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是許久不見的鍾星現代黑白系列(直接省略成這樣了)!感謝ㄏㄐ願意給我使用這個梗XDDDDD所以就將這篇送給他啦ˇˇˇˇ
  
  贈>ㄏㄐ
  
  「喂?」
  「喂,張星彩,妳現在在做什麼?」
  「我在家裏。你有事嗎?」
  「妳在說廢話嗎?我打的是家裡電話。」
  「嗯。」
  「……妳……算了!妳晚餐先不要吃,待會下班我會買滷味回去……妳喜歡吃的那家。」
  「嗯,好。」
  「……既然妳在家裏聽起來又很閑的樣子,等會去樓下超商幫我買瓶雪碧,我要薄荷檸檬口味的。」
  「呃……有那種東西?」
  「反正妳買就對了!知道嗎?等我回去,拜。」
  
  *
  
  「我回來了。」
  鍾會拎著兩袋滷味打開大門走進玄關,他將車鑰匙掛妥後脫下皮鞋踩上木板,一路走到開著燈的客廳裡。
  
  一踏進客廳裡,就看到穿著小背心和短褲的星彩蜷起雙腿縮在沙發上,手裏玩著一台綠色殼子的PSP,是他幾天前送給她的七夕情人節禮物。他那邊本來就有一台,兩個人通常都會輪流玩遊戲,鍾會喜歡策略型的遊戲,星彩則喜歡能單純消磨時間的打殺遊戲。
  
  不過之後鍾會買了一款遊戲結合了策略與打殺,還可以和他人連線對戰,他們兩個都很喜歡。而鍾會一直很想跟星彩連線PK,因為每次刷紀錄時星彩的紀錄總是能覆蓋他的,這點讓他很不高興,為了證明誰比較強所以他就自作主張買了另外一台給她,這樣兩個人就可以連線PK。
  
  至於他們兩個人PK到底誰勝誰負……結果很明瞭。
  
  
  剛就聽到玄關傳來聲音,又聞到滷味的香味,星彩按下暫停鍵,抬起臉來微笑:「你回來了,士季。」
  「喂,妳又趁我不在時偷偷練等!」鍾會哼了一聲,將滷味放到桌上,瞥到桌上放了兩瓶瓶裝飲料,其中一瓶已經開啟喝了一些。
  「我不是在玩那個。」
  「不然?」鍾會脫下西裝外套、領帶和皮帶後,坐到她身側,偏頭去看她握在手中的PSP。
  「這是什麼?」他看向螢幕。嗯……界面上看起來一片粉紅色的,好像還有泡泡和愛心之類的東西在飛來飛去……
  
  這是什麼東西?
  
  見到鍾會皺起眉頭,星彩輕輕笑了一聲。「這是戀愛養成。」
  「什麼?」鍾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戀愛養成遊戲,元姬拿來借我的。」
  「……她、她幹麻啊!居然借妳這種遊戲。還有……妳不是喜歡玩打打殺殺的遊戲嗎?」鍾會一把搶過PSP,把介面切換過幾次。大致上明白這是以古風武俠為背景的戀愛養成遊戲。主人公似乎是個會武功的俠女,一邊踏上為家族報仇的血腥之路、一邊和各個男性角色培養感情。
  
  還真是老梗的遊戲。
  
  「我也沒說過我不會玩其他的。」星彩有些緊張的搶過他手中的PSP,像是在害怕被他發現什麼似的,臉上浮出一塊不自然的紅暈。
  鍾會瞪著她,她越是心虛,最後索性別過臉。「不、不行嗎?我覺得還蠻有趣的……雖然有點麻煩就是……」
  「是嗎?隨便妳,妳高興就好。」難得他沒有多問,星彩雖然覺得怪異,但還是鬆了口氣。
  「來吃飯。」
  「嗯。」
  
  星彩起身去廚房拿碗筷,回來時,便見到鍾會手裡拿著寶特瓶,瓶蓋已經轉開,但他卻像是定格在那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地瞪著它。
  「嗯?怎麼了嗎?」星彩將碗筷放到桌上,疑惑地看著鍾會。
  「……不是說,我要喝雪碧嗎?」他緩緩側過臉來,不悅地看著星彩。
  「這個不是嗎?」她指了指他手中的瓶裝飲料。
  「妳不是開了一瓶在喝?」
  星彩點頭。
  
