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霸領了姜維的命去請沈安過來姜維廂房,沈安在踏進裏室嗅到除藥草以外的腥血味忍不住皺起了眉,但見到室內一片凌亂和血跡斑斑的鍾姜二人,面上表情倒沒甚麼意外。
  
  他分別看過和處理鍾會的傷和姜維的病況,歎聲:「一個是病人一個是傷患,竟然敢隨便亂來,自己隨便亂來也罷,還拖著另外一個下水?」
  在榻上飲過藥的姜維闔上眼淡淡說了二字抱歉,抱著胳膊佇在榻側雕窗旁的鍾會則是別臉輕哼。
  「要談事就好好談,不要打架,又不是小孩子……唉。」
  
  目送沈安離開後,房內陷入一片詭異的沉默。銅檯火簇因窗外夜風遞入而閃爍跳耀,晃動的光影映在房內每一人臉上,映出各種不同的面色。
  丘建仍守在鍾會身側,手握劍柄,歛去的神情卻隱含殺氣。而夏侯霸則在姜維榻旁,臉上表情半是緊張半是憂心。
  
  鍾會側臉往窗外望去──澄澈的天,明亮的月,燦亮的星。
  寂靜寂寥寂寞的夜。
  
  「……鍾會。」聽到姜維在喚,鍾會並無馬上回應、亦無轉頭來望。「……代我謝過你的兄長,還特別讓他帶了那些得以減緩我病狀及調理身子的藥材。」
  鍾會微挑起眉,回首來望。
  
  原來鍾毓是知道姜維的病情,也知道他口中說的「結果」。想也知道這裏會有誰去通風報信,鍾會瞟了丘建一眼,丘建對上他的目光,心虛地抿唇垂顏。
  既然鍾毓他都知道,幾日前夜雨來訪時他還故意說那種話,根本以捉弄自己為樂。
  
  「……不是說要認真談事?」鍾會放下雙臂,將話題直截切入。
  姜維怔愣了會,臉上帶上一抹淺笑輕輕頷首。他先是望著自己交握在腹前的手,而後垂眸啟唇,以每個人都聽得清楚的音量,徐緩道:「我北伐主要有兩大障礙,一是內,一是外。」
  「內,帝王昏庸,文武官員或是貪瀆收賄、或是干預朝政,造成國內政局不穩;外,則有不斷帥軍侵襲佔領我國土的魏國將領,鄧艾和鍾會。」
  
  望向窗外的鍾會微眨眼睫,哼了一聲。
  
  「其實內部的障礙,有一大部分只是做給外人看的假象,那便是帝王的昏庸。」姜維對於劉禪昏庸的假象並未多做解釋,只管續道:「即便我與陛下有未解的私人恩怨,然國家大事並非兒戲,不能因此左右重要的決策。」說著,他交握的雙手稍作收緊。
  
  「成都城內的人民生活雖是富裕豐饒,但其他地區天災頻仍,百姓生活十分困苦。因此,喜好和平而不願傷民的陛下一直不願大動干戈,但在前人的囑咐、我與前朝將領的堅持下,他便默許我、甚至暗中助我持續北伐,並且壓下反對者的議論。因此,內部障礙對那時的我,基本上不構成阻礙。」
  姜維停頓些許,輕咳了幾聲後再道:「藉由鍾會之手除去鄧艾是由我所提出,藉由蜀后張星彩設局除去鍾會的那個人……也是我。」
  
  「我透過書信向陛下提出這個建議,除了欲除去鍾會這個眼中釘,同時也想藉由這樣的理由,讓星彩能夠重新回到我的身邊……」
  
  鍾會微側過首,目光複雜地望往榻上。榻上姜維輕嚙發白的下唇,說話的嗓音有些虛浮薄弱:「自從她……為了逃避我……不,應該是說,她為了逃避一切選擇入宮為后,我……這樣的身分,想再見她一面實屬困難……所以我才找了這種理由……呵……我果然還是不夠成熟……」
  
  他以手抵額,輕聲:「但是陛下他卻答應了……星彩她……也答應了,雖然我不清楚她答應的理由,其中是否會有那麼一點……是基於對我的情……是不是也想……再見到我……」
  
  「於是我請你到蜀宮劫后,開始進行這場局……」姜維移開手,側顏看向站在窗旁的鍾會。「當時的你一定想過,怎會如此容易進宮劫后,之後又沒有任何追兵……是因為我早就通知陛下和星彩,就等著你踏入蜀宮,踏入這場局。」
  
