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請不要懷疑,那個庶正是徐庶wwwwww我說過我要開發庶星!我兌現了!哇哈哈哈(毆)
  咳,講正經的,這篇沒有cp味,各位請安心食用。嚴格講起來,我覺得還有點隱趙星呢XD...
  
  
  晨光曦微,眼前湖畔霧氣蒸騰,渾濁的碧色朝盡頭逐漸暗去,模糊了一線邊。
  風自湖心撫來,將一線線漣漪推往岸畔,亦將那染有湖中濕氣的風,撫經樹下那名男子的剛毅容顏。
  林蔭掩映,一經風擾,發出抑鬱的沙唰聲響。林葉枝枒晃動的暗影,在他身上宛若一只只噬人的小妖,隨風恣意而舞。
  
  男子背倚樹幹,單腳屈膝隨意而坐。他低垂著沾有晨露而厚重的睫,瞅看掌掌中的物事。
  粗糙而佈滿傷疤的的大掌中,靜躺一封素箋,及一簇近乎透明的花。
  素箋的內容他僅閱過一次,然而那樣的內容,卻是深深刺入他微慌的底心。
  徐庶嘆了口氣,將有著母親字跡的素箋從花下輕柔抽開,轉而納入襟中。
  掌中只餘那幾朵透明的近乎妖異的花,他靜靜地瞅著,甫才嘆息過的薄唇,因思忖和回憶,緩地抿成一條冷凝的線。
  
  忽爾聽到上方傳來窸窣聲響,樹影晃樣,幾片鮮嫩的綠葉自頂頭飄落,恰巧落入他的掌中。此時未有風,徐庶挑起濃淡適中的眉仰臉而望,銳利的眼神捕捉到一抹小小的翠影,在確認藏匿在樹上的人是誰後,警戒的心頓時一鬆,唇角自然而然挑起一抹令人難以察覺的弧。
  「下來罷。」徐庶站起身,朝著躲藏在綠蔭裡頭的星彩說著。星彩猶豫了一會,才從葉子堆冒出一張倔著的小臉,大大的宛若星子的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瞧。
  徐庶猜想她大概是下不來了,他朝著她伸出臂膀,再度開口,語氣依舊柔緩。「下來罷。」
  星彩盯著那雙手猶豫片刻,小心翼翼地沿著枝枒朝那雙手靠近。當徐庶接過她小小的身子,將她抱下平地站穩,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臉上,浮出一層淡淡的粉暈。
  「在那裡做甚麼?」徐庶垂顏,面色沉凝地瞅著星彩。她正在撥開拈在身上的綠葉和小樹枝,聽到他在問,瞬間停下動作,她僵起身子,語氣支吾:「呃……那個……在……和關平玩呢。」徐庶「嗯?」了一聲,星彩趕緊又補了一句:「……在玩捉迷藏。」
  「一大清早,你們就在玩麼?」他淡淡地說著,語氣卻有一絲笑意。「關平在哪?」
  「估計是被關大人發現,給捉了回去。」說罷,星彩眨著眼,輕輕笑了聲。「……呵,看樣子,這回是我贏了。」
  見著她天真的笑顏,徐庶想起年幼時的一些事,心中忽感酸澀。
  
  在他有些失神之際,星彩倚繞到他身側,蹲下身瞧看遺落在他腳邊的水色小花。
  「剛才見徐大人看得專注,是甚麼?」
  徐庶按著膝首低身,與星彩的視線齊平。「這是毋忘草。」
  「毋忘……草?」星彩將小花拾在小手中,左看看右瞧瞧,歪著頭,有些困惑。「這是草?」
  「是花。」徐庶道,看著她顰起眉頭的側顏。「喜歡麼?」
  星彩沒有回答他,然而雙眼卻緊盯著手中的花朵,像是想藉此盯出個甚麼端倪。
  徐庶任由她這樣看著手中的物忘草,回到樹底下坐定,繼續思考他何時該離開此地,離開……蜀。
  過了莫約一盞茶時,星彩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她就坐在他屈膝處的前方,仰著小臉猛盯著他瞧。「……呃,徐大人,喜歡這個……毋忘草?」
  徐庶看了她一眼,未做任何猶豫,緩緩地搖了搖頭,隨後他將目光從她臉上收回,看著遠方逐漸清晰的湖畔,若有所思。
  星彩沉吟了半晌,忽然起身,甚麼話也沒說便跑開了。
  徐庶也沒有多加阻攔,卻又多加留意了她離去前往的方向。
  
