他睡了?君曼睩看向長廊底端的客廳,那頭的燈還亮著。既然醒著,怎麼會讓冷氣開的這麼冷……外頭的雨,也應該下了很久了吧……
  君曼睩帶著滿腦子的困惑走進客廳,一眼就讓她瞧見羅喉的身影。他橫躺在沙發上,金髮披散在扶手上。身上穿著一件沒有扣鈕扣的白襯衫及一條休閒褲,他的手抓著一條暖黃色的薄被蓋在肚子上,另手則是拿著一本參考書,打開的頁面就直接壓在臉上。
  看樣子是睡著了吧?君曼睩一邊猜測,一邊放輕腳步。她緩緩走到有羅喉在的沙發前,先是看到桌上擺的一袋滷味,和一杯喝到一半的綠茶。

  「啊……真是,又亂吃了……」君曼睩輕聲,柳眉更加緊蹙。羅喉對吃這點沒什麼講究,通常只要不餓就好,不過君曼睩卻不喜歡他亂吃,總是要親自打點一番,通常就是下廚替他做飯,反正兩個人住在一起,一起在廚房做菜做飯也是一種樂趣。
  冷氣口正好對著正中間的沙發,讓全身濕的君曼睩冷不住又打了個寒。等等就去洗澡吧,不然會感冒,一感冒,羅喉又會緊張兮兮的跑東跑西,到頭來他們的廚房可能又要請人來修一次了……。
  她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傾身,一邊替羅喉拉好被子,一邊取下羅喉蓋在臉上的書本。

  「……!?」君曼睩連聲驚呼都來不及,就被身後一個力道強壓而落。而唇,自是被身下的那人深深地吻著。
  不是沒有被他這般對待,只是每次總讓她措手不及。君曼睩睜著雙水藍的眼,下望掩著眼、表情卻專注的不像在睡夢之中的羅喉。
  看來是自己的晚歸,惹他生氣了……

  事實上,君曼睩對於羅喉的想法,總能猜中個九成。所以這次,她也猜對了。
  他的舌透過她半敞的唇伸了進來,逐漸地感受到他加深的味道,君曼睩開始有些應接不暇,而後更激烈的親吻,像是浪濤般席捲了上來。
  明明自己淋得一身濕,吸滿雨水的衣物黏在身上更顯冰涼。然而此時此刻,被羅喉抱著的她,卻感覺身體似火,而他愛撫的手,正是她的火源。
  「唔……羅……嗯……」君曼睩伏在他未有衣物的胸口,唇仍與羅喉緊密不分,間或發出細碎的呻吟。羅喉的手愛撫著她的後背,輕輕地撥開她吸滿水的衣物,並順手挑開她內衣的扣鈕。
  「等、等等……」這……太快了。「他們」應該還在雨中排隊,如果讓他們撞見的畫面是「XXXXXXXXXXXXXXX」,那該怎麼辦啊!!

  「……誰送妳回來?」他停下動作,仰起臉望著上方的君曼睩。藍眸映著他亂著一頭金髮,卻又如此正經地吃著飛醋的模樣,想笑,卻又不敢笑出口。
  ……如果他真知道是「誰」送他回來,他一定會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不過事實上他早就知道了吧,會問根本就是種惡習慣。

  「不說?」
  「羅喉想聽?」君曼睩輕聲,看著不曉得何時被他緊握的右手,而後被他拉著觸上他的唇。
  「我……會想聽嗎?」
  「不會,因為羅喉會不高興。」
  「已經是了……」他沉著嗓,瞇著如焰的赤眼,盯著君曼睩臉上的表情瞧。半晌,最先笑的人,還是她君曼睩。
  「別又那樣笑……」羅喉悶悶,知道自己又在吃無聊的醋(而且還是個假想醋),為了掩飾自己的羞赧,選擇將她按向自己,唇再次貼了上去。只不過貼的不是她的唇,而是她被瀏海遮住的額頭。
  「呃……?」君曼睩有些詫異,用手觸了觸方才羅喉落吻的地方。
  赤眸上望,對著下望而來的藍眸,客廳內一片寂靜,唯有落地窗外傳來的大雨聲,嘩然如斯。
  就在這樣近距離的眼神交會間,已然懂了對方此刻的心。
  而後,便是那抹釋燃的淡笑。
  君曼睩傾身,雙手捧著羅喉的臉頰,將自己的唇小心翼翼地覆了上去。
  「嗯……」這次是比方才還要更深更烈的吻,兩人相互舔舐、吸吮對方的唇舌及唾津,銀液的流動不及嚥入的速度,在交口處緩緩滑落,沾濕了兩人快速起伏的頸子上端。
  羅喉的手隔著潮濕的衣衫,覆上她胸前的柔軟。透過濕衣,使那端粉嫩的頂點更加明顯、亦也更加誘人。
  「唔,羅、羅喉……在這裡,還有……我淋了雨,冷氣這麼強,會感冒……」君曼睩微喘著氣息,視線飄忽地看著那雙厚實的掌,正在她的胸前輕輕揉捏。
  她沒聽到羅喉的回答,心裡暗道不妙……看樣子他是不想停手了,可是、可是他們……
  羅喉的左手已經開始下移,輕輕按壓觸撫著她開始泛起紅潮的肌膚,指尖撫過她纖瘦的腰間肚擠,接著拉開她衣裙的扣鈕,準備更加深入……

  「羅……」
  就在君曼睩準備出聲、羅喉的手指準備長屈指入,走廊上即刻傳來了聽起來就很沒品的跑步聲,下秒,那個讓羅喉額上瞬間爆掉好幾十條青筋的「死人骨頭」,雙手拎著好幾帶香噴噴的炸雞排,容光煥發地出現在客廳門首。
  「哈!看看本大爺給你們這對假夫妻帶來什麼!是雞排喔!雞排喔!!是我和秋風兩人一起撐著愛的小傘,在三犬雞排前等了整整半小時才買到的……」
  注意到客廳的氣氛有些不大對勁,而且好像空氣比剛才進來的還要低了好幾百度,黃泉原本興高采烈的嗓音,瞬間變得和螞蟻蚊子一樣小。
  「曼睩,說好了要帶宵夜,可是我們不知道你們想吃什麼,虛蟜說舞君晚上沒和曼睩一起吃,一定會亂吃些有的沒的,所以宵夜也就跟著亂買一些有的沒的就好……
  「舞君,我,我們,有去租,片子,是鬼片,一起,看。」從玉秋風身後冒出頭來的,是可愛的小正太虛蟜。
啪──啪──啪──
  「……什麼雞排,你們這群死雞排……」
  「呃,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聲音?該不會是電線走火吧?」玉秋風邊說,邊緊張的四處張望。
  「哈……」黃泉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聲音,他就是為了聽這個聲音才來的啊!!!!
  「準備好受死了嗎?無知的雞排們。」羅喉緩緩從沙發上站起,兩手交扣在裸露的胸前,發出了「喀咑、喀咑」的聲響。

  「啊──蘿蔔生氣了,蘿蔔要揍人了!!!」
  「囉唆──」
  「啊!小心雞排!我肚子很餓啊!!!」
  「舞君,我、我要,看,鬼片。」

  看著眼前又和平常一樣開始上演著大混戰,被裹成一團的君曼睩嘆了口氣,隨即坐起身,拿起不曉得何時入手的一袋雞排,開始默默地吃了起來,手邊還多了一杯憑空冒出來的珍珠奶茶。
  其實就算君曼睩不提醒,羅喉也一定知道接下來會被打斷……。畢竟黃泉都刻意在門口鳴了那個像是暗號性的喇叭,就好像是在說「喂!蘿蔔!今天我們要住你家啊!」。
  所以羅喉只是想體驗那種被打斷、然後發飆的樂趣吧……看著前方突然有根香蕉飛了過去,君曼睩如是想著。
  唉,君曼睩咬了一口香噴噴的雞排,將目光從前方的大戰收了回來,轉而望向放在桌上、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的那片虛蟜借的DVD。

