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是噓。的系列文,所以就還是一樣,黑暗虐向,現代學園架空,CP是姜星主,鍾星後半部有很多點(爆)
  個人認為這次的程度並不構成欸取(?)所以沒有密碼鎖。
  角色依舊扭曲,慎入!
  
  贈>晴晴
  
  
  我有一個秘密。
  一個不能讓他知道的秘密。
  
  *
  
  「星彩!」
  「……嗯?」
  戴著耳機正在聽英文單字的星彩聽到身旁傳來雜音,細眉微挑,她拿開耳機,抬起臉望看站在她桌旁的女同學們。
  「有什麼事?」
  女同學們互望了一眼,接著將目光轉回她身上。星彩發現,她們朝著自己露出的那種笑容,似乎有些曖昧。
  其中一位女同學率先開口:「就是那個啊……星彩,聽說……昨天放學的時候,妳和班長被困在教學大樓的電梯裡啊?」
  星彩愣了一下,臉色在那一瞬間有那麼點發白,之後開始微微發熱。她抿著唇口,微微低頭側顏,以耳旁鬢髮巧妙遮擋住她的側邊臉頰。「……嗯。怎麼了嗎?」她答著,語氣無特別怪異之處。
  女同學們聽了,卻是興奮異常。「哇!果然!」、「真的有這回事耶!」、「好像少女漫畫的情結喔!」她們發出的尖叫聲,引起其他同班同學的側目。
  
  星彩面露尷尬和無奈,正想制止她們再繼續這個話題,卻被她們搶先一步。
  「呵呵!那麼……星彩,你們在電梯裡……有發生什麼事嗎?」
  星彩皺了一下眉,仰頭看著她們的臉,讓自己的目光不要因心虛而挪開。「……什麼意思?」
  「少來了!孤男寡女同處一個密閉空間……還是俊男美女的組合,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嗎?」
  「對呀星彩!大家都看得出來,班長和妳一定互相有意思吧!而且最近更加明顯……你們真的沒有在一起嗎?」
  「可是,不是也有人說,星彩已經和隔壁班的鍾……」
  聽到某個敏感的關鍵字,星彩臉色微微一變。她看著她們,眼神有點像是在瞪。「……我和伯約被困住的時候,只有討論一下隔天要考試的內容,一直到有人來救我們。」
  「咦!」
  「怎麼可能!」
  「太普通了吧!」
  「……你們到底……想到哪裡去了。」看著她們失望的反應,星彩嘆了口氣,然而卻是不自覺的輕咬下唇。
  
  聽到她們提起這件事,她想起昨天放學時,她和姜維一起去教學大樓繳交文件。結果好巧不巧,兩人在搭電梯時遇到了電梯故障,而當時電梯裡,只有她和他兩個人。
  兩個人原本在閒聊,電梯忽然不自然地晃了一下,發出奇怪的聲響後嘎然停止。
  「唔,伯約,電梯是不是停下來了?」星彩皺著眉,看著不再改變的樓層數字。
  「怎麼會……」姜維湊近一看,果然如此。他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應該是有點緊張。他按下緊急按鈕,幸好馬上就有人回覆,他將情況告知對方後,回頭來看星彩。
  「待會就會有人過來了,我們就等一下吧。」他露出一抹要她安心的微笑。星彩見著他的笑靨,愣了一會,側開忽然躁紅的臉,小小聲地應了。
  她背對著他,面朝電梯門的方向,將目光集中在停止不動的樓層數字板上。
  「……星彩。」
  「……嗯?」在她應聲的同時,她察覺到後頸傳來一道溫熱的氣息,她想避開卻已經來不及。
  姜維拿著文件的手繞過她的肩頭摟住她,微熱的唇有意無意地擦過她的後耳,讓她本能地打了個顫。
  「……你、做什麼……」
  「能讓我抱一下嗎,星彩……這裡,只有我和妳……」
  「不行……伯約,你別這樣,電梯裡有監視器。」
  「那又如何?」姜維的語氣有些蠻橫和不講理。「我只是抱著妳。要是真的有人問起,就說是我頭暈,沒有力氣才會抱著妳……」
  「這種理由……太牽強……」星彩說著,卻已經不再試圖掙開他的手。
  姜維將摟著她的手收得更緊,閉起眼安靜地感受著她的存在。片刻後,他說道:「……星彩,妳會害怕嗎?被困在電梯裡……」他附在她耳畔,低聲說著。星彩微微挑起眉,她回過頭,面色不悅。「我看起來有很害怕嗎?」
  姜維瞅著她的表情,表情有些退怯。他沉著臉,開口輕聲:「……還是說,妳怕的不是受困在電梯裡……」他揚起眉,笑得有些落寞。「……而是與我獨處?」
  「……我為什麼會害怕與你獨處?」星彩瞪著他,嗓音冷寒,然而微顫的語氣,卻將她刻意隱藏的真正情緒表露無疑。
  「……從小時候到現在,我們就經常來往對方家中,獨處的時間很多,我並不會因此而……」星彩的話被姜維一聲輕笑打斷,她看著他笑得怪異,立刻皺起眉頭。「……怎麼了?」
  「星彩,妳在說謊。」姜維探出手,輕輕揉著她緊皺的眉間。「妳真的在害怕……」
  「什麼……?」
  「沒有關係,反正從那天在圖書館……我就知道會是如此……」他眨了眨眼睫,像是在遮掩眸底下陰澀晦暗的瞳光,垂頭親吻她仍舊擰緊的眉心。「即使如此……如果這樣……就能讓我永遠找得到妳……」
  「……伯約?」
  「嗯……沒什麼。」姜維搖了搖頭,靠在她的肩窩處,不再說話。
  星彩聽著他略快的呼吸聲,與自己的心跳聲同步。
  
