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贖星」番外篇--(庶法星)

  對於她,他始終有個印象,那個印象不好也不差,用一句話來總括,那就是張翼德的女兒。
  直到在酒吧裡發生的那件事,或許,讓他對她有了嶄新的、特別的印象。
  並也因此,對她上了心。

  時值午夜,這家開在市中心的地下酒吧,聚集了許多無法成眠的人們,他們各懷心思,在酒精和樂音的伴隨下,流連忘返。
  相較於其他區域晦暗嘈雜,吧檯這處打著暖黃色的燈光,將後方陳列在木櫃上的酒鍍上一層高雅的金邊。
  法正獨自坐在吧檯前,拿著剛從酒保那接來的威士忌杯,酒液中的冰塊輕巧碰撞,他飲了一口,隨舞池播放的電音舞曲哼著旋律,期間美人前來搭訕,他都予以婉拒,倒不是沒有興致,而是他正在等待一個人。
  這時他看到有個人從人群中走來,雖然身形高大,仍是推推擠擠才勉強來到吧檯。
  「抱、抱歉,一點事情耽擱了。」他先是扶正被撞歪的黑框眼鏡,接著撓撓被擠亂的頭髮,雖然他的髮型本來就屬混亂頹廢的風格──這還是從他自己口中說出來的。
  「沒要緊,人來了就好,坐吧,想喝點什麼?」
  徐庶和法正一樣點了威士忌,法正看他有為出入這樣的場合換上合適的衣裝,笑著問:「你那邊都安頓妥當了?」
  「是啊,真是不好意思,這次又麻煩你了。」
  「恩情嘛,有借有還,再借不難,當然,你的話是友情價。」
  徐庶聞言,只是無奈一笑。法正曾建議過他直接面對那些自己仗義之下惹出的麻煩事,其實是會更加省事,但他執意要「暫時」逃避,他也隨他去了,反正恩情和仇恨一樣總不嫌多。
  酒保上了酒,兩人輕碰酒杯,各自啜飲一口,閒聊了起來。

  靠近吧檯的沙發區忽爾傳來吵鬧聲,只見兩個女孩子被五六個年輕男子圍在中央,分別拿著酒杯吆喝,聲量大得引起許多人的注意,法正和徐庶也不例外,但他們的反應與他人有些不同,多了訝異和困惑。
  「那兩個人……是星彩和關銀屏吧?」由於光線的關係,臉看得不是那麼清楚,徐庶說得很不確定。
  「應該是吧。」法正已經把目光從沙發區收回,面朝吧檯。
  「是和朋友一起來玩嗎?可是,氣氛似乎不太像……」
  「別管她們,年輕人就是愛玩,沒什麼大不了。」
  「這樣啊……」
  話雖如此,徐庶卻沒將目光從那群人身上移開。
  星彩一人一連喝下好幾杯酒,見她喝了這麼多仍屹立不搖,那些男人似是發現她不容易醉,於是叫上了更烈的酒。
  眼看星彩還是把酒當水喝,徐庶發覺情況真的不太妙,轉頭對法正道:「孝直,那些人想將她灌醉。」
  「然後呢?你又想逞英雄了?」
  徐庶怔愣地看著法正。「現在這個情況……比較特殊。」
  「你哪一次不是特殊情況?唉,老實說,我不是很想淌這個渾水,更況且張星彩是那個張翼德的女兒,記得也是千杯不醉,再加上她和關家女兒都有拳腳功夫,根本不需要你瞎操心。」
  「雖然你這麼說,可是我還是不放心,而且,要是那兩個女孩子不是星彩和關銀屏,豈不是更加危險?你要說我想逞英雄,就當成是那樣吧。」
  徐庶語帶涼意,說完便起身走向那群人。法正嘆了口氣,衡量了一番後,也跟了上去。

