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緣起緣滅終有時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鍾會推帳出外,獨自登上望樓。他抱著雙臂,挑眉睨眼下瞰。果然如同適才傳令所言,寨外數十里處有支千人以上的軍旅,觀其膚色與裝束便得知是妖魔軍。不過這群妖魔軍團手持的兵器竟與尋常人無異,在鍾會眼中盡是破銅爛鐵,他挑起脣,不屑地冷哼。
  
  驟然颳起一道勁風,翻飛鍾會落在肩側上的褐髮及身後的墨紋披風,而映在他眸底那些深色大纛亦是隨風翻騰形體若妖。透過風聲,隱約還可聽到叫戰聲鼓譟。
  
  睇看底下妖魔成群,好整以暇地撥開額髮,應對的計策同時擬定妥當。他一邊在心中讚賞自己如斯才能,一邊沿著木梯步下望樓,將指令傳達給眾將。眾將領令,分別領軍外出步陣,並由胡淵首先率領一支輕騎擔任誘軍,誘使敵人進入他所佈下的殺陣。
  
  戰鼓聲起,馬匹嘶鳴併鐵蹄雜沓,騎兵手中兵器鏗鏘伴隨宏亮吶喊衝出寨口直奔妖魔軍。鍾會抱著左臂、右手底著下頷立於寨口,望看騎兵隊奔走而掀起的渺渺塵沙,神色相當從容。方才於望樓所見,他察覺到此支妖魔軍雜亂無章、毫無陣型可言,宛若盤散沙。依據以往經驗,遇上此種情況僅需強行突破或是取下敵方將帥便能取勝,然而基於目前無法確切無法掌握敵方人數及實力,也不清楚敵方大將身分,鍾會便決定以誘敵入陣的方式應戰,此法除了較為妥當外,亦能順便探測妖魔兵的戰力與擷取相關情報。
  
  半盞茶時不到,聲音率自遠方傳來,而後是大地震動,最終才是人影幢幢。已轉至埋伏處的鍾會瞇起眼,確認逐發接近寨內的軍隊所帶的旗幟繡紋後便是滑出一聲輕笑,原先收緊在身側的手稍稍鬆開。
  為首者乘馬往寨口快速接近,鞍上身背鐵弓的胡淵與鍾會錯身而過時相互交換一個眼神,鍾會瞭意,頷首並掩眼微笑。他抬首,再睜眸時,輕騎隊已全數通過偽寨中,最尾端則緊跟著面目猙獰的妖魔軍。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紫黑闇天繾綣點綴詭雲妖星,辨不清晝與夜。異穹下一片焦灼的灰燼隨著風止而落,落上他胸前那片黯淡無光的冷銀鎧甲。
  青年緩緩睜開雙眼,同鎧甲般蒼灰的薄脣隨之吐出一聲夾雜痛苦的沉吟。他扶著額首,掌面下的俊顏蒼白而扭曲。
  
  待疼楚稍緩,他撐著手臂坐起身子,微卷的長髮散亂於臉面及頸肩,棕褐髮色因沾染塵穢與血跡而有些許玄黑。他習慣性地以手指爬過糾結成團的髮間,抹開臉上的髒汙,並試圖理清思緒。他抬起臉,頓時一陣炙灼勁風撲面,短暫遮蔽他的目光。他低聲咒罵,而這陣風中除有濃厚的焦臭與腥血交雜的刺鼻味,還摻雜一股他未曾感受過的異樣氣息。
  
  他再度睜眼望往四方,景象陌生──妖異天色、焦黑荒野、嶙峋怪石、還有一些他不曾見過的建物殘垣……這般陌生景象使他心生畏懼,那樣的陌生並非純粹身處異地,而是帶有危險的「異」樣,這股異樣讓他莫名不安和恐懼,與以往他在戰場或官場上所遭遇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裡……是哪裡?
  
  當他完全意識到自己身處危境,他立即反應過來建立起防備。所幸他感應得到他的群龍飛劍,表示他並非走過黃泉彼岸,仍身處這愚蠢乏味卻又使人沉淪的苦世之間。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