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了一個夢。
  
  他穿著一身大紅色的禮服,手握一卷金紅色的迎親書,佇立在一座宅邸前。
  他抬起臉,黃昏時刻,金澄的陽光照射向掛在朱門上的匾額,搶眼的光令他視不清匾額上那幾個金漆大字。
  他不以為意,負手朝身後望去,是一隊迎親的隊伍,他的迎親隊伍一路綿延到巷道的盡頭處。一時鑼鼓喧囂,整個巷道人聲喧鬧得緊。
  他的視線落到佇立在裝飾華豔奢麗的花轎旁的兩個身影,是同樣衣著喜氣的鍾毓和丘建,他們衝著自己笑聲說了一些甚麼話,但他卻是聽得不清。
  
  他哼笑撥開前髮,回身過來面朝宅邸門口,意氣風發地等待他的娘子。
  
  彼時一陣微風帶起幾朵片片桃花撫經他眼前,將屬於她身上有的清新粉香一併遞來。他緩地眨眼,再睜眸時,那人的身影,已然進入他的眼簾。
  
  自前廳走出的她同樣身著大紅禮服,卻比起他裝點的更加華麗。
  她在一群人的簇擁下,步伐有些扭泥地出府走至他面前。
  
  他瞅著因紅色蓋頭而不得見其面容的她,想起她平日的言行舉止,再見如今礙於禮數而拘緊的模樣,薄美的唇角上揚,他輕柔地喚出她的名字。
  
  聽到他在喚的她身體微微一晃,一同晃出一道蓋頭下也遮蔽不了的微光。
  他見到她兩邊耳朵都掛著他與她的耀星耳璫,難掩心中喜悅,情不自禁地輕輕伸手欲觸。
  
  然而當他觸上她耳朵的瞬間,他忽爾感到腹部一陣空乏的冷涼。他下意識垂首去望,是一道不同於耀星的冷冽寒光。
  
  森冷劍光射入他的眸眼,是青釭劍下那親密又殘酷的血腥距離。
  在一片模糊的眼眶內,他與她身上的大紅禮服鮮豔如血。
  
  他悶哼一聲,難受地抬起臉,但見她已不再身披嫁衣,而是那身翠袍綠紋白鎧,她的手中握有盾與劍,劍身深深沒入他的腹中。
  
  場景也跟著變化,熱鬧的門前大宅與巷道瞬間旋轉消失,隨即換上的是那一道沾滿多少將士鮮血的城樓,腳踩的是片堆積滿屍首和兵器的深褐泥壤。
  
  他因想起甚麼而望看她的眼,她的眼有著冷靜、沉著、悲憫、絕望……和那若有似無的淡淡情愫。
  
  許多他所明白和不明白的關於她那樣一道眼神全都混雜在一起,他輕輕哂聲,汗水同唇角滾出的鮮血,滴落濺上他按住她握劍的手背上。
  
  此時眼前畫面再次毀壞崩解,隨之而來的,是那些他與她相處的記憶,完整的、片斷的、刻意忘卻的,皆洪流急湧入他蓄滿血水的眼界和他早已碎裂的底心。
  
  他在他原本要踏上的榮耀之路上屈膝重重跪下,當他雙膝著地那一傾瞬,血染的道途應聲崩裂,將他帶入永無止盡的深淵。
  
  急速下墜的他恍惚地仰起臉,幾滴血水濺上他的容顏,接著沿著他的臉緣緩滑而落,就如同他的淚一般。
  他有些疲憊地揚開雙眸,凝視著那應該稱做是天的上方……
  
  天色晦明,獨有妖星綻放詭麗光彩。
  
  他哼了一聲、笑了一聲。
  
  
  遇上她,接觸她,避開她,愛上她……
  
  這些……
  
  說不後悔,是騙人的。
  但說後悔,亦是騙人的。
  
  *
  
  鍾會猛然睜開雙眼,眼中的酸乏讓他已經擰緊的眉宇蹙得更緊。隨著他的知覺開始恢復,全身上下那種欲將他扯裂成碎片的疼痛感,讓渾身盜滿冷汗的他痛苦地發出呻吟聲。
  
  躺在空間一角的鍾會試著忽略身體上那些劇痛,想著方才那個有些不太記得的夢,聽著外頭雨聲敲打屋瓦的嘈雜。
  
  忽爾他憶起自己失去意識前的種種,再想自己居然還活著的事實,有些困惑而茫然地倉促起身。原本罩在他身上的繡紋披風隨之滑落,露出他赤裸的上半身。
  
  鍾會一手扶著劇烈犯疼的額首,一手按著纏繞著繃帶的腹首。他的雙眼下意識光線較亮的地方望去,這一望,竟讓他望著坐在門側旁、一臉靜冷凝望著他的那個人。
  
  彼時一道青色電光劃過缺了門板之外的闇天,照亮了姜維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容。雷聲乍然轟響,雨聲遂更加嘩然。
  
