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綜合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前:參與《極限挑戰60分》活動-題目編號059/草莓之夜-菊田x姬川

雖然菊田和男不願意承認,但自己的確是狼狽地從那宛若審問室的空間裡逃出來了。
他不時回頭查看那些醉了酒的同僚是否衝出來把他捉回去逼問他與主任的關係,還因此撞到不少路人。
他一臉尷尬忙著點頭道歉,同時在內心發出一連串的嘆息。
話又說回來,主任打這通電話還真是時候。主任常說自己的直覺很準,不曉得是不是她感應到自己正在被大夥審問......
不、怎麼可能,只是湊巧而已。菊田搖著頭,又不小心撞到一個正從地下道走出來的中年男子。
他走到車站前,馬上就在人群中看到站在柱子旁的姬川。他快步上前,在一片嘈雜聲中他只是輕喚了她一聲,她卻立刻抬起臉,與他對上視線後點頭微笑。
姬川先是謝過來接她的菊田,看著他的臉默了幾秒,突然間就探頭過來。
「你怎麼啦?」
「嗯?什麼?」菊田下意識飄開視線。
「你看起來真像是從審問室逃出來的犯人。剛才發生什麼事?」
「沒什麼啊。」主任的直覺太可怕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她皺起眉頭,雙眼瞠得圓大。
菊田受不住姬川的瞪眼攻勢,視線在虛空中掙扎了一圈,才放回眼前姬川的臉上。
「那個......剛才......大家在玩國王遊戲。」
姬川驚呼了一聲。「欸~怎麼不等我到了再一起玩?怪不得剛才電話那頭有點吵鬧。」
「主任妳會想玩嗎?」
「說這什麼話,我籤運很好,總是會抽到國王籤呢!」
菊田點頭如搗蒜。看著姬川笑得燦爛,兩眼迸出興奮的光芒,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吶菊田,我們也來玩吧!」
「欸!?」菊田的驚呼聲嚇到路人,他趕緊回頭道歉。對於那些今天與他擦肩而過的路人,他真心感到十分抱歉。
「兩個人也可以玩國王遊戲吧?」
「可是,現在沒有籤......」
「這個簡單。」姬川邊說邊伸手探入大衣口袋,衝著他一笑。
菊田怔沖地看著姬川手中那枚小小的硬幣,遲遲反應不過來。
「正面我就當國王,沒意見吧?那、要擲囉!」
哇啊!完全沒有空隙可以阻止主任啊~~
「國王的命令要絕對服從!」神色不同的兩人互相望了一眼,一起喊出這句話的同時,姬川手中的硬幣也隨她的指尖發出脆響彈往高空,菊田的心情也跟著彈飛出去。
--拜託,務必是要正面啊!
「國王--是誰!」

姬川的右手按住硬幣,交覆疊在左手手背上。兩人臉湊過去看開牌,看到結果後,兩人面面相覷。
躺在手背上的硬幣......居然是反面。
菊田好像聽到自己倒抽了一口氣的聲音。
「是、是我......」
「是國王就要有國王的樣子!」
姬川捶了菊田肩膀一拳,接著抱起胳膊,仰臉盯著他。
「好了菊田......國王,要下達什麼命令?」
姬川的語氣非常心不甘情不願,表情也似笑非笑。
菊田強顏歡笑,但心裡頭可悶著。這下好了,他居然就這麼打臉主任剛才說的話,雖然嚴格說起來他什麼事也沒做。
他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姬川。如果說乾脆就算了,大概又會挨她一拳,還是說,就命令換主任來當國王呢......
仿佛猜中他此時心中的想法,姬川惡狠狠地瞪了過來。
菊田拋開前面那些想逃避的想法,認真思考自己能夠命令主任什麼。
難不成......要像湯田他們逼問他一樣,問主任對自己的情感嗎?

