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同居三十題(法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4 Mon 2014 23:49
  • 做飯

  ※閱前:題目取至「同居三十題」。
    
  5.做飯

  似是感應到什麼,星彩突然停下切菜的手並轉頭往身後望去,目光正好對上從門口探頭看進來的法正。見他和出門前一樣穿著整齊的衣衫,她在心中暗自鬆了口氣,道:「再一會就能用餐了。」
  法正沒有回應她的話,逕自踏進廚房裡,拉了張椅子坐下。他瞥眼擺在桌上的幾盤菜,隨手拿了其中一盤裡的鑫鑫腸扔進嘴裡。
  這一幕讓星彩看在眼裡,她並不會過於介意他這種隨性的行為,只不過她還未處理那些鑫鑫腸的造形,就被他吃掉一個,令她有些不快。
  她擱下菜刀,走到他身邊,這時他又抓起一個鑫鑫腸,在她說話的同時放入口中。
  「你在做什麼?」
  「喔,我在試毒。」他瞄了她一眼,話說得理所當然。
  「任何毒對你都無效吧。」她按住他的手腕,制止他繼續伸手消滅她的鑫鑫腸。
  他抬起目光,揚起唇角瞧著她。「妳確定嗎?」
  話一說完,她的身子便被他手臂的力道一帶,重心不穩地栽進他的懷裡。
  通常發生這種情況,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果不其然,法正一邊啃吻她的唇瓣,一邊將手探進她的衣服裡,極盡親密之事。
  不過,能夠像這樣待在工作結束後的他的懷裡,而嗅不到任何一絲的煙硝或血腥味,都能令她感到心安。
  「呵,看樣子,我這個毒藥顯然可口許多了?嗯?」
  坐在他腿上的星彩嘴裡還噙著輕微的喘吟,聽到他這句話,羞惱地瞪著他,而他則是笑吟吟地低頭咬了一口她被吻得有些腫脹的粉唇。
  「啊,還是先吃飽飯再說吧,飽暖思淫慾,不是嗎?」
  「……一定有不少人被你這種話嚇跑。」
  「妳不會。」法正放下星彩,面向餐桌,完全不顧她睇來的目光,又伸手拿了一個鑫鑫腸。
  「妳會捨不得。」
  他將鑫鑫腸放入她欲開口反駁的嘴巴裡,使得她整張臉再度蒸騰得火紅。
  他看著這樣的她,眼神中似有深意,而後他緩緩別開亦有些泛紅的臉面,輕輕笑道:「呵,而我也是。」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同居三十題」。
    