  「咦?」君曼睩歪了歪頭,不解,「不是說借鬼片嗎?」
  DVD上頭,用著粉紅色的少女體,寫著:「小小香蕉君受難記」。
  這是什麼片……?君曼睩再將頭歪向另外一邊,一樣不解。

  「打擾我者,死!!!」
  「不打擾你們,我愧對我的老祖宗!!我愧對我的香蕉君啊!!!」
  「那你就下黃泉去見你的香蕉君吧!!!!」
  「你才要見你的蘿蔔君!!!」
  「雞排啊~~~
  「鬼、鬼片~~~~~

  看樣子,這樣的場面,還得維持一個半小時吧。
  總而言之,被打斷慾望的那種感覺是真的非常的……「不爽快」啊~~相信你我都能感受得到!
  總之只能說,抱歉囉,羅喉同學。羅曼的好事,是注定要被泉風打斷的唷❤❤❤❤❤❤

  羅喉表示:「該抱歉的人,是你──!!oooo,你給我死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忘了麼?」丹瑩挑起秀眉,高傲地哼了聲。「是妳說這附近有瀑布,所以我今天早上才跟妳一起去的。」

玉秋風歪著頭,小臉有些困惑。「……似乎有這麼一回事。」

「那,為甚麼妳自己一個人先跑回來?」

玉秋風很努力地想想起這一整天下來所發生的事,卻發現她今日的記憶僅在她午睡醒來的那一刻起,在那之前全是一片空白。

丹瑩似乎還想說些甚麼,但見身後出現一道宛若冷雪的身影。

玉秋風瞅了,趕緊喚聲:「銀血哥哥。」

「抱歉,小姐又給妳添麻煩了。」

「甚麼麻不麻煩呀!她讓我們在瀑布那邊等了好幾個時辰耶!在洞穴裡跟你大眼瞪小眼,無聊透了。」丹瑩揚起頭,瞪了蒼月銀血一眼後別開視線。

玉秋風看到蒼月銀血那雙灰眸裡,有那麼瞬間閃出一絲落寞,心不曉得為何有點而疼。

她拉起丹瑩的手,開口道:「是風兒不好,不要怪銀血哥哥。」

……哼!」

「怎麼大家都在這啊?」

一旁傳來年輕男子帶笑的嗓音,三人一同往左側長廊望去,只見一名男子握著檀扇信步而來,皓白的臉容上鑲有一對燦亮的銀眸,束高而落的長髮則是美麗的月銀白。

他給玉秋風的第一印象,便是一輪朦朧的月。

男子揚起唇角,朝他們揮揮手。

蒼月銀血下意識反映要喊「王」,但想起他們此刻來天下封刀作客,除刀無后、刀無極與玉刀爵知道他們的身分外,其他人一律把他們當作是苦境內、曾與天下封刀一同對抗武君羅喉的某貴族人士。

月王噙著笑,先是看了蒼月銀血和丹瑩一眼,轉身看向仰著臉、似乎是看他面容看到傻的玉秋風。

這女娃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月王望看她的眼神微變,然很快又恢復成月色般的柔和。

「玉刀爵的女兒罷?」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烏絲。「和妳母親一樣,將來會是個美人。」

聽聞此話,玉秋風明顯蹙起了眉頭。「……風、風兒才不要……

「喔?不要甚麼?」月王凝著噘起嘴的玉秋風,笑意更濃。

「風兒不要當甚麼美人!要當個男子漢!要保護家人、還有天下封刀的大家!」

聽到這樣的回應,月王先是愣了半晌,才輕輕笑了一聲。「哈,這樣啊……

他側身,望向蒼月銀血,眼底閃動異樣的波光。「對了,你們……今天有上哪去麼?」

「去了附近的瀑布。」

「嗯……」月王思忖,目光卻直直盯著蒼月銀血,那樣的目光讓他不甚自在。

……『他』也來了?」

蒼月銀血心一驚,視線不敢挪開,僅盯著他不發一語。

玉秋風試圖理解他們在說些甚麼,丹瑩卻將她拉到一旁的花叢堆,小聲地斥道:「風兒,不可以對那個人這樣講話啦!」

「為甚麼?」

「因為……因為,他是你們天下封刀的貴客,不是麼?」

「喔……」玉秋風懵懵懂懂地頷首,復又望了與蒼月銀血談話的銀白男子。

如月一般神秘的男子。

「對了,所以我今天到底去了哪?」

「不是說了,妳帶我們去瀑布那玩的麼?誰知道妳突然不見,銀血卻要我不用擔心,還說妳一定是先回天下封刀了。」

「是這樣麼……」玉秋風揉著額頭,卻怎麼樣也沒有這段記憶。她是有印象曾說要帶丹瑩去瀑布那玩,可她卻沒有前往該處的印象。

為甚麼會突然失去這段記憶呢……?玉秋風感到疑惑不解。總覺得這段記憶對自己來說似乎有點重要……卻又有點害怕去觸碰……

……乾脆晚上來去瀑布那看看好了,看能不能發現甚麼。

「風兒?風兒?」

「嗯?」終於看到丹瑩在自己臉前揮舞的手,玉秋風看了她幾眼,想起她手中還握有練習用的刀。「啊!我還得去教場練習呢。」

她拿著刀,踏出了第一步,想起甚麼又回頭來望:「對了,妳不可以對銀血哥哥發脾氣!他剛剛看起來很難過。」

「本、本小姐要怎麼對待我的隨從,用不著妳管!」

「可……」玉秋風還想說些甚麼,卻看到已和月王談話完畢的蒼月銀血就站在丹瑩身後,心想還是別多說些甚麼,他們貴族的生活她不懂,於是拿著刀轉頭噠噠地離開了。

 

玉秋風用完晚膳,拒絕兄長御不凡打算要在大樹下講故事的邀約,一個人攜著紙燈籠往瀑布的方向前去。

「好黑……

玉秋風一邊摸索,一邊喃喃自語。她從未在入夜時來到這邊,且聽大哥說入夜後最好不要隨意跑到這,說是這兒除了會吃人的熊、老虎、狼群外,最近還多了一只傳說中才見得到的九尾妖狐。

御不凡說那只九尾妖狐會變成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會先施行術法讓林間變成一座巨型迷宮,接著誘騙在這裏迷路的孩童後,將他們捉回去當成祭品,一旦被捉去妖狐村,就會永遠回不來現實的世界。

當時玉秋風雖不信這種神怪故事,卻也聽得津津有味。不過現在她走在這條小徑上,想起這個故事,間或聽到夜鳥在林間蹄叫的聲音,讓她額間不自覺浮出些許冷汗。

好不容易走到了瀑布邊,玉秋風凝眼看著壯闊的瀑水在底下濺起美麗的水花,熟悉的景緻,然腦子裏對今日來此的記憶仍是一片空白。

夜風又起,自她身後幽幽吹來,差點就滅了她手中的燭火。玉秋風打了個顫,嗅出空氣中有股潮溼味。她仰臉看著快要落雨的天,心想還是回去較妥當,便握緊燈籠掉頭準備離去。

只是她沿著原路而走,卻愈發覺得有些不對勁,路愈走愈陌生,四周景物也變得生疏,她抽了口寒氣,手下意識按住腰間那柄短刀。

……該不會,這裡真的有大哥說的九尾妖狐罷?!

