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P問卷
首先選出你的十個最喜歡的配對


1)鍾會X星彩-真三國無雙

2)趙雲X星彩-真三國無雙

3)姜維X星彩-真三國無雙

4)藥師兜X靜音-火影忍者

5)黃泉X玉秋風-霹靂布袋戲

6)王耀X灣-APH

7)羅德里希X伊莉莎白-APH

8)跩哥x妙麗-哈利波特

9)羅伊X霍克愛-鋼之鍊金術師

10)陸清雅X紅秀麗-彩雲國物語



>我放的都是我現在比較有怨念的CP...看過去好像沒什麼官配耶我果然不是官配飯XDDDD(爆)

好啦其他下收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音樂網址點我(你水管)。

中英文歌詞點我(網友網誌分享)。

 

其實這首歌我之前就有分享在噗浪了,至於為何特地為了這首歌寫一篇網誌,在於我剛才在校稿的時候,播放器再度轉到這首,想起之前我分享的時候還沒仔細看過它的英文歌詞,於是再度上網收尋...

看著中英對照歌詞,跟著歌曲一起唱,當歌詞來到中後段"Who says you don't pass the test"和後面那幾句,瞬間觸動到我的內心,差點就要眼睛流汗......

那些話......到底是誰說過了?其實就算有,那也都是自己。

自己不斷的給自己壓力,勝過別人說的那些......就算是家人在說,也比不過自己給的...

Yeah, WHO SAID!?

是啊!誰說過了!?

要相信自己是最獨一無二的......Who says you can't be the best?

八月底了,很多人都收心開學了,我也真的要收心面對現實了......

希望妖星本能夠快快且順利的結束!我真的要開始思考未來究竟該如何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是否滿18?Y/N
  • 請輸入密碼:

我終於畫了兜和阿會了XDDDDDDD真的覺得兜始終是我心中的正宮耶,不管哪些人在我心中換來換去,他永遠都佇立在那邊不會動搖XDDD

我入同人界多久,就愛兜多久,太神奇了!!!

是說兜和阿會...總覺得他們的個性在某些地方挺類似的......很聰明...野心......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

兜有可憐的過去,而阿會在史實上...總覺得那樣的家或許也帶來一點點影響

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但就是這樣這種咖果然很容易吸引我啊XD

就連外型也有那麼點像XDDD女人更是

咳咳咳,我什麼都沒有說喔

下次有機會來畫靜音和星彩,不過這兩個女孩子個性就不太一樣了雖然外型真的很像姐妹XDDDDD

是說她們兩個都是姐姐耶XDD這種隱性姊弟戀真的好美好啊!!!顯性的姊弟戀我反倒沒那麼萌,至於什麼是隱性什麼是陽性我懶的解釋了~請自行體會啦!體會出來表示你和我有相同電波唷快來和我結拜


好啦講一下標題。換個角度想!

其實昨天經歷了一件事,那段時間說真的心情有點DOWN

但換個角度想,自己不也會有那種「愛已經過去」的感覺呢......

本來我是拿,繪和文,本來就是不同種類型的傳教模式,來安慰自己

之後又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沒有那個能力,沒辦法,傳達

沉澱心情過後,真的覺得我只是那個「發訊息者」,至於「接收者」只有接收的動作,而且會選擇性接受,還會選擇到底要不要吃下這樣的訊息。

而外界還會有許多干擾因子,我這個發訊者是無法控制的......

我真的覺得我不該如此貪心,我也要想想其他位接收者,而不能因為無法傳達給某些人而感到沮喪才是......