  4.一方的起床氣

  頂著一頭亂髮的法正抱著胳膊坐在沙發上,睡到一半被擾醒的腦子昏沉沉而隱隱作疼,使他臉色相當地難看。他瞪看桌上那些剩下一半的食物,好像它們與他有什麼深仇大恨。
  嚴格說起來,這的確是可以讓他記上一筆,誰讓身為食物的它們侍奉的不是「我們」,而是「他們」。
  他聽到大門掩起的聲音,隔沒幾秒就見到出現在客廳門前的星彩。似是查覺裡頭傳來陣陣殺氣,她側臉望來,對上他的目光。
  「……你醒了?」她說,語氣有些詫異與歉疚。
  他沒有回話,但她顯然明白他眼神透露的訊息。她走進客廳裡,坐到他斜對面的沙發椅上。
  兩人互看了一會,最後她似受不住他的眼神,開口道:「……抱歉,我不知道你下午在家,臨時約了幾個朋友來家裡聊天,吵到你休息。」
  法正沉著臉色,仍沒有吭聲。星彩的臉色有些發白,三分鐘過後,她一言不發地從沙發上起身,準備走出客廳。
  「妳要去哪裡?」
  法正是明知故問,因此他並不意外見到星彩她略顯困惑地回頭看著他。
  「……回房裡。」遲了幾秒,她答道。這是她很尋常的應對方式,然而這次的情況和以往有些許不同。
  「知道我在不爽妳什麼嗎?」
  星彩稍稍瞇起眼,沒有答話。而他從沙發上起身,走到她身前,扣住她一邊的肩膀。
  「很痛……法正,你做什麼?」
  從她臉上的反應,便可得知他出手的力道肯定不小,雖有一瞬間的心軟,他仍執意要讓她嘗點令他情緒不佳的苦頭。
  「回答我。」
  「……我把你吵醒。」
  「這是次要。」
  「……」
  星彩細細瞅凝著他的神色,陡然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個,他們……他們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沒興趣知道妳和他們的關係,我只是厭惡有別的男人踏進我們的家裡。」
  星彩抬起臉看著他,看了很久很久,他也看著她,看到彼此的眼中有著彼此。
  「……我知道了,抱歉,讓你這麼不愉快。」
  她口中再度道出的歉語,使他心裡升起一股相對的愧意。他清楚還沒睡清醒的自己通常脾氣只會更差,又加上在乎著對方,才會有如此劇烈的反應。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在乎……在乎到連這種無聊的小事都無法容忍?
  他有這麼喜歡這個女人嗎?
  「妳……」
  最後,法正嘆了一口氣。或許,是思考對她的那份情感,有著些許妥協意味。
  他鬆開扣住她的手,道:「……沒事,我也有錯,抱歉。」
  星彩愣了一會,搖了搖頭。這時兩人又再度陷入一陣沉默,感到彼此都無話說的氛圍有些尷尬,法正上前一步,然朝她探出去的手不似以往毫不猶豫,卻在這一刻,給對方的手牢牢握住。
  他有些驚訝地看著她,只見她對上他的目光後,又匆匆避開,臉畔遂而染上一層淡淡的緋紅。
  剎時的怦然心動,倏地一掃煩悶的心情。法正垂顏低低笑了一聲,捏了捏她軟綿綿的掌心。「不過,這筆仇我還是會算在妳的頭上。」
  「這……算是什麼仇?」星彩才剛提出疑問,立刻就露出後悔的表情,他自是沒有錯過她的反應,笑得更歡。
  「呵,那麼,我要回去繼續補眠了,晚上還有工作要做啊。」
  「會回來嗎?」
  見她面上多了抹憂心愁色,他湊到她的耳前,悄聲道:「盡量如妳所願。」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同居三十題」。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你在看什麼?」
  星彩走進客廳,見到法正坐在沙發上,上半身赤裸,濕漉漉的頭髮上掛著一條毛巾。直到她開口說話,他才拿起遙控器按下暫停鍵,把注意力從前方電視櫃上的液晶螢幕,轉到站在沙發邊的她臉上。
  「在這種夜深人靜的時候,當然是在觀賞成人片啊。」
  「……」
  「呵,開玩笑的,是恐怖片,要一起嗎?」
  「不要。」
  「我知道妳對成人片更有興趣……哎!」星彩走到他的後方,把毛巾從他頭上撥下去。「去把頭髮吹乾,不然頭會痛。」她邊說邊將乾淨衣服扔進他懷裡,「還有,把衣服穿好。」
  「妳自己都穿的那麼涼爽,我當然要配合妳一下啊。」雖然嘴巴上這樣說,法正仍是將白色T恤套上,接著起身進房吹頭髮。

  星彩從冰箱裡拿了幾罐啤酒,擺放到客廳的桌面上,她瞄了一眼擺在一邊的出租DVD外殼,眉頭輕輕一蹙,而後坐到沙發椅上閉目養神。
  不曉得過了多久,她突然感到臉頰一冰,睜開眼,就見到法正手裡拿著啤酒罐,噙著笑看著她。
  「妳不去睡覺嗎?」
  「不是說要一起看片子?」
  「喔。」
  星彩很討厭他那種意味深長的笑,卻是不討厭那樣的討厭。

  兩人在沙發上坐好,一人一手啤酒罐,影片繼續播放。
  由於影片才剛播不久,所以星彩很快就進入狀況。
  正值炎炎夏日,然而影片中那些詭譎陰森的氣氛,令她不自主地感到陣陣寒意。她下意識地靠向身旁的法正,同時小心翼翼地不讓他查覺。倒不是因為害羞之類的問題,而是因為他看電影時通常會十分專注,不喜歡被打擾。
  他說過,在還沒有遇到她之前,他都是自己一個人去電影院,更多的時候會是租片子回家看。遇到她之後,因為逃不了避不掉,就順便一起看,反正片子租回來,一個人看或是兩個人看都是一樣的價錢,他們要以最少的成本創造出最多的效益。
  而除了不喜歡被打擾,還有就是他喜歡看的影片類型大都比較特殊。
  例如眼前正在播映的畫面……
  就某方面來說,仍可稱作是成人片吧。幾乎要一絲不掛的女演員們,正在被一群活屍上下其手,嘴裡發出尖叫聲怎麼聽都更像是……
  星彩在心中嘆了口氣,專心看電影。