玉秋風連忙搖首,甩開那些沒意義的幻想,然捉著燈籠的手卻稍為使了力。

她開始加快腳步,卻是愈走心愈亂,直到天上落下一滴雨,玉秋風才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真的迷路了。

漆黑的天開始飄起不大不小的雨,伴隨一陣風吹來,掩熄她手中的燈火。光源一失,玉秋風更是慌了手腳,她焦急地在林中打轉,被雨點打得冰冷的顏愈發慘白。

夜雨下得愈發愈大,玉秋風以袖遮首,仍抵擋不住如廝雨勢。視線模糊中她又再度迷失方向,心急如焚的她眼眶幾乎要滾出淚來。

猛然一聲雷響,剎時懾了玉秋風的心神。她怔忡著眼望向前方,在方才電閃的那一刻,隔著茫茫瀟雨的眼竟是望見一團綠熒的光點。

內心的困惑瞬間壓過恐懼,更甚者,是種莫名的熟悉。

那團光點未同閃滅雷罷後消失,仍停留在前方幾丈的半空處,玉秋風眨了眨被雨溽濕的眼,確定那不是自己幻覺後,慎重地往前走了幾步。

綠蝶仍在該處,似是在等著她,玉秋風用濕透的袖口抹臉,再往前跨了一大步,剛好踩在綠蝶的前方,綠蝶在她身側繞了幾圈,宛若不受雨水影響般,舞著蝶翅朝北面飛去。

玉秋風踟躕了會,然就像是被那美麗的身影迷惑,後她仍選擇追尋上綠蝶的蹤跡。

她在雨中跑了多久她並不清楚,最後她自一個花叢裏鑽出,映入眼簾的是一塊圓型空地,那只綠蝶悠悠地往空地中央飛去,她順著蝶跡望去,但見有只體型如虎的獸趴臥在該處,全身有著如火般炙焰的皮毛,冰晶藍的獸瞳懶洋洋睨著玉秋風,而在牠上頭停留著數十只同引路一般的蒼綠幻蝶。

玉秋風佇在原地,隔著雨簾與牠凝望,直到她看到牠緩緩揚起首,站起身朝著她的方向步來,她才發現牠是一只狐。

「呃……

玉秋風眨巴著眼,瞅著牠逐漸接近自己。

難不成真的是大哥所說的九尾妖狐?可……玉秋風側著首,這只大狐狸並沒有九條尾巴,僅有一簇宛若火團的巨大尾首。

玉秋風還在猶豫是否該離開這個地方,狐已來到她面前。牠的身體高至她的頸脖間,生得一身罕見的焰紅毛皮,似不受雨水影響散發出如烈火般搶眼的艷麗色澤。至於那對獸眼則是與火相反的陰冷藍晶,此刻正深深地凝視著她。

玉秋風總覺得牠的眼神讓她很是熟悉,卻想不出是在那見過。她對著牠的眼,輕聲開口:「我……見過你麼?」

火狐似是聽得懂人語,牠微微晃了晃腦袋,回答有些模稜兩可,而後很乾脆地拋開她的問話,姿態優雅地繞在玉秋風身側。

「呃,你……

火狐抬起頭,眸底似有笑意。玉秋風看著看著,手不自覺地伸了出去,遲疑了片刻,這才輕輕拍上牠的頭頂。

這時她才看清,火狐的額首似乎繞著一環較為深色的獸毛,就像是戴著甚麼飾物一般。

火狐微掩著眼,像是要求她更多觸撫而磨蹭她的手,濕軟的觸覺讓玉秋風意識到現在正下著夜雨,自己則是在林間迷了路,並非是與動物玩樂的時候。

她匆匆鬆了手,轉身準備找出路,卻發現溼透的衣擺被一道拉力拉扯,她回首一望,是那只火狐嚙著她的衣角,冰藍的眼神,好似要她不准離開。

「你要做甚麼?」

火狐卻在這句問話後轉開視線,狐嘴仍嚙著她的衣裳要往林間深處前去。玉秋風試圖掙開牠,牠便睜著那雙傲然的眸,不悅地瞪著她瞧。

……雖說牠不是九尾妖狐,可終究還是一只狐狸。且她也沒有必要跟著牠走,還是……

「你知道回天下封刀的路麼?」

火狐聞言,只是悶了個長聲,舉起前腳拍打她的小腿。

「啊!你做甚!?」

火狐微瞇起眼,盯著玉秋風有些惱怒的小臉。半晌,牠發出一聲輕吟,原本已經消失的綠蝶不曉得又從何飛來,在玉秋風身側盤旋飛舞。

玉秋風看著這些不畏夜雨的蝶,心生喜悅,又看其中一只綠蝶停在火狐的鼻頭上,那模樣看得她一笑,蒼白的臉容瞬間有了血色。

火狐站起轉身往深處走去,牠不斷回首確認玉秋風是否有跟上,而被蝴蝶繞著轉的她專注凝視著牠的眼,最後,選擇小跑步追上。

 

外頭的雨已轉滂沱,而火狐領她所到之處並非天下封刀,而是於林間內能夠遮風避雨的大洞窟。

玉秋風瞧著洞窟,本能對裏邊的黑暗有些恐懼,因而在外猶豫許久。但雨實在下得太大,加上火狐不斷在她腳邊催促,最後她只能選擇進入洞窟。

玉秋風坐在乾冷的地上,用手擰著濕搭搭的頭髮,杏眼則望著火狐以口吐出火苗,燃起早就堆在此處的乾柴。

玉秋風訝異了聲:「你怎麼會吐火?」

聽到她的話,火狐驕傲地昂了昂首,後想起甚麼,錯過她的身往洞窟內前去。

不久,牠的嘴叼著一些可食用的果子,將之置在玉秋風攤開的掌心中。

她看了看牠,又看了看掌中心。

「這些,要給我吃的?」

火狐點頭,在她身側而坐,藍眸仍舊凝著玉秋風。

玉秋風認得野外能吃的果實,而肚子確實有些餓了,便拿起果子吃了起來。火狐瞇著眼,靜靜凝著她吃東西的模樣。

這時有兩只綠蝶自外頭飛入,一者輕輕落在玉秋風肩頭,另者則落在火狐的背脊上。

「你和這些蝴蝶是好朋友麼?」

火狐點了點頭,一旁綠蝶飛得很樂,牠有些煩躁地揮著爪捉拍綠蝶,看得玉秋風咯咯輕笑。

這只狐好像通有人性,也異於一般狐狸該有的性格,就像是他們在天下封刀飼養的那只大狗,喜歡討主人的歡心。

想及天下封刀,玉秋風又想到自己迷路之事,不曉得是否大哥他們已經發現自己不在房內,而出來尋她?