最後,菊田放下那些令他心動不已的選項,對著他面前的姬川開口道:「待會,我送妳回去。」
「啊?」姬川的臉上寫著「你在開玩笑吧」這幾個大字。
菊田攥緊拳頭,提高音量,嘗試把話說得更符合他目前的身分。「我......我命令妳,待會妳要讓我送妳回去。」
「喔......」姬川好像突然間回過神,抬臉看他時表情有些悶。「你也講點特別的。」
對他而言,「送主任回去」這件事是很特別的,這可是只有他才擁有的特權。
當然菊田不可能把這些心裡話說出口,只能以尷尬的笑作為答覆。

在居酒屋內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菊田頗感意外,原以為他們會繼續剛才「國王的審問」,但大夥在主任面前都裝作沒事一般喝酒吃菜兼聊天,而剛才說想跟大家一起玩國王遊戲的主任也沒有提出這件事。
不過,偷瞄了眼坐在身旁的姬川,菊田似乎也不那麼意外了。
散會後,菊田依舊慣例、也依照「國王的命令」,送姬川回去。
兩人並肩走在空蕩蕩的街道,彼此都沒有作聲,或許都在想著事情。這是很尋常的送行,菊田卻感覺好像不太一樣。
是因為國王遊戲的關係嗎,與主任的距離似乎比以往都還要來得近了些,似乎能夠更加感受到身旁主任的存在。
不經意拂過的溫暖,是她的手......
這絕對不是第一次與她的手交換瞬間的溫度,只是這一次,讓他感受到異常的悸動。
菊田不經意地瞅了姬川一眼,發現她也正在看著自己。他像是做錯事的孩子,慌忙別過視線,也拉開了衝動。
很快他們就來到姬川投宿的旅店,菊田將手中的包遞還給姬川,視線仍舊有些飄忽不定。
「謝謝。」姬川對著他說,菊田將視線放回她臉上,發現她那張帶點紅暈的小臉,似在躊躇些什麼。
他沒有問,屏息靜待她的續話。
「......就這樣,晚安......」她深吸了一口氣。「......國王陛下。」
菊田本來要回應,卻因為她最後那句話頓住了。
燒灼的熱度再度爬滿他的面頰,他倉促地低下臉,彆扭地回應著。
「......晚安」
晚安,我的女王陛下。


國王菊田要下達的命令,想了很多,本來最中意是要牽牽小手(菊田的尺度尚未開啟,牽手算比較基本款),但最後決定是送姬川姐回去~
這本來就是菊田會做的事也常做的事,但突然想到電影版發生那種天怒人怨的事後(?),天字第一號的傻蛋菊田居然還說要送姬川回家,姬川沒有回覆這點,就虐了(爆
雖然時間軸來說居酒屋這段一定是在劇場版前面,但就想強調送對方回家這件事...這樣
虐我自己幹嘛啊~~~~~~(哀號
但文寫得蠻甜的,算彌補了這幾天來對菊姬的怨念!希望能很快有下篇出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閱前: 參與《極限挑戰60分》活動-題目編號052/雖然是患翡不過算是清水……吧(?)


自門前傳來的敲門聲,讓正要吹襲燭火準備入睡的殤不患頓時止住動作。他挑起眉宇,而後輕嘆了口氣,隨手抓了件衣物披上便往門口行去。
如他預料,映在紙門上的是個嬌小剪影,表情無奈的他又嘆了口氣。正要開口,門外便傳來脆生生的嗓音。
「殤先生?你歇下了麼?門有上鎖。」
殤不患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這回因為距離近,便只在內心嘆息。
「已是深夜,我不歇下還能做甚?」他邊說邊解鎖開門,門扉之後,丹翡就佇立在月色下,正仰臉望著她。
殤不患垂顏凝著她。想當初她第一次在深夜來訪時,自己實在就該跟她說清楚講明白,無論是誰,入夜用餐罷各自歸房後都得為隔天養精蓄銳,三更半夜本更不該隨意拜訪他人,何況是一個女孩子。正因為當初沒向她講明這不成文的「規矩」,導致往後這女孩三番兩次有事無事都跑來,令他感到些許困擾,倒不是討厭或是嫌棄,反倒是因為那相處起來的情感偏往正向,所以與其說是困擾,困窘更正確一些。
總而言之,因為自己一時疏忽養成了大小姐這種壞習慣,他只好求人不如求己,至少睡前定會將門好好上鎖。
「抱歉,打擾到你。可是……」
殤不患耐著性子等待丹翡的續話,基本上她先道歉後頭就會接著說出她的目的。
但見她的視線在他身上游移了一會,這才又回到他的臉上。
「殤先生,那個,捲殘雲他現在正在我房裏動彈不得……」
「……啊!?」殤不患原本意識還有點含糊,這下全清醒了。
丹翡顯然不明白為何殤不患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膽怯地退開一步,手扯著衣褥,一雙大大的眼瞅著他。
「妳……」
「怎、怎麼了?」
殤不患努力緩了緩混亂的情緒,這才開口問,語調盡量放穩:「到底發生甚麼事?」
「飯後鬼鳥先生拿了一些糖過來,說是朋友送的,他一人吃不消要分送給大家,那時捲殘雲正在我房內,我們都拿了不少。結果方才捲殘雲跑到我房來說他牙很疼,說完就倒在地板上……」
「唔,原來是這樣……」原來是自己多想了啊!只是件小事罷了!
殤不患看向丹翡的目光放軟了些,而對方似感困惑地偏了偏頭。
不過她怎麼就讓捲殘雲那小子進房,無論是飯後還是甫才都不妥,未免也太沒戒心了罷?而捲殘雲又對丹翡意圖明顯,要是哪天發生甚麼意外他也不意外!
說不定這次就是那個金髮毛孩是假借牙疼之名行偷襲丹……
「殤先生?」
看丹翡迷茫地瞅著自己,殤不患強制終止腦袋裏的胡思亂想,撇頭不以為然道:「只是點小事先放著就好,一時半刻也死不了罷?而且我不是大夫,找我沒辦法處理。」
「可是,他人躺在我的榻上……」
「等等!剛才不是說他倒在地板上?」
「後來他掙扎爬起來問我該怎麼辦,我就先攙扶著他到我榻上休息……」
那小子……
他思來想去,就算他無法治那小子的牙痛,也得把那小子拖出丹翡的房裏。
「唉!盡是惹一堆麻煩。」
殤不患走出房門,朝丹翡房間的方向行去,回過神的丹翡也很趕緊跟上他的腳步。
「謝謝您!殤先生。」
「別說謝啊,我只是去看看情況。」

