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彩依鍾會所言坐到他對面的沙發椅上,調整到能讓自己最舒適的姿勢,而後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及自身的心理狀態完整陳述出來。她未作任何的隱瞞,因為她明白若有所隱瞞,多少會影響他的判斷,以及不尊重他的專業。唯一有所隱瞞的,也只有那些熟人的名字而已。
  而鍾會一開始顯得有些漫不經心,之後很快就進入狀況,認真地聆聽她的故事。
  「士季,你認為這種感情會是什麼?是不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症之一?」
  他掀開眼皮,白了她一眼,「我聽到最後,發現妳根本不懂什麼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妳每每提到犯罪者時的神色,就是那種陷入戀愛中愚笨小女孩的典型模樣。結論,妳對他的感情,是愛情。」
  「真的是這樣嗎?」
  「不然還會是怎麼樣?」
  「可是……」
  「只有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妳對他才有犯罪者的認知,之後,妳就只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男人看待,至於被他威脅生命這點……從妳的言談之中,妳在潛意識裡已經認定他不會真正危害到妳,因此比起性命,妳更在乎的是兩人之間情感的交流與發展。」
  星彩默然看著他,他哼了一聲,再道:「這樣說起來,妳還蠻喜歡這個人的嘛,聽起來是個挺混蛋的老傢伙,真是搞不懂妳的眼光!」
  她垂下眼簾,盯著自己的雙手,銀白色的星星手鍊,有著淡淡的亮光。
  自己……對法教授,就只是純粹的愛情。
  她真的……喜歡法正。

  「嗯,可是最近我才聽姜伯約提起過,妳和劉氏企業的少爺有婚約啊。」
  這句話讓星彩心中打了個唐突,「婚約……」隨後,似是明白了什麼,遂而一驚。「所以,有可能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星彩搖了搖頭,起身上前並朝他伸出手,微笑道:「士季,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他瞪著她睇上前的手,不甘不願地握上。「哼,幫助妳明白自己有心上人,對我而言可不是什麼值得感謝的事。好了,妳可以走了,如果最近還會為情所困而失眠,待會去櫃檯和丘建拿份安眠藥,我會交代他。至於之後妳如果還有什麼戀愛的煩惱,拜託,別來掛我的號,浪費你我的時間,不過如果失戀的話,我勉強可以抽時間陪妳一下。」
  「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鍾會沒有答話,僅有冷哼。
  星彩向鍾會道別後,轉身出了診間室,因而沒有聽到他後面還嘀咕了一句話。
  「不過如果對象不是姜伯約的話,嘖,看樣子接下來我的工作量會增加不少啊……」

  星彩一邊走近櫃台,一邊思考接下來的行動,陡然間,她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櫃台前方。
  「啊……」
  「星彩……」
  他比最後一次見面時還要更加憔悴,看著她的眼神甚至有些恍惚。
  自從那日起,她便不曾與姜維連絡,雖然他有撥給她幾次電話,也有直接到張家或她的居所找她,然而她都有意無意的……未與他見到面。
  這時他的眼神似乎恢復了一點神采,只不過仍有些黯淡。而像是憂心她會對他視而不見的離開此地,他稍稍往路間站過去,擋住她的去路。
  她自然看得出他的想法,只不過她並不如他預料般會無視於他,反倒是在見過鍾會後,心裡已經有許多話想當面與他談。
  姜維見星彩沒有動作,轉臉對丘建道:「抱歉,請幫我取消掛號。」丘建查覺氣氛有異,點頭作為回覆。
  「那個,我……有話想和妳說,星彩。」
  星彩迎著他的目光,唇間輕輕滑出了一聲:「好。」

  *

  星彩和姜維一同離開鍾會的診所後,便直接前往一家高級餐廳的私人包廂內。兩人沉默地用完餐,隔著餐桌相互凝望。
  明明之前兩人之間的相處總能十分融洽,是相當要好的朋友,可是……為何只是經歷過一件事情,氣氛就變化得如此之大。
  星彩望看眼前的他,內心複雜,且隱隱作痛。
  「現在,你願意告訴我了嗎?伯約。」
  「……嗯。」姜維擱下水杯,頷首道。