要不是她執著的想知道為何今日記憶會消失,她也不會待在此處,還讓大哥他們擔憂。

原本揚起的眉宇逐漸垂下,玉秋風往外望去,天氣仍舊十分糟糕,也算不出時辰,內心不免又起了焦慮。

原本被綠蝶捉弄累了而臥著的火狐透過火光,看到玉秋風滿是擔憂的臉容,起身繞到她身旁,狐嘴又咬上她未乾的衣物。

玉秋風困惑地看著牠,牠轉了目光,伸出的狐掌觸上她的領口,像是要將她的衣物給卸下的抓弄。

許是因牠只是隻獸,玉秋風並無反感。她猜測牠的用意,半晌,開口問道:「你是想要我把被雨淋溼的衣物脫下,才不會染風寒麼?」

火狐頷首。

「可是……沒有衣物在身,我還是會……

火狐給了她一個要她安心的眼神,狐掌仍在她胸前摩娑。玉秋風覺得有些癢,笑了幾聲後才嚴厲指責牠,將那不安分的掌移開。

她心想牠只是隻狐貍,也沒特別刻意迴避就在牠面前解下衣物,而火狐也直勾勾地凝著她,直到最後一絲不掛。

「果然還是有點冷……」未注意到火狐的目光過於人性,玉秋風抱起胳膊,打了個顫。「今年一定要讓大哥答應讓我和其他三大名流一同到瀑布下裸身修行!說甚麼風兒是女孩子不能光著身子,哼!」

聽到此話,火狐明顯露出不悅,甩著尾巴拍拍她尚未發育的胸脯。

「啊!?」

火狐溢出聽來尖銳的吟聲,繞到她的側旁,以牠的身體包裹著赤身的她。

牠的身體比火堆還溫暖,感受著這種高溫讓她莫名紅了雙頰。

這種被擁住的觸感和氣息,怎麼會有種熟悉感?從一開始在雨中與牠相遇,她就覺得牠有些眼熟,此刻又被牠團團包覆,更有種莫名的困惑和心悸。

小手輕輕順著牠的獸毛,觸感溫軟卻不燙手。她發現在牠那些火毛下亦攙和著銀亮的短毛,色澤與她今日下午見到的那個像月的男人十分類似。

火狐的掌輕拍玉秋風背首,示意她靠近一些。

玉秋風找著牠的頭首處,藍眸凝著牠迷濛的淡瞳。「…………要我抱著你睡?」

火狐頷著首,將身體蜷得更緊。透過牠溫暖的膚體,折騰一整夜的玉秋風也有些倦了,她攬著牠席地而坐,將小小的身體蜷縮在牠的腹側,而後抬起臉望著牠。

火狐的藍眸閃爍著月銀色的光芒,看得她有些目眩神迷。她輕輕拍拍牠的頭,思考了一會,而後漾起單純的笑容。

「你不是大哥說的壞狐狸,你是好狐狸。風兒……可以叫你火狐麼?」

玉秋風那抹笑,讓打算以眼迷惑她的牠怔了住,好了會才恍然回神,狐首頷了又頷。

「那,我是玉秋風,你可以……對喔,你是狐狸,不能說話的罷?嗯……」玉秋風歪了歪頭,似是想不出個所以然,只低喃了一聲「謝謝」及「很高興認識你」。

最後她因身體疲累,便闔了眼不再交談,手則是更加摟緊了牠。

牠的溫熱和柔軟、以及帶給她一種莫名的心安,很快就將她帶入夢鄉。

 

柴火燃盡,只餘一縷輕煙裊裊。

火狐睜著從未闔起的藍瞳,望著瑟縮在懷裏的玉秋風,口裡溢出一聲屬於人類的輕笑聲,下秒,狐型逐轉,最終擁著玉秋風的,是一名身著華美俗豔衣裳的年輕男子。

有力的雙手更加抱緊懷中裸身的女孩,勾起的薄唇在她微溫的額首輕落一吻。

「我的小蝴蝶……

似是感受到外界的異樣,玉秋風輕輕挪了挪身子,更加回擁了少年。

小巧的唇微啟,囈語著:「你認識我麼?你……是誰……

少年勾起唇角,輕柔地道出自己的名後,唇口觸上方才露出那抹瞬間奪去他心的粉色唇瓣。

 

隱約聽到鳥聲啁啾。

玉秋風恍然睜開雙眼,模糊的視線中,有張俊美臉容的少年竟是近在眼前。她發出一聲驚呼,嚇得自那人懷中跳起,然當她眨過眼再看,哪有甚麼少年,只有那只火狐狸臥在那,似是被她吵醒而有些不高興地盯著她瞧。

玉秋風抓了抓後勺,咕噥了幾聲後去取那些已經乾了的衣物穿上。

火狐起身拉伸著軀體,在玉秋風著裝完畢後便領著她走出這片迷林。

牠送她到最接近天下封刀的林口處,玉秋風有些不捨地瞧著牠,手輕撫牠那有著一環深紅毛色的額首。

「謝謝你的照顧,風兒要回去了。」說罷,便要轉身,然而她在離開前又轉過身來。她看著火狐那雙美麗的銀藍眼瞳,心又莫名地加速起來。

她頂著有些羞澀的小臉,雙手捧起牠的狐首,似在思考些甚麼後附上牠尖尖的耳朵旁。

「以後……還能再見到你麼?」

火狐聞言,內心又是一突,再看玉秋風這張稚嫩的臉龐,瞬間令牠像是著了她的魔,輕輕地頷了頷首。

牠又獲得她那抹純淨的笑,她站起身對著牠揮了手,回身跑往天下封刀的大門處。

牠靜靜凝看她的背影,直到她被眾人迎接入天下封刀內,牠才開心地甩著尾巴,轉身隱入夜林。

 

那日過後,那個林口處就成了玉秋風和火狐見面的地點。

隔天玉秋風來到此處,原只是想碰碰運氣,看還會不會遇到那天遇見的大狐狸,沒想到遠處就看到那抹如火般醒目的獸影就在入口處。

牠每次都會帶給她一些新奇的物事,大多是來自林內的新奇之物,有小獸、昆蟲、異花、異果,而玉秋風只要習得新的武術,也會使給牠看,使完後火狐會輕輕磨蹭著她,甚至還會舔她的臉來稱讚她。

 

是夜,月明星稀。

坐臥在夜林深處的火狐正在思考明日要帶甚麼去見玉秋風,旁邊圍繞的幻蝶則是在給予意見。

此時月光傾斜,於月影處現出一道如雪般的身影。

察覺到此人的火狐立刻起身,在蒼月銀血步入他的範圍內後,化身為擁有異色頭髮的少年。

「夜麟。」

蒼月銀血出聲喚他,他卻瞇起細長的藍眸,將臉別過一邊。

「夜麟,他知道你一直在和她有來往。」

「那種人,沒資格管我。」

「夜麟,你聽大哥說……

「說甚麼?你也要管我麼?免了罷,我和你頂多身上都流有那人骯髒且污穢的血罷了。」

蒼月銀血聽著他的惡語,面部表情仍舊淡漠。兩人間沉默許久,最後夜麟扭過頭來,瞪著他道:「沒事的話就別來煩我,沒看到我正在忙麼?」

「你知道你現在在做甚麼麼?」

夜麟覷了他一眼,沒有作聲。

「你正在對一個苦境的女孩動情。」

「甚……

「你有意識到罷?意識到那個女孩對你而言,有著絕對不同的意義。」

「哈,真可笑,女人這種東西在我心中是最不值的生物。」他撇了撇嘴,回身坐到泥壤上,撥著剛才幻蝶替他採來的小紫花花瓣。

紫色……她適合紫色。當他第一眼見到她時,就覺得她是一只美麗的紫色蝴蝶。

「無論你心中對她真正的情感是甚麼,都請你記得,那女孩是父親友人的孩子,別再用這種姿態去接近她。」

「與我何干?」他冷哼了聲,手指用力捏著脆弱的紫花,花朵不堪力道,很快就散成一片。

「你現在還不懂真正的情感,若你現在就碰了她,將來你一定會後悔。」

「我又需要懂甚麼情感?別跟那人對我說同一種話,甚麼情甚麼愛,在我心中全都是一堆可鄙且庸俗的笑話!

