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鍾會主、郭嘉輔(?)名義上有BGCP辣但要看成嘉鍾還姜鍾什麼的我沒意見
  荀彧和正室唐潁出場有,當然要看成彧嘉我也沒意見
  哀,果然鍾會一上場就什麼都沒問題了(大誤
  然後標題看起來很虐但實際上沒那麼虐,真的,是歡樂文,請相信我(呃

 

  「呃,士季?這是......什麼情況......?」
  正在值勤的姜維見到友人怒氣沖沖地闖進派出所,手邊還拽著一名年輕男子。
  「姜伯約,你果然在,我在路上遇到一個怪人,快把這個人給逮捕吧!」
  姜維不明所以地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鍾會,見他頭髮亂翹,領帶歪了一邊,模樣很是狼狽。對方瞪了他一眼,他才將目光轉到他身邊的男人身上。
  那人穿著合身的湛藍大衣,留著一頭暖金色的頭髮,俊秀的臉上掛著一抹輕淺的笑。
  「吶,你想逮捕我嗎?」他凝視著他,嗓音同他的笑容般溫潤柔和。

 

  幾個小時前。
  鍾會與暗戀許久的對象共進完晚餐後,在餐廳附近的公園散散步聊聊天,大概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在與對方道別前,對方從包包裡取出一樣包裝過的物品,謹慎地交到他的手上。
  直到目送對方搭車離開,他臉上緊繃的表情終於舒緩開來。
  他收到的回禮是一袋手工餅乾,餅乾放在印有綠色星星的透明包裝袋內,封口上則繫著藍色的蝴蝶結。
  他將臉湊近,餅乾的香氣立刻撲鼻而來。
  他邊欣賞著手中這份小禮物,邊盤算著待會回家後要如何品嘗,過好了一會,這才滿臉堆著笑將它妥妥收進西裝外套的內袋裡。
  在回家的路上,鍾會覺得比起幾個小時前與對方見面時、緊張到雙腳像是綁了鉛塊幾乎動彈不得,現在走起路來腳步顯然輕盈許多。
  「今天的氣氛不錯,還送我親手做的禮物。嗯,下次見面跟她說出我的心意,我想她應該會接受我......不對,是絕對會接受我!怎麼可能會有人不接受我!」雖是帶有不滿的碎念,卻隱藏不住嘴角那微微上揚的角度。
  突然間,他察覺到後方有道令自己不舒服的視線。
  原本停下腳步的他,先是往前快走了幾步,接著猛地轉過頭。
  鍾會原本以為轉過頭會看不見半個人影,畢竟就常理而言,帶有那種奇怪視線的人肯定有問題,而那種人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對方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萬萬沒想到,那個「有問題的人」,就站在離他大概十公尺的路中央。
  鍾會很快就將頭轉了回來。他沒有與對方對上目光,更沒有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只知道對方穿著大衣,體態上應該是個男人。
  是自己太敏感,想太多了。只是一個剛好走在自己後面的人。
  當他這樣想,腳步卻也不自覺地加快。然而後方那道令他不舒服的視線卻如同影子般緊追在側,最後他幾乎是奔跑起來,那個影子亦步亦趨地追上。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鍾會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被「陌生人」追趕。等、等等......如果後面這個人,其實是自己認識的人呢?
  想到這點,他匆匆回頭想確認。果不其然那個穿著大衣的男人就在身後,近到只要對方一伸手就可以抓到自己,他還能嗅到一股濃厚的酒臭味。
  「啊!」雖然有心理準備,這種近距離下還是被對方嚇了一大跳,又再度沒能看得清對方的臉。
  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認識的人,喝醉酒還對他窮追不捨的傢伙他才不認!
  眼看前方有個大十字路口,人形號誌的小綠人正在加速奔跑。鍾會心想甩掉對方的機會來了,趕緊加快腳步,在可通過秒數停止後順利地衝過路口。
  鍾會低喘著氣息,抹開額頭冒出來的汗水。心想著這下終於甩掉了吧,結果......
  「哇啊啊啊啊啊!」
  肩膀被人輕輕一拍,然後是那股可怕的酒氣。鍾會倒退好幾步,撞到幾名路人,才勉強站定身姿。
  這下子他終於能看清楚眼前這個「跟蹤狂」了,剛才因為藏在大衣的兜帽下所以沒能看清楚,現在對方已經拉下帽沿,可以看到那頭夜晚下相當醒目的金髮,而那張宛如男公關的臉,因酒氣而染得一片緋紅。
  那張臉,他好像在哪裡見過,如此討人厭的一張臉。
  可是一時間就是想不起來......
  眼看對方朝自己走近一步,他慌慌張張地往後退開一大步。
  「喂,你、你不要再過來了!」
  他惡狠狠地說著,雖然聲音在最後有點岔開來。
  對方沒有說話,只是一昧地朝他緩步而來。
  「你到底要做什麼啦!」
  「餅乾......」
  「啊?」
  男子突然加速朝他跑來,接著猝不及防地伸出雙手,將整個人傻住的鍾會緊緊抱住。
  「......啊!?」
  男人的擁抱充滿著酒氣及香水混和在一起的特殊味道,加上厚重的衣物也無法阻絕的炙熱氛圍,與那近在耳邊的沉吟聲......
  「放、放開我!」
  鍾會從那種奇怪的感覺回過神,邊大叫邊拚了命在男人懷裡掙扎。
  好不容易掙脫,他一臉驚魂未定地看著男人,男人卻微微側著頭瞅著自己,臉上帶著迷茫的微笑,彷彿剛才那些荒唐事從沒發生過。
  完蛋了,真的遇到瘋子。雖然長得好看,但是個瘋子。
  也因為他那副皮囊,導致一旁路人都不覺得這是什麼特殊狀況或是犯案現場。只是有些路過的人居然還用一種了然於心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不逃不行。
  鍾會這樣下定論,接著轉身就要逃跑。
  「......鍾會,你好啊!」
  剎時,他頓住腳步。果然......是在哪裡有見過這個人。
  剛才那場「近距離接觸」就讓他感受到那股討人厭的熟悉感,可是此時此刻的他就是不願意想起來啊!
  只是,看男人現在那種狀態,似乎無法放著不管。
  為了維護社會秩序,不能再增加無辜的受害者了。
  鍾會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居然這麼有正義感,連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就這麼辦,順便也給姜伯約那傢伙帶點業績。
  他下了定案,於是一邊跨步走向前,一邊瞪著笑盈盈的男人,接著伸手用力扯住男人的臂膀,另手招了輛計程車,把人塞了進去,自己隨後上車。
  這些動作一氣呵成,而對方完全沒有反抗。
  「司機,麻煩,成都派出所。」
  司機只是輕輕掃了後座兩個男人一眼,多看了幾眼鍾會緊扯住對方手臂的那雙手,沒有多問什麼,點頭稱是。