  「對了……今天中午……」
  星彩面色微變,心亦是顫跳了一下。
  「今天中午,我看到他……士季他……來找妳……」姜維啞著嗓音說,摟著她手的力道愈發愈緊,像是想要將臂彎裡的她擰碎成只屬於他的殘破碎片。
  「……好痛……」
  「我……我覺得很難受,星彩,我好難受……」
  星彩發出一聲悶哼,她抓緊他的手臂想要制止,同時卻也清楚這樣的舉動根本制止不了他。
  他在將他的痛楚,藉由擁抱,讓她也能切身體會。
  「伯約,你別……」
  「明明妳喜歡的人是我,為什麼……妳為什麼不和他說清楚……」
  「我……」
  姜維突然鬆開抱緊星彩的手,按住她的肩頭將她扳過來面朝自己。星彩迎著他那雙眼,不曉得是因為不忍或是心虛,將眼神迴避開來。
  姜維咬著唇,沉吟一聲。「妳……有什麼苦衷嗎?是他威脅妳?還是……其他?妳可以和我說,我們一起解決,好嗎?」
  星彩只是低垂著頭,沒有答話。
  他拉起她的手,舉至唇邊輕輕一吻。上揚的目光深深地瞅凝著她,深色的眸底晃漾出淡淡的水光,看得她心痛如絞。「星彩,我想和妳在一起……真的很想和妳在一起……」
  「妳可以……吻我嗎?星彩……就像昨天……在房裡那樣……」
  之後在他那般渴求且不容拒絕的脆弱目光下她終究妥協而親吻了他,一開始她只是想給他安撫,卻在他的引導下吻得激情而忘我。幸好在他人打開電梯門援救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結束那幾乎要擦槍走火的熱吻。
  
  「星彩,妳怎麼了?臉很紅耶?」
  「……有嗎……」星彩回神,亦是察覺到面色躁紅。見女同學們帶著亢奮的狐疑眼神盯瞧自己,她眨了眨眼,沒有說話。
  「有啊!超明顯的耶!昨天妳和班長在電梯裡一定有發生什麼吧!」
  「發生什麼……」
  發生什麼……比起其他,昨天在電梯裡發生的事,已是她與他自從那日關係開始崩壞後的尋常相處模式。
  「快說嘛!這樣欲言又止,更顯得可疑喔!」
  「……就說沒有了!妳們……」
  「星彩。」旁側傳來了異於女同學們高亢嗓音的喚名。星彩聽到是她所熟悉的嗓音,心中一悸,卻以無法明白這樣的心悸,究竟是出於對他的情愫、還是出於對他的恐懼。
  「啊!班長!」
  「嗨。」帶著幾本剛從圖書館借回來的書,姜維走近,微笑和她們打招呼。「妳們在聊什麼?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女同學們相互使了個眼色,星彩見狀,趕在她們問他話時先開口:「班長,你找我有事?」
  姜維愣了一瞬,對於她居然喚自己班長而非名字感到些許詫異。他看著她,忽爾露出只有星彩看得懂的清淺笑容。「下午要開會喔。」
  星彩回以笑容,只是那樣的笑有點僵硬。「我知道,你早自修時有提醒過我。」
  「嗯。」
  