「我相信你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夜麟。」灰色的眸緊盯著夜麟,夜麟被他的目光盯得不舒服,啐了聲後化作一團燐火消失無蹤。

 

夜麟回到當初那個大洞窟,記憶中他曾在這裡與她相擁入睡,再往回一點,在那瀑布旁的花叢內,是與她的第一次相遇。

她認真、善良、倔強、單純,尤其是她那樣純粹的笑容,更是莫名打入他長期以來冰封的內心。

他知道她帶給他的感覺真的不大相同,雖然一剛開始的確是抱持著玩弄她、再摧毀她的心態,可在這段與她相處的日子裏,他卻一直忽略心中那種異樣的感受。

蒼月銀血的話猶如在耳,他說,如果他現在就碰了她,那將來一定會後悔。

這句話的意思,他不是很懂、也不想懂。

蒼月銀血大概是奉了那個惡人的令,要他不要再接近玉秋風了罷?

夜麟帶著一顆混亂無比的心,在洞窟內煩躁地來回走動。

現在的他……不要接近她,會比較好麼?

那麼未來的他,就可以接近她了?可夜麟怎麼想,都覺得未來的自己心態肯定不會與現在差多少,而且他現在對她有極大的興致,等到未來他說不定對她早已無感,況且遇不遇得到還是個問題。

「可惡……

他用力垂向牆面,以痛覺麻痺自己。這才發現火堆餘燼旁,有樣物事正發出微弱的光芒。

他湊近一看,發現是當初他放在她髮上的那只玉蝴蝶。

莫名的他心一緊,握著玉蝴蝶的掌更是收攏得用力。

她的體溫她的軀體、她的言語她的觸撫、她的溫柔她的笑顏……

以及,她的單純。

夜麟閉緊了雙眼,額首靠上冰冷的岩壁。

最後,做出了一個令自己意外的決定。

 

從那次之後,他就不曾去林口見過玉秋風。

雖說他未化作火狐去見她,卻仍躲在叢林處望著。玉秋風每天依然提著刀來找他,朝著林處「火狐、火狐」地喊著,說今天她又學會了新得招式;又或者她從天下封刀帶來了甜點,說要跟他分享。甚至有一次還鬧著脾氣,對著無人的林口哼了幾聲轉頭就走。

最後……他看到她垂著首,一滴滴的淚,順著她沮喪的臉上落了下來,小小的唇口不斷地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他的蝴蝶在道甚麼歉?明明是他先背叛她,不再去找她的。

躲在草叢裏的他皺起眉頭,表情有些猙獰。

只是玉秋風仍朝著這頭說著對不起,而後再也沒說出別的話語。

看著那雙溢滿了淚,夜麟只覺異常煩悶,胸口好似有甚麼東西堵住般令他難受。

他抓緊胸膛,咬著下唇悶哼著。直到玉秋風再度開口,說著她要離開這裡的話語。

這話宛若雷擊般讓他瞬間發怔,他原以為她就是待在這個天下封刀裏,這樣往後他再來苦境時或許還能來此地尋她,卻沒想到竟從她口中得知這項消息。

她要走了?為甚麼?走去哪?

一個個問題接踵而至,讓他的心更加難受,然耳畔卻不斷傳來玉秋風細細小小的嗓音。

……火狐,我們就要離開這裏,回到中原的總部去了。這些日子很開心能認識你,希、希望你平安無事,然後可以記得風兒。」她抽了抽鼻子,又道:「風兒下次再來南舞這邊,也會天天來這裡找你的。那……

小小的手逞強地胡亂抹過臉,她對著無人的方向揮了揮手,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火狐謝謝你,再見……

當她轉身,準備回去和其他人會合之時,她突爾看到一只綠蝶至她眼前飛過。她疑惑了聲,回頭再望,只見一名有著異色長髮的青年出現在她眼前,他握緊她的雙手,將一樣物事交給她,而後伸起了手,在兩人對視間施展了一個術法。

一個……會暫時忘卻彼此的記憶術法。

幻蝶悠然飛舞,將燦亮的熒粉灑在封鎖記憶的兩人之上。

兩人同時掩起了眼,然兩雙手卻在這期間,緊緊地相握著。

 

 

早晨的曦光透過紅窗照射進來,灑在正在床榻上的夫妻二人。

散著長髮的女子表情認真卻也溫軟地瞅著淌在手中的銀流長髮,執起木梳細細替他梳理。

而一旁的男子像是剛從甚麼記憶中回過神來,眼神複雜地凝視著結髮多年的妻。

一個輕笑,他執起她的烏髮,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將之置上薄唇輕吻。

玉秋風睨了他一眼,「想到甚麼?一早就笑得這麼不懷好意。」

黃泉緩緩睜起眼,露出有些神秘的笑。他傾身握住她的腕,而後附上她的耳畔。

「沒甚麼……我的小蝴蝶……

「又在你的小蝴蝶!」玉秋風嗔了聲,將手中的木梳扔到發出哼笑聲的黃泉臉上。

她側過身,正巧看到置在圓桌上的那只玉蝴蝶。

一抹笑,輕輕地浮上唇角。

「謝謝你了……火狐……

我的……火狐夜麟。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小7去拿書的時候,第一個感覺是:嗯還蠻大本的(和原子筆對照);
第二個感覺是:嗯沒有很厚,預料之中w
開玩笑我日版的畫冊或設定集也有那種薄薄一本可是卻要一張小朋友的情況啊這本只需要一張梅花鹿和國父就可以搞定了還在那要求什麼呢呢呢!!!


看實物心切於是有點暴力的拆封www
是說是用厚紙板而不是用氣泡墊啊......人家比較喜番氣泡墊的說,因為可以回收再利用

拿出來了yoooooooooooooo~!!!好棒好棒好棒>/////<帥氣的文哥
而且好意外是硬殼封!超開心的!
即便是拆開來了,不過卻沒有急著要看內頁,仍舊好整以暇地拍照w


背面~~這樣背光的文哥也有種無法言喻的帥氣!

拍這個的目的是左邊的售價XD

這算是我第一本原文非教科書的書籍啊!!!以前都是買日版,中文版少許,如今阿桓我也開始要進軍歐美了(誤)


翻開來,就是斗大(?)的狂博標誌,封底翻開來同樣也是!


再來,是文哥和老密!

這張還蠻喜歡的XD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這張非常有喜感啊XDDDDD
老密好像是個想嚇人的怪叔叔,可是文哥卻不為所動w莫名的很有動畫梗(哪裡


文哥!應該就是封面那張XD
不過看這張全身更是帥氣!拿著刀的模樣真是帥啊>/////<


文哥貨車型態!!!好大張看了超滿足!!


老密!!!非常有氣勢!

這張直式更是威啊!!!!不禁讓我想到老密在TF3被徹底降等的悲劇


同樣也是超大版面的大黃蜂!!雪佛蘭跑車!!!
容我大黃蜂只放這張(爆)

同樣也是掃瞄了雪佛蘭跑車的斯偉伯!!!(尖叫)

這本電影設定集有收錄到第二集真是太好了!(不過奇怪的是沒有收錄到雅希Q_Q好像也沒有收到甩輪......狂派在太空中當衛星的聲波好像也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私心XD)總覺得這台魟魚跑車拍得超帥氣的啊!!!
然後斯偉伯我也只拍這張,其他的我在網路上也都看過了w
 

 我的重點終於來啦
JAZZ~!!!!!!

