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前:是赤月的前篇。
  
  他擱下筆墨,收妥兵書將其擱往案旁,欲閉目稍作歇息,便聞帳外傳來不小的騷動聲。
  他睜開眼,朝帳口望去。
  
  是他罷……聽到消息後,他定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果不其然,帳簾揭起,一名黑髮青年匆匆闖入,見著在他身後守帳的士兵不知所措的模樣,陸遜無奈一笑,揚聲道:「沒要緊,讓他進來罷!」
  「抱歉啦!」朱然對著守兵挑了抹笑,而後轉頭急奔至他的案桌前。
  「陸遜!聽說這次……這次是你要擔任總大將軍麼!」
  「啊……呃,是。」
  
  聞言,朱然原本焦急的面容臉上,立刻浮出一層失落。「……怎麼……又是你啊……」
  
  即使這種情況已經屢見不鮮,陸遜至今還是不太能應付。
  只不過,官場上便是如此,他們都明白。
  而正因為他們都明白,所以他們的關係從未改變過。
  
  「沒關係……總會有任務能交到我手上的,對罷!」
  陸遜尚未接口續話,朱然便抬起臉,方才因確認消息而生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僅餘一抹開朗的笑,漾在他那張俊顏上。
  
  「啊……是啊。」
  
  每一次,他都會在自己面前,毫無保留地表達自己不得志的心情。
  而每一次,也都是他是他展露出這樣的笑,解開他心中對他無以言明的愧歉。
  

  朱然朝他拱手,轉身準備離開。
  「啊,等等,朱然!」陸遜忙不迭地叫住他的腳步,帶著些許尷尬的笑開口:「雖然現在還無法給你兵符,不過……」
  他見他帶著好奇的神情走上前來,便自身上暗袋內取出一樣物事,交到他的手上。


  「這個,給你。」
  「這是……?」
  
  陸遜瞅看放在他掌心中的物事──朱紅色的錦布配以赤黑兩種線編織成一條細緻的繩緞,繩緞尾端還繫有兩顆小小的白玉石。
  
  他對上朱然疑惑的目光,道:「是幸運物喔!這次的情況不比以往,較為凶險,所以我想把這個交給你。」
  「呃,可是,如此一來,陸遜你……」
  陸遜搖首,淺笑道:「我不要緊。你要帶兵上前陣,比起我,你更需要它。」他說著,按上他的手,連同他掌中的朱緞一併收攏。
  
  朱然凝著他,墨色的眸眼瞬間亮了起來。「嗯,原來如此……謝謝你!陸遜。啊……真高興!我能將這個繫在我的火焰弓上麼?」
  「當然!」
  
  朱然攤開手掌,像是如獲至寶般,欣喜地望看那條小小的朱緞。「好!那麼我這就回去繫上它!告辭!」
  「啊,軍令我晚點會派人送過去你!」
  他停下腳步,回眸朗笑道:「瞭解!陸遜……不對,是陸大將軍!」
  
  直到朱然離開帳中許久,陸遜恍然回神,不禁莞爾一笑。
  笑顏中,有著些許舒心的喟歎。
  
  
  
  
  
  FIN.

這次兩人的感覺好像好一點了(?),不過因為接著就會發生赤月那篇的情景所以……
嗚哇!我真的好想寫陸/然長篇啊~~太可怕了,越被稿子追著跑就越想挖新坑是怎麼回事啊嗚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馬俟桓 的頭像
司馬俟桓

木 日 双 一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