應該知足。我要換個角度想,對吧。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是許久不見的鍾星現代黑白系列(直接省略成這樣了)!感謝ㄏㄐ願意給我使用這個梗XDDDDD所以就將這篇送給他啦ˇˇˇˇ
  
  贈>ㄏㄐ
  
  「喂?」
  「喂,張星彩,妳現在在做什麼?」
  「我在家裏。你有事嗎?」
  「妳在說廢話嗎?我打的是家裡電話。」
  「嗯。」
  「……妳……算了!妳晚餐先不要吃,待會下班我會買滷味回去……妳喜歡吃的那家。」
  「嗯,好。」
  「……既然妳在家裏聽起來又很閑的樣子,等會去樓下超商幫我買瓶雪碧,我要薄荷檸檬口味的。」
  「呃……有那種東西?」
  「反正妳買就對了!知道嗎?等我回去,拜。」
  
  *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妖星番外-【慾癮˙消失】(姜星)片段擷取--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算是遲來的七夕情人節賀圖嘛哈哈(爆)

總之就是鍾星KISS~>3<♥

 

會畫這張其實是因為看到ㄏㄐ畫了星彩所以就畫了鍾星  (什麼邏輯)

唔喔是KISS啊!我好喜歡害羞的阿會喔嘴裡說「誰想親妳啊」卻紅著臉湊過去親的感覺好萌 

下面來個兩人親完之後的小對話♥

星:唔,不是說不想親?
會:...那個誰又不包括我!
星:...是什麼意思?
會:......#(不曉得要說什麼只好繼續親)

 

受不了啊這兩隻有夠可愛三更半夜的這樣閃我對嗎你們兩個--

阿桓家的阿會真純情

 

好啦說正經的(?)

對不起喔我最近我都在妖星校稿&寫番外的羞裸場中,所以沒什麼機會生閑文(艸)連網誌好像也沒什麼時間寫(其實是沒什麼好寫?)

呃說到生閑文,感覺將來也不太會有那個機會除非我心血來潮(?)意思就是以後若有時間(我不用重考),我...還是會比較想生長文,短文的話那些梗我都留著好了.....那些寫到長篇也不錯

像是我現在在寫的姜星番外,其中的梗就是抽我平常有在醞釀的短篇梗,放在番外寫就還不錯~

是說這禮拜我都在和那篇姜星番外奮鬥,原本計畫寫三段又莫名的想加一段了(爆)沒辦法每一段都是個閃閃小短篇所以...

真心覺得封面的阿會正惡狠狠地瞪著我啊Q_Q~!

或許多加的第四段我會擺在後面點寫先來寫鍾星番外?唔是說姜星這樣寫下來真的很閃啊!!!閃到我都在考慮別冊要不要就只放閃光就好了,其他正經向的番外還是別寫了(爆)

要不然就是把那些甜死人的東西丟到最後面,前面先放正經向的好了XD

真誠的希望我八月底能把妖星一切事務解決完畢,雖然看目前的進度...現在編輯們都在等我校稿完畢才能有下一步的動作啊~可惡的校稿~唔喔喔!!!

其實我真的想要開始唸書了(真的嗎

然後在這裡謝謝有預訂妖星本的朋友們喔!你們都是我的小天使♥♥♥♥♥♥我會努力把妖星本做到最好的!!!請你們等我把書送到你們手中!!!!!!!真的很感謝你們!謝謝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頭先例行宣傳→妖星本預訂中--←點圖可進入妖星預訂表單。

妖星正文終於結束惹其實每次完結都有種莫名的空虛感啊...雖然我寫這麼長的經驗再加這次也只有三次...

今早在校稿前整理了一下紙上大綱,加總也真的是20幾張洞洞紙,是我有史以來用最多紙大綱的一次啊(艸)

沒辦法有些地方實在怕會漏寫什麼而寫在紙上,雖然妖星後面幾回我就直接打關鍵字打在文件檔就是了...(純粹懶得動筆寫

 

↓把紙大綱排出來的樣子,挺壯觀的XD

 

因為還有幾張圖所以其他就下收囉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年後,春。
  
  洛陽城郊有家臨江客棧名為迎桃棧,此棧傍水之處皆栽滿大量的桃花木,於春時桃花盛開,粉雪隨江風飄落,景色艷美非常。又,此棧所釀的蜂蜜桃花酒名列洛陽三大佳釀之一。為此,一到開春時,人客來往迎桃棧者絡繹不絕。
  
  入夜後,一名身披湛色繡紋披風的男子進入人聲喧擾的迎桃棧,尋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坐定,叫了幾疊小菜和一壺蜂蜜桃花酒。
  