  「你……」
  鍾會狠狠地瞪著他,按著地想起身,卻因此番動作牽動他的傷口,他痛得齜牙咧嘴坐回地上,皺著眉宇垂首悶哼。
  
  「別亂動,傷口會裂開。」
  
  雨聲很大,但姜維說話的聲音,他聽得異常清晰。
  
  「為甚麼……」鍾會忍下身體劇痛,再度抬起沾滿汗水的臉,睇看眼前的姜維。「為甚麼……我……我……會在這……你……姜維……不是安排了這一切……詐死……那女人……就算了……連我的親信……你、你都能收買……你不是想將我於置於死地麼……?這下子,全都是你要的結果了罷!哈、哈哈……哈哈哈……怎麼……你……現在……居然……跟我在這裏……呃……」
  鍾會撕扯著沙啞的嗓音,吃力地說完這些,又感身體傳來一陣扯心扯肺的疼痛,難受地蜷縮起身子。
  
  姜維見狀,微皺了一下眉頭。「……你不要說話。」
  
  鍾會哼了一聲,咬著牙繼續道:「哦……難不成你也被背叛了?不論是被那顆妖星……或是你的愚蠢蜀帝,應該不可能罷……但說不一定……呵……哈……哈哈……」他絕望地笑了幾聲,再道:「來啊……姜維,你……不是想殺我麼?那就用你的手親自、親自……哼…….殺人這種事還要藉由女子之手,算甚麼英雄好……」
  
  鍾會話未說盡,立覺呼吸有些困難。他難受地半睜著一只眸,看著一雙自黑暗中深來的手,緊緊環扣並掐壓住他的頸脖。
  
  「呃……」鍾會掙扎著想脫開姜維掐著頸子的手,卻是徒勞。
  「你以為……我會不想、我會不想殺你麼!?」近距離下,姜維說話時口中的吐息寒得他全身發顫,掐著他頸脖的雙手收得更緊。
  姜維那張俊秀的容顏蒼白如鬼,一雙眼卻如星子,在黑暗之中閃爍出異常明亮的寒光。
  
  「可是……我……無法反抗他的意思……但……況且,打從一開始就……我……唔……星彩……星彩她……唔……」
  
  聽著他那些不成句意的破碎單詞,呼吸愈發困難的鍾會啞著嗓,呻吟道:「你……呃……你到底……」
  
  姜維凝睇著鍾會開始渙散的眼瞳,表情既是瘋狂、憎恨、痛苦、後悔、絕望等糾結複雜情緒。
  
  「……我終究還是……太貪心了罷。」最後,姜維沉吟一聲,鬆開掐住他的手。
  
  被姜維放開的鍾會側過頭,手攫著頸嗆咳了好幾聲,費力地將空氣吸入缺氧的肺部。
  好不容易平順了呼吸,身體卻又開始發出悲鳴,鍾會囓緊沾了些許唾沫的下唇,抬臉看著坐在自己面前、以手捂住半邊臉的姜維。「你要殺就……就殺……何必……何必說那麼多廢話?」
  「……聽星彩說過,你向來只重視結果。」
  鍾會靜靜地瞟看著緩緩將手擱下的姜維,不曉得是早有預料自己會被張星彩背叛,當他再次從他口中聽到她的名字,他的情緒意外沒有太多起伏。
  
  「……是又如何?」
  「那麼我不會殺你。」
  「你……」
  
  姜維說罷便站起身,走回缺了門板的門側坐下,不再與他對談。
  鍾會也不會自討沒趣硬要跟他說話,縱使自己心中堆積了很多疑問未解。
  
  
  由於維持坐姿會壓迫到他腹部的傷,鍾會便面朝門首側身臥下。
  四周俱靜,惟有外頭滂沱的落雨聲,以及因磚瓦的破敗而滲入屋內的滴水聲。
  鍾會靜靜地躺著,雙手環抱自己有點滾燙的身軀,眼則望看在黑暗之中姜維的身影,開始理清腦中雜亂無章的思緒。
  
  姑且不論為何他為何還活著這件事,以及他會與姜維身處在此破敗的宅邸一隅。想及成都陽城外那齣「反」戲,他的心又再度被掐壓得難受。
  
  先是自己人反。
  他本密令胡淵帶領騎兵至子五谷殲滅從洛陽來的賈充軍,未想這兩軍竟是通合一氣,率軍前來成都城外,阻止他帶兵北上洛陽,並連帶欲取他性命。
  
  再來,是蜀軍反。
  姜維的詐死及蜀帝劉禪的假降,讓他誤信可以麒麟赤令與成都虎符號令蜀的龐大兵力。實際上這支兵力從來都只聽令於劉禪和姜維,且早預謀在出城之日將他與魏軍剿滅。
  
