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說是十五萬字是下午的事,今天寫完31回後字數已經是十五萬又五千字惹,下回就會來到十六萬字了喔耶

31回後面該說這禮拜想要衝到妖星結局,看了一下手邊大綱,嗯嗯看情況應該是不會突破4開頭啦除非我又節外生枝(爆)但感覺起來已經開始要走向結局了,要節外生枝的情況不多,除非......我又想更動結局(艸)

但不管怎麼樣該,我的結局大致上是不會再更動了,不敢說是HE啦但嗯嗯嗯就是你們知道的w(誰知道啦

是說若是這禮拜想衝結局,每天寫一回的話,今天禮拜一31,到禮拜五也就是35回吧......咳咳,糟糕了好像沒辦法這禮拜完結欸

不過感覺終於要進入尾聲還是有點高興啦,至於什麼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那個就哇哈哈哈哈(被揍)

31回後記說到拿藥,我真的有點覺得我寫妖星寫到都快毀容了

真的不誇張......我整張臉又開始爬滿了可怕的小痘子(紅疹?)......雖然我覺得是我媽亂擦那些藥造成的,之前我沒擦東西的時候還沒有這樣嚴重,結果她心血來潮開始拿那些東西擦我的臉後就變成現在這個很恐怖的樣子...

今天去拿藥,對鏡子擦藥的時候其實有種想哭的感覺,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啊我......真的是有種恐怖到我不想見人的感覺。不過想想,妖星我也快寫完了,寫完了,如果真的要走上重考之路,我就真的該放下了......無論再怎麼愛三人組,也應該要有所節制了吧......

 

 

好啦下面說點開心的好了!開心的東西就下收啦!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挾著姜維性命及麒麟赤令在他手中的理由,鍾會率著剩餘的兵力進入成都,與城中軍營處已整編完畢的鍾、姜二軍會流。
  軍旅安治妥當後,鍾會遂與其親信理所當然地入主諸葛府。而原在諸葛府內的眾蜀將似乎早已接獲消息,當鍾會等人來至時,整座宅邸見不著半個人影,迎接他們的,只有那一陣陣颳捲著塵埃吹過府前的蕭索寒風。
  
  之後,鍾會親自入蜀宮見蜀帝劉禪,將現在的情勢與利弊鉅細靡遺地分析與他。劉禪的決定完全在鍾會的意料之中,在龍椅上的他聽罷,並沒有多做反駁、也沒有提出任何疑問,心平氣和地答應將成督軍交給他。
  只是讓鍾會意外的,是劉禪除交給他成都軍的兵符外,居然連皇用玉璽也一併奉上。乍聞此,鍾會頓生疑心,並未立刻接過劉禪雙手盛上來的玉璽。劉禪見他警戒的模樣,善笑說這是為了表現誠意,何況該玉璽本來早就該由先前破城的鄧艾之手交給魏。鍾會聽到鄧艾二字,想起他與其子被押解回洛陽一事,唇角不禁挑起不以為然的冷笑。不疑有它,鍾會傲然接過那塊代表蜀漢皇權的玉璽。
  
  處理完「裏」,鍾會回諸葛府後再度仿摹司馬昭的字跡,以其名義寫了封密令派人交給正在前往成都的賈充軍。
  外人都以為司馬昭派賈充軍過來成都,是為了要協助他攻伐蜀國成都,但鍾會清楚這支軍的真正目的,是要來殺他滅口,讓他死於異鄉。
  
  於是密令言:鍾軍已成功入蜀,而鍾會不久便回秘密趕回洛陽,身邊僅會帶幾名隨扈。因此並不急於帥軍攻打成都及取他性命,命賈軍先於子午谷駐紮,待鍾會回程路上再行殺之。
  最後賈充軍等到的將不會是北返的鍾會,而是前來取其性命的胡淵及五十精銳騎兵。鍾會隨令胡淵的騎兵隊前往子午谷,以逆反之名將賈充軍殲滅。
  
  至此,裏外威脅盡除。剩下的……就只於他親率領數十萬兵馬出城,北上伐魏。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帳簾被人輕輕揭起,一股腥風同時自帳外撲了進來。推簾入帳者,是踩著不輕不重的步伐、身著黑衣、一臉沉著的丘建。
  他手提著一個沉甸甸的黑布包,即使如此,在燭火的映照下,仍可見布包上沾染著與他足靴上相仿的深色血跡。
  