  男子正考慮是要先飲酒還是先吃幾口小菜,眼前忽然出現兩個人影,其中一人伸手取過他正決定要先飲的桃花酒。
  
  「唷!這不是晉相麼?怎麼會來這種小客棧呢?難不成是私會……」
  原本還想說那個不要命的人竟敢打擾他,但聞說話者的嗓音是自己所熟悉的,面色變了一瞬的男子昂首,怒遏地瞪著。「……你們!誰讓你們跟來的!」
  
  「哎!於公,一直不婚不娶的黃金單身漢晉相重惠,究竟能不能在今年抱得美人歸,可是全城關注的焦點啊!我當然也是那些關注者之一囉!而於私嘛,事關小弟終身大事,身為兄長的我怎麼能不過來。你說是罷?丘建?」
  另外一個個頭較為矮小的男子重重點了點頭,附和道:「嗯!重大人的終身大事不容馬虎。」
  
  「鍾毓你給我閉嘴!還有丘建你……說過很多次,私底下別用那個名字稱我,就照以前的習慣。」
  「是!鍾大人!」
  
  「差別待遇啊!小弟對大哥這種冷漠的態度,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坐到鍾會身側的鍾毓勾住他的肩頭哀了一聲,另手則將桃花酒扔給站在一旁的丘建,讓他坐下還說酒可以先開來喝沒關係。
  
  「唉……難得我還幫你帶來有關她的消息……」
  「甚麼!?」鍾會聽到最後,表情呆怔了一下,隨即緊張地側身過來揪住鍾毓衣領。「你有甚麼消息……」
  「嗯?我剛說了甚麼麼?」鍾毓顧左右而言他。
  「你……」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再過二日,十日既滿,是司馬昭給鍾會、亦是鍾會給自己的最後一日。
  一早,鍾會先去查看後院那些入土的夕顏種子,接著回房用膳飲藥。這時他聽到外頭傳來叩門聲,入內者是連披風都來不及解下的丘建。
  
  「鍾大人,我趕回來了。」他跪地拱手,鍾會瞧了他一眼,要他起身。
  「信送到了罷?」丘建點頭應聲,道:「司馬昭看完信後還蠻意外的,不過王元姬倒是不怎麼意外,還說要代她向蜀后……唔,是星彩大人,問好。」
  鍾會拄著側顏,輕輕哼了一聲。忽爾他想起甚麼,問道:「所以,此處是……」「和您料想的一樣,是天水南側的一座深山……」
  
  鍾會頷首,示意他接下來的都不必多說。「你先下去歇息罷。明日一早就走。」
  說罷,他望向擺有筆墨和信箋的小案,面露思忖。
  
  聽到此話,丘建卻無立刻領命離去,而是有些惴惴不安地凝視著鍾會沉靜的側顏。「那個……鍾大人……您真的……打算要走?」
  鍾會嗤了一聲,目光睇向丘建,悵然失笑:「……呵,我不走不行啊。」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鍾會與姜維相談──其實也算不上相談,幾乎都是姜維單方面述說他的想法後,又過了三日。
  
  今日朗夜,天空淨潔,月圓星繁。
  
  鍾會帶著幾樣物事隻身前往星彩廂房,見木門半掩,他想也未想便推門而入。走過前廳後他往內房前去,見裏頭亦是一片漆黑,眉間不禁輕蹙。
  他佇在雕罩旁愣了一瞬,但聞裏頭隱有衣物摩擦的輕微聲響,他抿唇低吟,舉足踏入。
  
  鍾會在半掩窗側的小几旁找著星彩的身影,她抱著自己蜷起的雙腿面朝邊牆,散下的烏髮垂落遮掩了她大半臉側。她一身黑袍腰繫紫帶,若非透過窗外透入的月色,她的形影幾乎已融入室內的黑暗之中。 
  都這麼大一個人了,還會有這種孩子般的舉動。鍾會望看她瑟縮成團的纖細身影這樣想著,但轉念,自己的行為舉止似乎也沒有成熟到哪裏去。
  
  他在心中輕哼,接著傾身低喚。「張星彩。」他撈起她一綹鬢髮,頰膚粉耳入他眸底,他亦是見到他的耀星。
  被鍾會觸碰到的星彩窄肩惶地一顫,她回首,見著身後沒甚麼太多表情的鍾會。
  