兩人一同回到丹翡的房裏,房內只有榻邊的燭火還亮著,而事主捲殘雲正仰躺在榻上。
殤不患微蹙眉頭,坐到了榻邊。
「丹……丹翡……姑娘……是丹翡姑娘……麼?」捲殘雲呻吟著,就要伸手捉殤不患,殤不患閃過,輕哼了聲:「小孩就是貪嘴。」
聽到這低沉的嗓音,捲殘雲像是被丟入火上的蝦彈跳了起來。
「啊!為甚麼是你啊!」
「我也想知道啊!」
「你還好麼?」
捲殘雲見丹翡在後頭,便立馬躺回榻上,氣若游絲地哀嚎:「啊……好疼啊……」
「還有力氣亂吼,你根本就不疼罷!」
「才、才沒有!」捲殘雲滿是心虛,連忙轉臉看向憂心忡忡的丹翡:「我說丹翡姑娘,妳怎麼就找了殤大叔來啊,我這牙疼只需妳照顧就會好轉不少……唉啊疼疼疼……」
殤不患不管他的意願,一手捏住他的下巴開了他的嘴,另手拿了燭台靠近。他的齒牙確實有幾顆有黑汙,估計是蛀掉了。
「你這是積年累月的,得找個時間好好處理,真是,牙都蛀了這麼多顆,還敢吃那麼多糖!」
「唔哇!真的麼?我只覺偶爾有些痠疼,從沒想到是蛀了牙啊!」
「喏,先把這止痛藥吞了,然後我帶你回房,蛀牙這事等明早再做處理。」
捲殘雲看了看殤不患,再看了看丹翡,思忖也是無法再賴著不走,便接過殤不患的藥,再接過丹翡遞來的水,咕嚕一下就將藥給吞了。
「好了,接下來……」
殤不患邊說邊作勢要將捲殘雲抱下榻,嚇得他趕緊跳下床,不過還是踉蹌了一下,扶了牆才能站穩。
「也不是到動彈不得的程度嘛!」殤不患看著捲殘雲,調侃道。
「哼,這種程度的疼痛我還能忍,我先回房了!」說罷,捲殘雲如風一般走出丹翡的廂房。

