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前:いい夫婦日賀文!甜閃慎^q^

  「……羅……」
  她在喘息聲中勉強擠出的喚名,令他一度以為是幻聽,直到她朝身下的他緩緩探出了右手,提起一絲氣力輕捏他同樣泛著紅潮的臉頰。
  他的專注瞬間分散一些到如貓搔過的臉面上,下身因持續挺進而難受地從唇間滾出一聲困惑。
  「……啊?」
  「我們結婚吧。」
  羅怔了一下,頓時停下動作,仰臉看向同樣因性慾高漲而容顏稍微扭曲的娜美。
  「難道不能等結束後再說嗎……這句話。」
  「感覺不一樣嘛。」她高高挑起唇角,彎下上身貼緊他的胸膛,左手則順勢探往下方。「你看,這樣你不是更有感覺……?」
  他悶哼了一聲,撥開她的手後雙臂圈住她的背部,以腰部的力量抱著她坐起身,讓兩人的交合處更加緊密。修長的雙腿緊纏他的腰際,而他摟緊她纖瘦的身軀,使勁快速地挺入她,惹得她發出一陣陣浪吟。
  「啊……老、老公……我、我要……」
  他擰緊著眉宇、粗喘著氣息,狹窄的視線落在她臉上迷亂的表情,最後盯在那雙濕亮的紅唇。將要抵達頂點時他傾身狠狠吻住她的唇瓣,同時盡情地在她體內宣洩出來。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閱前:參與《極限挑戰60分》活動-題目編號014 

 

他們都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點遇上彼此。

位在郊區這幢外觀極為老舊的小酒館,內部裝潢也配合外觀極為簡陋,然而該處的地下卻別有洞天。
在店內唯一的老者帶領下,從斑駁的階梯接上鋪有朱色地毯的螺旋階梯,而後是一扇對開的拱形大門,兩旁分別站有面無表情的大漢。大門後方,便是一明亮寬敞的挑高大廳,高聳的羅馬柱林立,天花板吊掛幾盞閃爍光芒的水晶燈,牆側掛了好幾十幅名畫,各角落也散置了許多藝術珍品,奢華鋪張的程度雖不比皇室,但此處絕非一般人能坐擁經營。
據說此處是城中某富商的兒子所有,但有知情者透露這位兒子的來歷不凡,因此才有能力打造出這座華麗的地下宮殿。
樂曲悠揚,身穿華服的賓客們輕聲笑語,還有些許食物的香氣。越往裏邊走,視野更為遼闊,偌大的圓形舞池中央已有賓客隨著現場演奏的樂曲相攜共舞,一旁則有豐富精緻的吃食供賓客享用。

他們便是在這個舞池中央偶然相遇。現在,難得身穿黑色西裝的他,與穿上黑色低胸小洋裝的她,兩人相偕共舞。
曲過一輪,可更換舞伴,然而對方卻是牢握住她的手,她亦不甘示弱,緊緊掐著他緊實的腰間。
「你的目的是什麼,錢嗎?」
下一曲開始,是節奏較輕快的舞曲。娜美終於沉不住氣,開口丟出今夜在他面前說的第二句話。當然,第一句話,就是初見面的那句「你怎麼在這裡!托拉男。」
羅注視著她那雙盈亮的雙眼,低低一哂。「別將妳自己的目的透露給我知道啊。」
「你不知道,和本小姐跳一支舞可是很貴的,我從大門一路走來這,都不曉得拒絕了多少男人的邀約。更何況……」她隨著旋律輕踮足尖,附耳輕聲:「剛才,那是我今晚的第一支舞。」
「用不著妳提醒。」耳邊的麻癢令他眉間輕蹙,而後學她跟著旋律湊近。「但我得提醒妳,那也是我今晚第一支舞。」
「要比身價,我的確輸你。」從她這一聲輕哼,羅就能明白她指的是懸賞單的價格。