  「你怎麼……」
  鍾會見她一張臉雖是乾淨、卻很明顯是哭過的臉,尤其是那一雙在額髮下的眸眼,烏黑燦亮卻帶有一條條血絲。
  大概清楚她心傷的理由,而她的理由亦如同她的心闊多而雜。但他希望著,希望她的心傷多少也會有那麼一點對他糾結的情。
  
  鍾會輕哼了聲,為她輕輕撥開遮在眸前的瀏海。露出的一雙眼,帶點怔愣而困惑地瞧望著他。
  「外頭天氣明朗,無風無雨亦無雷,妳在害怕甚麼?」
  聽他語出調侃,星彩「唔」了一聲,面色染上一層薄紅,氣色看來好了不少。
  鍾會瞅著她的目光瞬間有些迷離,直至聽她在換,隨即別過臉掩飾他的赧然。
  
  「……走罷。」他站起身,輕扣她的手腕將她帶起。
  「要去哪……?」
  「妳認為呢?」鍾會回頭瞥了她一眼,空著的另手探來輕撫上她的眼瞼,指腹下傳來的觸感,微顫微熱微濕。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侯霸領了姜維的命去請沈安過來姜維廂房,沈安在踏進裏室嗅到除藥草以外的腥血味忍不住皺起了眉,但見到室內一片凌亂和血跡斑斑的鍾姜二人,面上表情倒沒甚麼意外。
  
  他分別看過和處理鍾會的傷和姜維的病況,歎聲:「一個是病人一個是傷患,竟然敢隨便亂來,自己隨便亂來也罷,還拖著另外一個下水?」
  在榻上飲過藥的姜維闔上眼淡淡說了二字抱歉,抱著胳膊佇在榻側雕窗旁的鍾會則是別臉輕哼。
  「要談事就好好談,不要打架,又不是小孩子……唉。」
  
  目送沈安離開後,房內陷入一片詭異的沉默。銅檯火簇因窗外夜風遞入而閃爍跳耀,晃動的光影映在房內每一人臉上,映出各種不同的面色。
  丘建仍守在鍾會身側,手握劍柄,歛去的神情卻隱含殺氣。而夏侯霸則在姜維榻旁,臉上表情半是緊張半是憂心。
  
  鍾會側臉往窗外望去──澄澈的天,明亮的月,燦亮的星。
  寂靜寂寥寂寞的夜。
  
  「……鍾會。」聽到姜維在喚,鍾會並無馬上回應、亦無轉頭來望。「……代我謝過你的兄長,還特別讓他帶了那些得以減緩我病狀及調理身子的藥材。」
  鍾會微挑起眉,回首來望。
  
  原來鍾毓是知道姜維的病情,也知道他口中說的「結果」。想也知道這裏會有誰去通風報信,鍾會瞟了丘建一眼,丘建對上他的目光,心虛地抿唇垂顏。
  既然鍾毓他都知道,幾日前夜雨來訪時他還故意說那種話,根本以捉弄自己為樂。
  
  「……不是說要認真談事?」鍾會放下雙臂,將話題直截切入。
  姜維怔愣了會,臉上帶上一抹淺笑輕輕頷首。他先是望著自己交握在腹前的手,而後垂眸啟唇,以每個人都聽得清楚的音量,徐緩道:「我北伐主要有兩大障礙,一是內,一是外。」
  「內,帝王昏庸,文武官員或是貪瀆收賄、或是干預朝政,造成國內政局不穩;外,則有不斷帥軍侵襲佔領我國土的魏國將領,鄧艾和鍾會。」
  
  望向窗外的鍾會微眨眼睫,哼了一聲。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夜雨瀟瀟。

  下了木輪椅的鍾會坐在長廊,斜倚在新漆的艷紅朱欄側,靜觀廊外疏雨風花落。
  聽著細雨聲,牽動著他的心思,亦千扯著他對那個人的情絲。
  鍾會觀雨片刻,取了茶水來飲。
  當他放下茶盞,廊盡處忽爾傳來一陣他許久未聞的熟悉腳步聲。他心一顫,卻是拄臉釋然而笑。