  丘建走至鍾會案前,將布包置在身前後,恭敬地屈膝拱手道:「屬下不負鍾大人之命,已拿下賊人首級。同時也將隨行的董厥與張翼斬殺,屍首已綁了石塊扔入錦江。」
  丘建清楚他的主子從來要的只是結果,至於過程怎麼樣,若無必要,他並不過問,也不會去聽。
  鍾會稍稍瞇起了眼,微冷的眸光先是掃過丘建那張被額髮陰影遮蓋的容顏,再掃往他前方那只裝著他口中所言之物的布包。
  
  半晌,鍾會勾起唇角,溢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輕笑。
  「呵,是麼?」
  
  仍低著頭的丘建聽到他這聲曖昧不明的笑,怔然而未吭聲,只是一滴冷汗,自他的鼻尖處惶惶墜落。
  「起來罷。」鍾會拂了一下案面,指尖輕輕劃過宣紙上墨跡已乾的妖桃。
  丘建按膝起身,望著眼前拄著臉的鍾會,見他表情似笑非笑,丘建踟躕了一下,仍是開口問:「鍾大人,您是否要確認……」
  鍾會擺手道:「不用了,你拿出去罷……嗯,不過,好歹他是個蜀大將軍,又相識一場,處理也別過於隨便,但別讓其他人知曉這件事,連自己人也是愈少人知道愈好。」
  「……這我自然知曉,這件事我會辦妥。」
  
  「那麼……應當取得的物事……」
  丘建信步向前,自懷中取出一只白玉盒遞上。鍾會接過,睇了盒蓋上那只雕工精細的神獸麒麟,鄙了一聲笑。他將玉盒打開,裏頭靜靜躺著數十支赤紅色的軍令,他取出一一看過,每支軍令角落皆繪有同玉蓋上的那只麒麟,是蜀大將軍的麒麟赤令無誤。
  「這些就夠了。」鍾會唇角揚起滿意的弧,他將玉蓋闔起,收入襟中後,睇向惴惴不安的丘建。
  
  丘建迎著鍾會的目光,緩眨了一下眼後,低聲道:「那個,鍾大人……」
  「還有事麼?」鍾會轉開與他對視的視線,將視線放往案上。丘建隨他的視線望了案桌一眼,那幅新作的墨畫甫入他的眼簾,登時讓他眸底閃過一道愕然的眸光。
  丘建知道他所繪何物,那是一株盛開中的桃花樹。但從他這個方向看來,看來卻像是一株枯朽之木,枝條空隙間,則鑲有一只只閃爍出異樣光芒的星。
  而枯木扭曲之狀,看來像是二字,天下二字。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睨眼走在身側的鍾毓,沉吟了會,微惱低聲:「你對著我做甚麼?」
  「我不能和小弟敘一下舊麼?這幾天你忙我也忙,趁現在彼此都有空檔,聊一下無妨罷?」鍾毓說著,伸手按上他的肩頭。鍾會遂拍開鍾毓的手,不耐煩地瞟了他一眼。「你有很忙麼?」
  
  「你認為呢?」目光映著鍾會猶然不滿的表情,鍾毓挑了一下唇,隨後稍稍歛起臉容。「士季,在洛陽的宗親們都很擔心你,一來你被那樣的流言纏身,二來前些日子你帶兵回洛陽居然沒有回家,而是住在父親舊處。隔幾日後,又帶兵前往成都,你……」
  「你知道我在做甚麼不就好了?」鍾會蠻橫地斷開鍾毓的話,他撥了一下頭髮,盯看前方燃燒的寨火,眸光頓轉陰冷。「至於洛陽那些人……哼,都與我無關。別跟我說這些,你要再說,我就用飛劍刺穿你的嘴。」
  
  「好好好,我不說,雖然你才不會真的對我怎麼樣。」鍾毓苦笑道。
  「你說甚麼!」
  
  「呵,你還是像小時候那樣,聽到不順心的話就會發怒。」鍾毓不等惱慍的鍾會欲作辯白,續道:「那我說點別的罷。正如小弟你所言,我知道你要做的事,也清楚那對你而言相當重要。不過,人生中,還有其他重要的事罷?」
  「……你是來勸我的麼?」鍾會面色一暗,寒著嗓說道。
  鍾毓笑了聲:「我若是來勸你,我還會把你那些部曲帶來此助你麼?」
  