  「唉,這片的女人們叫聲真假,讓人提不起幹勁。」
  影片結束,開始播起輕鬆愉快的片尾曲。法正展了展四肢,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卻與剛才的劇情沒多大關連。
  星彩睨了他一眼:「等一下你可以自便。」
  「都這麼晚了,我會不好意思啊。」他喝掉罐內最後一口冷掉的啤酒,笑道:「啊,我指的是,不好意思讓妳太過勞累。」
  話一說完,法正便側過身來,一手摟住星彩的腰間,另一手則輕輕握住她的手。
  和她因劇情而發冷的手完全相反,他的手相當溫暖,頓時消弭了不少她的恐懼與不安。
  這個人的體貼……總是這麼突如其然。她在心中再度一嘆,闔起眼挨近他的胸膛。
  兩人沉默了一會,最後在他的體貼逐漸轉化成意圖不軌時,主動退離他的懷抱。星彩凝視著法正那張笑得令人發寒的臉顏,想了一想,上前吻了一下他的唇。
  「好吧,那麼我們就收拾一下,接著準備上床……」
  她隨即接口道:「睡覺。」


 

最近我有在想,該是要把一些坑填一填然後才能心安理得的挖新坑
至於填不填的滿,就^q^(毆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不想這麼快就面對贖星的結局所以才轉而挖了同居坑填了一下
法星好萌//////
不過填了這坑是否意味著嘉星的神煩坑也要來填一下了呢……嗯……再說再研究吧(被揍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同居三十題」。
    
  2.一同外出購物
    
  法正將身體一半的重心放在手推車上,百無聊賴地望看前方的星彩正從貨架上拿下一盒三合一即溶咖啡。她往回走向他與手推車在的地方,將商品放入已經堆放不少日常用品的推車內後,從口袋中取出購物清單做清點。
  他盯著她認真的側臉若有所思。原本他想著的還是一些正經事,例如和她住在一塊後生活步調似乎嚴謹不少,自己那些他人眼中看來不檢點的行為舉止也似乎稍微有收斂了那麼一點,不過他想著想著,便往一些不正經的方向想過去了。
  「你有什麼想買的嗎?」注意到他的目光,星彩抬眸對上他的眼睛。他偏著頭,道:「嗯,這個嘛……啤酒?」
  星彩瞇起眼,以冷凜的視線駁回他的意見。
  
  東西都已經採買的差不多,兩人便往結帳台的方向準備結帳。法正看了看排隊的人龍,再看向推車內的物品。「我先去開車。這些,妳一個人可以嗎?」
  星彩聞言,點了點頭。
  「啊,可別逞強啊,不行的話要說。」雖然知道這些東西的確她一個人就拿得動,但法正還是想調侃她幾句看看她的反應──還是有些曖昧的雙關話語。不出所料,她冷冷睨了他一眼,然而那樣的眼神卻有著些許赧然。她推著推車,頭也不回地往隊伍的最末端而去。
  法正將車開出來時,見到星彩已經站在外邊的人行道上等了,只是她手中除了購物袋之外,還多了一樣不該出現在她手裡的東西。
  兩人隔著車窗對看時,她正巧開啟手中的冰啤酒罐喝了一口。
  將購物袋放往後座後,星彩手裡拿著酒罐坐進副駕駛座。法正睨了她一眼,挑眉問道:「妳那是怎麼回事?」
  「店員說有在特價,所以就買了。」
  「妳的意思是,我說的意見輸給店員說的特價?」
  星彩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幾秒後,點頭應聲:「嗯,的確是如此。」
  「妳這女人──」法正趁著等紅燈時,猝不及防地搶過星彩手中的啤酒罐仰臉灌了一口,星彩回過神,慍聲道:「法正!你還要開車!」
  「要不然,駕駛座讓給妳好了,反正張家出來的人不都是號稱千杯不醉嘛。」
  「這與那無關,開車本來就不應該喝酒。」見著她怒目而視的模樣,法正在心中輕輕一哂,便將啤酒塞還給她。正好綠燈亮起,他便將注意力放回前方的道路上。
  車內忽然變得安靜許多,法正注意到身旁的她似乎有些惶惶不安,也始終沒有再動過手中的啤酒。這時她忽然對上他的視線,愣了一瞬才小聲地說著:「你……專心開車。」
  「喔。」
  氣氛有些僵滯,法正倒覺得這也沒什麼,這就是兩人的相處模式之一,但星彩似乎十分介懷,沒拿酒罐的手不斷扯弄她手中的包包提袋。
  「那個……酒……我多買了很多,明天是休假日,回家後……再一起喝。」
  法正挑了一抹笑。「啊……對了,回家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呃,什麼意思?」
  「既然明天是休假日的話,今晚就要徹夜未眠。」
  「徹夜……唔?」
  正巧遇到紅燈,法正踩下剎車後,便側身過去吻了星彩還在說話的唇,她的唇沾滿啤酒的氣息,讓他捨不得挪開。
  「法、法正!」
  「糟糕,還真的會醉啊。星彩,車還是讓妳來開好了。」
  「你……」
  他低低笑了幾聲,探手撫弄著她泛起紅光的面頰。她避過他的目光,瞥眼見了號誌燈轉,趕忙道:「綠燈了,看前面。」
  「是、是。」