  「夜雨啊……」腳步聲乍止,是與他有些相似卻沉穩內斂許多的嗓音。「你這回有無想出甚麼應景的詩詞呢?」
  自那人身上解下披風的雨水濺上他的側顏,鍾會哂聲。這句話,他還真說得一字也不漏。
  鍾毓亦是笑了,收拾好遮雨用的披風朗聲:「好久不見了,你氣色真不錯。」

  「是啊。」鍾會挑開一綹沾上雨露的褐絲,冷哼:「自從我清醒以後,就未曾在這個宅邸見過你這個算計自己親兄弟的人,氣色當然不錯。」
  「哎!」鍾毓聽出他語氣除了調侃外別無其他,只得挑了一邊唇角苦笑。「能聽你說這些話,表示你恢復的還不錯了。」他笑著輕拍過他的肩,在鍾會身側落坐。

  「總覺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識呢……」
  「嗯……」鍾會自是知道他所指為何,然而那些都已成過往他不願再想,僅是低吟一聲算是回應。
  「……只是這回,我不是送來食盒和勸告,而是可以讓你養身子的好東西、你的墨寶書卷,還有來自洛陽的消息。」
  鍾會瞇起眼,側過來瞪向一臉笑吟吟的鍾毓。

  鍾毓手指挑捲著耳旁鬢髮,而後笑聲:「小弟,你那種眼神真可怕。呵,所以你想先接收哪一項?」
  不等鍾會回話,鍾毓又道:「啊,補身子的那些,我剛才在廊上遇到星彩時就交給她了,她說會親自幫你處理,到時你不用也不行。」
  「你……」

  「至於你放置墨寶書卷的木盒,方才也已經讓來接我的丘建放到你房裏。你這幾日待在這種荒野深山養傷,必定無聊的緊罷?還得不時看著某些人吃味。」
  「你……鍾毓!你少管閒事!」
  望著鍾會氣惱外加羞赧的模樣,鍾毓笑得更樂,也更加不懷好意。「你的閒事,大哥我總是管不完啊……」
  鍾會別過臉,悶著嗓慍聲:「……我真不懂你。」

  鍾毓瞅他彆扭著神色的側顏,面上笑容漸漸淡下。「呵……士季,其實,你一直都懂的罷。只是你總礙於那張薄薄的面子和驕傲的性子,才會一直用這句話來搪塞。」

  鍾會怔然。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開了妖星的預訂,七夕前預訂的會有神祕小禮喔

不過妖星說是九月會出啦...但其實我.....有點想要在.....10/8出耶(爆)就剛好讓它滿5個月的時候出啊這樣不是很棒很美好嗎呼呵呵

反正我也不趕場次...全都通販或面交處理,應該還是會和星星本一樣做親友本路線吧......嗯,那我真的要來考慮我十月初再出好惹XDDD慢慢來啊說不定這會是我最後一次出本惹(每次這樣說的時候一定還會有下一次!!)

 

說到本子來放一下目前我的桌面吧

還是看不下去如此混亂的桌面(爆),之前那樣幾乎是要往將魔王手那邊蓋去的檔案草真的很恐怖,於是今早趁閑閑的還是動手整理了 

奇怪了阿會的臉怎麼樣都會被蓋住耶...考慮請編輯把妖星的標準字蓋在他臉上好惹 

之前收到繪者最新進度的封圖時,一整個很開心很興奮啊呼齁齁齁齁///////

當我沉浸在可以放大看著阿會和星彩的臉胡思亂想的時候(阿會真的是比本人還帥啊我說),我把圖片往下拉...才赫然發現.....