  「你將她帶來了……而我……終於能再見到她……」姜維緩緩掩下盈著浮光的眼,將記憶中糾結複雜的心緒一併掩下。
  
  良久,他笑歎了一聲。
  
  「事實上,我並不認為你真的會跳進這場局。鍾會,鍾士季,魏鎮西將軍,一個優秀的策士和將領,一個處處提防著我的男子……怎麼可能會如此容易被兒女之情束縛?」
  
  鍾會臉色一變,面有慍色,然唇間翕動,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姜維抬起眼睫,靜靜地瞅凝著他。「而你……卻意外,真的對星彩她產生興趣……產生……情。是該怪你太過單純,還是得怪她為何總能吸引他人……」
  
  鍾會蹙起眉宇,仍未作聲。
  
  「既然你真的踏入局裏,我也沒有停止的理由……於是,我讓星彩假意對你有情,進而利用你的情將你徹底除去。」
  姜維收起目光,繼續盯望眼前虛空。「寨中我與星彩的爭吵、兩人情感的矛盾,甚至是……夕顏花下那場親暱,都只是為了引你進入我們所設下的局……雖然這其中有一小部份並非是在作戲……咳……」
  他再度掩嘴輕咳,一旁夏侯霸趕緊將水杯遞上。
  
  「……星彩一開始並不同意我的作法,她的性子穩靜耿直,認為無論是保家衛國,或是實行北伐,都不應該用這種手段來獲取。期間,她不斷嘗試說服我不該用這種方法,不斷的說服我,這不該是『我』該用的方法……我很想問她,在她眼中的『我』……到底……又該是甚麼模樣?」
  
  「我想,除了她本身性格使然,或許又因為你對她的那些舉動,才會讓她始終無法同意這種作法。可當我要她與你一同回洛陽,她的態度又有了轉變……」
  
  「那日我與她私下會談,希望她能與你同行,除了監視你以外,順道能培養你們的感情。當時我已察覺她對你似也開始產生情感……我便思考,我是否能……讓她與你……」他頓了下來,微睜著的眼眸在燭火的照耀下,溢出一道清冷的暗光。
  
  他的話尚未說盡,也不打算說盡。然鍾會發覺,他最後這句未完的話中,意有所指。
  而他早已明瞭他的「意」。
  
  「呵。」姜維突兀地笑了聲:「她說,事到如今,她還能拒絕我麼?她只是我的一枚棋子。我……聽到那句話……無法抑制內心激動的情緒,逼問她,為何要把我想成那樣……想得如此不堪?所以……我在帳內……擺有地圖的案桌上……」
  
  鍾會憶起那日在洛陽故居,星彩被他強壓在案面地圖上親吻時她那脆弱不堪的反應,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回神時,她在我身下……衣衫凌亂,表情……我不知道她那是甚麼表情,失望麼?厭惡麼?還是……甚麼……」
  「她一手扯著我的衣襟,另手揚起似要摑向我……最後星彩她並未動手,只是用著那一雙眼,沉默地瞪著我。我寧可她當時動手摑我,至少我還能清醒些。她不動手,我就繼續……繼續在她身上找尋那個因她成魔的自己……」
  
  「她離開前,對我說,那是一種心已死的感覺。」姜維鬆開交握的雙手,掌心朝上,悲涼的眸光望著掌中佈滿傷疤的粗糙手紋。「卻不知道……早在那日她背著我離去時,就成了我們第一次的心死。」
  
  鍾會因他的話而感到渾身顫慄,顫得他心口不斷淌出赤紅色的鮮血。
  姜維說的這些,有些他早已明白,有些他至此才真正明白。
  前些日子他聽星彩說過關於這一段的情,而現在……又聽到姜維如此……
  
  鍾會清楚他所明白的有關他們的情只是表面,只是表面,就能令他感受到這種痛楚,更何況是深陷其中的這兩個人。
  
  鍾會側過臉,面朝雕窗,迎著夜風,微微牽起染有苦澀心緒的唇角。
  呵,就連到最後,他們還是想……「利用」自己啊。
  
  
  「……鍾會,想必你也知道,陛下投降,蜀漢已滅一事。」姜維含了一口清水緩緩嚥入後,再度啟口。
  「陽城外,我們之所以帶著受了重傷的你離開,不僅是為了我的私心,她的私心,也是為了給陛下一個捨棄我的理由,也讓他能一併捨棄他的后……」
  
  「我知道已是時候,當司馬昭的帥幟出現在賈充軍後,再見被其軍團團包圍的陽城,我就知道……天命將至……這是天意……我的執念……由故人所束縛著的執念,已無法與天抗衡。」
  
