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參與《極限挑戰60分》活動-題目編號057

「我回來了。」
星彩一進入屋內,就急忙找尋法正的身影。她猜測他現在人應該會在客廳內,果不其然,法正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雙手抱著胳膊正在打盹,她一走近,就注意到尋常畫面中的一點不尋常。
不尋常之處在於法正雙腿間多了一團黑絨絨的小東西,小東西似乎聽到聲響,怔開了一只眼睛看了星彩一眼,又闔上繼續睡了。
星彩走到法正身邊,蹲身望看那只小黑貓。
法正他……把牠接回家了呢。
前些日子三娘家的貓媽媽生了幾隻小貓,到處詢問親朋好友要不要認養,當然也問到交情極好的星彩。星彩和法正多次進行討論後,決定認養待認養小貓中唯一的一只小黑貓。
然而,兩人對小黑貓的定義稍微有點不同,星彩想將牠當作是他們的家人,但法正只想把牠當作房客。
雖說彼此各退讓一步,如今也真的順利接了小貓回家,在她內心中對法正難免還是有些失望。從當初他的反應看來,表面似乎是在吃貓咪的醋,但真正的想法又是什麼呢?
「妳回來了。」
星彩回過神,見法正已經醒了,露出有些僵硬的微笑。
「嗯……你接牠回來了呢,謝謝。」
「啊,是啊。」
法正盯著她的眼睛,最後伸出手捏住她的臉頰。「吶,剩下的待會再說,我餓了。」
星彩在廚房裡頭做飯,一旁的飯桌上,法正坐穩他一家之主的位置,一手拄著臉,一手滑著手機;小黑貓則是待在星彩的位置上,一會望著法正,一會望著走來走去十分忙碌的星彩,好奇心盈滿那雙翡翠色眸子。
星彩將完成的炒飯端上飯桌,法正放下手機後抱著小貓到角落去,那裡放著貓咪專用的小碗架。
她凝視著法正的背影,心裡頭有股說不清楚的情緒。但見法正他回過頭,她趕緊垂低臉顏,繼續擺盤裝忙。
兩人邊吃飯邊聊,話題自然是圍繞在那只小黑貓上。
法正說他挺訝異自己能如此順利從關家接回小貓,他原本私底下還準備了好幾種說詞,深怕關家見到他來「取件」會反悔。
聽他這樣說,也真的是有心了。
星彩望著他,道:「對了,你是不是有對牠先下馬威?小貓不都很頑皮嗎?牠很乖巧呢。」
「妳這樣想就陷入先入為主的預設中了,貓也和人一樣擁有不同的個性。更何況,我只是跟先跟小傢伙說好,住進我們家需要遵守哪些規定。」
「規定?」
見法正一臉促狹,星彩立刻紅了臉。「你該不會跟牠說些不正經的事吧。」
「怎麼能說是不正經?一想到有人要來分攤我的寵愛,我就渾身不對勁。」
「……哪有這麼誇張。」
「就是有。比方說,」法正突然站起身走到星彩身邊,將她一把拉起後攬入懷裡。「往後當我們抱在一起的時候,牠就會夾在中間啊,好好的兩層變三層,感覺不對啊。」
被法正的大手按住後腦勺的星彩,在他胸口前悶哼了一聲。
他果然是在吃小黑貓的醋吧。
「……教授,我不懂你的比喻。」
「這樣說好了,張同學,原本兩塊麵包疊在一起咬下去就是兩塊麵包的香氣,是最純粹、最原始的,但當在這之間加了料,一起咬下去,就會多了另一種味道摻和進原本的香氣。」
「可是,如果那塊料是好的,那麼兩種都會很美味吧?」
法正微微一愣,隨後點頭道:「真是不錯的回答,來,張同學,給妳獎賞。」說著,他便低頭在她的唇上落下吻。而她愣了會才回過神,回應他而輕咬他的下唇,這一咬讓法正來了興致,收緊雙臂吻得更加深入。
正當兩人吻到意亂情迷之際,星彩眼角餘光瞄到小黑貓蹲在他們的腳邊,正抬頭盯著他們猛瞧。被這麼一雙大眼睛盯著看令她尷尬無比,認為不好再繼續,連推了法正好幾次,才終於掙脫他的糾纏。
法正嘆了口氣,接著蹲下身,在小黑貓面前展現他惡人的風範。「我們親愛的新房客這麼快就違反規定,得要好好懲罰才行呢……對了,只講過住房規定,似乎沒講到具體的懲處辦法……」
小黑貓盯著他笑得邪佞的臉,歪頭表示不解。
星彩先是看了看法正,再看了看小黑貓,猶豫幾秒,才小小聲地說著:「懲處就……抱緊處理吧。」
聞言,法正低聲一笑,回頭看向星彩。「啊,對一名房客來說,似乎是太超過了。」說罷,他微微瞇起了眼,星彩感到心虛而挪開與他對望的視線。
果然,法正他絕不會這麼輕易就落入她嘗試要帶的風向。
「嘛,來日方長,我會妥善評估。」
「……什麼意思?」
「當然是小傢伙的房客身分啊。」法正揚起唇角,手輕撫將頭蹭到他膝蓋的小黑貓。
「妳也知道,在相處過後,彼此間的關係是有可能改變的。」
他的話令星彩想起兩人一路走來的過往,她難掩內心的悸動,卻又不好意思表達,只能僵站在原地。法正見了,笑著搖了搖頭,招手要她也蹲下身來。
當她從他手中接過那只小黑貓時,從指尖傳遞過來的溫度,多了更多只有她能擁有的溫暖。
星彩抬起臉,正好對上法正投來的目光,隨後漾起最為純粹的笑靨。


雖然單篇閱讀也沒有問題,不過這篇是贖星的番外噢!

最近結束了沒結束的原創(?),覺得心累,想回來把真三坑填好填滿...嗚有可能嗎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