雖然說圖在網路就看過,不過拿在手上+圖大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啊!!翻到爵士是整個就是大尖叫,呀~~~>/////<

特地照了一下他的名言
網路上寫得版本是”Do it with style or don't bother doing it.” 
其實意思也相去不遠
近照
爵士的臉好像總是在笑呢>/////<


這本電影設定集除了TF們,讓我意外(甚至有點冏)的是有人類也在裡面(爆)
個人是感覺有點跳痛就是了......

不過不是我在說,女主角還是梅根好啊!!
這張照片可說是經典的性感照////
至於山姆,看到他TF3的表現,就不予置評啦(爆)
其實後面還有兩頁是第6區探員和藍尼小隊長,人類就佔了這本的4P......微妙啊XD


 
 
翻完全部,個人還蠻喜歡的>/////<
這本設定集的優點是圖很大!!!圖很大真的是重點啊!!!車更是超大超帥!!結果我的重點都是跑車了(爆)根本就可以拿來當作超跑雜誌的介紹圖文了w
整個就是看得超爽快!字也蠻大的,雖然我覺得我不會深入去看那些英文在寫啥(不)不過字大至少還會讓人有想看的動力///
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圖的解析度不夠,精緻度相較之下比較低,不過在想想它的價格,也是可以接受的w



大概就是這樣吧!是說現在小博又開始開放訂購此書囉!!需要等一段時間(因為要進貨),有興趣的碰由請點→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


接這就是等三民的變形金剛祕典!!!
然後順利得有機會接山口式的文哥了!好開心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小7去拿書的時候,第一個感覺是:嗯還蠻大本的(和原子筆對照);
第二個感覺是:嗯沒有很厚,預料之中w
開玩笑我日版的畫冊或設定集也有那種薄薄一本可是卻要一張小朋友的情況啊這本只需要一張梅花鹿和國父就可以搞定了還在那要求什麼呢呢呢!!!


看實物心切於是有點暴力的拆封www
是說是用厚紙板而不是用氣泡墊啊......人家比較喜番氣泡墊的說,因為可以回收再利用

拿出來了yoooooooooooooo~!!!好棒好棒好棒>/////<帥氣的文哥
而且好意外是硬殼封!超開心的!
即便是拆開來了,不過卻沒有急著要看內頁,仍舊好整以暇地拍照w


背面~~這樣背光的文哥也有種無法言喻的帥氣!

拍這個的目的是左邊的售價XD

這算是我第一本原文非教科書的書籍啊!!!以前都是買日版,中文版少許,如今阿桓我也開始要進軍歐美了(誤)


翻開來,就是斗大(?)的狂博標誌,封底翻開來同樣也是!


再來,是文哥和老密!

這張還蠻喜歡的XD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這張非常有喜感啊XDDDDD
老密好像是個想嚇人的怪叔叔,可是文哥卻不為所動w莫名的很有動畫梗(哪裡


文哥!應該就是封面那張XD
不過看這張全身更是帥氣!拿著刀的模樣真是帥啊>/////<


文哥貨車型態!!!好大張看了超滿足!!


老密!!!非常有氣勢!

這張直式更是威啊!!!!不禁讓我想到老密在TF3被徹底降等的悲劇


同樣也是超大版面的大黃蜂!!雪佛蘭跑車!!!
容我大黃蜂只放這張(爆)

同樣也是掃瞄了雪佛蘭跑車的斯偉伯!!!(尖叫)

這本電影設定集有收錄到第二集真是太好了!(不過奇怪的是沒有收錄到雅希Q_Q好像也沒有收到甩輪......狂派在太空中當衛星的聲波好像也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私心XD)總覺得這台魟魚跑車拍得超帥氣的啊!!!
然後斯偉伯我也只拍這張,其他的我在網路上也都看過了w
 

 我的重點終於來啦
JAZZ~!!!!!!

雖然說圖在網路就看過,不過拿在手上+圖大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啊!!翻到爵士是整個就是大尖叫,呀~~~>/////<

特地照了一下他的名言
網路上寫得版本是”Do it with style or don't bother doing it.” 
其實意思也相去不遠
近照
爵士的臉好像總是在笑呢>/////<


這本電影設定集除了TF們,讓我意外(甚至有點冏)的是有人類也在裡面(爆)
個人是感覺有點跳痛就是了......

不過不是我在說,女主角還是梅根好啊!!
這張照片可說是經典的性感照////
至於山姆,看到他TF3的表現,就不予置評啦(爆)
其實後面還有兩頁是第6區探員和藍尼小隊長,人類就佔了這本的4P......微妙啊XD


 
 
翻完全部,個人還蠻喜歡的>/////<
這本設定集的優點是圖很大!!!圖很大真的是重點啊!!!車更是超大超帥!!結果我的重點都是跑車了(爆)根本就可以拿來當作超跑雜誌的介紹圖文了w
整個就是看得超爽快!字也蠻大的,雖然我覺得我不會深入去看那些英文在寫啥(不)不過字大至少還會讓人有想看的動力///
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圖的解析度不夠,精緻度相較之下比較低,不過在想想它的價格,也是可以接受的w



大概就是這樣吧!是說現在小博又開始開放訂購此書囉!!需要等一段時間(因為要進貨),有興趣的碰由請點→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


接這就是等三民的變形金剛祕典!!!
然後順利得有機會接山口式的文哥了!好開心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極速迴轉,車輪高速摩擦公路發出刺耳的聲響,像是在宣示他的不滿,他將武裝型態變回魟魚車型,跟隨為首的大黃蜂和迪諾,繼續被餘下的兩隻狂派追殺、繼續朝NEST總部奔馳。
  就在斯偉伯一邊心理不平衡、一邊進入市區之際,不曉得何時,那兩隻狂派已超越他們,往他們的目標御天至尊奔去。
  他心中暗叫不好,就在同一時間,他看到一道紅色車影從旁閃過,往那兩台SUV警車衝去。
  怎麼能再把功勞讓給迪諾!他已經和大黃蜂聯手斃了一個狂派!也是時候讓他斯偉伯好好表現了!
  
  「Dino!」他脫口叫了他的名字。「I Got it!」
  他帥氣地說完這句,也沒時間顧及迪諾聽到這話時、車速瞬間降了一半的奇怪反應,超越他後朝那兩輛車追去。
  
  
  在和隨後而來的鐵皮,與狂派二人來完墨西哥式對峙後,斯偉伯愉快地哼著歌,滑著車步,繞到停在不遠處的法拉利跑車旁。
  「嘿!」
  他在迪諾車旁滑行一圈,見他沒有動靜,奇怪的用手敲敲他的車頂。「Dino?」
  他喚了他,可他卻仍然沒有反應。
  這麼最近大夥都這副德性?以為不說話不變形就可以很帥氣嗎?或者,該說是大哥帶壞大夥,讓大夥都學起他的任性來了?
  
