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彩原以為法正會為了不讓她認得或認出他們目前所在地的相關地理位置,而使用各種方法讓她無法辨識,未料他什麼也沒有做,在約定的時間將他那輛鐵灰色的Bentley Flying Spur W12開到大門前,讓她好端端地上了副駕駛座。
  她透過車窗看著沿途的風景,隨著景致逐漸熟悉,印證她先前的臆測無誤,那幢囚禁自己的別墅正是建在白帝山上。
  當車行經大德校門口時她多看了幾眼,想著究竟有多久沒見到這熟悉的情景?而下一次再站在校門前,又會是什麼時候?

  經歷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轎車駛進熱鬧的市區。
  將車停妥後,法正和星彩一同並肩走在人聲鼎沸的大街上。
  星彩隨意望看街道兩側的店家,熟悉的氛圍卻引發不起她購物的欲望。其實她並沒有特別想買的物品,相較於此,一旁的法正顯然興致勃勃,除了採買一些日用品外,還幫她添購不少衣物,不過由於本人在場,所以比起先前他擅自幫她準備的衣服,這回挑買的都正常多了。

  星彩在試衣間內,凝視著等身鏡中僅著著內著的自己,出了一回的神。
  好像真的瘦了一些……她想起幾天前法正不經意對她說過的話。
  這些日子裡,法正雖沒有虧待她,然而他所造成的心理壓力,仍使她的體態有了些許變化。
  她嘆了口氣,在舉起手時看到兩圈套在腕間的紫鎖環。
  其實那副等同炸彈的頸鎖並沒有真正解下,而是轉而掛在她的手腕上,並且設定成要是離控制開關、也就是法正本人太遠的話,等同於出了界線,炸彈一樣會爆炸。
  要是她動了念頭趁機逃跑或求助,後果或許可能幸運地只會炸掉她一隻手,卻可能因此央及無辜的路人。
  當然,她也可以在選擇在人煙較少之處逃離,但她同樣要有賭身或賭命的覺悟。
  不久前她在車內聽法正說了這些話,卻沒有特別的感覺。從她得知他要帶她前往市區後她就明白此人絕不可能沒有防範,而她,完全沒有因此而升起想逃離此人的念頭。
  到底是心知肚明逃離不了此人的手掌心?還是已經習慣了待在他的身旁、隨遇而安?
  又或者是……
  星彩深深看望鏡中的自己,忽覺一股陌生,最後索性避開眼神,將試穿的衣物套上。

  「小姐,真羨慕妳有這麼體貼的男朋友!果然啊較年長的男性相對會成熟穩重許多呢,交往起來也會比較安心罷!」
  星彩走出試衣間,見到法正和女店員聊得正開,女店員看到她,連忙笑著說道。
  她愣了愣,皺起眉道:「他並不是……」
  「嗯?」
  「她還年輕,不會懂成熟男性的體貼。」法正對女店員眨了眨眼,女店員似是會意出什麼,掩嘴而笑。
  法正走到星彩身旁,看了看她身上穿的深色小洋裝,滿意地點了點頭。「哦,很好看,這套也買了吧。」
  「你到底說了些什麼。」
  「我並沒有說了什麼,是對方依照我們的互動模式,以及對我們關係的期望,所揣測而得出的關係。」
  「那麼,你為什麼不反駁?」
  「呵,要反駁什麼?我不討厭啊。」

  星彩在一旁邊思考剛才那些話的意思,一邊等待在櫃台結帳的法正。那一頭女店員替他將衣物放入紙袋中,並笑盈盈地開口問道:「先生,真的不考慮買套情侶裝嗎?」
  法正接過紙袋,以「不實穿」三個字作拒絕。比起方才對話時笑容可掬,這回臉色淡漠了不少。
  星彩與法正一同走出服飾店。她在心中暗忖:在外人眼裡,她與教授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對情侶嗎?可是她認為彼此相處並沒有情侶間那種氛圍。究竟是從何處來判斷與期望這樣的關係?那麼,她自己又是如何,而教授他呢?
  為什麼會笑著說出不討厭三個字?
  思及此,她抬起臉,望向走在身側的法正。慢了幾秒,注意到她目光的法正側過臉,瞅著她微笑:「嗯?怎麼了嗎?」
  為什麼他對著自己能有這樣的笑容?這樣的笑容代表的又是什麼樣的意思?
  而這樣的笑容令她感到熟悉且陌生,心頓時跳得飛快。正想著要怎麼回話,他便接口道:「啊,我知道了,妳一定是餓了吧?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肉包子店,在一個小巷子裡,我過去買,妳在這裡乖乖等我。」
  見星彩眉頭輕輕一蹙,他隨後又道:「放心,這樣的距離死不了。」