  走近後,確認兩個女孩的確是星彩和關銀屏。這群人鬧得正歡騰,沒人注意到他們兩人,除了處在正中央的星彩。
  「星彩。」對上了目光,徐庶嘗試喚了一聲,只見星彩微微瞇起了眼,那一瞬間的表情變化,儼然是醉了。
  她推開圍在身旁的男人,逕自走向徐庶和法正,在所有人都還不明就理之際,她按住徐庶的雙肩,足尖一踮就這麼吻了上去。
  現在用石化來形容徐庶再好也不過,當眾人還未回過神,鬆開嘴唇的星彩與他身後的法正對上了眼,她走到他面前,而後竟也是猝不及防地吻了他的唇。
  法正好不容易回過神,看著已經石化解除的徐庶正抱著暈過去的星彩,即便燈光昏暗,仍可清楚看到他像是醉了般滿臉通紅。
  「星彩、星彩!妳沒事吧?對、對不起,她不是故意的……咦?你們是……」
  原本關銀屏是想將星彩帶離陌生人的懷抱,但一看到是認識的面孔,著實愣了住。
  「喂喂!別隨便碰我們的女人啊!」
  「他們該不會以為被吻了就是他們的人啊?這女人只是在發酒瘋!別自作多情好嗎!」
  「哈哈哈,不會吧,都這把年紀了,還自以為會受歡迎?」
  「讓開讓開,我們正在興頭上,別打擾我們!」
  聽了這些話,徐庶小心翼翼地看向法正,法正低低一哂,將星彩從徐庶的懷中拉了出來,推向那群不斷哄笑叫囂的男子。
  「既然你們這麼想要,就還給你們吧。」
  那些人沒想到法正會這麼乾脆,反倒疑神疑鬼了起來。
  「來啊。」
  聽到法正略帶挑釁的催促,其中像是頭頭的人踏出一步,他伸手才剛接過星彩,未料她陡然睜開雙眼,一拳就往對方臉上招呼過去。
  「再來一杯!」

  見著反應不及的頭頭口吐白沫暈了過去,已經找了個位置坐定看好戲的法正對著徐庶低聲笑道:「看吧,我就說根本不必你操心啊!」
  這頭關銀屏也掙開想把她捉回去的手,結果對方被她的力道一扯,重重地撞上一旁的桌子,摔了個四腳朝天,然而她沒空理會,趕忙來到站姿威凜的星彩身旁。
  「星彩,妳醒了!真是太好了!」
  「嗯,我還能喝。」星彩說罷,目光突爾落到一旁的法正和徐庶,她蹙起眉頭,似是在思考些什麼,接著朝他們走近。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呃,這個……」
  「妳們怎麼會在這裡?」法正反問道。
  一雙柳眉輕輕挑起,她走到法正面前,垂臉睇著噙著笑意的他。
  「那、那個,孝直,她醉了……」
  「我沒醉!」她狠狠瞪了徐庶一眼,再回頭來瞪向法正,然後……她伸出雙手搭上他的肩,就這麼坐到了法正的大腿上。
  或許是剛才被酒醉的她吻過,這種程度的親密倒就沒什麼特別,法正瞅著眼前的她,微微一笑,視線往下挪了挪。
  她穿著黑色滾蕾絲的低胸小洋裝,此時她扶著他的肩頭,傾身抬臉而望。
  這個角度,風景真好啊。
  「孝直……你是法正?」
  「是啊。」
  星彩默了下來,目光灼灼地看著他,像是要在他臉上燒出兩個窟窿。她身上散發出的濃烈酒氣,混著女子獨有的香氛,再加上看著他的那張臉,紅雲滿佈,醉眼迷茫,朱唇微啟,慍怒中帶著一股魅惑,使得法正臉上的笑逐漸淡了起來。
  「你有這麼好看嗎?」
  唇隙間滑出一聲軟綿的問句,讓法正的心陡然亂了一拍。
  她瞇著眼再度湊近,被這股莫名的氣氛感染,法正也半瞇起眼,盯著那張艷麗的芳唇。
  然而下秒她臉色一變,瞬間失了血色。
  一旁徐庶見狀,趕緊將星彩從法正身上拉下來,下一秒,她果然雙手摀住嘴,幸好她即時忍住噁心,沒有吐出來。
  「我帶她去洗手間。」
  「我、我也來幫忙!」
  徐庶攙扶著星彩往洗手間走去,關銀屏陪同前往。