「我想,你和我,今天都不是來找人共舞,對吧?」娜美輕輕搭他的雙肩,透過他寬闊的肩頭往後方的某處望去,目光有一瞬間的伶俐。「不過……」
「不過?」
「真沒想到,你的舞技還不錯。」
「妳的話題還真跳躍……」
「我是在避免對方懷疑到我們身上。」她壓低了嗓音,將盯著目標的視線輕巧挪開,順便將搭在羅肩上的手滑至他的胸膛。
「喂,妳在摸那裡。」
「我才要說你在摸那裡,啊!你……」
「不是要裝作不認識?那就要裝得徹底一點啊。」
「我只是在拿我這上支與這支舞該拿的費用。」娜美仰頭朝羅微微一笑,羅也低頭朝她微微一笑。
「……回去再給妳。」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她的臉上笑容頓時一僵,這時一曲方歇,不似方才極力糾纏,這會羅果斷鬆開她的手往後退開距離,更是讓她心頭發怵。
至此,她才好好看著站在她面前的他。原本他就是名外型搶眼的俊逸男子,搭上這身筆挺的西裝與得體的儀態,更是有種非凡的氣質,令她遲遲放不開目光。
他卻毫無留戀地轉開了視線,轉身欲離。注意到有幾名女子欲向前搭訕,她未做多想便追了上去,即時拉住他的手腕。

做什麼,娜美屋──這話他沒有說出口,而是透過眼神傳遞過來。她先觀察周遭的變化,發現目標還沒有注意到他們,便勉強露出笑容道:「先生,再來一支舞吧?」
他沉著臉盯看她,幾秒後,輕輕一笑。「這個,我怕我負擔不起呢。」
原本因為對方還在拿這件事做文章而微怒,然而娜美很快就察覺到他的心意。
他見著她神情的轉變,自然而然地牽起她的手,傾身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但妳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是我的榮幸。請再與我共跳一支舞,小姐。」
對方突如其來的舉止讓她登時一愣,因為方才他們兩人的第一支舞,他沒有做出這樣的動作,更沒有說出這樣的話。
她呆然望看丟來視線的他,見到他臉上的表情後,雖仍微笑以對,卻在心中微惱輕嗔。

「……真沒想到,你還真會說話。」
「妳沒想到的事情多得很。」
「……哼。」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閱前:是萬聖節賀文!

  羅站在暫借的衣櫃前方,不悅的目光在裡面擺掛的幾件衣物來來回數次,雙手始終插在口袋中沒有動作。
  想不久前在飯桌上發生的事,忘了是哪個好事之徒先提起了萬聖節即將到來,接著就如以往啟動了這群人吵鬧的開關,七嘴八舌後,莫名其妙就決定要在萬聖節那天舉辦變裝派對,而像是發現在角落冷眼看他們討論的自己欲置身於事外,黑腳屋還多嘴補上一句如果沒有變裝參加的人當晚就沒有飯吃。

  與記憶中的自己一同嘆了口氣,帶著些許無奈,無法反駁。
  還是弄不清楚那些人啊……
  該說是沒有危機意識,還是天生想法就是這麼樂觀呢?
  不,這些人,只是單純喜歡吵鬧罷了。
  自己雖不至於到討厭的程度,但每每被他們耍得團團轉,多少會心有不甘。
  這群我行我素的人……
  啊,但轉念又想,若不這麼我行我素,就稱不上是個海賊了……吧?

  ……我為什麼要幫他們找藉口啊!
  羅在心中碎唸著,同時間,不曉得是對於當天的裝扮有了想法,還是下意識的念頭,他往衣櫃中的某件衣物伸出了手……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雙眼猛然睜開,無法適應同樣的黑暗而眨動著……隨之而來的是腦袋內陣陣的刺痛感,使他禁不住蹙起眉頭。
  方才似乎是造夢了……那,會是個什麼樣的夢?
  應該是有什麼人在他的床鋪旁,默默地觀察著他……又為什麼要觀察他?他的目的是什麼?
  然而,夢裡的他似對此無心生警戒、也沒有特別的厭惡,如今卻因遲遲想不起來而感些許煩悶。
  他望著上方出了一回神,而後輕嘆了口氣,以手撐起身子坐起。
  嗯,這個是……?
  挪動的手指觸碰到一件物事,他側臉來望,眉宇登時一挑。
  ……那是一個橘色的零錢包。

  他推開房門,刺眼的眼光讓他無法適應地眨動雙眼,然而不待視力恢復,就聽到一如既往的吵鬧聲……
  他輕輕咋舌,想繞過這群一大早就這麼有精神的人,直接到廚房找人吃飯,未料他忽爾頓住腳步,並非是他發現要找的那個人(廚師)也參與其中,而是這群吵鬧聲中的某個關鍵字。