  斯偉伯十分不解地,盯著迪諾的車窗。
  還是沒有回應。
  
  「Dino?」他動手敲敲他的車窗,仍舊沒有反應。
  
  該不會是在對他搶了他功勞而在鬧脾氣吧!?有沒有搞錯?這位熱情的義大利兄也會這樣?
  正當斯偉伯還在苦惱要怎麼逼他開口,一旁的紅跑車發出深沉的引擎聲,接著火色車殼出現切痕,或收入或展開,不一會,原處的法拉利跑車已然消失,換來的是一全身火紅的博派金剛。
  斯偉伯看著變形後的迪諾正想說什麼,豈料他帶爪的手就這樣朝他脖子抹來。
  
  「啊啊啊啊Dino你做甚麼!!!!」
  「Sideswipe把話說清楚!!!!!」
  
  斯偉伯一個低身迴旋,輕巧地閃過迪諾的爪鉤,他滑行至他身後,正巧接著迪諾回身過來揮下的刀斬。
  「Sideswipe!」濃厚的義大利腔喚出斯偉伯的名,讓他有種莫名的微妙感。那到底是憤怒的呼喊還是熱情的呼喊,慌忙閃避對方攻擊的斯偉伯整個無法辨識。
  等到他成功用爪刃擋住他的爪鉤,近距離看到迪諾那張憤怒的臉,他才知道他剛才真的是在發火。
  不會吧!他真的是在因為搶了他的功勞而發火!?
  
  「呃……」他試探性地發出了語助詞,試圖觀察迪諾的反應,觀察所得出的結論,仍舊是──他老兄十分火大!
  「Dino,你為什麼生氣?」
  被夥伴這種態度一擾,剛解決完狂派的那種爽快感也消去泰半。斯偉伯沉下臉,冷冷問了一聲。
  迪諾的藍眼睛直直盯著斯偉伯的,好似想在他眼底盯出一個窟窿。
  「什麼叫『我有他』?」
  「啊?」
  「我有他!I Got it!」
  迪諾突然揪住斯偉伯頸子,邊怒吼邊搖晃他的身體,斯偉伯還沒弄懂他到底在講什麼,就先給他這樣的舉動給搖得頭昏腦脹。
  
  「等、等等,Dino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I Got it!」迪諾又重複了那句,「你有他!說!你何時和那兩個狂派有交集!?」
  「啊!?」在一片天旋地轉中,斯偉伯終於把迪諾那些憤怒又糾結成一團的義大利式英語給聽明白,他好笑地哼了聲,伸手箝制住他抓在頸前的手,後回身滑至他身後。
  「哈,你果然誤會了!」他在迪諾身後,望著他笑聲。
  
  「你這個叛徒!」迪諾憤怒地說著,反手拉住斯偉伯將他拉回眼前。「你有他,你說你有他們!到底是什麼『有』法!?Sideswipe你這樣跟敵方暗通款曲!對得起我們博派嗎!?」
  迪諾衝口了一串話,還不忘抓著他的肩猛烈搖動,斯偉伯都快要『暈車』了。
  「你誤會了!還有什麼暗通款曲!Dino你不要亂用成語!」
  「你這樣對得起我們博派嗎!!好歹我們也是跑車三人組的一員啊!你如果跑去加入狂派、從流線的魟魚車型變成笨重的SUV警車,這樣情何以堪!!!」
  「喂……」斯偉伯汗顏。
  
  「難道你要請Jazz回來嗎?讓他回來遞補缺了位的跑車三人組,啊!就這麼辦吧!聽Bumblebee說當初的你就是來替代他的!」
  「Hey wait a f**kin’ moment!」斯偉伯整個傻眼,這回換他抓住迪諾的脖子,用力搖他個十幾下。
  「虧我剛剛還稍微為你的同袍情結感動了一下!結果Dino你竟敢──!!好啊!真是太好了!!」
  「Sideswipe!」
  「既然這麼想『有』,我就讓你有個夠吧!!」
  
  
  就在斯偉伯讓迪諾「有」了他好幾個「解釋」之拳後,他這才收了手,微笑地望著他。
  
  
  「You got it!?」
  「I,I got it.」
  
  
  
  
  
  FIN.
  
  因為確定JLJ要延後出本,所以就先把最近寫的TF文發出來~~
  是說這是我第一篇TF文啊(艸)感覺是還蠻微妙的,因為和之前寫過的類型也有點不同冏”
  不過說卡也只卡前面,後面搞笑了就很好寫了(不)
  
  然後對不擠這篇和JAZZ無關(好啦我至少有提到他的名字XD”)是SIDESWIPE和DINO,當我看電影看到斯偉伯那段,搭配電影字幕的濫翻譯XDDD就讓我想到了這個梗,希望大家能懂我的笑點啊不然整篇就好像只是兩個帥氣跑車在打架而已(爆)
  
  然後當我寫完這篇後,某天在看G1的動畫時,發現原來幻影(也就是DINO)也被誤會過是間諜啊XDDDD所以可見得他也可以有誤會他人的理由囉XDDD
  
  
  友人說我寫得DINO很可愛,我是覺淂有點神經質啦XD不過在電影裏他真的好帥氣,也喜歡嚇人XD而且紅通通的跑車也很難不去注意他!希望孩之寶可以出他的D級吊卡啊!!!!(你好像扯遠了)
  
  
  那麼總之,JLJ本大概就會像這樣有點搞笑的梗吧(咦)算是給各位參考一下我的文風和走向(艸)
  對本子有興趣的,歡迎填寫調查喔:p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極速迴轉,車輪高速摩擦公路發出刺耳的聲響,像是在宣示他的不滿,他將武裝型態變回魟魚車型,跟隨為首的大黃蜂和迪諾,繼續被餘下的兩隻狂派追殺、繼續朝NEST總部奔馳。
  就在斯偉伯一邊心理不平衡、一邊進入市區之際,不曉得何時,那兩隻狂派已超越他們,往他們的目標御天至尊奔去。
  他心中暗叫不好,就在同一時間,他看到一道紅色車影從旁閃過,往那兩台SUV警車衝去。
  怎麼能再把功勞讓給迪諾!他已經和大黃蜂聯手斃了一個狂派!也是時候讓他斯偉伯好好表現了!
  
  「Dino!」他脫口叫了他的名字。「I Got it!」
  他帥氣地說完這句,也沒時間顧及迪諾聽到這話時、車速瞬間降了一半的奇怪反應,超越他後朝那兩輛車追去。
  
  
  在和隨後而來的鐵皮,與狂派二人來完墨西哥式對峙後,斯偉伯愉快地哼著歌,滑著車步,繞到停在不遠處的法拉利跑車旁。
  「嘿!」
  他在迪諾車旁滑行一圈,見他沒有動靜,奇怪的用手敲敲他的車頂。「Dino?」
  他喚了他,可他卻仍然沒有反應。
  這麼最近大夥都這副德性?以為不說話不變形就可以很帥氣嗎?或者,該說是大哥帶壞大夥,讓大夥都學起他的任性來了?
  
  斯偉伯十分不解地,盯著迪諾的車窗。
  還是沒有回應。
  
  「Dino?」他動手敲敲他的車窗,仍舊沒有反應。
  
  該不會是在對他搶了他功勞而在鬧脾氣吧!?有沒有搞錯?這位熱情的義大利兄也會這樣?
  正當斯偉伯還在苦惱要怎麼逼他開口,一旁的紅跑車發出深沉的引擎聲,接著火色車殼出現切痕,或收入或展開,不一會,原處的法拉利跑車已然消失,換來的是一全身火紅的博派金剛。
  斯偉伯看著變形後的迪諾正想說什麼,豈料他帶爪的手就這樣朝他脖子抹來。
  
  「啊啊啊啊Dino你做甚麼!!!!」
  「Sideswipe把話說清楚!!!!!」
  
  斯偉伯一個低身迴旋,輕巧地閃過迪諾的爪鉤,他滑行至他身後,正巧接著迪諾回身過來揮下的刀斬。
  「Sideswipe!」濃厚的義大利腔喚出斯偉伯的名,讓他有種莫名的微妙感。那到底是憤怒的呼喊還是熱情的呼喊,慌忙閃避對方攻擊的斯偉伯整個無法辨識。
  等到他成功用爪刃擋住他的爪鉤,近距離看到迪諾那張憤怒的臉,他才知道他剛才真的是在發火。
  不會吧!他真的是在因為搶了他的功勞而發火!?
  
