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上班必定摸魚之事其一便是逛噗浪首頁(好孩子不要學!)
偶然的機會下看到有人在徵這個企劃,說是文章接龍但應該是文章改寫活動
活動方法是第一棒(主催)寫出一篇文章交給下一位,下一位根據這篇文章以自己的文風來改寫,完成後再交給下一棒,這樣!
覺得蠻有趣就舉手喊了,也幸運地有報上XD
我是A組2接,1是主催,所以也可以說是第一棒的概念^q^

 

這是→企劃公開噗

如果想先只看我的部分,以下:


寫手接龍 A組 第二接 (by 司馬俟桓)

「唷!這麼早。今天也要去銀行找人吵架嗎?」
正要轉動門把的手因這句話而停止。我回過頭,睨了眼從棉被裡探出一窩鳥巢頭的老搭檔。雖說是老搭檔,不過這傢伙比我年輕個十多歲,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是個剛出社會的毛頭小子,總穿著不合身的西裝,戴著愚蠢的圓框眼鏡。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人的心,和這樣的我一樣的骯髒。
「那是我的權益。」
「喔是嘛,我知道大叔你嘴上說為了愛、因為愛,但目的是那一大筆錢吧。」
他邊說邊在床上摸索他不曉得扔到哪去的眼鏡,好不容易找到後戴上,又說道:「對大叔而言,麵包可是遠大大大大於愛情嘛!」
「這句話是多餘的。」
他哼出一聲冷笑,即使他在的那張床離門有段距離,我卻能聞到他呼出來的臭氣。
「確實是多餘的,畢竟像我們『這樣的人』,人生中不會、也不該出現愛情啊!」
我沒有吭聲。小毛頭不會知道,在我的人生裡確實曾出現過愛情,不過那時的我並不知道自己會走上現在這條路。
我沒什麼話好說,正打算離開,小毛頭招手要我過去並跳下床。興匆匆的他半強迫取下我的背包,在上頭繫上了某樣東西。
我看了一眼,那是條彩虹色的絲帶。
「讓你的故事再增添一些真實性。」
我很快就聯想到最近發生的事。看著笑容燦爛的他,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我是如此明白他的想法,正是基於彼此能夠深刻瞭解方能夠搭檔多年,但我現在只感到空蕩蕩的胃傳來一陣噁心。
不過,對這個急需用錢而盡可能利用周遭所有人事物的自己,更加令我噁心想吐。

相似的場景、相似的對話,今天依舊在銀行櫃檯前上演。
我並不想表現的如此焦躁與憤怒,造成周圍的人困擾,這與我真正的性格不符,但為了能讓這些人信服於我,只能盡全力去表演。
凡事都得盡全力,無論那些事是否合你的意。
我正要預備進行下一階段的咆哮,這時我察覺有人接近,在肩膀被拍上的瞬間,我轉過身,站在身後的不是警衛或是其他行員,而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
他請我冷靜一點,努力用帶著口音的國語與我搭話。
「我見識比你廣,說不定能幫上什麼忙呢。」
我擰著眉瞪向他。倚老賣老的老人……說到見識廣,我不自覺撫摸掌中那層厚厚的槍繭──我並不認為自己會比他少。
「你能幫什麼忙?幫我從這些不知變通的傢伙們交出我應得的遺產嗎?」
老人把我拉到一邊去,聽我講了一堆忿忿不停的話,那名常常會把我趕出去的年輕警衛也不時地描向這裡。
之後,該說不意外嗎,老人邀請我到附近喝酒。
「大白天就要喝酒?老爺子你身體行嗎?」
老人聽我這麼說,哈哈大笑。「我雖然身體腦袋都不太靈光,但酒量依舊好的很!」

酒過三巡,我放下酒杯,望著徐徐就口而飲的老人。
「好啦,你要能幫上我什麼忙?」
「你說你父親的遺囑上,規定你沒有結婚就不能領遺產?」
「對,但我想這種事情是違反民法的!結果他還是不曉得用了什麼方法,讓銀行把那筆錢凍結了起來……」
我突然瞥見擺在座位旁的背包,小毛頭繫上的彩虹絲帶靜靜地垂在上頭。
──「讓你的故事增添一些真實性。」他的那句話在腦海中清晰浮現。
真實性……嗎?
所謂的真實,需要透過這樣的媒介才能傳達出去……嗎?
那時雖然明白小毛頭的想法,然而產生這個疑問,卻是在這樣的場合之下。
「你這麼不想結婚嗎?就算只是假結婚,有何不可?」
我沉默片刻,才道:「你不懂的……我有我愛的人,只是我不能夠和那個人結婚。我父親不認可我所選擇的人,而這個社會也同樣不認可。」
老人似乎在揣摩我的心思,謹慎地開口:「有夫之婦?」
預期中的反應,聽過「故事的人」,第一個反應幾乎都是如此,彷彿沒有其他選項。
我搖頭否定。「那或許也是另一種悲哀。不過不是的。」
「好吧,所以無論如何,你要用這筆錢來表示你對她的愛了?寧可放棄這筆錢,也不會去找另外的人結婚。」
聽到這句話我笑了,當然是在心底笑。這個老人是屬於「浪漫派」,認為人們可以為了愛情放棄麵包。但無論眼前這名老人屬於浪漫派或者理性派,或在兩者之間,縱使我再將我的故事描述的更加詳盡,都不認為他能夠再帶給我任何幫助。
「我既想要這筆錢,又不想委屈自己和不愛的女人結婚。這才是麻煩所在吧。」
我再度啜飲了一口。
老人的幫助,僅此這一回的酒。
「謝謝你的招待。」

沒有人能真正幫得了我──除了我自己。
所以追求真實性,也是作繭自縛。
理解小毛頭的深意後,我不由得感到戰慄。或許那名老人的幫助,也在他的預料之中吧。
彼時一陣風吹來,我回過頭,看見因風飛揚的彩虹絲帶。
我似乎又嗅到了銅臭與血腥混雜的特殊香氣,以及……不知何人的慘叫聲。

FIN.
不好意思我很會爆字數,本來就有預期但真的寫就一發不可收拾(ry
所以當第一棒覺得(艸)除了受寵若驚外,也對同組員感到抱歉……不過轉念一想,或許能夠被精簡化,這樣也不錯啊!
再看到文章,哇!不是我會接觸的題材,所以擅自加了很多離奇(?)的設定與情節,期待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XD


 

於是為了好玩所以換了視角(?)可是居然是不喜歡寫的第一人稱XDDDDD
可是因為是大叔,所以   (蛤
大家寫的大叔風情都不太一樣,覺得莫名幸福////(煩喔
然後鳥窩頭搭檔存在感還不錯強啊!
對不起原本應該是做主角的爺爺QWQ...
如果是爺爺的話,肯定也有一番風雨風光的過去吧(蛤!?
接到最後劇情上基本上跟我想的沒偏太多不過接的大家普遍覺得「???」
雖然「???」可是文筆都很好啊!風格真的不一樣,看得很開心

然後B組是我喜歡的題材就這麼剛好XDDDDD錯過XDDDDDDD
說起來A組被我改了也算是改去我喜歡的題材吧  
    
啊這篇是2016最後寫的一篇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