  又是天意。鍾會在心中輕鄙一聲。
  
  「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也無法再這樣下去……藉由你……或許才讓我能放下。而罪名……勾結外人,叛國妄圖自立,這些罪……都由我姜伯約來承擔。」姜維垂顏,幾綹髮絲垂在他緩緩收落的掌面,掌中則是輕顫。
  「我成全陛下降魏、成全陛下能夠迎接他心中一直希冀的……那再無征戰的和平……仁德之世。」
  
  鍾會掩起瞳眸,掩去底心因聽著他這些話而再度湧升的煩擾情緒。
  
  「不過……就算我放得下這個執念,另外一個,卻始終放不下。」姜維轉過臉,深黝的眸凝向鍾會倚窗而望的側影。「正因為我知道我所剩的時間不多,因此打從一開始,我就打算將星彩交給你……應該是說,是你對她的情感,讓我認為能放心將她交給你。」
  
  鍾會終於轉過身,正臉睇他,睇著那個坐在榻上,凝眸自己的姜維。
  
  見他與他目光對上,姜維怔忡了會,悵然一笑:「你……意外的動情,讓我能放心離開……離開星彩……」
  
  「……姜維……」皺擰眉間的鍾會按捺心中那股糾結複雜的躁亂情緒,齒縫間緩緩擠壓出他的名。
  「……你會不會太自以為是……」鍾會悶哼了一聲,瞅著他的眸光逐轉深沉。「……會不會也太過自私?」
  
  姜維悽淺一笑:「感情這種事本就自私……鍾會,你不也相同麼?你難道不曾想過要霸佔星彩?讓她只屬於你一人麼?尤其像你這種心高氣傲的人,恐怕更無法容忍她的心中還有別人。」
  
  鍾會微瞇起眼,咬著下唇,無言以對。
  
  「我的確自私,我對星彩有私心。我只願意讓她在我的安排下……獲得幸福……即使能讓她幸福的人不一定是我。」
  
  「你這樣輕易揣測張星彩的想法,揣測完後便擅自認定她就是那種想法!你為何不親自去問她?不親自去問張星彩和你在一起到底幸不幸福?你不是蜀大將軍?不是走過無數戰場、驍勇善戰的智將?結果,堂堂一個大將軍,居然會因為這種事而躊躇不前!」
  
  姜維被他鍾會這句話說得怔忡,彷彿困惑著他這句話是否是衝著他而說。
  片刻後,姜維緩緩垂下臉,啟唇沉吟呢喃:「幸福……她與我,本就是在錯誤的時間點相遇。當時的我們,夾雜了太多人事物……」
  
  他抬起臉,再度將目光放向因慍惱而面色潮紅的鍾會。「過於聰穎之人……往往都會相信自己的判斷。即使不願相信,也要欺騙自己……像你,也像我,不斷欺騙自己她對我們只有無情。」
  「我和你一樣……僅因為懼怕她心中對我們的想法……對我們的情意……而選擇……逃避……」姜維緩眨著眼睫,眼雖同望往鍾會的方向,眸光卻是越過他的側顏,投往他身後那扇敞起的雕窗。
  
  「……星彩的心太過寬闊……她的心宛若盛滿星的無垠夜空……每當伸手想捉住她……卻都只能捉住她內心裏其中一顆星子……」
  
  鍾會沉啞著嗓,接著他的話道:「……她的夜空,如你所言,從來,都只屬於那一個無可取代之人,也就是趙雲。」
  
  姜維哂聲。「鍾會,你真的出乎我意料。你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只是你並不知道。我相信你會對她好,所以能夠託付……」
  
  「所以這就是你不殺我的原因?」鍾會打斷他的話,語氣激動。「如同我所預料,你會這樣做也只是在模仿趙雲罷?用甚麼託付當藉口,你以為我會照你所希望的去做麼?」他扯起揚起的唇角,笑容扭曲而慟惻:「……你我在她的心中,永遠也比不過一個故人!」
  
  「故人……麼。趙將軍……」姜維再度闔起雙眼,沉浸在他那混亂破碎的記憶裏,而後低喃出聲:「一個故人……往往在人們的心中佔的份量也愈大、也愈難以抹去。」
  姜維說罷仰起臉,凝視著上方的藻井,臉上漾起愁苦卻又滿足的複雜笑容。「不過或許過不久……我也能成為星彩她心中一個……真正的『故人』。」
  
  「我無法理解……你對她的情感……這種執念……」
  「那已非執念,而是一道魔障。」姜維面向鍾會,語氣和緩,如即將赴死般的平靜。
  
  「我的情已成孽。」
  
  「你……」
  姜維收起目光,往前方沒有特定定點悠然望去。「總而言之,不能再如此下去……呃……咳咳咳……」
  「姜大人,您話說的太多了……」夏侯霸趕緊安撫,並盛好清水的水杯遞上。
  