星彩的大腿啊是大腿啊雖然我之前好像就知道有大腿了但真的看到還是膚色的大腿就~~~~

阿會你另一隻手應該沒有伸到星彩的裙子裡去吧  感覺阿會就是有色無膽型的

呃還有其他雜七雜八、大概和妖星也有關的東西(但幾乎都是亂扯亂聊),因為有配圖佔空間所以我就都下收惹!!!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的吻雖然來得急促,但在觸碰到星彩後速度遂即放緩。他的舌尖如筆毫,以唾為天然的墨,輕柔畫勒著她美好的唇線。直至舌端乾涸,他便將她的檀口視作良硯,軟舌探入飽蘸她的檀中香墨。重新蘸滿透明色墨液的舌,如提筆前,須在硯沿輕壓些許以滲出多餘的墨水,於她的牙壁貝齒間輕掃擠壓,卻激起更多甜膩的蜜津唾水。
  良硯發出一聲軟綿的嚶嚀,挑撥著他急促震盪的心弦。鍾會喘息並輕笑一聲,吮吸著那些自硯端滿得溢出的墨,來不及嚥下的,就由他的指腹全數揩去。
  
  「星……」他抱緊她的後勺,換氣時低聲喘吟出她的名,呼出的熱氣顫動了她的睫毛。睫毛下那雙眸眼絢爛出迷離的眩光,她揪緊在他胸前的衣衫,亦是帶有慾念地輕聲喚他。
  
  鍾會捧起她盛紅的面頰再覆唇親吻,吻得兩人近乎缺息,才稍微鬆手,發汗的額首緊緊相抵相觸。
  
  「士季……」星彩顫抖著嗓音低低一喚,掌心輕輕覆上他仍捧著她側頰的手背。
  「……妳……」微蹙著眉宇的鍾會抬起沾染汗珠的眼睫,底下一雙情動的黑眸瞅凝著她。「妳果然……仍是……有所顧忌……」
  
  「唔……」星彩來不及答話,鍾會捉著她的下頷湊近再吻,這次吻得比適才急促且強硬,卻是不加流連。他輕咬了一下她濕軟的下唇,而後吻著她的頷和頸,直至她凸起的鎖骨處,微亂的目光卻瞅見上端有著一道淡淡的紅痕。
  
  是姜維……。
  
  心一寒,隨後牽扯出來的心痛,令他無法克制地悶哼出聲。
  
  鍾會急急推開懷中的星彩,拉大與她的距離。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輾轉,又過了數十日。
  
  鍾會腹部的傷在自身體質及沈安的調理下,癒合速度是比尋常人快了些。然他的腹傷終究是道不算小的傷口,幾日過去,仍極易因劇烈的動作扯裂傷口滲血,故他無法隨意走動,也無法如同丘建所說,要和星彩多培養感情,只能成日躺在榻上,不是發怔、就是服藥,要不就是昏睡,讓他很是鬱悶卻又怪不得他人。
  
  這段期間他也曾因傷而發過幾次高燒,皆是星彩和丘建兩人輪流在他榻前照料。最近幾日他的情況稍微好轉,目前已能下榻,可坐著星彩和姜維所製的軸輪木椅,讓人推出廂房在府中四處閑逛。
  
  鍾毓找的這座宅府雖是老舊,但佔地廣、格局大,住來也是舒適,應是這個魏蜀交界處的深山小村中最大的宅院。鍾會曾猜測此處是否是鍾家資產之一而心生抗拒,但之後他從丘建口中得知,此隱匿地點是由姜維口頭提供、而鍾毓負責去安排相關事宜。
  雖說這樣好似欠對方人情讓鍾會心裏並不好受,但總比在家族虛偽的庇蔭下好上許多。
  
  
  一日,鍾會醒轉後,按著有些發疼的額首坐起身。望見雕窗外夜色已黑,想來他已從用完午膳後昏睡到現在。
  
  感到些許躁煩的鍾會蹙眉沉吟,而後取過水潤喉。他擱下水杯後見著擺在榻旁的木輪椅,瞅了幾瞬,便是使力撐起身子坐上木椅,熟稔地操作著它緩緩移動出了廂房。
  
  坐著木輪椅的鍾會在廊上緩慢行走,整條幽深長廊望不見盡頭,四周俱靜,只聽到他身下木輪轉動的聲響,以及夜風偶撫過院內林葉的砂刷聲響。靜得,有些寂寞。
  
  鍾會花了一點時間才來到後院。此處是他某次獨自乘著木輪椅閑晃時偶然發現,之後若是無事、心煩,或是不想見人時,他就會來到這個後院。
  
  他將木輪椅推至中央,眼神隨意掃看。無人整理過的後院雜草叢生、殘垣破敗,相較於前院,顯得寂寥蕭索。
  
  他知道,姜維和星彩在前院移植了幾株桃花木。春季即將到來,想來那時候桃花盛開,景緻應是繁豔華美的罷。
  
  桃花……麼?
  
