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現在一同待在法正說能讓星彩隨意使用的書房裡,這段日子裡為了她的期中報告進出此處多次,卻還未能完全摸清這裡頭所有藏書的分類位置。
  坐在牛皮沙發椅上的星彩停下敲打筆記型電腦鍵盤的手,看向在檜木書桌前同樣對著電腦螢幕打字的法正。
  
  不知不覺間,她已展開了與法正非自願性的同居生活。
  一開始她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見到法正,然而雖沒有碰上面,但一些生活所需他都會事先備妥,手法一點也不粗糙,對於這樣的「體貼」讓她感到些許意外。後來他出現的次數便頻繁了起來,現在幾乎每天都會待在這棟不知名的別墅裡、和她在一起。反倒現在的她如果一天沒有見到他,心裡頭還會有股難以言喻的複雜之感。
  難道她已經開始習慣這樣的生活了嗎?和眼前這個人……
  
  她發現,其實自己除了被困在這幢房子失去部分的自由外,整體而言不太有讓她產生她是被害者的感覺。他待自己的方式,除最初應是為了彰顯他們彼此對應身分變化後而帶有的威脅與戲弄,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依然是過往教授與學生之間的關係。
  
  「哪裡有問題嗎?」
  聽到法正的嗓音,頓時聚焦的目光對上法正的雙眼,星彩意識到自己看著法正出了一會神,臉頰微微一熱,避開他的探尋,而他像是捕捉到她眸底的慌亂,笑著起身走往她面前。
  星彩抬起臉,正好對上他低身下望而來的視線,唇瓣掀了掀,最後緩緩吐出一句:「你……把工作辭掉了?」
  法正很快就反應過來她的意思,只是意外她出口會是這樣的問題。「啊……是啊,我現在可是全職綁架犯。」
  星彩愣得接不出話,法正揚了揚唇角,坐到她身旁看向他給她作報告用的筆記型電腦:「寫到哪了?」
  「……已經到一個段落。」
  法正傾身上前用觸控板瀏覽她目前的進度,確認過後闔上筆電道:「那麼,跟我來一個地方吧。」
  法正說罷,便握住星彩的手腕以力將她從沙發椅上拉起,她尚未回神,就這樣被他拉著走出書房。
  
  室外陽光明媚,和風煦煦。
  星彩納納地瞅看眼前這塊別墅後方的廣大草地,再往後看向去而復返的法正。他肩上背著的東西她相當眼熟,是她的高球袋。
  他的意思很明顯,但她不太能理解。
  「很久沒碰了,怕妳生疏。」法正快步走上前,見到她臉部的表情,哂聲:「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就算被綁架了,份內該做的事也是該做,不是嗎?要是屆時妳比賽輸了,讓妳有藉口怪罪到我身上來那可就不好了。」
  「意思是你會在高球賽前讓我離開?」
  「我也想。不過,得看那個人的意思。」
  那個人,指的就是上回與他通過電話的那個人吧。
  那個人……到底是誰。
  到底有什麼目的?
  「來吧。」法正打斷她的思緒,將她的綠色高球袋遞了上去。「去換裝備,來練習吧。」
  
  星彩沒想到法正有特地整理過這塊草坪,有明顯的發球台、球道和果嶺。
  她打了幾桿,幸好手感仍在。再揮出一桿高球精準入洞後,她瞥了眼法正,他始終站在一旁,抱著胳膊看得十分專注。
  他的神情,加上這片場地,星彩思考了一下,握緊手中的愛桿開口問道:「那個……高球也是你的興趣嗎?」
  「教我。」
  他回的話很短,且幾乎沒有帶任何情緒,使星彩下意識地照著他的話作出反應。她將她的愛桿交到他手上,替他置好球座後,讓他擺出動作。他的動作並不生疏,但仍有錯誤的地方,她提出指正並且擺出正確姿勢給他參考,然而發現他的動作仍不是那麼準確,她未作多想,繞到他身後替他修正姿勢。
  
  「雙膝要稍微彎曲。球桿要這樣握。」
  法正的身材高大,在他身後的星彩要更貼近他才能見著他前方手與腳的動作。她說話時,他並沒有回應她,讓她查覺到了話語以外的聲音,而那些聲音使她終於查覺到這過近的距離,且還是她主動拉近的,她紅起臉,惱自己的遲鈍,也惱他的企圖,然而當她抬起臉瞅向那張近在眼前的容顏,卻是異常認真、不帶一絲調笑的表情,使她倏地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這時法正突然開口喚了她一聲「星彩」,她受到驚嚇,鬆開原本緊握著的手,下一秒,他連同球桿牢牢包覆住她的手,垂顏低著嗓音緩緩道:「桿子要握好啊。」
  「唔……」
  掌心的溫度和迎面撲來的氣息讓星彩的心跳得飛快,而他的另一手似乎觸上她的腰際,感到心慌的她使力掙扎,出口的反抗之聲卻是異常微弱:「你……放、放開……」
  法正盯著她驚惶的雙眼,像是想說什麼,唇片幾度翕張。最後他鬆開手,拉開了與她的距離並笑道:「呵,看樣子,今天妳可有報告的材料了。」
  

  退離數步的星彩心有餘悸地瞪著他。他這句話語,讓她的臉上寫滿了難堪。他的目光卻沒有在她臉上多作停留,反倒昂首看了一下日頭。「那麼,我就不打擾妳練習,太陽下山前記得進屋,晚餐由我來負責。」
  法正話一說完,將球桿交還給她後轉頭便走。星彩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臉上的灼熱感遲遲不肯退去。

  
  這是法正他成為他所謂的「全職綁架犯」後,第一次出現踰矩的曖昧舉動。往後的日子裡,他是否還會像這樣對待她,或是,其它她根本不敢想之事。
  突然想起他剛才提起報告二字,她垂首看向手中的愛桿,鼓譟著心,沉默不語。

 

 

 

 

  待續_

我居然更新了WWWWWWWW

嗯可見得在ASK上吶喊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毆
不過這回寫的倒不是預定要寫的情節而是今天才想的……
可惡啊這種變相的同居真的是萌的我亂七八糟!!法正你何得何能可以調戲星彩……!!!(毆
還有其實是因為真的好想寫原作長篇法星,但這坑(還有其它數n個坑)沒填完我不敢再開坑所以(ry
總之,這篇一定不會長的!我一定要填完它!好想趕快寫到幕後黑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