  「真稀奇啊,娜美小姐居然會弄掉錢包……」
  「會不會是前幾天在街上掉的?」
  「不可能,我昨天還拿出來保養……」
  「那種東西掉了也沒差吧……」
  「錢包可以掉!但裡面的錢可不能掉啊!」
  「香吉士,早飯──」
  「你剛才已經吃過了啦!而且娜美小姐的事才重要啦!啊小羅賓,妳早啊!已經為妳準備好愛心餐點囉,啊,同樣也要來杯咖啡嗎?」
  「我可以幫妳找喔,如果妳讓我看妳的內褲的話,喲呵呵呵……嗚哇!」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下了幾天的大雨,至今晨終於稍微止歇。於是一大清早柯拉遜便進城打探消息,歸來時手上也多了一些食物與用品。
  「我回來了。」
  柯拉遜一推開房門,就見到羅坐在地板上,平常戴著的帽子被擺到一旁。他正拿著剪刀在自己臉上比劃,聽到聲響,他朝門口處瞥了一眼,知道是柯拉遜回來了,於是將注意力放回原本正在專注的事物上。
  「你在做什麼啊?」
  他蹲身到他側旁,歪著頭問道。
  「剪頭髮啊。頭髮長長一直刺到我的眼睛,很煩。」羅放下剪刀,一見柯拉遜懷中的紙袋裡堆滿各式各樣的麵包,眉頭立刻皺成一團。
  「為什麼買麵包啊!」
  「這是我自己要吃的啦,你的份在這裡。」他笑著探出另一隻掛著塑膠袋的手,手指一指:「是飯糰喔!」
  羅輕哼了一聲,再度拿起剪刀欲修剪蓋住額頭的瀏海,而將手中物品放妥的柯拉遜回頭過來,對著他道:「吶,我來幫忙剪吧。」
  羅憂慮地看著他。「不好吧,柯拉先生你那麼冒失……」
  「唔哇……」被羅的話狠狠刺了一刀,柯拉遜焦急地指著自己,忙地解釋:「別、別看我這個樣子!我也有幫忙剪頭髮的經驗啊!小時候,我就開始幫多佛……」
  就像是被自己的能力消音,語句剎時被斷開,進而沉默。柯拉遜訝異於自己瞬間的啞然,卻也明白為何如此,相較之下,在他面前的羅只是微蹙起眉頭,一雙疑惑的眼盯著他瞧。
  「柯拉先生?柯拉先生你在使用能力嗎?」
  柯拉遜揮了揮手,咧嘴笑道:「啊啊是啦,我還沒能好好控制這項能力嘛。」
  「是嗎。」羅的樣子顯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話,卻也沒興趣再追問下去。
  正當柯拉遜思忖該如何做,羅才肯讓他幫忙,這時握著剪刀的小手就這麼伸到他的面前。
  「……咦?」
  「拿去啦,不是說要幫忙。」
  「真的嗎?真的要讓我幫忙?」
  見羅板起臉,一言不發想收回手,柯拉遜連忙扣住他的手腕,拿起他掌中那把小小的剪刀。

  看著背對著自己、挺直腰桿而坐的羅,柯拉遜手拿著剪刀,盯著他的後腦勺。之前都沒有好好細看,如今帶著他在外奔波已有數個月了,這小鬼的頭髮確實長長了不少。
  他注意到羅的後頸,雖鋪有髮絲,卻遮掩不住那些顯眼的白斑。
  不僅僅是他的頭髮長長了,就連那些白斑……也變得更多了。
  思及此,柯拉遜的心頭便是一緊。
  不能夠再這樣拖延下去,一定、一定得快點找到醫治羅的方法……
  他緊緊閉上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很緊張耶!真的沒問題嗎?」
  「當、當然啦!把臉轉回去!」
  柯拉遜緊握手中的剪刀,另手則緩緩地朝羅的後腦勺探去。
  髮絲在手中的觸感,與拂過指梢的溫度,使得那些回憶,再也難以抑止地浮現而出。
  那日,母親大人正在為大哥修剪頭髮,他在旁邊看著好玩,主動提議要幫忙,母親大人同意了,他很高興,帶著企盼的心情望向坐在椅子上的大哥。
  記得當時大哥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對他露出淡淡的笑,笑裡,有著應允與鼓舞。
  最後母親大人挽救了大哥被他剪壞的頭髮,大哥卻沒有因此生他的氣,反而輕輕拍了拍他因難過哭泣而不斷顫抖的肩膀。
  『謝謝你啊,羅希。』
  『柯拉遜,現在有空嗎?過來幫我剪頭髮吧。』
  小時候的大哥與成年後的大哥,臉面與嗓音重疊在一起,在他的腦海中盤旋不散,伴隨著俐落的剪刀聲,金燦的髮絲如同羽毛翩然落下……
  心感到無措……從羅的角度看不到他正在不安顫抖的雙手,他咬緊牙,手指輕柔挑起一綹黑髮,握有剪刀的另一手朝著那端而去。