  星彩回來時,手裡捧了一簇簇水藍色的毋忘草,像是將整片澄靜的湖水都捧在她翠青色的懷中。
  她興沖沖地來到徐庶面前,徐庶看著她,脣隙間溢出一聲低沉的惑音。
  「毋忘草……在湖的另一頭、接近入林處找到的。」星彩說著,騰出手從懷裡撈出一簇,靜靜遞上前。
  徐庶見著她騰在空中握花的手,眉頭微蹙,雙手依舊抱著胳膊。「……很危險,妳這樣,會被子龍罵。」
  「唔……」聽到師父的字,星彩臉色明顯一變。她收回手,稍稍退開一小步,有些喪氣地垂下小小的肩。
  徐庶知道子龍有多兇她、就是有多疼她,星彩這樣的反應,倒讓他覺得她相當單純可愛。
  他向前傾身,接過她捏在手中的毋忘草。想起平時子龍會對她的舉動,便空出手來,輕輕撫摸她的頭頂。「……謝謝妳。」
  星彩呆怔地抬臉瞧看那只摸著她頭頂的手,隨後又瞧見徐庶的眼裡有著清淺的笑意,懵懵地點了點頭。
  
  星彩在徐庶身旁坐下,滿懷的毋忘草堆在她的雙腿上。她看著那些花,忽爾想起甚麼,側臉望向正在盯著手中藍花的徐庶。
  「徐大人,為何早些前你搖頭,剛剛……卻又接過?」
  「……妳還不適合知道。」他望著她有些好奇的眼,淡道:「也不適合透過我來告訴妳。」
  星彩側著頭,面露不解,而染有桃花色的兩腮有點兒鼓,又像是在生氣,氣他這一句話是在說她幼稚。
  徐庶其實對這樣的孩子心性相當沒輒,但表情仍是一貫的為了隱藏骨子裡的俠氣而呈現出的閒暇淡漠。
  「已是辰時,妳快回營罷。」他瞅著她,語氣不自覺地放柔許多。
  星彩相當乖巧地點頭應允。她捧著那些水色小花,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徐大人,你呢?」
  徐庶抬起臉,隱藏著疲憊的雙眼靜靜地凝著她。
  這孩子,心思很細膩呢。
  「……別多想,好麼?」徐庶說著,指著她懷中的毋忘草。「帶著它們走罷,別讓子龍擔心了。」
  星彩點了點頭。「對了!這些花……我也要給師父看,我會跟他說,是徐大人教我認得的。」
  「他一定會很高興。」
  「嗯!那麼,徐大人,你待會也要快點回營,免得大家擔心。」
  聽著這話,他的心忽爾頓了一下。他沉吟著,而後緩緩頷首。「……我知道了。」
  
  徐庶佇立在湖岸林蔭下,靜靜瞅看星彩歸營的背影。期間她頻頻回頭朝湖岸望來,她的臉上,隱隱藏著因察覺了甚麼而對他產生的憂心。
  直到她的身影化作一顆白日的星點,徐庶才將目光收回。然眼角餘光卻是瞥見在他腳邊的草堆中,遺落了一朵水藍色的小花。
  徐庶先是怔了會,而後低身將之拾起。花朵仍鮮,是星彩方才去湖的對岸採回來的。
  「……多一個人能夠記得我,也好……」
  垂顏,他悄然說著,嗓音如風。
  
  
  
  
  
  FIN.

  我又開發了一個新的星星CP啦--!!!吼-----!!!(被子龍哥揍)
  咳咳,好啦!前面的閱前就說過了,這篇沒有什麼CP味,算是在抓感覺吧wwwww想當初我鍾星也是這樣在抓感覺啊呵呵呵(謎

  聽說今天是蘿莉日,在我聽說了這個奇妙的日子後,本來是想寫少年趙雲和小星彩的,可是......這樣的組合會讓我想起被我放置鋪類的龍彩啊!為了不要踏足這塊傷心地(毆)我莫名的......想來寫庶星(毆)

  勿忘草的梗,是我今天突然閃過腦海的,然後就......套了一下徐庶史實上要被拐去曹營的...咳
  反正就是這樣啦!小星彩真的好可愛喔~~小孩子果然無敵!連大叔、咳,成熟的大哥哥都招架不了!哈哈哈(被揍)

  自招,還沒有玩過無雙的徐庶,所以我只單憑角色整體造型&他那簡短的台詞來寫,其實感覺徐庶也不會很沉默寡言,語氣裡也有種淡淡的溫柔?又,他的臉好憂鬱喔~~可是又憂鬱又溫柔啊~~~好大叔、咳咳是成熟的好大哥哥,把我擄獲了啦!(毆)
  所以可以請大家期待之後會有有cp味的庶星,呵呵wwwww(被星彩的後宮眾男圍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