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龍彩(趙星)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午時方過,陽光正烈,趙雲立身將臺,將臺前方排站一列列騎兵。隨他手勢與口令揮舞手中兵器,橫、勾、挑、刺、撞、掃……有些坐騎因其動作而躁動,騎兵另須撥點心力拉緊韁繩控制馬匹,教場沙塵飛揚,除有騎兵的吶喊,還有馬鳴與踏蹄聲喧囂不斷。
  
  趙雲凝視眼下這支人數不多的騎兵隊整齊劃一的動作,感到萬般欣慰。雖然大多數的騎兵都是公孫瓚為助他互送劉備而撥給自己士卒,不過這些人多半是新兵,姑且不論武藝與實戰經驗,甚至有些人騎技不甚純熟,連平日演練時都有可能從馬背上摔下。趙雲甫剛接到這樣一支各方面都十分生澀的騎兵隊,感到有些困擾,然而他未多做思考,一心想著要盡快讓這支騎兵隊能在戰場上發揮實力以守護劉備等人,便著手開始訓練這支騎兵隊。他不辭辛勞地領兵操演,為其擬訂許多訓練流程與方式,無論是單騎技或團隊的攻守陣型,騎兵們也感受到他堅持與熱情,在他的指導下進步飛快,在往青州的途中遭遇袁軍襲擊,該騎兵隊很快就發揮其優秀的戰力。
  
  思及那一戰,趙雲便將目光自騎兵隊轉往將臺一隅,那裏佇立著一名青袍少女。
  
  星彩剛收完一招,站挺身子,持劍的手朝右方側開。她輕拭額間細汗,調勻氣息後朝前踏出一步,再度揮劍演練起同套劍式。
  
  記得第一次正式以師徒的名義進行演練,趙雲要求星彩先將目前所學的劍式全數演練一回,讓他能夠更加瞭解她的劍技風格與造詣,好安排往後教授的方式。之前在戰場上便看過星彩出招,她的劍式並不繁複,相當乾淨,然而看似簡單的招式、卻總會摻雜令人出奇不意的一擊,讓他很訝異她劍藝竟可純熟至此。
  
  星彩看出趙雲的驚訝,收勢後有些靦腆地告訴他,這些劍式她只有平時練習才勉強使得出來,真正上戰場的時候她尚不能運用自如。
  趙雲回道,畢竟她年紀還輕,相關經驗並不多,相信以後在他身邊會有更多磨練的機會。然而,當他意識到這句話的意思時頓感困窘,星彩聽到這話的反應卻顯得相當高興。看著她那張朝著自己微微笑著的小臉,使得趙雲的心跳得更加飛快外,亦湧現更多糾雜的情緒。
  
  趙雲思緒轉回現狀時,星彩再度演練完一輪,正直挺著身子,仰臉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來,眼神似在期待著甚麼。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將成堆的軍務處理至一段落,趙雲輕輕擱下筆墨,長舒了口氣。他邊飲熱茶暖身,邊往一旁雕窗望去,才發現早上好不容易止歇的雪此時又開始飄了起來。
  
  趙雲走出房門,伸展筋骨後站至廊下朝院內而觀。輕如鵝毛的細雪緩緩飄落,他的視線不自覺落往院中那幾株被白雪掩住大半行跡的枯木。眼中映出這般靜冷寂寥之景,趙雲忽爾想起幽州將軍府內那株桃樹,想起與星彩的相遇及在將軍府相處的情景,再想起之後發生的種種,直至幾天前、記憶猶為深刻的,於這座宅邸內,她小小身影瑟縮在院中,堆了幾個小雪人歡迎他的歸來。
  