  他仰起臉,望看星空,憶著對桃花的印象,腦中卻是映出張星彩一雙若似桃花的眼。想起她面上的表情並不豐富,但她的那一雙燦亮的桃花眼,卻很會說話……無論怒嗔、羞赧、悲悽或是傷絕……屬於她的心思,皆是透過她的眸眼,有意無意地說給陷入她瞳眸中的那些人聽。
  他,也是那些人之中的一人罷。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整理完凌亂的長髮後躺回榻上,睜著一雙疲倦卻明亮的眼,靜靜地睇著上方發怔。
  他想著丘建剛才說的那些話,想著那些僅剩片段的夢境,再想著他底心真正的想法……
  
  其實也不用再去想了,不是麼?聰慧的他何嘗不明白,那些都只是在提醒他、提醒他該要明白。
  他明白自己想要的是甚麼,也明白他與張星彩之間情,絕對是互相的。就算其中多少有著假意奉承,多少有著誑騙利用,但絕大部分……他們對彼此的情意,都是真心而熾烈的。
  
  只是明白了,卻不肯面對,如此而已。而不肯面對的理由,則是太多、太多了……
  
  鍾會眨了一下眼瞼,眼盯著藻井,哼了一聲。
  
  而這個最主要的理由,還是姜維罷。
  聽丘建方才說,他昏迷的這段期間,姜維就有更多機會和星彩在一起。他又想起沈安說的話,想起之前在寨中得知姜維的身體狀況。姜維他的身體狀況似乎不怎好,自從與他接觸以後,一直都是如此……
  
  姜維……麼……
  
  若說他對張星彩的情,是帶點扭曲且瘋狂的熾烈深刻,姜維對她則是沉凝內斂、卻又不失霸道的矛盾淡然。
  直到現在,鍾會閉起雙眼,那些他與星彩親暱的畫面在他眼底下仍是清晰可見,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靨。
  
  姜維的一些舉動他仍不明瞭,他明明有充足的理由殺他,就算他們中間沒有隔著一個張星彩,昔日那些國仇家恨,戰場上的恩恩怨怨,這些加總起來,足夠讓他殺死自己千次萬次。
  
  姜維究竟為何不殺他?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站在一面等身的銅鏡前,鑲鏡的銅刻是九條乘雲翱翔的飛龍。
  他還記得這面銅鏡是他弱冠時,兄長硬是強行塞到房內的賀禮之一。
  
  他靜靜地睇著這面銅鏡,鏡面晦暗無光,彷彿蒙上一層厚重的塵埃,令他視不清倒映在鏡中的自己。
  他微蹙起眉,邊低聲埋怨那些下人為何沒有定期進行清理,邊將手伸出觸向鏡面。
  指端觸上鏡面傳來的微冷,讓他感到有點熟悉,卻想不起來這股熟悉感因何而生。
  但他卻能清楚知道,這股熟悉感,是他想牢牢握在掌中、是他所眷戀的、令他想緊握在手裏的微冷溫度。
  
  忽爾他收了手,垂首低笑一聲。
  
  怎麼會?自己……這樣的自己,怎麼可能會產生這種想法……
  他也會去愛人麼?該是說,他懂得去愛一個人麼?
  
  當他再度抬起臉時,卻在鏡中看到一個模糊的影。
  
  明明鏡面仍是一片黯淡,然那個影像逐漸清晰……是他的身影──是他進行弱冠之禮時的樣貌。
  微捲的褐色長髮全數整齊收在玄黑色的頭冠下,將他的俊顏襯得較為成熟穩重。他的身上著有同為玄色的禮袍,腰繫青帶,將他的體格修飾的更為修長精實。
  
  他瞅著鏡中的影像,瞅著鏡中揚起唇角微笑的那張臉。
  鏡中這個人……真的是他的鏡影麼?
  