  「妳喝不出來它不是雪碧嗎?」
  「它不是雪碧嗎?」星彩重複著他的話,臉上的表情顯然更加困惑。
  「妳哪隻眼睛看到它是雪碧了?它是舒跑!」鍾會惱了一聲,將飲料遞過去。
  「……呃?是、是嗎?」
  「妳再喝一次。」
  
  星彩接過他遞來的飲料,喝了一小口。「……唔,難怪我覺得味道這個熟悉……原來是舒跑。」
  「妳現在才恍然大悟做什麼!?」
  星彩沒有理會他,瞧著手中的瓶裝飲料。「我剛剛就在想,不是說有薄荷嗎,怎麼喝起來一點都不涼……」
  「張星彩妳這個呆子!要妳買個飲料都可以買錯!」
  「對不起,士季,我再下去樓下買一瓶給你,不會再弄錯了。士季要的是雪碧,還要薄荷檸檬口味……」
  星彩將已經「正名」為舒跑的瓶裝飲料還給鍾會,起身要走。鍾會瞪著她,拉住她的手要她停下,怒聲:「不用了!」
  星彩回頭,看著他生氣的臉。「可是你……」
  「我不想喝了。」見鍾會好像真的很生氣,星彩瞇起眼,臉色隨之沉了下來。
  
  她不是很明白只是一瓶飲料,為何他要這麼生氣。雖然她知道他的個性就是如此,不過今天她為了攻略某個角色而吃盡苦頭,心情也不是很好。
  星彩輕輕將手從他掌中抽開,淡淡說著:「……那好吧。」
  「哼。」
  
  鍾會沒有再理會她,他拿起大碗公,將他的滷味全倒了進去,拿起筷子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星彩沉默地從塑膠袋裡拿出剩下的那包滷味,將之倒入碗中時,她看到湯汁裡頭的某樣食物時,瞬間皺起了眉頭。
  「你是不是拿錯了?」
  「有嗎?我的這份是有辣的。」
  「這裡面……有冬粉。」
  「什麼?冬粉?」聽到她這樣說,鍾會終於放下碗筷,側身來看。
  
  「我不喜歡……」星彩瞪著碗裡頭的湯汁,咕噥了一聲:「……我喜歡的是王子麵。」
  「廢話!妳喜歡吃什麼難道我會不知道!?」
  「你自己看……」星彩拿起筷子,將冬粉夾了幾條起來。「這個是透明色的。」
  「我難道看不出來嗎!?」鍾會睨了她一眼,卻看到她那張臉面無表情,心頭像是突然被人掐了一把。
  
  他怎麼會鬼使神差的把王子麵叫成了冬粉,之前他都是叫王子麵的啊,怎麼今天會叫成冬粉……
  鍾會仔細回想,卻發現他今天好像真的把王子麵叫成了冬粉……
  
  這種錯誤他當然死都不會承認,他閃避她的眼神,哼了聲:「可能是老闆放錯了……」
  「……是嗎?」
  「妳居然懷疑我……」聽到碗筷放下的聲音,鍾會趕緊回頭來看。看著星彩已經起身,帶著她的PSP和舒跑繞過桌子準備離開客廳,趕忙道:「喂……妳、妳不吃嗎?」
  「給你吃吧。」
  「喂,張星彩,妳……沒吃晚餐不是嗎?」
  「沒關係,我不餓,喝舒跑就好。」她說完,便走出客廳。
  「妳……」
  
  「……算了,不吃就不吃,餓死妳。我自己吃兩份,哼。」
  最後鍾會賭氣把兩份滷味都吃了下去。覺得肚子有點脹的他愣愣望看桌上這些東西,拿起喝舒跑要喝的時候,還莫名停了一下。
  「……幹麻這個樣子……不過就是不小心買錯……」他灌了一大口舒跑,隨後呢喃一聲,語氣聽起來有著不悅,但也有著難過與歉意,只是她聽不到也沒有用。
  