  待到姜維離開回到他的座位,女同學們回頭想繼續逼問星彩,剛好此時鐘聲響起,她們只好唉聲歎氣地各自散去。
  星彩在心中鬆了口氣,抬眼時正好對上前方姜維投過來的眼神。那樣的眼神,既是困惑、好奇、又同時掺有溫和的笑,看得她心慌意亂。
  她蹙著眉,抿著唇,垂下顏,盯著擺在桌上英文雜誌,再也讀不下任何隻字片語。
  
  *
  
  下午班會時間,舉行全二年級的班長副班長會議。姜維和星彩帶著開會資料並肩走在一起,在準備進入會議室時,碰到了隔壁班的鍾會。
  鍾會透過會議室門上的玻璃看著自己的倒影,他伸手撥開一些亂翹的髮絲,就在此時見著玻璃窗上映出他們兩人的身影。
  「士季,午安。」姜維微笑打了聲招呼。
  「……」鍾會瞪著玻璃窗,看著成雙入對的他們一眼,視線又在星彩臉上多停留了一會。
  「……哼。」他沒有回應,亦沒有回頭,逕自推開門走了進去。
  星彩見著他走得匆忙的背影,心頭沒來由的一緊。身旁的姜維瞥見她臉上掩飾不住的糾雜表情,眸光一淡,他握著資料的手,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她。
  「你……」星彩惶然抬起臉,對上他暗色的視線。
  「他好像……很生氣。」
  星彩不置可否,正要進入會議室時,聽到身側的他低聲而問:「妳呢?」
  「什麼?」她轉過頭,見著他轉瞬失笑的畫面,頓時被懾了心神。「待會……他是坐在妳的旁邊吧。」
  星彩無言以對,垂下眼避開與他對視的目光。
  這種時候,沉默,對他們而言,才是最好的對話。
  「時間要到了。」她淡道,逕自走入會議室。
  
  星彩走到她的位置上,位置的左側理所當然坐著隔壁班的班長鍾會。她將資料放在桌上,拉開椅子坐定。想起方才未與他打招呼,她輕捏自己左腕內側,而後開口對身邊的他說了兩字「午安」。
  拄著臉瞪著手中資料的鍾會聽到她的話,沒有任何回應,唯有拿著文件的手,輕輕顫了一下。
  星彩自然有看到他這個動作,卻不曉得該再說些什麼。氣氛有些僵滯,與他親密相處過的她能感受出他憤怒的情緒,只是那樣盛怒之中,還有一點她隱約察覺出的悲傷。
  明明,兩人的距離如此之近,彼此的心思……卻是遙遠。
  就如此時從另一側開口說話的那個他。
  「星彩,妳的資料能借我看一下嗎?」
  右側傳來姜維說話的聲音,方才被自己掐捏過的腕一熱,將她的思緒拉回冰冷的現實。
  「……嗯。」星彩收回放在鍾會身上的目光,回頭應答握住她手的姜維。
  
