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30 Day OTP(青賓)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前:題目取至「30 Day OTP Challenge」。
    
  3.Gaming/Watching a movie 玩遊戲/看電影

  「避免你又和之前一樣看到一半就睡著,我們來玩個遊戲,贏的那個人可以要求對方一件事。」
  站在電視櫃的她手上拿著一片DVD盒,邊說邊轉身,看向在沙發上的他,此時的他呈獻大字型仰倒在沙發皮上,仰臉盯著天花板,說是盯,但從她這個角度根本看不清他的眼睛是開是闔,依據這個姿勢,有九成以上是闔著的吧。
  見他沒什麼反應,她顰起眉頭喊了一聲:「庫山──」
  「……啊啦,那我就直接為妳做一件事吧。」他縮回身子,瞅向站在身旁的她,她則微笑吐出一句:「可以啊,那麼,直到電影結束前都不能睡著喔。」
  他嘆了一聲,低下頭,雙臂無力地垂在兩側,幾秒後,他抓了抓頭皮,看著笑容滿面的她道:「好好好,我和妳玩就是了,妳想玩什麼?」
  「來猜這部片中的兇手是誰,猜對的人就贏了。」她將DVD盒在他眼前晃了晃,在他的眼中留下盒上的詭譎影像。
  就算答應要玩遊戲,影片播放途中坐在身邊的他還是一度打起盹來,然而她與往常一般並未特意叫醒他,而是偎在他的胳膊上,觀看影片中的刀光血影。
  在影片即將結束時他總算比較清醒了一些,他盯著螢幕片刻後說出一個兇手的名字,與她猜測的並不相同。
  「哦,兇手果然是H啊……」
  劇情揭曉兇手的瞬間,只聞他略帶笑意地小聲嘀咕,她沒有答話,靜靜地迎接影片的結局。
  影片結束,螢幕出現最一開始的主選單。她拿起遙控器準備關閉電源,另一隻手便朝她伸來,覆上她的手背。
  「這個遊戲,應該算我贏了吧?那麼──」空著的另一手搭往她的肩頭,他以那雙可稱得上是絕對清醒的眼睛盯著她,而後以無比認真的神情開口道。
  「就讓我們好好睡一覺吧──」
  雖然這個令人感到失望的要求她早有預料,但那一瞬間她其實還是想笑的。她抑著笑意,沉著臉拿開他的手,再度看向他時,露出一抹沒有溫度的笑。
  「……可以啊。」她笑著說,雙手開始解起胸前的鈕扣,她清楚他此時的目光正在她的胸口與臉面上徘徊流連。
  「……唉!」最終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制止她手的同時傾身上前,將唇輕柔印在她的胸間。
  冰涼的觸感讓她微微起了戰慄,她靠入他的懷中,雙手緊緊圈住他的頸脖。
  「待會一定要讓我好好睡覺啊!」這次他的吻落在她的耳稍,她笑了聲,回吻在他的唇。
  「得看你的表現囉。」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30 Day OTP Challenge」。
    
  2.Cuddling somewhere 在某處擁抱

  淋浴間內一片霧茫。
  從上端蓮蓬頭中灑出的水,一經觸他的身體便即刻產生一縷縷白色霧氣,與他自哼歌口中所吐出的氣息一般冷寒。
  在嘈雜的水聲中突爾穿插開門聲響,幾乎是同時間他的唇角微微一揚。他偏過頭,只見鋪滿水滴的毛玻璃上,出現一抹正在動作的膚色輪廓。
  不一會,對方推開門走了進來,雖仍有霧氣阻擋部份目光,相較於方才更能清楚見著她曼妙的身體曲線。
  「要一起洗啊?」
  明知故問的一句話,卻覺得問出口反倒讓雙方都意識到那不言自明的默契。而正撥開垂落在肩頭上長髮的她聞言,以一抹淺笑代替回答。
  他向後退開一步,讓她能站在淋浴的最佳位置,但即便是淋浴間寬廣,身材高大的他與高挑的她同處一塊,仍略顯擁擠。
  蓮蓬頭灑出的水很快就將她的髮膚溽濕,他兀自看得出神,只見眼前出現握著蓮蓬頭的手。
  他將目光轉往那張仍舊掛著淺笑的面容,遂是一笑。
  她是在向自己撒嬌啊……
  他握住她握著蓮蓬頭的手,水的冷涼尚未將她的體溫給帶走,但經由他這麼一觸,手中的微熱消逝得更快了。
  心頭忽感不捨,卻見她望看自己的那雙眼,專注且溫柔。
  他傾下上身,雙臂輕輕摟了她一下,並於她耳旁悄聲:「我這樣的水溫,還可以嗎?」
  她的雙手穿過他的腰際撫上他的背脊,臉朝著他的方向一貼。
  「嗯,剛剛好呢。」