 呃,再次宣導,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還有,開車要專心
文中因為是法正,所以就(喂
怎麼這麼快就生了第二篇啊……不過好像也不意外,是吧?
\法星好萌/
是說每每遭逢人生轉捩點的時候(?)就是會很想逃避來寫寫坑啊(艸)這跟大考前就想整理東西是同樣的道理(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前:題目取至「同居三十題」。
  
  1.相擁入眠
  
  星彩見著幾粒水珠自額前瀏海凝合滾落到她剛置好雨傘的塑膠傘架上,秀眉一擰,她伸出有些冰冷的手撥開濕黏的頭髮,接著走入屋內。
  今日的氣象預報難得準確,入夜之後便開始下起超大豪雨,而這場雨會一直持續到隔天清晨。即便她現在的居所離車站不遠,然而她撐著傘回到家中後仍舊淋得一身濕,不單單只是頭髮,連身上這套黑色的裙裝都因溽濕而緊緊黏貼在她身上,令她感到相當煩悶與不適。
  她走經客廳時發現燈亮著,然而使她停下腳步的緣由,卻是因為裡頭傳來那人說話的嗓音。
  「回來了?」
  她站在客廳門前,望看開口說話的那個男人仰躺在沙發上,他的西裝外套和領帶與往常一般掛在一旁的椅背上。他身上仍披著工作時的白襯衫──之所以說是「披」,是因為他只要回家後,襯衫的鈕扣有好端端扣上的,屈指可數。
  雖然穿著隨意,但至少乾淨整齊,不像她此刻這般被雨淋得狼狽。
  星彩頷首,淡淡答道:「嗯,我回來了。」
  「妳過來一下。」
  星彩依言走到他身邊,注意到桌上有幾個未開封的啤酒罐擺放在他的筆記型電腦旁。雖感到納悶,但她並沒有過問,將目光放往他的臉面上。
  「怎麼了嗎?」
  看到他睜開眼睛,但似乎是沒有要起身的意思,星彩蹲身在一旁,他便將目光投了過來。
  他上下打量著她,沒有開口說半句話,星彩被他盯得有些發怵,但見他別過臉,悶了一聲:「妳快去洗澡。」
  星彩不解地盯著他的後腦勺,但很快又想起這一身的濕悶黏膩,於是起身離開客廳。
  洗完澡後她再度回到客廳,他還是仰躺在沙發上,雙眼緊閉,模樣好似睡了。她看了他幾眼,便坐到另一邊的沙發上,從擱在桌上的包包內取出手機。由於今天加班的緣故,所以她現在才有時間查看手機。
  見著通知她著實一愣,她有幾通未接來電,來電顯示者都是法正,還有一封他傳給她的訊息,上面只簡短問了她今天幾點下班。她想起今天突然被告知加班,因為過於臨時所以她沒有通知他,平時他會去接她下班的情況只會在他一時興起、以及她有加班的情況下。
  「法正。」
  「……嗯?」
  回神時她已出聲喚了他,而他也對此做出了回應。星彩握緊掌心中的手機,躊躇著該不該問他關於這些未接來電與訊息,同時也對他沒有主動提及而感到困惑不已。這時法正突然偏頭來望,眉眼含笑:「吶,要一起睡嗎?」
  「呃,在這裡……?」星彩話還沒說完,便被他一把扯入懷裡。
  租屋處的沙發椅不大,躺著一個身材高大的法正就有些勉強,此時又多了星彩後便更加擁擠。然而她腦海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卻是慶幸自己已經洗過澡,接下來她又想,是不是該認真考慮換一組新的沙發。
  她依靠在他的胸膛上,嗅聞著她所熟悉的他的氣息,若是以往她或許能自然而然地入睡,但現在有件事讓她耿耿於懷,讓她未有分毫倦意。
  「你……一直……在等我嗎?」
  仍是闔著雙眼的法正沒有答話,僅是探手輕輕揉了揉她半乾的髮絲。不曉得是不是感受到她一直注視著他的目光,幾分鐘後,他緩緩掀開眼皮,迎入她灼灼的目光。
  她以為這回他便會說她說:「對啊,妳讓我白白等了這麼久,還好意思問啊?」而他的眼神,似也明明白白地向她透露這樣的訊息。
  然而,他掀了掀眼睫,緩緩吐出一句:「啊……燈好亮啊……」
  星彩緩緩瞇起了眼,將那雙手從自己身上挪開,起身將客廳的燈轉暗。最後她還是躺回他的懷裡,當她將他的手歸回原位時她聽到他輕輕笑了一聲,遂而加深了擁抱彼此的力道。


我覺得我最近好像都在寫下雨天’w’……

然後為什麼我不知不覺真的挖了這個坑呢-w-……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