  會議進行的過程平靜無波,只是那樣窒悶的氣氛一直都在。左側的鍾會,和右側的姜維,與夾在他們之間、承受著他們情緒和情感的星彩。
  那樣的氛圍,如同一道道用來懲戒她的逃避及虛偽的沉重枷鎖,絞鎖著她的身、亦絞鎖著她的心。
  會議結束後,星彩正在整理物品,左側的鍾會按桌起身,動作和聲音都大的有些刻意,她下意識抬起眼,與他的目光在虛空中交會。
  星彩見他的眼神閃晃了一下,卻沒有因此而避開她的注視。他的眼,深邃而幽暗,同樣是一雙深黑色的眼,她卻辨別的出與另外一人的不同。
  鍾會的眼中,有著與姜維相仿的愛意、哀傷及惶恐,卻沒有姜維的扭曲。
  「……妳……」
  「……你……」
  兩人同時開口,說出同樣一字,那一字,莫名刺上心尖。
  鍾會的右手緊緊捏著手中的資料,正當他欲將空出的左手,伸往星彩放在桌上的手之際,卻忽然不自然地收開。
  「星彩,下一節課要去理化實驗室,我們快回教室拿課本吧。」
  肩頭一沉,他的嗓音和著她所熟悉的氣息,緊密而殘忍地包覆住她。
  「……唔。」
  姜維的手仍覆在星彩的肩上,他在星彩臉側緩緩抬起眼睛,瞅著面色脹紅的鍾會。
  「啊,抱歉,士季,你有事要找星彩嗎?」
  「……姜伯約你……」鍾會毫不掩飾地瞪了他一眼。他輕哼一聲,隨即轉身,拿著已經被捏皺的資料和惴惴不安的副班長丘建一同走出會議室。
  
  待星彩回神,偌大的會議室裡,燈光已經暗去一半,而如今只剩下她,和他。
  星彩心一慌,匆促地將東西收拾整齊,正要往門口走去,卻被姜維一手扯住了臂膀。她吃痛悶哼,下意識甩開他的手,回過頭時,他臉上的表情,令她痛心。
  「我……對不起……」
  姜維緩地眨了眨眼,無奈笑了聲,表情歉然:「沒關係,我知道……這是代價。」
  「你……」星彩不曉得該接什麼,她避開他與她獨處時會有的「那種」視線,並且轉開話題。「伯約,我們該走了,否則理化課會遲到……」
  姜維再度拉住她的手,順著力道,將她帶入懷中。「星彩,這……不急。我有請人告訴理化老師,說我們開會可能會拖點時間,會晚一點進教室。」
  星彩沒有掙開他的懷抱,她抬起臉,看著他下望的眼,低聲:「你……這是為什麼?」
  姜維低下頭,近距離地看著她。「當然……是想……和妳把話說清楚。」他說話時的吐息,輕柔撲騰著她的臉,渲染出一抹無法控制的火紅艷色。
  「……沒什麼話好說。」星彩說完,微咬下唇側過臉,望向會議室半掩的門口。
  「別這樣,星彩……我……對不起,我的舉動惹妳和士季生氣,可是我……」
  「……你沒有必要跟我道歉。」星彩說著,眼神仍舊放在門口處。「也不必跟我解釋。」
  「……嗯,說的也是。」姜維點頭,低聲說著,宛如囈語。
  
  星彩不再說話。她與他微快的呼吸聲,在無人的會議室裡聽得特別清楚。她將收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狀,靜靜等待著姜維的下一步──說話、或是,動作。
  「對了,星彩,其實……」姜維意外地鬆開雙手,將她從他的臂膀中輕輕拉開。「今天早上,聽到她們那樣說,我……有點高興。」他說著,摸了摸頭,有些靦腆地笑開了顏。
  星彩呆愣了一下,才明白他這句話指的是什麼。她還沒有答話,姜維便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不只高興她們會這樣認為,還有妳的……不反駁。」
  星彩臉色一變,避開他探詢的目光。「……不是不反駁,而是……」
  「無法反駁嗎?」
  她抿起唇,未作聲。
  「星彩……」姜維緩緩傾下身,雙手一左一右,按在她身後的會議桌上,將她籠罩在他的陰影下。
  「妳……喜歡的人……是我,對嗎?」
  「唔……」
  「對嗎?」姜維持續挨近她,一手捧起她僵硬的臉容,另手覆上她弓起的膝蓋。
  「妳喜歡我……妳喜歡的人,是我……」他說著,擰著眉頭,固執地說著。
  靠著會議桌的星彩已退無可退,姜維的臉湊得她極近,一雙眼迷茫而眷戀地深凝著她。而原本放在她膝間的手,則逐漸往上探入她的裙底。在他吻上她的瞬間她悶哼一聲,全身一軟,原本抱在手中的資料瞬間掉了滿地。
  