  鍾會望著姜維如風中殘燭的模樣,皺著眉往前踏出一步,身側丘建下意識想擋,被他輕輕推開。
  他走上前,接近榻沿。榻上除了方才殘留的血跡外,如今又覆上幾朵姜維新咳出來的血花。
  
  
  「……姜維,告訴我,你還剩多少時間?」
  姜維放開掩嘴的掌,掌心唇邊皆染著絲絲稠血,似讓那雙深凝著他的眸也染上一點破碎的血光。
  
  半晌,姜維啟唇,微喘著氣息低聲輕問:「你知道以後,打算怎麼做?」
  「我打算回洛陽。」
  
  姜維凝入他刻意故作平靜的眸底,沒有說話。
  
  知曉他的意圖,鍾會立即避過他探詢的目光,側臉恃然道:「我與你這個被主拋棄的人不同,司馬昭看重我的才能,願意我回洛陽任職。」他頓了會,再道:「若我說,我就是要從你身邊搶走張星彩,帶著她離開這裏,讓你一人荒野深山帶著一身病痛孤獨死去,你要如何?」
  鍾會笑了一聲,笑得他心痛如絞:「這就是我對你們自私所做的報復。」
  
  「……如此甚好。」猶曾聽聞的四字,和上姜維此時漾起笑容的絕望和釋然,讓他痛心得再度啞口無言。
  
  「只要你能讓她幸福,我便無悔。」
  
  
  
  
  
  丘建攙扶著鍾會走出姜維廂房,沉不住氣的他立刻開口問:「鍾大人……剛才……您說的……到底……」
  「你找到了麼?我說的那樣物事。」鍾會斷開他的問話,並逞強地掙開他的攙扶,靠上一旁朱欄。
  
  丘建望著他的模樣,知道聽到那些話的主子心中肯定不好過,就連他當下聽到那些,也覺得有些鼻酸。
  於是也不再多問,轉而回答他的問話:「……是。今日到村中找著了,明日便能帶回!」
  鍾會輕輕頷首,望往廊外院景的目光有些渙散。「那麼,你明日將那些東西帶回後,東西收拾妥當就去洛陽罷。」
  
  「呃,鍾大人……?」
  鍾會回首,笑道:「替我送封信給司馬昭。而你……也該回家看看你的家人了。」
  丘建瞅著鍾會再度往院內觀望的背影,沉吟一聲,抱拳領令。
  
  鍾會仰臉,凝望有些黯淡的星光。明日,拿到夕顏花的種子,就能將之栽種在那個破敗的後院了。
  若是往後她能看到後院那些盛開中的夕顏,能稍微想到他就好。
  其他的,就留給姜維所剩無幾的時間罷。
  想起姜維方才所說的話,他何嘗不是……她與他,也是在錯誤的時間點相遇。
  
  他要等待那段屬於他的時間,等待著她心中只剩下他一人的時間。
  因此他選擇離開。
  
  *
  
  星華下,雕窗外,一個顫抖身影蜷縮在牆側,映著星色的秀顏爬滿了的淚。
  直到夏侯霸替姜維熄燈後走出準備回房,才赫然見到此處抱膝流淚的星彩。
  
  
  
  
  
  待續_

   終於......把42孵出來了......(吐魂)

  既丘建和星彩的告白後,這回則是姜將軍的告白...不是我在說,姜維真的是...徹頭徹尾的M啊(爆)
  這些話真的是刺自己又偷偷刺別人,我看阿會一整個被刺到頭破血流了吧哈哈哈(被打)

  其實本來這段我只打算用三頁解決,後面就接阿會和星彩最後的閃光,但總覺得前面這段太過哀傷,接了鍾星反而不太好...所以就...呵呵呵容許我就這樣覆蓋鍵盤結束這一回(爆)

  而且不知不覺就寫了...很多...
  姜維的心聲,讓我覺得,好像不姜星結局...簡直就是一場罪過(噴)
  姜維好可憐Q_Q

  好啦我都忘了提男(女)主角了(爆)阿會~~是個~~~好人wwwwwww他也是很讓人心疼啊
  錯誤的時間點...錯誤的相遇......嗯,好人會有好報,大概(欸

  最後嘛就是啊我說趙雲你也太神了沒出場光靠名字就可以把兩個男主打成這樣我都不忍說了XDDDDDDD正宮光波強大到不行啊!!!

  下一回,都是鍾星,再下下一回,可以結局!
  我,說說的!!(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