  最後……是那些他所重視之人反。
  原以為張星彩和丘建一同替他處理軍務,現在想來其實是在替姜維佈局。
  仔細思考,丘建與星彩的相處的次數和時間不會比自己少,就不曉得星彩或是她背後的姜維是何時收買丘建,夥同他背叛自己。再加上那時在洛陽鍾府及營寨內,衛瓘和胡淵曾與星彩談過話,表示姜維等人早將勢力滲入他軍中,設下這樣一個佈滿陷阱的局,令他無所遁逃。
  
  實際上,張星彩的背叛他並不意外,但讓他意外的是他一直是為心腹的丘建,和他表面上不承認、實際上卻將對方放在心上的親兄長鍾毓。
  曾經在白雀宮聽過魏后甄宓提過心寒的感覺,如今,他亦是能明瞭了罷。
  
  其實這些「反」都有跡可循,自負聰穎的他不會不知曉,而是……如同他與張星彩之間的情,皆是刻意地逃避和忽略。
  一切……都只是自傲的他不肯承認、不可面對,在自欺欺人已矣。
  
  思至此,鍾會突爾一陣頭暈目眩,感覺滾燙的身體似流露出一絲絲冷涼,如此忽冷忽熱的感受,加上腹部傷口的痛楚,讓他無法克制地發出微弱的喘吟。
  
  鍾會清楚姜維現在正在看著自己,不曉得是帶著憎惡或嘲笑或憐憫或甚麼也沒有的淡漠。
  無論姜維是以甚麼樣的情緒看自己,只要不與他視線隊上,他就永遠、永遠都不會知道。
  
  是啊,他不需要知道、又何須知道……這樣一個人……和張星彩之間的一切。
  
  
  這時外頭院內傳來一陣踩踏雨水的急促腳步聲,隨後兩個人影匆匆踏入屋內。
  此時外頭又是一道電閃雷鳴,照亮了出現在門首的兩人的身形──是被大雨淋得全濕、一身狼狽的星彩和丘建。
  仍在喘著氣息的星彩迅速將還在滴著水的青釭收入劍鞘,朝著正在拄膝起身的姜維急道:「伯約……他們追上來了,我們快走!」
  
  姜維頷首,目光與星彩交換過後,默然朝他身後的角落望去。星彩看了他一眼,隨即也將目光投往角落。
  鍾會察覺到他們的視線,立刻側臉掩眼不去與他們對望。
  
  
  又是那個熟悉的腳步聲……曾經是他所眷戀的腳步聲,卻也曾是無情離他遠去的腳步聲。
  
  「……鍾……你……跟我們一起走罷。」
  
  鍾會聞言,心中一悸,卻依然故我緊閉著雙眼不去望。「哼,走去哪?要死的話,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裏死就夠了。」
  蹲在他身側的星彩沒有說話,面色晦暗不明,置在膝上收做拳狀的手微維一動,但最後仍然沒有更多餘的動作。
  
  此時丘建急奔上前,單膝著地。他瞅著鍾會,掀開冷得發顫的唇抖著嗓音道:「鍾、鍾大人,一起走罷,我……」
  聽到是丘建的聲音,鍾會惱怒地睜開雙眼,瞪向在星彩身旁跪地的丘建大吼:「你居然還有臉跟我說話!?」若此時他能操控飛劍,丘建早就在他眼前被飛劍貫穿軀體暴血而死。
  
  「對不住,鍾大人,我、我只是……」
  「住口!呃……」鍾會情緒一激動,再度扯動他腹部的傷,他用力按住開始滲出血水的繃帶,痛苦地沉吟一聲。
  「鍾大人,您的傷……」丘建向前想查看他身上的傷勢,立刻被鍾會一手揮開,跌坐到地。
  「不要靠近我!少在那對我假情假意!我才不需要……我不需要!」
  
  「……鍾大人……」一臉難受的丘建輕拂開星彩的攙扶,掙扎著起身。「……請鍾大人和他們一起走,他們不會傷害您,我、我以我的性命做擔保。」
  「……你的性命對我來說又有何干係?」鍾會哼笑,背部靠上潮濕的牆首,手按住腹部傷口低喘著氣息。
  
  「我……我是真心的為鍾大人好……無論是過去、現在或者將來,所以……」丘建咬緊牙,抽出繫在腰間那把鍾會所賜的短劍,「所以屬下願以死謝罪!這些日子以來,真的很感謝您對我的提拔!」
  「我對不住你,大人……」丘建語帶嗚咽,毫不遲疑地舉起劍朝頸部抹去。
  鍾會對他的舉動尚未反應過來,一旁星彩立刻抬手敲擊丘建握劍的手腕,丘建吃痛,掌心一鬆,短劍「鏘」一聲啷噹墜地。
  
  「你……」鍾會瞪著按住手腕跪地的丘建,再瞪著掉落到自己面前的那柄短劍,還不能明白丘建為何會有這種舉動。
  
  他……還有他們,不都要自己死麼?
  