  回房時,鍾會發現星彩不在,他也不管她。他洗完澡,用了一下電腦、看了一下書本雜誌後就熄燈上床睡覺。
  
  *
  
  隔天由於不用上班,鍾會比平常遲了一個小時才醒。正當他扭開門把正要走出房間吃早餐,在門口處不小心踢到一個東西。
  
  鍾會咒罵了一聲,低頭一看,是一瓶橫躺在地上的寶特瓶。
  他挑起眉,低身將它撿起,是一瓶未開封的瓶裝飲料。看了看瓶身,上面寫著大大的「雪碧」兩字,下面還寫著「薄荷檸檬口味」。
  
  「唔……」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誰買來放在這裡,鍾會沉默地看著手中的瓶裝飲料,心中五味雜陳。
  鍾會不去理會臉上逐漸浮出的熱辣,他哼了一聲,緊緊握著那瓶雪碧,往客房走去。
  
  房門沒鎖,他輕輕將門開出一條縫隙,往裡頭瞧去,果然在裡面看到星彩的人影。
  她坐在床上,背靠著枕頭,手裏拿著她的PSP。不過看她掩目的樣子,像是睡著了。
  鍾會輕輕將門打開,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來到床邊。
  
  他先瞧了她一眼確定她是睡著的,再想起手中握著的那瓶雪碧,便是垂下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並且把「對不起」和「謝謝」小聲地說了出來。
  
  這時鍾會忽然起了個念頭,他將PSP從她手中輕輕抽開後靠著床沿坐下。他打開開關,切了靜音鍵,而螢幕上果然還是昨天那個戀愛養成遊戲。
  
  他這次才看見她選擇遊玩的主人公長相。這個女子,居然和星彩長得蠻相像的,都留著一頭短黑髮,白淨的臉蛋,纖瘦的身子,穿著綠色的衣袍,手中拿著盾與劍,身上的氣質是那種沉著穩靜的類型。
  
  哼,難怪王元姬要借給她這款遊戲了。
  
  看到她主人公的名字欄上有著「張星彩」這個名字,他輕輕笑了一聲,再切換畫面,發現她已經玩出其中一個結局了。
  既然這是戀愛養成遊戲,那麼……她第一次玩,會選擇跟什麼樣的角色在一起……
  主人公長得像她,那麼……她選擇的男性角色,會不會也和他……
  心中莫名起了期待,卻又害怕受到傷害。
  
  嗯,找到了。
  
  小小的螢幕上,是一個和他也有幾分神似的男子。同樣也是褐色微捲的髮絲,將長髮整齊束在腦後。面貌俊冷高傲,身上穿有一襲玄黑衣袍外罩銀色鐵鎧,肩披著水藍色的繡紋披風,武器則是飛行劍。感覺這個角色散發出來的氣質,應該是聰慧型的角色。
  
  而她居然也把和她結局的男性角色的名字改了……改成他的名字……鍾士季。
  
  心一跳,而他的面色也跟著刷得通紅,在他心情劇烈起伏之下,差點把手中的PSP摔出去。好死不死又聽到床上傳來星彩發出含糊的嚶嚀聲,驚得他趕緊縮起身子藏匿身形。
  
  良久,聽到床上沒有動靜,鍾會才探出頭,偷眼看往床鋪上。星彩側過身子,仍是熟睡的模樣,頓時讓他鬆了口氣。
  
  他復又將目光放到PSP的螢幕上,看著遊戲中那些過場動畫……再想起方才在房門口踢到那瓶薄荷檸檬口味的雪碧,心中一暖,更有滿滿的甜蜜。但他絕對不會承認這種感覺,在內心哼了一聲後,他把PSP放回她身側,轉身離開客房。
  
  *
  
  入夜後,鍾會帶著兩袋滷味從外頭歸來,發現客廳的燈是亮著的。
  他走進客廳,見到的畫面就和昨晚一樣。星彩縮在沙發上,玩著綠色殼子的PSP。
  「……妳……吃了嗎?」
  星彩搖了搖頭,眼睛仍盯著手中的PSP,沒有理會他。
  「這個……給妳……」鍾會咬了一下下唇,將手中的滷味遞上前去。「……我有叫王子麵。」
  