  說罷,鍾毓仰臉觀天。天空澄澈,繁星點點。「雖說我得司馬昭的信任更勝於你,對他也算忠誠,但在你之前,其他都只能擺到後頭。」
  鍾會嗤了一聲,「……你繼承父親爵位,居然會為了只有一半血緣關係的親人,替我養那些部曲不說,現在竟然自洛陽帶人來助我。就不怕到時司馬昭撤下你的官爵?你是呆子麼?」
  
  「你做了這些事,若是……嗯……」鍾毓清楚鍾會不喜歡聽到「失敗」這個字眼,尤其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於是換了另個詞。「若你不慎失利,你應該清楚,同樣也姓鍾的我,下場也是相同的罷?」
  「……所以呢?」
  「還會有甚麼所以?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只能助你了罷?唉,誰叫我是你大哥,還跟你長得那麼像。」
  「你、你以為我願意麼?你若是那麼不甘願,就給我回去洛陽!」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是即興文,然後背景是OR2!雖然說是姜星但最後面還有小驚喜喔(爆
  
  姜維抱著剛才分配到的兩個裝著水的竹筒,興匆匆地走在寨中,走了片刻後,在一個提供將帥們休息的營帳前停下。
  相較於剛才走路時神采飛揚的表情,此時他盯著帳首的表情看來有些忐忑,半晌,姜維握著竹簡的手一緊,下定決心後,推帳走入。
  「星彩,我替妳拿了些水。」
  一入帳,便見到星彩背對著自己,肩上掛著一條使用過的毛巾。她聽到帳口傳來他的聲音,轉首望去。「啊,謝謝你,姜大人。」
  「來。」姜維走到她身後,將竹筒交給她後,在她身側坐了下來。
  
  他隨著她的目光往她前方望去,在她併攏的腿前放著一張地形圖,是剛剛他們和郭嘉一同去的戰場地形圖。
  姜維看著星彩打開竹筒含了一口清水,眼睛仍舊專注地盯著地圖,忍俊不住問道:「星彩,妳在看甚麼?」
  「我在思考剛才在戰場上時發生的一些失誤,」星彩的指尖停在地圖上的某個定點。「戰後,靜心下來想清楚,下次就絕對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唔,原來是這樣啊。」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心血來潮畫了一下阿會的大哥鍾毓www

讓阿毓的瀏海分不同邊,然後盡量讓他笑起來有很那種「開朗的陰險」的感覺(?)

結果畫完我比較喜歡阿毓欸怎麼辦果然大哥魅力無窮嗎XDDDDDDDD

希望之後毓大哥在妖星內會有戲份......然後加進來以後我又要爆字數了(爆)果然我是那種很喜歡節外生枝的傢伙

本來還想嘗試畫丘建小天使,但怎麼樣都下不了手啊因為很喜歡他所以怕破壞形象QAQQQQQQQQQQQQQQ

然後之後突然換了一下很久沒用的pen筆刷塗鴨了一張星彩(之前用的都是pencil)

 

本來還有塗一張阿會的但怎麼塗怎麼微妙最後就放棄啦~!!!(躺)

不過畫一畫到最後有點乏,發現我的繪圖板和某大手繪師一樣耶(艸)沒關係啦我不會畫圖至少算會寫文

友人被我推到嘉星坑我超開心的!!!!!!!!希望有機會能一起出嘉星本啊!!!!!!!!!!(爆)

是說真的好想玩蛇魔2或真三6的中文版啊~~~~~每每看ㄑㄑ的截圖就感覺真三6的奸情滿點!!不管那方族群(?)都有服務到啊真罪惡!!!姜維你那種說話方式是怎麼樣啦犯規!!!!!!!

晚上又多畫了一張我家蛇魔2的99組//////////////////////姜維好生氣喔平白無故又多了一個魏國情敵XDDDDDDD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與其部屬同姜維等人於成都諸葛府內,秘密商討討伐洛陽諸多大小事,輾轉間已過四日。
  次日接近午時,天正飄著小雨,鍾會帶著部下自成都回至營寨,一眾自寨口方下了馬匹,寨內便急急走出一名執傘的青年。在鍾會將馬匹韁繩交給身側部下後,丘建已匆匆奔至他面前。
  
  「鍾大人!」丘建將手中的傘遞上前替鍾會擋雨,自己則曝露在陰陰綿雨之下,微冷的雨絲沾拈上他的黑髮及臉顏,他卻不甚在意。
  他走往鍾會身側,淺淺一笑:「您回來了!」
  鍾會輕哼了聲,指尖輕撥微溼的額髮。「昨晚就給你消息了。」他微瞇著眼,將髮尾凝出的水珠揩去,又道:「對了……入城一事……」
  