  想及那日有些情不自禁的擁抱、再想及自己對星彩的情感,俊顏不禁蒙上一層與此時天色相仿的晦暗。趙雲喟然而嘆,一團白霧滯於些許乾冷的脣邊。
  一片冰雪悄悄落在趙雲置在朱欄的手背上,那一點冷涼瞬間使他思緒稍微清朗。
  近來較無大事,他也該兌現承諾,擇個好日子讓星彩拜他為師。或許,成為真正的師徒後,才能讓他與她的情感純粹些。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龍這是看到啥啦?看得如此專注。」原本張飛正好奇瞧看趙雲的肩上鷹,注意到趙雲視線遙望,便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唷!那不是星彩麼?」張飛的手放在額首,見著城樓上是自己的女兒,開心地揮手大聲叫嚷:「喂!星彩!是俺呀!俺回來啦!」他這聲大喚,如驚天響雷,恐怕連裏城的居民都聽得一清二楚。
  趙雲面露苦笑,他相信,在城樓上的星彩,此刻亦是如此表情罷。
  含笑的眸再度望往城樓,只是這回映入他眼簾的,卻不再僅有那抹翠中帶青的身影。
  關平就立於她身側,正拿著一件深色獸皮大衣給她披上。星彩此時目光不再放望,而是側過臉,與關平說著話。
  白雪紛飛繚亂,倏然有片冰雪不慎飄入趙雲眼中,冷涼的刺痛感讓他眨著眼,眼睫輕微顫動,讓他轉離了目光。
  旁側再次傳來張飛的嗓音,只是這回他說了甚麼,他卻聽得不清。趙雲的眼界,如今竟只剩那座此刻看來有些巨大的城樓,以及這飄滿天際的漫漫冷雪。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嗯……」
  趙雲對星彩這僅一聲的低吟有些摸不著頭緒,他原以為是她沒聽清楚,又把話說了一次。這回倒是星彩面露困惑,把那句低吟轉為簡單易懂的字句。
  「我知道了。」
  「妳……知道了?」趙雲語氣間透露出些許訝異,他還以為依照她的性子,斷不可能輕易就答應待在城內。
  「對,昨日關平有來說。」星彩瞅了他一眼,又道:「在您帶著趙風出去找大夫時。」
  「……趙風?」趙雲又被她的話弄糊塗了。星彩見著他臉上有著不知所措的慌亂神情,隨即露出一抹淺笑。
  「牠叫趙風。」她的手指向膝間盒內。「我取的。」她邊說,唇角更是溢出滿滿的笑。
  趙雲瞅著她好看的笑唇,置在膝上的手不自覺收緊。「這樣啊……那星兒,妳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
  又怎麼,有個「趙」字?只是後面這話,趙雲不曉得怎麼就是鯁在喉頭,問不出口。
  星彩這回很明顯不是正眼瞧他,反倒像是做了甚麼虧心事般瞄了他一眼。「……不好麼?」她說得很小聲。
  「不是不好,我……呃,也只是好奇。」趙雲勉強拼湊出這句話後,見她面色不好,又加了一句:「那個……若妳不想告訴我,也沒關係。」
  星彩覆又望了他一眼,趙雲看不出那一眼蘊含了甚麼涵義,仍舊笑臉回望,只是那樣的笑有些僵硬。
  星彩將視線落回盒內傷鷹,半晌,粉唇才輕輕翕動,滑出一句話:「……因為是趙大人救了牠。」
  「……所以才會是『趙』?」
  星彩聽了他的接話,像是急於附和他的話,飛快點了點頭。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至青州三日,皆不見張飛來接星彩,星彩看起來也不是很介意,像是留在趙雲身邊已是種習慣。若是趙雲有空閑,她便會對在他身邊,與他有一搭沒一搭聊起武學。
  這日辰時,趙雲獨自到城中市集採買些雜物,順道看看有無適合星彩使用的武器。這幾日在居所,星彩曾試過他的長槍,她有那個氣力拿槍,只是若要動作,對她而言就有些困難。
  趙雲腦中忽然憶起當時,星彩握緊長槍,要做出側身揮槍的動作,卻因為氣力不足而重心不穩、差點向前栽摔之際,他趕緊向前攙扶住她。在他的攙扶之下,她回望他時的表情,讓他心猛然一悸。
  每每一想起那時,都是那樣的心緒,令他有些煩惱。
  「唷!是子龍啊!」
  身後忽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大嗓門,加上左側一個拍肩,讓趙雲猛地一驚。他回首,看清了來者何人。
  「啊,是張大人。」趙雲趕緊拱手。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往後路程皆是平安順遂,不曾再有袁軍來擾,故比原先預計還早三日抵達青洲。
  眾人一早就抵達青州城外,傳令通報後,城門大敞將眾人迎入。由於劉備必須先至州府打聲照面,便請趙雲先將兵士們帶下安頓。兩人依依不捨地說了幾句話,便與劉備等人分路離開。
  趙雲將士兵們安頓妥當後,和騎兵副隊長交咐幾句,便獨自一人牽著一匹馬往城中走去。
  走了不久,趙雲望見前方一排盛開的花樹下站著一個身影,花影紛飛,卻艷掩不了少女清麗的臉容。
  那人的衣著如往,只是如今肩上,圍著一條青色長巾。
  星彩一手掖著頸邊長巾一角,一手揪著長巾一尾,四處翹首張望,似是在等待甚麼人。此刻她站的角度看不到趙雲,然而趙雲卻是先停下腳步。