  不對,這個鏡影並不是他……他不會露出這種笑……這種純粹的令他鄙視的微笑。
  這個鏡影……這個人……是他的兄長鍾毓。
  
  當他這樣自我辯解,鏡中人像是感應到他的想法,朝著他挑唇笑了一笑,緩緩地搖首輕聲。
  
  
  我就是你。
  是你不願面對的自己。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恍然之間鍾會清醒過來,突爾感到一陣口乾。他撐起身坐起,背靠著石壁,伸手取了置在一旁盛水的竹筒。
  
  由於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並不太清楚在這裏待了幾日。他腹部傷口癒合的速度極慢,但多少恢復了一點氣力,現在他已能做出一些簡單的動作,不再像之前那樣做甚麼都使不上力──除了那一日沈安來過,替他處理過傷口後,他咬了張星彩那次。
  
  鍾會一邊將含在口中的水慢慢吞嚥,一邊想著那天的事。當時他不曉得是著了甚麼魔,居然會像一頭獸般突然咬住她……
  指腹輕觸著沾了水的唇角,憶著咬住星彩時所嚐到的、屬於她的肌膚與鮮血的味道,是如此腥香、清甜……卻又苦澀。
  
  或許張星彩就是能讓人如此著魔的妖罷,她自己不都有那樣的自覺,才會在那個時候說出那樣的話。
  
  妖星……
  
  鍾會低低笑了一聲。想起腹部這道傷……其實不用沈安說,他也知道星彩她刺傷自己時有避過他的要害,即是如此……也不能代表甚麼。
  是因為姜維要她手下留情,還是她自己手下留情……
  算了,那重要麼?
  
  鍾會哼聲,將視線落上握在掌中的竹筒。鍾會想及星彩這幾天曾拿著這個,湊往他唇邊助他飲水。第一次她想這樣做時,他強烈地想拒絕她,畢竟受到這種幫助,對他來說實在是種恥辱。但當時他並沒有甚麼力氣推開她,只能能言語攻擊想讓她退卻,想當然的根本阻擋不了她。
  
  因為他的掙扎,所以星彩不得已只能把他壓在壁面上,抓住他的下頷強行令他把竹筒的水飲下。他閉嘴不從,清水便是沿著他緊抿的唇瓣間滑落,沾濕他的下頷、頸脖和衣領,形成一幅曖昧的畫面。
  他記得當時的星彩好像有些發怔,直到外頭傳來姜維的問話,她才猛然回過神,匆匆忙忙地放開他,瞪著他說了一句「別隨便浪費,我再去取水給你」後,垂著微潤的顏走了出去。
  之後,她要那樣愛管閒事,他也就隨便她了。
  
  思及此,鍾會半掩的黑眸上眼睫輕顫,心不在焉地把玩著竹筒。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標題所言,我是從5/8開始動筆寫妖星的,距離現在也歷經了三個月了呢...有種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的老梗蒼傷感啊(?

該說是意外嘛?嗯...其實也不意外啦憑著我對鍾星突飛猛進的愛,加上對姜星的愈發不可收拾的悲虐糾結,我都不忍說原本只是突發預計寫一萬字就要解決的妖星會變成現在這副德性啊

何謂這副德性(?)就是以下這副德性......

說好的當初35回完結的呢?說好的當初十五萬字以內完結的呢?

算啦反正我說了通常就都會超過啦!(你可以不用再強調了大家都知道)現在的確是35回啦不過嗯那個字數ㄏㄏ(被揍)嗯其實我還是不敢保證能在二十萬字完結耶(遮臉)我還是持保留態度好惹免得(ry

我現在只希望快點完結好讓我了卻這樁心事......本來想說上禮拜能完結卻被我弟的歸途(?)給打亂,接連這禮拜也同樣是因為我弟--(別找藉口啦)

咳好啦,這禮拜也只剩兩天能寫啊!兩天,每天都寫也只有到37回啊你說說我怎麼可能37回完結嘛哈哈哈好歹要到40回啊你說是不!(是在跟誰說話啦

總之我希望下禮拜能完結!!沒能完結!我、我就發誓一定要寫出夢幻三批出來啦!!!(那你就準備寫吧你

好吧先不要管正文了......其他的下收。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