  「那一天,關小姐打電話告訴我,星彩妳無緣無故沒有到學校上課已有將近三天的時間,於是我開始單獨進行調查。嚴格說起來,我並沒有花費多少心力,就查到是身為教授的法正先生將妳帶到白帝山上的別墅,而他的目的當然不是和妳到山上度假,在此同時,我也知道是誰買通了法正先生。」
  他接下來說的內容,相當接近她所猜測的緣由。
  「妳還記得嗎?那個時候,劉禪先生才剛與妳訂下婚約,劉伯父正要找個時機對外公佈消息。所以他的目的,就是希望把妳困在任何人也找不到的地方,等到時間一長,劉伯父遲遲找不到妳的人,有很大的機率會取消這個婚約。」
  他頓了一會,再接續道:「於是,我主動和法正先生聯繫,與他交換條件。我能為他掩飾他的罪行,和他一起去向妳的親朋好友說明妳目前的狀況,擔保妳安全無虞,而他允我隨時可以去……去看看妳。」
  「後來,我擔心綁架這件事情曝光後,那個人會因此被冠上罪名,敗壞他的名聲,我……想保護他免於罪責,於是我決定調虎離山,先將法正先生約到市區後,再前往別墅將妳帶走,企圖讓法正先生承擔所有的罪名。」
  「我相信那個人做事不會留下太多痕跡,中途又經由我的插手,就算法正先生被捕後咬出共犯,只要檯面上的證據大都指向我,我就能讓那個人安然脫身,即使……他可能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我有參與這件事。」
  「不過最近我才發現,我把事情想得太過單純,原來以我的能力,根本保護不了所有我想守護的人,甚至是連自己……也保護不了。」

  關於共犯,與星彩料想的略有差異,只見她眉頭輕蹙,問道:「你……口中說的那個人,難道不會是你自己嗎?」
  「不是,我不是他,我很清楚,我不會是他,星彩,我不像他……能如此幸運。」
  星彩頓時間沉默。她明白伯約他是不會說出口那個人是誰,但從他的語氣、以及之前她曾假設過除了姜維之外還有其它的共犯者,臆測出相關人選,不過對此她還不想妄下定論。於是,她先換了個她更想知道的疑問。
  「伯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想……是因為我喜歡妳。」
  聽到他的告白,她驀地愣了住。並不是沒有查覺到他的情感,可是她從沒有想過會是愛情,就像她對法正的情感,也沒想過會是「喜歡」那樣的情感。
  「當我從諸葛老師那邊接到消息時,我才知道……原來我是那麼的喜歡妳,所以,我不希望妳……嫁給劉禪先生。」
  「……所以你認為這麼做,我就會和你在一起?」
  「怎麼可能。」姜維苦笑道,「這是兩回事。」
  「你……」
  「事到如今,我恐怕是沒機會了。」他自嘲而笑,「法正先生曾經對我說,如果、如果當初那個人找上的人是我,或許妳會對我……我也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可是、可是我太過喜歡妳,所以…….我沒有把握我不會在這些過程中……傷害到妳。」
  「星彩,我會對我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可是……我不會向妳道歉。雖然我做了對不起妳的事情,但是,我……」
  「夠了。」星彩打斷他的話,繞過餐桌坐到他的身邊,握住他不斷發顫的雙手。「你不必再說了。」
  她抬起臉,瞅看他淚流不止的臉面,而他遲了幾秒,才透過他的雙眼,意識到自己正在流淚。
  「……伯約,謝謝你。」
  她沒有權力指責他的作為,也不想去指責他的情感。她只能,對他說出這樣的話。
  謝謝你對我的情感。
  也謝謝你讓我更加明白,「喜歡」這份心情。
  聽到她開口言謝,姜維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他垂下臉,沉吟了一聲後,向前用力抱住毫無防備的星彩。
  「星彩,我喜歡妳……!喜歡、喜歡妳……我……唔……」
  星彩沒有反抗,任他這般摟著,靜靜地陪伴他宣洩他累積已久、而無處抒發的強烈情感。

 

 

 

待續_

好、好像可以在20內完結啊!!而且說不一定下一回就可以完結啦!!天啊!!!!!!恭喜老爺賀喜夫人~!!!!!!(毆
前半部,我很喜歡鍾會說法正是老傢伙這句話XDDDDDDDDDD(被揍
後半部QQ姜維QQ
想說的都在文裡說了,容我QQ帶過(輾
在寫姜維這部份的時候還很應景的只聽姜維唱歌……一個很虐節奏啊!
不過事情算是大白了過半,各位有猜到是這樣的梗嗎/////
那麼,接下來……
真正的幕後主使者!以及……久違的老傢伙,咳,不是,是久違的法正終於要出場啦wwwwwwwwwwwwwww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