  聽到聲響的姜維拉開距離,無言地看了她一眼。那樣的眼神讓她除了心慌外,還有更多她明白和不明白的心虛。
  見星彩想低身去撿掉在桌下的資料,姜維趕緊伸手制止。「我幫妳撿就好。」
  星彩僵著身體,亂著情緒,看著低著身、不疾不徐撿著資料的姜維。
  「你……為什麼要這麼執著?」
  聽到這話的姜維身體輕輕顫了一下,卻沒有馬上回答星彩。他將散亂的資料整理整齊,放到她身旁的桌後,才抬起臉望著她,沉靜地回答她的問題。
  「……因為我很不安。」他說著,朝著她伸出手,輕輕撈起她粉色耳畔的一縷髮絲。「……妳不和鍾士季說清楚,會讓我很不安。」
  「……」
  「呵,星彩,妳在緊張呢……」姜維低啞一笑,笑容淒冷。他靠近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有些蠻橫地將她的臉高高抬起。「……我……知道妳不想說清楚的理由,不過,沒關係……」
  他自嘲一笑,說著:「不急。」
  「要逃避的話,我陪妳。」姜維緩緩垂下臉顏,溫柔地親吻她因錯愕而微微敞啟的唇。「……我會一直陪著妳,永遠。」
  星彩愣了一瞬,而後意識到這句話所帶來的意義,臉色立刻刷得慘白。她想說話,卻又不曉得該說些什麼,而他抓準這樣的時機,再度垂頭吻住她發顫的唇瓣。他熟練地將舌頭伸進她的口中,緊密地糾纏不斷想從中逃開的她。手則隔著她的短裙滑入她夾緊的雙腿間,指尖隔著底褲的絲綢,觸上那道濕潤的縫隙。
  
  「……不要!姜……唔……這裡是……唔嗯……」
  星彩難受扭動著身子,卻是令姜維更加耽溺沉淪。吻至一個段落,他將她拉上會議桌後抓住她的肩頭,將她側身按倒在一片潔白的桌上。
  「已經……是……是上課時間,這裡不會有人過來……」姜維粗喘著氣息,苦笑地解釋著,想要給她和自己一個安心及合理的藉口。他靠在桌緣,一手輕柔拭著星彩濕亮的唇角,另手則解開繫在脖子上的領帶。「不過,就算有人的話,也……不錯,不是嗎?這樣,妳就能真正的屬於我,在那些流言之下,呵。」
  「你……呃……」
  大掌捂上星彩還在說話的口,姜維傾身上前,吻著他捂住她的手背。
  「來做吧。」
  握在他手中的領帶,繞過她被他高舉過頭的雙手,而後,勒得死緊。
  星彩和姜維兩人都不再說話,一同逃避的他們,此時,彼此,已無話可說。
  
  星彩側著臉,臉頰壓著她散亂在桌上的髮絲。她冷著臉,眼神呆滯地瞪著門口,而靠在她身上的姜維只是隨意解著她的衣衫,解至他能順利撫摸、親吻,及之後能進入她的程度。
  或許仍有所顧忌,過程中他不像以往在他的房間內,會斷續呢喃出她的名。前戲已足,已經脫下西裝外套的姜維便將身體的重心壓往桌上的星彩。
  星彩能感受到他滾燙的下身隔著他的長褲抵著她的身體,隨著他的動作輕柔磨蹭著她。面色躁紅的她緊閉著雙眼,不去辨識空氣中那不斷轉變的曖昧氣氛。
  姜維的手隔著她的內衣揉握著她的胸,唇則覆在她的右耳旁,舌尖舔吻著她的耳廓,期間他唇間發出的低喘,令星彩聽得更加深切。
  在她的耳後吻咬出一個佔有的痕跡後,姜維捧起星彩的臉,兩人互相凝望片刻,直到確認了彼此的眼眸中只有那最為可笑的慾望後,姜維低垂著首,恍然一笑後,神色黯然而瘋狂地狠狠吻上她的粉唇。
  