 

  回到現在。
  聽完事情來龍去脈,姜維還是不明所以。眼下這個坐在被稱作是警民友好之泡茶聊天室的金髮男人他也是看著有點眼熟,所謂的眼熟並不是指經常來派出所光顧的慣犯。就不知道來者究竟何人,這人身分證件一樣也沒帶,而問對方話也都是一句話不說,只是一逕地對著人微笑,讓他相當困擾。
  「喂,難道這樣還不構成逮捕的理由嗎?」站在他身後的鍾會抱著胳膊,一雙眼越過他的肩頭瞪著坐在那邊傻笑邊還輕哼著歌的男人。
  「呃,士季,他也沒有真的傷害到你......」
  「那、那些事,難道不算嘛!」看到鍾會不曉得是憤怒還是恐懼的反應或是兩著兼具,整張臉又開始脹紅,姜維實在是不曉得該講什麼才好,而那個男人見到他們兩人的反應,笑得又更加燦爛了。
  「姜維前輩!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這裡有兩個人說是認識那位迷路的先生......」
  「蛤!迷路?」鍾會挑高了嗓音。
  夏侯霸帶著一對夫妻模樣的年輕男女進入泡茶聊天室。金髮男子一看到這兩個人出現,立刻站起身,開口講了進到派出所後的第二句話。
  「文若,啊,還有小潁,妳也來啦!」
  「你到底在做什麼?」黑髮的男人雖然語氣平淡,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他非常火大。
  「嗯,就如同那個小警察說的,迷路~在戀愛的道路上,迷了路。」
  「......」
  「郭嘉,你要迷路可以,別讓文若擔心。」
  「因為文若擔心,小潁妳就會擔心嘛,讓妳偶爾擔心一下可是我小小的奢望喔。真不好意思呢,這麼晚還這麼冷,還讓妳跟著文若一起出來找我。」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直接把他帶走嗎?」
  黑髮男人突然轉臉對著姜維說話,姜維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呃,還是得做一下筆錄,剛才那位先生怎麼樣也不肯開口說話......」
  男人瞪了始作俑者一眼。後者突然湊向前,在他耳旁低聲說了幾句話,他的目光隨後望向極度不悅的鍾會臉上。
  「看、看什麼......」礙於氣勢,鍾會只能在姜維身後發出不滿的嘀咕。「我的臉上有什麼嗎?啊,還是我長得像那個藝人啊?」
  「我想應該都不是吧......」