殤不患和丹翡互望了一眼,丹翡表示她仍有點擔心捲殘雲,說是要見到他回到他自己的房裏才能安心,殤不患覺得能確認他老實回房也好,於是與她一起前往確認。
確認捲殘雲回到房裏後,殤不患便送丹翡回房。
柔和的月光灑在石子路上,周圍相當靜謐,只聽到走路摩擦衣物的聲響。
殤不患一心只想送她回房後好好回榻上休息,沒怎麼想在這時開啟新的話題,但他能感受到身旁的她有些侷促不安。
「殤先生?」
「……嗯?」
果然還是要開話題啦,不過自己也是順其自然地接口了。殤不患望了丹翡一眼,見她的小臉在月色籠罩下更顯水靈可愛,便又匆匆將視線轉開。
「我……很喜歡吃甜食,所以,見捲殘雲因吃甜而牙疼成那樣,總覺得……」
「原來妳是在擔心這個麼?」
丹翡輕輕頷首。
「那個沒經過一段時間是不會有的。」
「可是,我覺得後面的齒牙有點怪怪的,待會回房時,可否請殤先生替我看看?」
「……啊!?」殤不患原本放鬆不少的神經,又因她這番話而繃緊。
再怎麼樣這都不好罷?捲殘雲也就算了可是丹翡是女孩子,隨意就要讓他這樣看……
「殤先生嫌麻煩麼?」
見丹翡臉上難掩失落,殤不患趕忙道:「不是那個問題啊!」
他想了想,再道:「既然妳這麼擔心,明早就和捲殘雲一起去找大夫看看啊。」
「你無法麼?」
「我?我去瞎攪和做甚?」
丹翡似是在努力消化他的句子,臉部表情變了又變,小脣更是一下抿緊一下鬆開,看得殤不患心慌意亂。
他深吸了口氣,再深吐了口氣,就這樣來回做了幾次,這才對著丹翡道:「我知道了啦!我明天陪你們一起去就是了。」
「……呃,殤先生?」
「再下去天就要亮了。」他將目光望向高空中已變動軌跡的月亮,再轉了回來。
「啊,真是非常抱歉。」丹翡深深凝望著他,接著展顏而笑。「還有,謝謝你!我會好好期待!」

順利送丹翡回房後,殤不患走在歸路上,嘴巴嘀咕著:「說甚麼期待啊……」
「唷,看到不錯的東西呢。」
身後傳來的熟悉嗓音唬了他一大跳,他回首,只見穿著簡便的凜雪鴉站在那裏,笑得不懷好意。
想起方才發生的那些事,以及那些糖的來源,殤不患皺起眉頭,問道:「喂!這該不會也是設計的罷!」
「怎麼會呢,緣份可不是那麼容易設計的啊!」
「唉!是除了『你』以外罷。」
凜雪鴉聽了,抿嘴笑而不答。
「我要回去了。」殤不患擺了擺手,語畢便回身而走。
身後凜雪鴉笑著說出「我也會好好期待的!」,不曉得為何,剎那間令他燒灼了臉面。



離開布圈已久,再次提筆寫文倒不見甚麼生疏,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咦
東離看了這四集,欲發想讓自己站穩患翡啊XDDDD不過基本上我是ALL翡(不過捲殘雲的話是單鍵頭到底哈哈哈),請大家多多指教嚕!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共兩篇,前篇OP柯拉羅,後篇真三國趙星,有一點關連性但跳著單獨看也沒有問題噢!

 

  [OP-柯拉/羅]
  「柯拉先生有女朋友嗎?」
  「噗……!咳咳咳……啊?啊?」
  甫剛入口的熱咖啡就這麼嗆入咽喉裡,羅希南特難受地猛烈嗆咳著。他驚惶失措的模樣,讓坐在床邊的少年挑起了眉眼。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啊……」
  「不、不是啊,呃……」他隨意抹了抹嘴角,濃厚的咖啡氣味揮之不去。
  他的目光在空中快速飄了一圈後,才又回到歪頭瞇眼的羅臉上。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啊?」羅希南特偷瞄了眼羅手上的書,是尋常不過的醫書。
  「想到就問了啦!到底有沒有?多佛朗明哥就有很多個啊。」
  「拿我跟多佛比……」而且多佛那些……啊啊,不提也罷。
  羅希南特嘗試穩住情緒,腦子裡飛快轉著該如何應付這個年紀的小鬼對於這種敏感問題的適當答案。然而彷彿料中他的企圖,羅那雙銳利的眼睛緊盯著他看,使他無法好好專心思考對策。
  「呃……那你覺得我有沒有?」
  「這麼久,你居然只想得到把問題丟回來!」
  「唔……!」中箭!
  「像柯拉先生這麼冒失的傢伙,應該沒有女孩子會喜歡吧。」
  「喂喂……」再中一箭!
  「而且能力又不夠帥氣……」
  「你……」這已經是在挖舊傷口了吧喂!羅!
  羅希南特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自己的手從受了箭傷的左胸口挪開來。
  「唉,不管有沒有,我和你的日子還是得過吧。」
  他擺了擺手,一邊無奈說著,一邊掏出一根菸。
  然而沒有特別多想就吐出的這句話,產生的效果卻讓羅希南特怔了住。
  「呃,羅……?」
  原本還在想這個小鬼還會射什麼樣的箭過來而謹慎地朝他的方向望去,殊料他居然低頭閉緊嘴巴,雙手用力拉緊帽沿,似乎想遮掩什麼……
  羅希南特瞅著羅那無論如何都遮掩不住的可疑紅暈,放下手中的菸,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靨。
  「啊,這麼說來,今天似乎是……」他的話就此頓住,轉了個語鋒道:「羅!時候不早,我們出門吧。」
  「出門要做什麼!」
  聽著惱羞成怒的他想裝成若無其事的模樣,羅希南特輕輕笑道:「去吃飯啊!」
  他走到彆扭的他身旁,拉起他小小的手。
  「我們一起去!」