  星彩依法正所言,在一盞街燈下的木頭長椅上等待。她凝望前方街道上熙來攘往的人群,慢慢整理著有些混亂的心情。這時,眼角餘光忽爾瞥見一道道規律閃爍的亮光,她下意識抬起臉,見到街角停了一輛警車,警車旁站著一名身穿制服的員警,而那人的面孔正是她所熟悉、此刻亦想見著的那個人。
  「……伯約?」
  比起方才的心悸,此時她的心跳得十分紊亂。星彩踉蹌地站起身,為了確認而上前數步。在看清了那人的面容的確是姜維後,她緊張地環顧四周,尚且未見法正的身影。
  現在,她該不該向近在咫尺的伯約求援。
  此次情況與先前大不相同,要考量的利弊亦是如此。
  正當猶豫不決間,星彩猝不及防就和姜維對上了目光。她心頭一陣驚喜,想向他使眼色,怪異的是,他居然像是沒認出她般,與她眼神交會過後,沉著表情將臉別過一邊。
  星彩一時無法反應過來,臉上滿是錯愕。她與姜維相識多年,相當能篤定他剛才對著眼時臉上的神情,是有看到她同樣也有認出她。但為什麼他的反應會是……視而不見?
  如今姜維這樣反常的態度,反倒消弭星彩心中的惶恐,她穩住心緒,撥開人群,快步走近那輛警車以及那個他。
  她想釐清心中的困惑,以及自從被囚禁而與他接觸過後,那股一直縈繞在心頭不安的緣由,加上之前一些未解之事,她都想當面詢問他──無論他有什麼樣的理由,她都想聽他親口和她說明。

  當她與他只差幾公尺遠的距離,她欲開口喚出他的名,身後忽然有個力道扯住她的胳膊,她一個吃痛,下意識回頭並作出反擊動作,然而她見著來人,遂使她嚇出一身冷汗。
  法正一手擒住她的拳頭,另手則抓著裝有肉包子的紙袋,探究的黑色眼睛直直盯著她瞧。
  「妳要去哪裡?」
  「我……」
  法正見著她支吾其詞,稍稍瞇起了眼,抬臉欲朝她方才急走而至的方向看去,星彩見狀,深怕他發現站在街角的姜維,趕忙抓住他的手臂。
  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星彩身上,她看到他的眼底映出她驚疑不定的臉,隨後意識到兩人的距離似乎有點近,臉上無法克制地傳來一陣燒灼。
  「別離我太遠。」
  不曉得是否因見到她的反應,法正挪開目光,並拉開與她的距離,卻是扣握住她的手腕往反方向走。
  被拉著走的星彩看著他的背影懵了數秒,他那句話讓她心裡又升起了一股複雜的情緒。明明只要冷靜想來就能明白他的意思,然那過近的距離使她無法靜下心去思考。
  這會星彩突然想起什麼而回頭一望,只見人潮依舊,卻已不見街角停放的那輛警車與姜維。
  她心頭一空,默唸道:伯約,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會選擇了視若無睹?並且若無其事地離去。

 

 

 

  待續_

我真的很喜歡寫形跡可疑的姜維啊(毆
有點意外進入了第十回。
當初雖然沒有設定多少回結局啦但一直覺得這篇只會是一篇中篇,殊不知……
嗯,我的寫文人生中真是充滿了殊不知啊(輾
AND……剛剛偷偷立了個誓,要在找到新工作前把這篇完結啊XDDDDD
到底阿桓有沒有可能實現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