  ──喀嚓。

 


  經過一段時間後,見著自己成功地為羅剪完頭髮,柯拉遜得意地將他提起走往房內牆面上掛有鏡子的前方。
  兩人的影像同時出現在鏡子中,柯拉遜面帶微笑,而羅則是微微蹙眉緊盯自己現在這個髮型。
  「怎麼樣?」
  「單就成果來說,還算可以……」羅伸手摸了摸自己剪短的髮絲,聽得出口氣沒有不滿。讓柯拉遜放下後,仰臉對著他道:「但過程中就真的是場折磨。」
  「呃……」
  原想告訴他,等他熟練了,也能像為大哥剪髮一樣的順手,但看著轉身去拿帽子的羅,他決定不說出口。
  他不希望他成為「他」,所以,不願將那不復再的過往,在他的身上留有念想。
  「……不過,還是謝謝你,柯拉先生。」
  見他有些羞赧地言謝,柯拉遜怔了一瞬,而後,回以一抹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略顯苦澀的笑容。

 

  告訴羅剩下的讓他來收拾,將飯糰塞給他後讓他出門到附近晃晃。
  柯拉遜垂頭看著那些散亂在地板上的黑髮,並沒有馬上開始收拾,而是再度走到那面鏡子前。
  他靜靜注視著鏡中的自己,鏡中的自己,沒有任何表情。

  『下一次,我也來幫羅希剪頭髮吧!」
  「大哥……」
  嗓音低啞,隨著一刀落下,同自面前墜落的金髮,支離破碎。

 

 


  ──喀、嚓。
  ──喀、嚓。
  ──喀、嚓。

 

 


小羅真的好萌!!!!這樣對柯拉先生說話的小羅更萌!!!!哇啊!!!!!真是太犯規啦!!!!!!(毆

會想寫這樣的題材,大概是我最近也想剪頭髮想瘋了……超煩的啊這頭髮!

總之……寫完這篇,我更想寫唐家兄弟啦Q^Q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她心中,那一夜,又是一次不正經的告白吧。
  即使多了平時不會有的肢體碰觸,仍被對方不曉得有心還是無意地避開。
  可對他而言,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才能將自己的情感坦言而出。
  她的答覆是敷衍,他明白,過去他說過幾次玩笑話,就聽過幾次這樣的答案。
  然而那夜他說的並非玩笑話,因此她的答案,比起正式的拒絕還令他難過。
  不能怪她,他不怪她。
  因為最先開始敷衍她的人,就是他自己。
  是他讓她習慣了他敷衍的愛。
  唉,自作孽啊!

  端盤的手輕輕一顫,險些將端盤內的熱咖啡灑出。正踩著階梯向上的香吉士停下腳步並嘆了口氣,望著不斷冒出蒸氣的咖啡杯出神。
  「啊,居然會忘記……」
  正當他想回頭,卻聽到上方傳來說話的聲音,他抬頭一看,只見娜美和羅正在談話,兩人表情都十分專注,娜美不時會看向腕上的紀錄指針,再細聽就明白他們正在談論目前的航線。
  明明是尋常不過的景象,兩人也不是在打情罵俏,雖然過去多少會吃點味,相較此刻卻是令他相當不快。
  是因為那夜從她那裡得到那樣的拒絕,如今見到她與其它男人並肩在一起說話,且有著極少在他面前展露的細微表情變化,還是因為映在眼中的那個男人能與她談論的共同話題,他無法取而代之。
  眉間輕輕一蹙,香吉士再度望向端盤中的那杯咖啡。
  幾秒後,他打消回廚房的念頭,端盤往上走去。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嘩嘩嘩──

  嘈雜的雨聲再一次取代夜晚短暫的寂靜,尚未入眠的他掀開右眼眼皮,瞅看這幾日來已然熟悉的白色雨幕。
  原本只打算看一眼就讓自己的視界再度陷入完全的黑,這樣的滂沱大雨卻讓他憶起了什麼。
  雙目睜啟,他一手按著枕在肩上的鬼哭刀柄,另一手朝著眼前的雨幕探了出去。
  暴雨如針,一根根刺入他攤開的掌心,泛著冷意的疼。