  「柯拉先生?喂,柯拉先生你沒事吧?」
  對桌的男人撈起他翻倒的咖啡杯,困惑且擔憂地凝視著他。
  「咳咳……啊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過去的事。」羅希南特隨意抹了抹嘴角,濃厚的咖啡氣味揮之不去。
  他向前來整理桌面的女服務生道過謝,隨手拿起一塊不小心沾到咖啡的手工餅乾。
  「想事情?」
  他微笑帶過他狐疑的眼光,轉向別的話題……應該說,轉向正題。
  「對了,羅,你現在有女朋友了吧?」
  「你的問法很奇怪!」羅頓了一下,一張臉遂泛起淡淡的紅暈。但已不同於過去年幼的他,不會再想藉由什麼去遮掩那份羞澀。
  「那麼,柯拉先生你覺得……我有沒有?」
  這句熟悉的話讓羅希南特登時一愣。他在羅不滿的叫喚聲中回過神來,咯咯笑道:「看你的樣子,肯定有吧。」
  羅沒有點頭,亦無搖頭,只是挑起了唇角答道:「我和柯拉先生可不一樣。」
  「喂,又在挖苦我……既然有,那今天這種節日就去找人家啊,還約我出來做什麼?」
  「她剛好不在國內……」羅輕哼了一聲帶過,接在他後頭拿了另一塊手工餅乾。
  「別提她了,吃飯吧!吃飯!」
  「是喝下午茶吧?」
  「啊……哎!都一樣啦!」
  「哈哈哈。」

  看著面前這個已經真正成長的羅,羅希南特望著他,依舊難掩內心的喜悅,臉上的笑意不減。
  至於當初他的「正確」答案會是什麼呢?
  有?
  還是沒有?
  算了,已經不重要啦!

 

********************

 

  [真三國-趙星]
  「星彩,怎麼樣,帥嗎?」
  「嗯?」星彩將從客人桌上收拾的餐具歸放至待整理處,聽到三娘這麼問,一臉疑惑地探出頭來。
  「妳剛去處理的那桌啊!在吸菸區裡的。」
  她指的是那位個頭很高的金髮男人,與另外一位黑髮男人吧。
  「……嗯,我想,應該沒有關索帥。」
  「討厭討厭!星彩每次都拿關索和其它帥哥比。」
  「因為這樣比較省事……」
  「啊──星彩!我都聽到了喲!」三娘噘起嘴巴,不滿地說著。隨後想起什麼般,興沖沖地跑到星彩身邊。
  「吶,妳也可以拿妳的男朋友比啊!我不會介意喔~完──全不會介意!」
  三娘刻意放大了音量,讓星彩面露些許尷尬。她正想著要怎麼答覆三娘,拿著空的托盤從另外一頭走來的銀屏一臉好奇地走近她們。
  「妳們在聊什麼呀?」
  「銀屏,妳也有看到那桌的帥哥吧!」
  「帥哥?」銀屏微微偏著頭,相當認真地思考,秀氣的眉間都揪成一團。
  「啊!是指和三哥一樣帥的帥哥嗎?」
  「嗚哇!連銀屏都這樣說!」
  在後方的星彩看著她們,輕輕笑了幾聲。
  「對了,說到這個,三娘妳待會就要先走了吧,要和三哥去慶祝。星彩也是嗎?」
  「我是啊,可是星彩的話,嗯……就得問副店長囉……?」噙著笑意的三娘帶著有色的目光看向星彩,使得星彩臉上頓時多了一抹淡淡的緋紅。正想著要反駁,從她身後突然探出一隻手拍向她的肩。她嚇得縮緊肩頭,回頭便對上那雙熟悉的溫柔眼睛。
  「今天客人比較多,妳們幾個可別偷懶喔!」對方很快轉開與她對視的目光,朝著另外兩人說道。
  「啊、啊,是的!很抱歉!副店長!」

