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 or Treat
  
  贈>冽玄
  
  鍾會一臉煩躁外加鬱悶的抱著一堆糖果袋,瞪著眼前那群小鬼頭和那個女子。今天是萬聖節,他原本的計畫是打扮成鬼怪的模樣跑去隔壁嚇她,欣賞完她被他嚇到甚至哭出來的表情後,再好好的「安慰」一下,接下來看她是想要在家裡看恐怖片或是出去逛街吃飯就讓她決定。
  他哪裡知道,正當夕陽西下、夜晚降臨之際,原本他還在房間裡看著鏡中自己這身吸血鬼貴公子裝扮,對自己服飾搭配的品味和自己如此俊美的容貌沾沾自喜,外頭門鈴一響,他想也未想就跑到玄關處打開房門,因為他直覺按門鈴的人一定就是她,張星彩。
  當他裝出一副吸血鬼貴公子該有的恐怖又帥氣的表情,準備迎接他的女朋友,結果,女朋友是有看到,還穿了一套讓他心慌意亂……看了心情會很好的女巫裝,但同時,也多了好幾隻他沒有預期到的……臭小鬼。
  
  「哇!大哥哥!不給糖!就搗蛋!」
  「……張星彩──!!」
  
  這些傢伙是從哪冒出來的啊!對了!一定是她在圖書館那邊認識的小鬼頭!
  啊!你們這些傢伙……根本就是使了先搶先贏陰險招數啊!這種先搗蛋的行為根本犯規!可惡!太可惡了!哇啊啊──
  
  鍾會一邊在心中怒吼,一邊臭著臉,轉身把早就準備好擺在櫃子上的糖果袋拿給小鬼頭,小鬼頭接過後,興奮地高聲歡呼。
  鍾會挑開額頭上與他的心情同樣沮喪的瀏海,無言地看著他們。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抗議肯定無效,只因為他看到小鬼頭們和星彩分享從他手中得來的糖果袋時、星彩那張開心的笑臉。
  他摀著臉,有些懊惱,居然就這樣輕易妥協,真不像自己,不過自從碰上她以後,他的確有很多方面都越來越不像自己,但是他不討厭這種感覺。
  因為……他喜歡她。
  於是,在星彩開口邀他一起和小鬼頭到街上玩搗蛋遊戲後,鍾會就搶先開口答應。
  「哼,要玩是嗎,身為英才……身為吸血鬼貴公子的本大爺就奉陪到底!到時候還不曉得誰是最可怕的!哈哈哈……」
  他的笑聲,換來了星彩和小鬼頭們好幾道莫名奇妙的眼神。
  
  「士季?你怎麼了?」
  星彩的聲音把鍾會從一個小時前的記憶中換回,他微微瞇起眼,盯著停下腳步、站在眼前的星彩。
  她現在這身女巫裝扮,是尋常的女巫尖帽、肩繫黑披風、手拿有著小南瓜燈的魔杖……他無從評論起,要說品味真的是差了那麼一大點,但說可愛……光是那個有點曝露的馬甲背心、有點短過頭的小皮裙、過膝黑長襪和黑靴……
  張星彩她……真喜歡黑色。
  還有……她還真喜歡長襪。
  
  「……你在看哪裡?」星彩看到他的視線沒有在他臉上,緩緩皺起眉頭。
  「……唔。幹麻?為什麼突然停下來。」
  「你忘了我剛才的問題嗎?你怎麼了?看你的表情……是……跟我們一起玩,不好玩嗎?」
  「吸血鬼哥哥……覺得無聊嗎……?」
  一個張星彩就夠了,這幾個臭小鬼幹麻湊熱鬧啊!
  
  
  受不了他們這些明明穿著鬼怪的服裝卻擺出那種楚楚可憐的模樣,鍾會用力甩過臉,抱起胳膊哼了一聲:「才不是不好玩!是因為你們討糖的技術太差了!我看不過去而已!」
  「可是吸血鬼哥哥,你明明就是講討糖講的最差的那一個啊!」
  「對啊!吸血鬼哥哥不是擺臭臉不講、就是講得一點威脅感都沒有!」
  「這樣想起來好像是,士季你那種講法,比較像是『要不要給我隨便你們』的感覺?」
  「就是嘛!」「太驕傲了!」「太臭屁了!」「你要融入一點……」
  「……」
  
  鍾會真的要生氣了,他是真的在生氣了!可是……可是……
  如果是只有張星彩在那還好,偏偏現在這裡有其他人……小鬼。他這種情緒──這講起來是有點任性……又像是在撒嬌沒錯──總之,他不想分享給別人,只想分享她、他的女朋友。
  