 

  憶起過去被柯拉先生強行帶著到處求醫,某一段日子也是和現在一樣一連下了好幾天的大雨。剛好那時身上有從海賊那奪得的金錢,兩人得已在鎮上的某個不起眼的簡陋小旅社落腳數日。
  過去柯拉先生曾經向他炫耀自己的能力有安眠之效,彷彿要抓準機會好好表現,大雨期間他便透過能力將擾人的雨聲隔絕,讓他能好好入睡。
  雖然之前嫌棄過柯拉先生的能力,也認為沒必要多此一舉,但有了一兩天相對寧靜的夜晚讓他一覺好眠,使他稍微認同這項能力。
  在某天夜裡,同樣下著大雨。坐在窗邊的柯拉先生收齊厚重的資料,對著正在閱讀醫學書的他道:「好啦──小鬼的睡覺時間到了!」
  「……等、等等。」他的話讓他頓時慌了手腳,手上的書還因此滑落在地。
  「怎麼啦?」
  「待會你不是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所以,今天,我不需要你那個能力。」
  「喔,那個啊,我已經處理好啦!」柯拉先生撿起掉落的書本,接著揪住他的後領,輕而易舉地就將他高高拎起。
  「喂!你做什麼啦!」
  「所以,羅你就安心地睡吧!」柯拉先生笑著將他扔到散發出淡淡霉味的床鋪上,接著將泛黃的棉被蓋往他小小的身子。
  「什麼!是什麼時候……?」
  「我昨天那句話的意思,是說事情會在睡覺時間前完成啊。啊!該不會你又在計畫想趁我不在時逃走吧?」
  「……」
  「剩下的等明天再聊吧,快睡覺!晚安啦!羅!」柯拉先生把悶著臉的他塞進去被子裡,他掙扎著探出頭還想說話,柯拉先生一個手勢,便消除以這張床鋪為中心包圍出特定範圍內的所有聲音。

  明白此時的自己再怎麼吼叫,對方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他安份地躺回床上,一雙眼卻仍睜得圓大。
  他看著柯拉先生又點起了一根菸,揚手朝他一揮後便熄了燈。
  黑暗的視界裡,唯獨可見,燃燒中的閃爍紅星與微繞在侧的裊裊白霧。
  之後柯拉先生的身影出現在窗口外,他盯著他的背影盯了約五分鐘,確定他一樣會先抽完那根菸再回房裡睡,才安心地闔上雙眼。
  回憶到此,他忽爾想起一件事。那時當他即將入睡之際,似乎有什麼濕冷的東西濺到他的臉上,現在想起來,那些應該是雨。
  是柯拉先生回房時,不小心將外衣上的雨珠弄到他的臉上吧。
  那一晚,他真的一直待在窗外的走廊上嗎?還是透過謊言瞞過他外出處理事情?
  然而,究竟真相為何,他早已無從問起,而且,也不重要了。
  因為那一晚,他同樣在他的靜寂裡,安穩入睡。
  柯拉先生一定查覺到他的不安,而選擇用他的方式來保護他。
  不僅是這一次,還有許許多多……載浮於有他存在的記憶之海。
  以及,那椎心刺骨的最後一次。

 

 

  嘩嘩嘩──

  他垂下眼簾,望看已在掌心中蓄積的雨水,恍惚間,他彷彿從中見到那總能使他安然的星火與冉煙。
  緩慢地張開微顫的五指,雨水伴隨而來的幻夢剎那間自指縫流逝,然今夜憶起的曾經,對他的念想,再度刻入他埋藏在黑暗深處的真心。
  他闔上雙眼,薄唇勾出一彎輕淺的弧。

 


  「……晚安,柯拉先生。」

 

 



我居然真的寫了羅和柯拉先生!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字,但包含了我對羅滿滿的愛意……咳,總而言之,寫了這篇總算是把愛宣洩出來了一點(悶著豪痛苦啊!)最近終於追到了單行本的進度,看到小羅和柯拉先生之間的互動整個超有愛的!要不是現在在寫可惡的郭嘉(?)嘉星長篇,我是真的很想動手寫羅和羅希南特的長篇QQ……所以我給自己勉勵,只要快點把郭嘉了結,我就可以正當光明地投奔羅的回報啦!!(誤
回想起來會為了羅把棄追了好幾年的OP補完的自己真的很不可思議……更不可思議的是還寫了文!嗯,總而言之到底我會不會真的挖羅的坑,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Q^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