 

  在對方算是配合的情況下終於順利做完筆錄,鍾會回到家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
  原本就因今晚的約會而身心俱疲,加上半途殺出來那個熟悉的陌生人,已經讓他累到可以沾床就睡的地步。
  郭奉孝......
  誰啊。聽到這個名字,他的反應只有這兩個字。
  但在他的內心深處,非常明白這個名字對他而言絕對不會只有這兩個字就能作結。然而,現在的他一直在跟那個內心深處聲音反抗、卻也不曉得具體而言究竟是在反抗什麼......
  「再見嘍,鍾會。」
  離開派出所前,那個人望著自己,再度準確無誤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夠了!別想了別想了!鍾會在枕頭裡猛烈的搖晃腦袋,將那張討人厭的臉甩出腦海裡。
  看樣子原先計劃好回到家要開的獨享茶會得改期舉行了,想到這,他連忙從床上跳起來,拿起扔到一旁的西裝外套。
  不曉得剛才那番「激烈運動」後,有沒有讓他的餅乾受到損傷......鍾會一邊擔心這個,一邊在外套內側翻找著......
  可是無論他怎麼翻找,他就是找不到那包應該被自己妥當收起來的手工餅乾。
  他忽然停下動作,臉色逐漸發白。
  該、該不會是......
  他回想起那時候他第一次與郭奉孝對上眼,他嘴裏低喃著的那句,就是......
  「餅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該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已經搞不清楚自己是在內心嘶吼還是真的喊出聲來,他只覺得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轉,接著,變得一片空白。

※接下來還有後話噢!


 

[後話]
  「醉鬼別在我的車上吃東西。」駕駛座上的荀彧透過後照鏡,看著不計形象胡亂躺在後座的郭嘉正在拆放在懷裡的東西,低聲警告。
  「這個香氣......是手工餅乾吧。」副駕駛座上的唐潁回過頭來,嘴巴立刻被塞了塊餅乾。
  「......」
  「別生氣啦,也給你一個。」郭嘉湊上去,立刻被荀彧的手拍開。
  「不用了。」
  郭嘉望了唐潁一眼,唐潁感到無奈,倒是將咬剩的半塊餅乾放到荀彧的嘴邊。荀彧只僵持了幾秒鐘,就放棄地將餅乾咬進嘴裡。
  「對了,郭嘉,你認識剛才那個人?那個小男生,叫鍾會?」
  「小男生。」郭嘉輕輕笑了一聲,咬著口中的手工餅乾。
  嗯,真的很香呢。
  「我不認識喔。」
  「咦?」
  荀彧的反應倒是沒唐潁大,他面無表情地繼續開車,也繼續吃著唐潁餵來的餅乾。
  「那種感覺很微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邊說,垂頭凝視著懷中那包拆封的餅乾。
  「就連這份偷來的心意,也是......」
  那個女孩子......對著「鍾會」微笑的那個女孩子......
  想到這裏,心頭不由得抽痛起來。
  「說不定只是酒精導致的幻覺。」荀彧挑了準確的時機說出這番話,然而,或許也只是嚥下餅乾那瞬間的空檔罷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想說的是這個吧,文若。」
  「嗯。」
  「幻覺啊......」
  如果真的僅僅是幻覺,那就好了呢。
  郭嘉轉臉盯著車窗外飛逝而過的光影,而倒影在窗上的那張臉,此時看起來是如此的寂寞。
  他輕哂了聲,緩緩閉上了眼睛。

FIN.

會寫這篇是因為今天璃風的噗說到的遇狗驚魂記(?)詳情請看此噗串

不過寫起來倒是把郭嘉寫成了可怕的醉鬼跟蹤狂XDDD就算是大帥哥但跟蹤狂還是跟蹤狂啊!!!!什麼帥就可以被原諒這個我當然是、當然是可以啦!!!(喂

其實本來是想寫嘉星的啦,可是一個念頭來寫以鍾會來寫肯定會很有趣!寫起來果不其然聲光效果俱佳啊!真不愧是我的第二女主角!!我都痛哭流涕了(被揍

而且我記得沒錯的話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寫兩個真三的男人這麼扎扎實實的抱在一起,我居然還寫得這麼高興,兩個無節操湊在一起果然不雷,真的是XDDDDDDDD

好啦話說回來,最後帶點虐感也不是我的原意,只是不知不覺就這樣寫出來了QQ感覺還可以有續篇之類的但我...我不想!我懶!!(毆

總之,就這樣吧!大家能喜歡這篇歡樂文(?)就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