  正當姜維將星彩的綠裙連同底褲拉扯至膝間,預備要進入她的時候。星彩卻聽到門口傳來一陣動靜,她和一樣意識到此的姜維幾乎同時抬起臉,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一個她最不願讓他看到這個秘密的人。
  有樣東西從他的手中掉落,星彩看不清楚那是什麼,就被他往前走入會議室的皮鞋踐踏而過。
  被姜維的身形和領帶束縛住的星彩動彈不得,逃避般地閉起眼將臉側過一邊。直到她感受到他的接近,雙手忽爾一鬆,她聽到他顫抖著嗓音,試圖冷靜地把話說出口:「……張……星彩……妳……衣服……穿好……」
  「士……」
  「妳閉嘴!快把衣服穿好!」
  星彩看著他,看著鍾會。他同樣也看著自己,那雙微微發紅的眼睛裡,沒有他說話時口氣裡的憤怒,而是盈滿了絕望。
  姜維低身撿起被鍾會扔在地上的領帶,看向鍾會的側臉低聲道:「你這樣兇她,她不會穿的比較快……唔……」
  「你……」
  鍾會側過身,左手用力抓住姜維的領口,右手收拳揚起,作勢要往姜維那張臉揮落。
  然而,當他與他的眼神觸上,鍾會的臉閃過一絲錯愕與茫然。他沉吟一聲,推開姜維,轉身拉住星彩的手,往會議室門外走去。
  
  聽著他們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姜維頹然坐到椅子上。他垂頭,望著掌心中那條還有著星彩雙腕餘溫的黑色領帶,低聲、笑著呢喃著一句句破碎的話語。
  「呵……怎麼不動手?」
  「為什麼……不將我打醒……」
  「你們兩個人,不……是我們三個,都一樣,都是一個樣……哈……哈哈……」
  他笑了幾聲,笑聲微弱,最後轉成一聲聲痛苦的嗚咽。顫抖著掌心用力握住佈滿皺痕的領帶,宛若握住他的心。
  
  *
  
  「士季,你放開……好痛……」
  星彩被他拉著走的手腕隱隱發疼,鍾會卻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仍舊拉著她跑在無人的走廊上。
  直到鍾會帶著星彩走入一個鮮少人會接近的走廊角落,他才剛鬆開手,在她還來不及喘息之際,他抓住她的肩,將她用力按往牆面。
  
  「唔……」星彩吃痛發出一聲沉吟,抬起臉時,便看到鍾會近在眼前的臉容,這才意識到她被他緊緊抱在懷裡。
  狹窄的空間內,只聽得到兩人同樣急促的喘氣聲,甚至星彩有種錯覺,她彷彿聽到了兩人急促跳動的心跳聲。
  星彩垂著臉,掛著汗水的額間輕輕觸著鍾會不斷發顫的肩頭。她閉起眼,消極地等著他先開口說話,就如同她那個時候,也是這樣……逃避般,等著姜維。
  
  「張星彩……」他的嗓音傳她耳旁傳來,是和他身體一樣劇烈顫抖的嗓音。「……聽說妳昨天和他……困在教學大樓的電梯裡?為什麼……為什麼我會不知道?」
  星彩無話,就連平常被他抱著時會抓住他衣衫的小小習慣,她也無顏去做。
  她的秘密,已經……被他知道了。
  
  「還有剛剛……會議室……妳和他獨處……又是那種不堪入目的模樣……」鍾會鬆開臂膀,雙手用力按住她的肩,側看的眼神猶疑片刻,才終於對上她的雙眼。
  「張星彩,妳……到底是……為什麼……」
  然而當鍾會終於有辦法直視讓他如此不堪的星彩,星彩卻又再下一秒,垂頭閃避了他的視線。
  星彩掐按著自己的手臂,嘴唇微微張啟,一度想要說話,嗓音卻如同啞了般,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就連再說出他的名字,也無法……
  鍾會看著她欲言又止,感覺就像是她不願對他解釋她的情。他難受地皺起眉宇,傾下身抓住她的下巴,用力地吻住她的唇。
  