  鍾會深吸了口氣,他蹲下身來,盡量擺出和善的笑容看著那群小鬼頭。「……誰叫我是吸血鬼貴公子,吸血鬼貴公子是不太常說話的,這樣能顯現他的冷酷和帥氣,知道嗎?」
  小鬼們聽完,還是半信半疑。鍾會嘆了口氣,再度妥協。「……好啦!看你們對我的期望這麼高,那我多練習幾次總行了吧?張星彩,妳來當被我討糖的對象。」
  聽到他提到自己,星彩先是一愣,接著點了點頭答應。
  
  鍾會垂頭,盯著站在他眼前的星彩。她懷裡抱著糖果袋,等著他開口跟她要糖。
  他本來還很有自信的要說出充滿恐怖感的「不給糖就搗蛋」,只是……他就只是這樣看著她的臉,看著她那一雙期待他會如何「表現」的大大眼睛,便讓他的臉上緩緩浮出一大片紅暈。
  心中早已不知所措,鍾會仍舊逞強地向前一步,朝著星彩探出右手,輕輕勾起她的下巴。「……妳……不、不給糖,就……搗蛋……」
  看到她那雙眼中的眼神變了又變,他看不太出來哪是什麼意思。總覺得……好像是在嘲笑他。
  「啊──!算了!要不要給隨便妳啦!反正我從妳那邊想要拿到的才不是糖果!」他放開她,退開一步,生氣地說著。
  「……」
  「哇!星星姐姐和吸血鬼哥哥都臉紅了耶!」
  
  之後鍾會和星彩繼續帶著小鬼們到處討糖,討得大家的雙手再也拿不動任何一包糖果後,便送滿載而歸的他們各自回家。
  他們回到租屋處,一路無話,但在一起的氛圍卻是愉快的。鍾會也很意外,自己居然會對這樣的活動感到開心。不僅僅是有張星彩,還有那幾個……好吧,現在他覺得,還不太算討人厭的小鬼頭。
  鍾會拿了鑰匙,開了房門,還沒來得及和身後的星彩說晚安,她卻突然把門關上。他瞪著門板,還在不明所以,又聽到外頭傳來壓門鈴的聲音,這種速度想也知道是星彩在按,他挑起眉,一臉莫名奇妙的扭開門把。
  
  「Trick……or treat?」
  聽到她壓沉的嗓音,在女巫尖帽下,是星彩那張想裝作女巫那種陰險妖媚、卻顯得裝得有點失敗的可愛表情。
  鍾會按著門把,愣愣地瞪著用英文說出討糖句子的星彩。
  星彩看到他是這樣的反應,臉上原本就有的紅暈更是紅得發紫。
  她轉開視線,垂頭低聲說:「唔,那個……我在自言自語……士季,晚安,今天……很高興。」說完,就要往隔壁跑去。
  
  鍾會見她一有動作,立刻回過神來。他扔下抱在懷裡的糖果袋,並拿出預藏在自己身上的糖果拆去包裝含在嘴裡,緊接著跑出房間,在星彩正在拿鑰匙想開門的瞬間,將她拉進懷中,低頭就是一吻,並將嘴裡的星星糖果透過舌尖遞了過去。
  「唔……」
  鍾會鬆開殘有星星糖果與她氣息的唇,低喘著氣息,深深地凝視著含著糖果、輕聲低吟的星彩。
  「……Trick……and……treat。」
  「你……」
  鍾會輕哼了一聲,用手捏了捏她紅潤的臉頰,垂頭再給她一個帶有惡作劇笑容的甜蜜親吻。
  
  
  
  
  
  FIN.

  給阿玄的治癒甜文&萬聖節賀文ˇ

  這篇...寫的很快...不曉得為什麼(毆)應該只寫了1.5個小時吧,哇...我真神(刪除線)
  大概是鍾會的怨念吧XDDD他很煩我已經懶的解釋了(爆
  同樣是很可愛又很閃的一篇!這篇萬聖節賀文其實構想了蠻多種版本,最後以這樣的情結來呈現出來,一樣可愛到犯規XDDD現代鍾星一整個純情的莫名奇妙,真受不了啊XDDDDDD

  然後,這篇同樣會收在甜星本裡唷////

  在這邊說一下,之後應該會努力奮鬥甜星本的文,而那本會公開的部份不會超過...一個%啦(?)
  總之就是我之後會發文的頻率不會很高,但還是有在寫文的意思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