  副店長把工作吩咐下去後,不曉得是刻意還是無心,一直待在星彩身旁一起處理事情。
  似乎終於讓他抓到一個空檔,他站在擺滿餐具的櫥櫃前,貌似閒聊般隨口冒出一句話。
  「妳覺得帥嗎?」
  「……什麼?」
  「妳們剛才在聊的事情。」他這會才轉過臉,對著星彩苦笑道:「廚房裡面的人都聽到了。」
  星彩怔愣地看著他,接著滿臉通紅地別開羞赧的目光。
  「只是、那只是客人……而已。而且,是三娘她……」
  「我記得……我應該沒教過妳推卸責任?」
  「……副店長!」猝不及防就陷入他的懷抱中,雖然這裡夠隱蔽,但她還是緊張地在他寬闊的懷裡掙扎。
  「副店長?」他湊近她發紅的耳朵旁問道。
  「趙……趙子……子龍!」
  趙雲笑著鬆開臂膀,輕輕揉了揉她的頭頂。「跟妳開個玩笑。」
  「……現在還是上班時間。」
  「我可以自動扣掉我們接下來一個小時的薪水。」
  「你……」
  「太少了?」
  「剛……剛才你不是還說……今天客人會比較多?」
  「嗯,的確如此。」
  星彩再度閃避趙雲帶有深意的含笑目光,試圖從他身側尋隙脫離。
  「星彩,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原以為他會就此罷手,沒想到竟是欲擒故縱。星彩回頭望著對方輕鬆就擒住自已的手腕,紅著臉,不甘心而輕咬住下唇。
  她沒注意到這個舉動使趙雲心頭一悸,當她鬆開唇瓣欲回答這個棘手的問題,一個吻就這麼朝她覆了上來。
  「唔……!」
  像是點到為止的親吻,卻若有似無地加深力道。被吻得四肢發軟的星彩在喚氣之際,好不容易將答案從濕亮的唇間吐出。
  趙雲聽了,輕輕笑了幾聲,揉揉她發燙的臉頰後,垂頭吻了她不斷眨動的眼睛。
  「下班後我們一起去慶祝吧?我包了場。」
  她點著頭,眸底有著小小的期待。「要去哪裡?」
  「這個啊……是秘密。」趙雲的故作神秘不過幾秒,就被後方突如其來的大忽小叫聲給揭開。
  「是在店裡喔!副店長說有空留下來幫忙的人薪水加倍──!」
  「我們會提早打烊!絕對絕對不會告訴店長──!」
  「副店長還親自做了一個超~~大的蛋糕!還是貓咪造型的喔──!」
  「星~彩~我和關索也是在店裡慶祝哦!」
  「唔……!你、你們……」
  星彩先是看著這群擠在通道口的同事們,目光無措地轉往身側的他。同樣感到無措的他回過頭,給了她一抹安心的笑靨後,緊緊握住她藏在他身側的手。


本來今年沒打算寫什麼賀文的,只不過早上在無念狀態下抽到柯拉先生後讓我萌生了寫文的念頭,於是就有了「前篇」。

至於「後篇」,關於星彩的男朋友稍微考慮了一下,後來決定是趙雲,不曉得是不是多少有受到柯拉先生的影響(爆)或者也可以說是我短暫性的良心發現啦!(毆

柯拉羅有著淡淡的溫馨><趙星的話,女孩們討論帥哥的地方我很喜歡!然後...放開你的徒弟啊趙師父!(毆)但還是被隊友扯了後腿,我故意的,正宮就是要拿來欺負的嘛w

總之,歡樂的兩篇送給大家~取名無能就別吐槽我了,LOVE YOU❤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