  
  星彩見姜維前來安撫情緒混亂的丘建,稍稍鬆了口氣後,轉身望向一臉怔然的鍾會。
  
  「士季,一起走。」
  
  半晌,鍾會終於將目光放往在自己眼前的星彩。在他看不清她確切的臉上表情,但她耳側的那只耳璫的燦光,卻恍恍映入他詫然的眸底。
  
  為甚麼她還戴著它,都發生了那種事,她為何謂不將它取下?是無暇去取麼?不可能……那種物事……若是厭惡,隨時都可以取下扔開,就如同那根本毫無價值的情意。
  
  鍾會以手掩臉,五指緊攫著潮濕的髮絲。因傷口的劇痛而發白的唇微敞,輕輕滑出一句帶著喘吟的低喃。
  
  「……憑甚麼……」
  鍾會鬆開手,緩緩抬起臉,視線隔著散亂在眼前的褐髮,灼灼的目光睇向她。「妳到底……憑甚麼!?」
  
  星彩倏然一怔,隨後,她低吟了一聲,嗓音沉啞……似還有些哽咽。她這次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握上他置在身側的手。
  
  臉上剎時一紅,鍾會急著想抽開手,星彩卻握得更加牢緊。
  
  
  「……我不願讓你離開,我想和你在一起……這樣……足夠了麼?」
  
  
  鍾會聽罷,面上表情除了茫然外,有著更多的錯愕。以至於星彩將臉湊近他、吻上他的唇時,他都沒有做出抵抗。
  
  鍾會怔愣地瞅著她,指尖輕觸還殘留有她氣息的唇口。想著她的舉動和方才那句話,他還是……不明白。
  
  究竟是不明白,還是不肯明白?
  
  
  星彩深深地瞅著他,再度握上他的手,低聲喚出他的字。「士季,信我這回就好,和我們一起走。」
  鍾會沒有再掙扎地想掙脫她的手,亦無說話,只是眼神複雜地盯看著她。
  
  「我們該走了。」姜維走上前,輕拍星彩微微抖顫的肩,眼則望向鍾會。「鍾會,你也一起走。」
  
  鍾會見到姜維,勉強恢復一點理智。他不會忘、他才不會忘了這棋局的棋子,當初是怎麼是設計他的。
  
  鍾會抽開被星彩握住的手,先是突兀地笑了幾聲,隨後又沉下臉,恨聲:「你們到底……到底在發甚麼瘋?我才不要……我……呃……」
  後杓一沉,鍾會眼前頓時一黑,失去了意識。在失去意識前,他只看到星彩那張略顯驚愕的臉容,和她耳側的那只耀星耳璫。
  
  
  「伯約……」星彩凝視著走上前去扶住鍾會的姜維,喉頭一瑟,卻只能喚出他的字。
  
  「……沒時間了。」姜維說罷,將暈過去的鍾會扛往肩頭,丘建趕緊拾起地上的披風替鍾會披上,隨後將他另外一手攬過自己的肩。
  
  星彩凝視著他們攙扶著鍾會的身影,半晌沒有說話。她垂下臉,垂在額前的髮梢凝出幾滴雨水,而後濺上她蒼白的面容。
  
  「星彩,我們快走!」
  
  試圖平復心緒的星彩揚起臉輕輕頷首,她微抿起吻過鍾會的唇,隨著他們匆匆步出屋外。
  
  
  
  
  
  待續_

  這裡是終於偷出時間(?)把34生出來的阿桓(艸)
  這回雖然也是寫得痛痛的,但比上回有好一些了w於是乎字數好像也就爆了哇哈哈(艸)

  不忍說阿會真的是很煩啊超煩的神煩XDDDDDDD明明清楚自己是在自欺欺人還是一直不肯面對現實,真想打醒他耶!本來想說讓星彩打他好了想想算了還是讓魔王動手敲暈他比較快(爆笑)

  總之呢前段,阿會的夢境其實是我今天早上才想到的畫面,想說嫁娶的畫面正文寫不到(?)就讓阿會夢到好了畢竟他之前和之後都要痛得死去回來,所以讓他吃甜頭一下//////雖然這個夢到後面又(ry

  中段,阿會與姜維的對峙呼齁齁齁/////寫得很爽,魔王姜維好帥氣啊(被打)順道提一下阿會的傷口可是姜維心不甘情不願(?)包紮的喔

  末段,丘建Q_Q......星彩......姜維......

  阿會你振作一點啦別再這樣扭捏下去了好嗎(爆)

  35回是充滿逃難情結的一回,呃大概啦XDDDDDDD(被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