 

由於這系列是現代架空,無論是青叔或羅賓都沒有惡魔果實的能力,但會在還算在正常人的範圍內帶到相關的能力,像這次的青叔雖然不會變成冰但身體是冷冰冰的也能讓周圍的空氣下降個幾度之類的(咦)
咳總而言之,就是(在我自己)還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依然有能力這回事的啦!哈哈哈!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30 Day OTP Challenge」。
    
  1.Holding hands 牽手

  總能夠如此輕易就在人群中發現他的身影。
  或許他們之間的特殊關係,能在一定的距離內能夠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但她認為這點只占了部分因素,主要還是他那相當引人注目的外型。
  高人一等的身形、快落在肩上的捲髮、蓄了點髭鬚的面龐……
  剎那間,隻身佇立在街口的她,亦與旁人一樣被他吸引住目光。
  可他卻也總能夠在人群中,發現相較之下並無那麼顯眼的自己。
  即使他的雙眼隔著深色的鏡片,她仍清楚藏在後方的視線確實是落在自己身上。
  他向她走來,在她面前的他不僅完全擋去外頭炙艷的陽光,還帶來一股舒適的沁涼。
  他垂下頭,輕聲打了句招呼。
  「你回來了。」她仰臉望著他,耐住心中的悸動──偶然間走在同樣的歸途,他因她縮短在人群中兩人的距離,以及能使她安心的那一抹淺笑。
  「啊……嗯,是啊。」他頓了一下,「……妳也回來了,羅賓。」
  若說他是今天才回到這裡,那麼,她比他還早兩天回來,也可能是他前幾天就已經回到這裡,只是今天才要回家。
  但那並不太重要,只要他回來──他回來時、她也在──就好。
  「我想,我們現在的目的地應該是相同的吧?」
  她看向他手腕上那副相同款式的錶。「時間還早,要不要到附近的咖啡廳坐一下?」
  「呃,可是我想快點回家睡覺……」
  她微微一怔,而後瞭然地笑了。「呵,那麼,我去買杯咖啡,你先回去吧。」
  她才剛轉過身,手便被對方由後方有些倉促地握住。
  「怎麼了嗎?」
  掌心傳來的微冷觸感,令她感到更加安適舒心。她回頭,灼灼的目光瞅凝著他。
  似乎是被看得有些窘迫,他撓了一下頭,道:「……我想我大概是熱昏頭了,才會拒絕妳的邀約啊。」
  「如此說來,你熱昏頭的次數似乎也不少?」
  「唉,別調侃我啦,走吧!」
  他拉著她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停下腳步,回頭困窘地看向她。
  「呃……接下來,該往哪裡走?」
  她不禁莞爾。在此同時,她發現他悄悄變更了手勢,握著的手展開五指,穿過她的指間,牢牢緊扣。

 


其實本來沒想說要用同居的設定的(艸)可30題看下來感覺不寫同居說不過去,不過說是同居,形式是比較特殊一點,從這篇文中應該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所以我回過神發現我居然開了青賓坑!!不是啊!!我只是想寫篇即興解渴而已啊哇啊啊啊!!!!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