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到底要下到甚麼時候啊?這場雨!」
  
  又是個連綿細雨的午后,朱然擱下處理到一半的軍務書簡,單手支著側顏,黑色的眼睛透過鎖窗怨懣地瞪著庭院內的雨景。
  
  他討厭落雨的天氣並非絕對,只因相對之下,這種天氣會阻礙他進行熱衷的物事。
  他歎了口氣,指尖撥弄擺在案上的冰冷燧石。
  
  就在此時,天似還捉弄他不夠般,窗外的雨聲陡然增大,還伴隨幾聲悶雷,聽得他心情更加鬱悶。
  
  朱然百無聊賴地仰躺下來,兩眼發怔地盯看頂頭上漆黑無光的天井。
  
  都不曉得悶在府邸幾日了,這場雨,究竟何時才會停啊──
  
  正當他思忖是否就這樣小睡片刻,有張臉猝不及防地出現在他半開半閉的眼簾中。
  「哇啊!」
  他大聲驚呼,下意識帶了動作,好巧不巧就這麼迎頭撞上對方的鼻樑。
  「唔……」
  「陸遜!你怎麼……」朱然趕緊翻身坐起,扶著跪在地上、捂臉皺眉的陸遜雙肩。「沒、沒事罷?」
  陸遜鬆開手,搖首苦笑道:「不要緊。」朱然憂心忡忡地瞅著他有些紅腫的鼻頭,「真的麼?可是…….感覺好像很痛……」
  「真的不要緊,揉一揉就好了。」
  朱然偏著頭,但見他堅持無事的模樣,也只能納納地點頭稱是。
  
  兩人行至前方的廳堂落坐,朱然望著因為這雨而幾天未見的同僚,心中著實難掩喜悅甚至亢奮的心情。「對了,陸遜,你怎麼會過來?」
  「這幾天都下著雨,軍務之餘也多了點空閒在府中學做了些糕點,帶了幾塊給你嚐嚐,記得你好像挺喜愛甜食的?」陸遜將揣著的麻布包攤開在茶几上,一股清甜的香氣隨之蔓延而出。
  「真沒想到你會記著!」朱然說完並瞧了眼,是一個個橢圓狀的白糖團子,模樣像只兔子,很是可愛。
  「只是怎麼也想不到,陸遜你會想做糕點呢……」
  陸遜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麼,我就不客氣啦!」朱然取了一塊糖團子放入口中,甜味立即在口中化開。他再接連吃了幾個,對著對案的陸遜欣喜道:「不錯耶!」
  「我還帶了茶喔!」陸遜話才說完,像是變戲法般拿出一組茶具,熟稔地煮起茶來。
  朱然懵地看著陸遜,輕聲低估一句:「唔,陸遜好像兔子先生啊……」
  「呃……什麼?」
  「啊啊沒有,自言自語!我在自言自語!啊陸遜,別只有我在吃啊,你也吃一點!」
  「好。不過先等我煮完這回茶罷。」
  
  兩人用完茶點,一同在走廊上觀看雨景。
  陸遜對於那些貼在廊簷下宛若符咒般的物事極有興趣,只是這些符紙上寫的並非咒文,而是寫著「晴」一個大字,旁邊還畫了好幾個太陽。
  朱然見他看得如此專注,頓時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哎陸遜,沒甚麼好看的啦……」
  「嗯,會不會是因為朱然你畫了太多太陽的緣故,所以才沒有產生實際的效果。」
  「唔,別、別這麼認真計較這些嘛!我也只是想著多畫一些,效力或許會增強許多。」
  陸遜怔了片刻後,輕輕笑了一聲。朱然有些不服氣,欲作辯駁,最後卻也跟著笑了起來。
  
  「雨不會一直下,總是……會放晴的,對罷?」陸遜斂起笑容,回首凝看這片茫茫細雨。
  「唔……」朱然隨他目光而望,沉吟半晌,而後點了點頭。「嗯!你說的沒錯!」
  陸遜輕哂,取出一只竹簡遞上前。「其實今天來找你主要是為了這個……」朱然接過簡書,解開束繩攤開閱讀,原本困惑的眉眼逐轉驚訝與興奮。
  「陸遜!這是……」
  「是新的火計喔!待至雨停,我們就來練習罷。」
  「好!啊啊……好期待啊!拜託,雨快點停罷!」
  陸遜看著情緒昂揚的朱然,微笑附和:「是啊,希望這場雨能夠儘快止歇。」


 

 

結果我反而去寫了沒人敲碗催更的陸/然……
啊啊沒辦法!這梗我也是在心中醞釀許久,所以(ryyyyy
這兩只真的是可愛死我、可愛死我!嗚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鐵研禁
  • 好棒!謝謝作者大大,我好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