  他的吻一開始就劇烈且蠻橫,不同以往會因羞赧而稍有退卻。他咬著她,將他的情緒報復在她不堪摧殘的唇瓣上,直到兩人相貼的唇口上,滿滿都是怵目驚心的赤紅鮮血。
  「妳解釋啊!妳快給我解釋!妳……」嘴唇染血的鍾會靠在她的肩窩處,雙手抓著她的肩膀輕輕搖晃。「妳……解釋啊……」
  
  星彩沉吟一聲,卻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像是也不想聽到她有任何回應,鍾會再度抬起臉,封住她的唇。
  他深吻著她,撫摸著她,試圖要將那些不屬於她的氣息全透過他的一切掩蓋過去。直到鍾會在她的耳後發現那道刺眼的火紅吻痕,他終於恢復理智,粗霸地推開星彩後,轉頭就走。
  星彩按著領口試圖調勻氣息,見到鍾會越跑越遠,她來不及想清楚,便是追了上去。
  
  「士季!」
  她叫住他,同時伸手抓住了他的臂膀。或許是因為他的心情相當混亂,平時星彩的腳程不可能追得上他。星彩站在他身後,看著他劇烈起伏的寬大背部,心頭一陣劇顫。星彩不明白她接下來的舉動,她垂下首,上前輕輕靠上他的背,闔起眼再度喚出他的名。
  「妳……閉嘴……妳……唔……」
  靠著他的背部,卻是再也感受不到那股心安的感覺。自從與姜維發展出那樣的關係後,她的心,只有在他身邊時,才會感到安心。
  但如今……
  
  
  他的不安、她的不安、他的不安……
  
  
  
  *
  
  鍾會最後還是走了,頭也不回地走了。
  星彩沒有看到他離開時的身影,她的眼睛裡,如今只是一片溼冷的黑暗。
  她緊抱著雙臂,背部靠上冰冷的牆面,身體隨著此刻的思緒,緩而沉重地滑落。
  那些恐懼、愛意、以及……愧疚。
  「我……真的……不明白……」
  星彩緩緩地仰起臉,睜開滿是淚光的雙眼,咬緊牙,不讓那些淚水沿著被他親吻過的臉頰滑落。
  
  *
  
  鍾會靠在牆柱上,垂顏低喘著氣息。
  一滴汗,自鼻尖緩緩墜落。
  鍾會低聲咒罵,他側過身,左手抓住右臂,被抓皺的白色襯衫上,還才留有她的溫度和氣息。
  他咬著下唇,唇口上,滿是屬於她的腥。
  
  「妳憑什麼……」鍾會煩躁地抓揉著髮,想起那些種種,想起她和他如此親密的舉動。雖然早有耳聞,但親眼見到,還是令他感到羞辱、難堪,和痛苦、以及絕望。
  他咬破自己的唇,讓嘴上沾滿自己的血,與她的交雜混合。
  
  「妳憑什麼傷害我……」
  「……我……喜歡妳啊……」
  
  
  *
  
  
  妳……有一個秘密。
  一個背叛我的……秘密。
  
  
  
  
  
  FIN.

  對不起這篇我拖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真的很不符合我平常的作風啊!
  可能是因為題材的關係,對我而言我實在是不想要虐星彩(正色)也不想虐鍾會,姜維倒是可以虐(毆
  這樣的虐法我真的是每寫幾個字就哀一次啊!所以就.....嗚嗚嗚跟著糾結的三人一起逃避了(毆

  我最近都在寫阿會的野望,甜到一個不能自己,這篇算是中和了一下最近糖分過高的自己...嗎(?)

  總之,校園R系列......還沒結束呢
  究竟~~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毆

  我覺得這篇要真的有結局有點難度,這種路線......感覺會比較適合開放性結局啊(被打)

  咳咳,然後就是......ㄑㄑ生日快樂!!(爆)提早了好多的生日禮物啊~~對不起雖然知道心意最重要但是生日賀文是這種款式(?)我我我我我我去面壁(爆)

  那麼就~下一篇~什麼時候會出來(或是永遠都不會出來)呢?大家就看黑姜維什麼時候會佔據我的心吧哈哈(誤
  不過第一篇噓是姜維主,這篇是星彩主,下篇就是鍾會主了,鍾會也要跟著扭曲了嗎XDDDDDDD我突然有點期待了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