  他望著她許久,閃過許多心思,最後仍牽著馬,走向前去。
  「星兒。」
  他開口喚聲,而她聽到他的喚聲,回過頭來,臉上那欣喜的表情讓他著實一愣。
  「趙大人。」星彩走向前,小臉上笑意不減。似是被感染她面上表情,趙雲露出一抹柔和的笑靨。「妳怎麼在此?沒和劉大人他們一起入內城?」
  「嗯……」星彩垂頭沉吟,烏黑色的短髮卻遮掩不住頰畔的粉色薄雲。「……我在等您。」
  「等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似是察覺他人目光,少年側首,目光朝這頭望來。他對上眾人目光,而在趙雲臉上多停留了一會。
  他回首和星彩說了些甚麼,兩人便一同走至趙雲等人面前。
  「劉大人。父親、張大人。」關平分別喚過,接著望眼站在最旁的趙雲。「這位肯定是趙將軍了,久仰大名。我是關平,字坦之,是關羽義子。」他道,雙手抱拳揖禮。
  趙雲微笑,道聲免禮。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關大人有你這麼大的兒子。觀你體格健朗,連那好幾斤重的大刀都能背上,關大人果真調教有方。」
  「是!義父經常花心思在訓練我的武藝,我也會更加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幫忙義父,甚至是獨當一面!」
  「你有這樣的心思,很好。」
  聽到趙雲誇他,孩子心性的關平,毫無遮掩地露出靦腆卻又驕傲的笑容。
  一旁星彩似是同樣感到開心,他倆極有默契地轉頭對望,相識而笑。
  但趙雲看著這幕,心情卻是複雜起來,索性,也就別開眼不看。
  他人是習慣關平和星彩這般兩小無猜,也無察覺到趙雲此刻心思。
  「承蒙子龍看得起犬子。不過關某也只帶他走過幾場小戰,仍有待訓練。」
  「虎父無犬子,既是關大人義子,又受關大人親自指導,將來必有所成。」
  「哈哈哈,瞧子龍你說的,關平這可樂成甚麼樣子。」張飛朗笑。
  「關平,真好。」星彩亦是笑著說道。
  關平聽得更加不好意思,他撓撓頭,只當抱拳道:「平……平很高興趙大人欣賞。我還不甚成熟,還欠缺努力,希望、希望大人們到時候別嫌棄我扯後腿才是。」
  「哈哈哈哈哈。」聞話,大夥皆是撫掌大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將軍府內的桃花開得更艷了。
  午后,阿續和阿緣一時興起,拿了小桌小椅擺到桃花樹下。阿緣去取沏茶用具,阿續則是去請柳大娘過來品茶。
  此時趙雲剛從外頭歸來。這幾日他在薊城待了幾日,見過公孫瓚及其新收的幾名將領。他手握兵簡,遇到正拿著茶具的阿緣,阿緣待要行禮,趙雲揚手說聲不必,並且問她這是要做甚麼。
  「咱看天氣好,而張大人送的桃花開得正艷,想來賞賞花喝喝茶,阿續已經去請柳大娘過來了呢,趙大人要不要一起?」
  「如此甚好。」趙雲頷首,隨阿緣到院內。
  這時桃樹底下,阿續和柳大娘已坐在那頭等待,阿緣嘻嘻笑地走向前擺好茶具,柳大娘則開始幫忙沏起桃茶。
  「趙將軍,這回父親有和你說些甚麼麼?」阿續等趙雲坐定,急忙問道。神情既是期待,又是緊張。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建的將軍府規模不大,一方面趙雲認為能安居即可,另一方面,正值戰亂時期,資源集結不易,能省則省,將金錢花在刀口上。
  他走過長廊,拐過廊彎,踏進內院,走至內院深處,在庫房前停下。
  果不其然,他看見桃星站在擺放兵器的庫房前,在她前方的木窗不高,但她仍需墊腳才勉強透過木窗望入。
  桃星身著繡有桃花片片的衣袍,內院無桃,卻因她這身桃衣而增添不少春氣。
  「星兒。」趙雲開口喚聲,桃星聞言,轉身向他拱手揖禮。
  趙雲笑聲說免禮。「聽大娘說妳傷好多了?」
  桃星頷首,指了指已經拆掉包紮的小腿。
  趙雲知道除非有例外,男子不得隨意盯視女子身體,於是匆匆看了一眼,確定傷口已癒合,只剩一點微小的痕跡,方才滿意頷首,接著轉走至她身側,與她目光同望庫房。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新栽的桃樹如美人般慵懶斜依褐紅牆圍,桃枝似葇荑,經不起風擾,桃瓣伴隨香氛緩然墜地,於將軍府內院撲上一層粉香綿軟榻。
  遙聽遠方傳來稚子朗朗的讀經聲,讀的是詩經,內容是合景合情的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溫潤的男聲隨著風遞來的朗音徐徐讀了一遍,青年敞的唇勾勒出一抹瞭意的笑,他持槍站在桃樹下,仰臉,望看這友人贈來的桃樹,正盛開著滿叢火色的妖嬈。
  溫風撫過,桃雨陣陣,伴隨醉醺芬芳,於天旋舞,於空緩墜,最終,落滿一地繁華。
  怪不得張大人會如此鍾愛桃了,連他看著看著,都不禁癡迷了一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