  望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法正長舒了口氣,起身回到吧檯前,再點了一杯威士忌。
  震耳欲聾的樂音依舊持續,然而心中那一陣又一陣的鼓譟,陌生得令他擰緊了眉宇。
  法正凝著酒杯沉思,不一會,徐庶獨自回來了。
  「忙完啦?」
  「嗯,我送她們去搭計程車。」徐庶坐上高吧椅,再道:「我剛才問關銀屏怎麼會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她說,那些人在她們學校是有名的無賴,不巧在這裡碰上,他們想非禮她,星彩見狀為她擋下,並且主動提議和他們比拼酒,贏了就不准再騷擾她們。」
  「這樣說起來,星彩其實和你挺像的嘛。」
  徐庶愣了一晌,臉色再次浮現一抹薄紅。
  「呃,你覺得……星彩她……會記得今晚發生的事嗎?」
  「將來的事,誰知道呢?倒是你,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是想被記住,還是不想被記住?」
  「……我想,是想被記住吧。」
  法正看著他的側臉,雖然依舊面紅耳赤,但望著某方的眼神柔和了許多。
  「那正好,我是相反的答案。」
  「孝直?」
  「不談這些了。來,喝酒吧。」
  法正舉起酒杯,微笑道。

  「你在想什麼?」
  坐在沙發上的法正回過神來,見著星彩此時的動作,就和那時在酒吧喝醉的星彩一樣,手搭著他的肩頭,坐在他的大腿上。她穿著他新買給她的白色睡衣,上身前傾,仰臉困惑地望著他。
  嘖嘖,風景還是那樣的好啊!
  「喔,我在想我們兩個人的初遇。」
  「初遇?」星彩微微偏著頭,不解道:「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是在劉伯父的家裡,可是那時候也只有簡單的介紹,有什麼值得回憶的嗎?」
  「我指的是真正的初遇啊。」
  星彩皺眉道:「是哪一次?和所謂的『交集』有關嗎?」
  「妳怎麼老惦記著那件事啊?」
  「不行嗎?」
  「不是不行,是我會害臊啊!這麼在意我,真令人吃不消,啊……就像那個時候,妳對我說的那句話……」
  「什麼?」
  「呵,沒什麼。好啦!今天的精神交流到此為止,接下來,就是肉體上的交流。」
  「你……唔!」
  法正摟著星彩的腰翻過身將她壓倒在沙發上,一個深吻堵滿了她疑惑的唇。
  「先來在意在你眼前的這個我吧,如何?星彩。」
  法正蹭著星彩的鼻尖,指腹摩娑她被吻腫的粉唇,她睨了他一眼,環著他腰間的手輕輕扯弄。
  「你……真過份……」
  「啊,還有更過分的呢……」
  他邊說,邊撥開她的睡衣肩帶。

  法正當然也想看看當星彩知道「初遇」這件事後的反應,不過還是暫時將這個秘密保留起來吧,之後肯定會有合適的機會用上,畢竟將來會發生什麼事,誰都無法預料得到啊。


其實這篇番外的大綱是在寫完贖星後沒幾天就寫了,但一直拖到現在才完成,箇中緣由就不再贅述了(不就因為你懶嗎)唉沒辦法,稿子太多了嘛~

喝醉的星彩果然更加霸氣啊!我又戀愛了!而這種霸氣也不再只是郭嘉獨享(?)受害者多增加了法正和徐庶兩個人XDDDDD
不過雖然法星萌萌,但我寫著寫著還是覺得徐哥哥好帥喔~雖然法正在就只能庶─────→星,但我還是會和徐哥哥一起加油努力的!(毆
話又說回來,為了逃避同居本而決定要出贖星本的我真的是…也是不意外啦(喂)
陸續應該還是會寫些番外放上來(有可能只是說說),至於本子裡計畫是要收不公開的甜蜜三十題(也可能只是說說)
咳,總而言之,將來的事,誰知道嘛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