  「你……」星彩終於抬起臉,有點詫異地盯著他瞧。鍾會被她那種奇怪的目光瞧得十分不自在,連忙別開有些發燙的臉。
  「你、你什麼!不是很愛吃,我都特地買來給妳了,就給我吃乾淨!知道嗎!」
  「……士季,謝謝……」星彩接過他那袋滷味,仍舊仰著臉,瞅凝著他。「還有……昨天的事,對不起……」
  「說這個做什麼,吃飯啦!」
  鍾會回過頭來睨了她一眼,手輕輕叩著她的頭頂,然後坐到她身側。
  「嗯……好。」星彩聽得出他說的話不是在生氣,便回以一抹笑,鍾會見著,心又跳得亂七八糟。
  
  兩人開始吃起滷味,但是由於昨天鍾會一個人吃了兩人份,所以他今天其實沒什麼胃口。
  他放下碗筷,望向星彩的側臉。「對了,妳……那個遊戲……」
  星彩握著筷子夾著王子麵的手突然震了一下。
  
  「……什麼?」
  聽著她故作鎮靜的聲音,鍾會挑起唇角,笑了一聲。「還什麼,我說的是打對戰的那個,妳以為我指的是什麼?」
  「喔……是、是嗎……」
  見她耳根子都紅了,鍾會的唇角逸出一聲不懷好意的笑。他伸出手,摟住她的肩後,傾身吻住她的唇。
  
  嗯,有王子麵的味道。
  
  他想起來她那個遊戲中和她結局的男性角色,似乎是遊戲裡頭一個國家的皇太子。
  
  王子……麼?
  
  鍾會挑著唇角,稍微鬆開唇,卻又忽然貼了上去,這回連舌頭都送了進去,在她的口裡恣意翻攪。
  「唔……你、你怎麼突然……呃!」
  
  好不容易掙開鍾會,星彩低喘著氣息,卻看見鍾會將手指輕觸在他自己的唇邊,又伸出舌尖舔舐剛剛殘留唾液的曖昧動作。
  她忽然意識道他的這些舉動,和星彩在玩的戀愛養成遊戲中的某一幕很相像,白皙的臉蛋上立刻佈滿通紅。
  
  鍾會難得見星彩如此可愛的反應,情不自禁摟住她吻了又吻,最後才依依不捨的鬆開她。
  
  「……我……先去準備洗澡水,妳……吃完收拾好後,也過來跟我一起洗。」鍾會發出他的命令,就像那個皇太子一樣。
  「……吃完東西不能馬上洗澡吧……」星彩也像那個主人公,馬上就打槍他。
  「不然妳想直接做嗎!?」鍾會紅著臉怒道。
  「吃完東西更不能馬上做那種事吧……」星彩淡淡說著,但臉色一樣紅潤。
  「啊!真是夠了!一個小時後,這樣總可以了吧!」鍾會發出不肯妥協的嗓音。
  「可以一個半小時嗎?」星彩討價還價。
  「……不想做就算了,我要出去!今天晚上不回家了!」鍾會惡狠狠地丟出這句威脅的話,人卻還黏在她的身側不走。
  「……」
  「一個小時又十五分鐘!再少沒有了。」
  「呵……」
  
  鍾會見星彩居然笑得如此開心,不曉得怎麼的,難得沒有繼續氣惱,反倒挑起了薄唇,輕輕地笑了一聲。
  
  
  
  
  
  FIN.

  我,真的,好久,沒發短文了喔喔喔喔!!(激動)之前還在說比較想寫長篇,我果然又自己打臉了(ry

  又更久沒有發鍾星現代了!所以真的感謝ㄏㄐ的這個梗,結果寫起來變成這樣啊超可愛的啊不是我在說>/////<
  標題這樣下,其實很微妙XD反正這系列本來就是走這種路線的嗎哈哈哈!

  買錯飲料的星彩,和買錯滷味的阿會,兩個笨蛋XDDDDDD(其實真正的笨蛋只有一個)超ˇ可ˇ愛ˇ
  為此我還去查了一下薄荷檸檬口味的雪碧是什麼XDD明天來去買一瓶來喝好了!希望我不要也買成舒跑啊XD

  然後這邊又加上了一直很想寫的PSP梗(咦)戀愛養成遊戲~唉唷,感覺有點糟糕呢,阿會小心啊(被打)

  現代的鍾星兩個人互動起來更加歡樂///寫起來更是快樂沒負擔,所以就華麗麗地爆字數了(艸)

  總之呢就是這樣啦!我......真不想回去面對妖星番外(被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