  「呃……」他試探性地發出了語助詞,試圖觀察迪諾的反應,觀察所得出的結論,仍舊是──他老兄十分火大!
  「Dino,你為什麼生氣?」
  被夥伴這種態度一擾,剛解決完狂派的那種爽快感也消去泰半。斯偉伯沉下臉,冷冷問了一聲。
  迪諾的藍眼睛直直盯著斯偉伯的,好似想在他眼底盯出一個窟窿。
  「什麼叫『我有他』?」
  「啊?」
  「我有他!I Got it!」
  迪諾突然揪住斯偉伯頸子,邊怒吼邊搖晃他的身體,斯偉伯還沒弄懂他到底在講什麼,就先給他這樣的舉動給搖得頭昏腦脹。
  
  「等、等等,Dino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I Got it!」迪諾又重複了那句,「你有他!說!你何時和那兩個狂派有交集!?」
  「啊!?」在一片天旋地轉中,斯偉伯終於把迪諾那些憤怒又糾結成一團的義大利式英語給聽明白,他好笑地哼了聲,伸手箝制住他抓在頸前的手,後回身滑至他身後。
  「哈,你果然誤會了!」他在迪諾身後,望著他笑聲。
  
  「你這個叛徒!」迪諾憤怒地說著,反手拉住斯偉伯將他拉回眼前。「你有他,你說你有他們!到底是什麼『有』法!?Sideswipe你這樣跟敵方暗通款曲!對得起我們博派嗎!?」
  迪諾衝口了一串話,還不忘抓著他的肩猛烈搖動,斯偉伯都快要『暈車』了。
  「你誤會了!還有什麼暗通款曲!Dino你不要亂用成語!」
  「你這樣對得起我們博派嗎!!好歹我們也是跑車三人組的一員啊!你如果跑去加入狂派、從流線的魟魚車型變成笨重的SUV警車,這樣情何以堪!!!」
  「喂……」斯偉伯汗顏。
  
  「難道你要請Jazz回來嗎?讓他回來遞補缺了位的跑車三人組,啊!就這麼辦吧!聽Bumblebee說當初的你就是來替代他的!」
  「Hey wait a f**kin’ moment!」斯偉伯整個傻眼,這回換他抓住迪諾的脖子,用力搖他個十幾下。
  「虧我剛剛還稍微為你的同袍情結感動了一下!結果Dino你竟敢──!!好啊!真是太好了!!」
  「Sideswipe!」
  「既然這麼想『有』,我就讓你有個夠吧!!」
  
  
  就在斯偉伯讓迪諾「有」了他好幾個「解釋」之拳後,他這才收了手,微笑地望著他。
  
  
  「You got it!?」
  「I,I got it.」
  
  
  
  
  
  FIN.
  
  因為確定JLJ要延後出本,所以就先把最近寫的TF文發出來~~
  是說這是我第一篇TF文啊(艸)感覺是還蠻微妙的,因為和之前寫過的類型也有點不同冏”
  不過說卡也只卡前面,後面搞笑了就很好寫了(不)
  
  然後對不擠這篇和JAZZ無關(好啦我至少有提到他的名字XD”)是SIDESWIPE和DINO,當我看電影看到斯偉伯那段,搭配電影字幕的濫翻譯XDDD就讓我想到了這個梗,希望大家能懂我的笑點啊不然整篇就好像只是兩個帥氣跑車在打架而已(爆)
  
  然後當我寫完這篇後,某天在看G1的動畫時,發現原來幻影(也就是DINO)也被誤會過是間諜啊XDDDD所以可見得他也可以有誤會他人的理由囉XDDD
  
  
  友人說我寫得DINO很可愛,我是覺淂有點神經質啦XD不過在電影裏他真的好帥氣,也喜歡嚇人XD而且紅通通的跑車也很難不去注意他!希望孩之寶可以出他的D級吊卡啊!!!!(你好像扯遠了)
  
  
  那麼總之,JLJ本大概就會像這樣有點搞笑的梗吧(咦)算是給各位參考一下我的文風和走向(艸)
  對本子有興趣的,歡迎填寫調查喔:p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我弟強制拿來PK鋼彈XDDD
說真的還蠻有樣子的!



小斯偉伯加入戰局!

不過後面還有一架小鋼彈!!!


這時又多了另一架小鋼彈!!!


大鋼彈後出現了斯偉伯!!!(可口可樂鐵罐注目!)
是說把他從跑車變回人型真的是讓我心驚膽戰啊QAQQQ
真的不能太常變(以我手殘的功力),可是不常變會不會生鏽啊(???)

偽人車XDDDDD不過這樣搭起來還挺有感覺的!


來張陪我看經濟光碟的跑車型態斯偉伯!!
是說原本我想等到爵士人車版回家後再讓他變回人型的,不過原因上述講過了,就提前把他變回去了0330
不過人車爵士什麼時候要收還是未定數啊wwwwwww最近花TF花的真兇(高單價的逼哀啊~~)


老弟的漫畫櫃成為大小斯偉伯的停車棚XD

變回人型的斯偉伯!
這樣坐著也超帥的>//////<
好想撲進他懷裡!!!


然後這次除了買Q爵士外(你話題終於繞回去爵士了!)也買了漫畫版的撲克牌~~
盒子一面是博派(現在看到的)另一面是狂派~
結果54張牌看過去,最有印象的竟然是爵士!可見他動畫版的形象真的是深得我心啊!

最後來一張大合照0///0

超喜歡這樣堆起來的大小斯偉伯啦(L)
然後可口可樂又再次注目了w
 

最後~~希望能早日收回爵士的人車組!!!!(握拳)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我弟強制拿來PK鋼彈XDDD
說真的還蠻有樣子的!



小斯偉伯加入戰局!

不過後面還有一架小鋼彈!!!


這時又多了另一架小鋼彈!!!


大鋼彈後出現了斯偉伯!!!(可口可樂鐵罐注目!)
是說把他從跑車變回人型真的是讓我心驚膽戰啊QAQQQ
真的不能太常變(以我手殘的功力),可是不常變會不會生鏽啊(???)

偽人車XDDDDD不過這樣搭起來還挺有感覺的!


來張陪我看經濟光碟的跑車型態斯偉伯!!
是說原本我想等到爵士人車版回家後再讓他變回人型的,不過原因上述講過了,就提前把他變回去了0330
不過人車爵士什麼時候要收還是未定數啊wwwwwww最近花TF花的真兇(高單價的逼哀啊~~)


老弟的漫畫櫃成為大小斯偉伯的停車棚XD

變回人型的斯偉伯!
這樣坐著也超帥的>//////<
好想撲進他懷裡!!!


然後這次除了買Q爵士外(你話題終於繞回去爵士了!)也買了漫畫版的撲克牌~~
盒子一面是博派(現在看到的)另一面是狂派~
結果54張牌看過去,最有印象的竟然是爵士!可見他動畫版的形象真的是深得我心啊!

最後來一張大合照0///0

超喜歡這樣堆起來的大小斯偉伯啦(L)
然後可口可樂又再次注目了w
 

最後~~希望能早日收回爵士的人車組!!!!(握拳)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