  丘建知道他所謂何事,立刻接口道:「回鍾大人,昨日一早接到您的消息,我便下達您的指令,命整編好的軍開始行動。不過,目前已率先入城的支軍,僅有當初隨你進攻劍閣的那批人、及對您相當信任的部將,而那些再度對您此舉起疑心的部將與其支軍,說是要等你回寨後再商討。」
  「早有預料。」鍾會寒笑道,示意丘建繼續說下去。
  
  「我與城中董厥知會過後,各支軍分批分時段,通過不同的城門進入成都,而目前我方入成都者約有三分之一。」
  「是全軍的三分之一,還是……」鍾會放目而望,寨內士兵們在細雨中來去走動,或是拆卸軍帳,或是搬動武器,或是整頓雜物,看來很是忙碌。
  丘建同他的目光望去,悄聲道:「……當然是後者。」
  「嗯。」鍾會面無表情地頷了一下首。
  
  「那個,鍾大人,有句話我不曉得該不該說。」
  鍾會輕輕瞟了丘建一眼,沒有回應他。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個人覺得非常有FU的奉孝小說封面!!!真的是深深打到我/////郭嘉的動作和神情不用說一整個就是讓我心花怒放,再加上黑鴉羽毛做櫬,底為深紫,啊啊啊一整個就是美好啊

上面那張是台版的,港版→不曉得是不是色差的問題,感覺沒台版這樣有震撼力......

是說,想當初我在小博上看到出版訊息時,一整個超激動啊激動到不能自己啊!!火鳳迷迷糊糊(?)看到現在,我最喜歡的就是郭嘉啊!小說最想看的也是他!知道出了小說後一整個--唔喔喔喔!!!

看了一下出版日,還是已經出了兩三天的,看到的當下馬上從家裡衝出去書局買。一邊騎車還一邊擔心會不會書局已經沒有了><還好衝到書局後看到新書架上有一本,我就非常激動的抽出來拿去結帳啦!!!

好啦其他應該算是書感之類的東西,我就下收啦!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是否滿18?Y/N
  • 請輸入密碼:

不免俗得先來書訊一下:

作者:李柏

出版社:大地

之前我入手的管道是三民網路書店,現在還有在特價喔79折!

好啦那麼就是閱讀感了!標題是我看anobii上看到有人的書評寫了這句!我真的好喜歡啊!!想來我當初看到這句時,在電腦前爆笑了超久!哈哈哈阿會你是C咖是C咖!

想說趁現在還有點記憶&PSP正在充電中(咦),所以就先抽時間來把這本的書感寫一寫吧!不過正文看完,我後記(應該算是補述?)還沒看完就是惹!

說是這樣說啦,但大部分都是我從噗串的即時書感那頭抽出來稍微做一下整理。就下收了!

先提一下我的書感通常都很爆走,很跳痛,個人主觀很重,應該沒什麼營養(?),也不知道會劇透多少,總之嗯若想要跟我認真討教的話,還是勸君別看下去了XD"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標題其實應該是→萬惡的OR2!!!嘉星嚴重奸情啊!!這樣又重重打中我的心!對嘛這樣對嘛!!

總而言之是一張嘉星

嗯其實我多看了幾眼,發現我畫的眉眼(?)好像總是如此啊真糟糕(艸)

總之呢今天OR2終於成功獲得郭嘉惹(怨念只剩只會在那亂的鍾阿會)結果一拿到他後進去對話欄裏,就有他跟星彩對話的欄位是怎麼回事啦這奸情也太強大 

郭嘉的特殊關係欄還有星彩,嘖嘖這太明顯了喔犯規啊光榮犯規啊!!害我都忘記早上我聽趙星對話欄時的興奮感,好萬惡喔嘉星這對wwwwww

 

咳是說友人見了這張圖,便說:有種妳筆下的三國會在星彩之下完成統一的感覺......

這點已經不用懷疑了吧我不是一直都在做這種事嗎XDDDDDDDDDDDDDDDDDD

然後另位友人再道:星彩統一三國可行(蓋,星彩萬歲萬萬歲

我一整個大爆笑啊XDDDDDDDDDDD沒錯!星彩女皇!請您踩著阿禪這塊墊腳石,征服所有男人統一全天下吧!!!(司馬昭:等等啊喂--!!)

嘉星真的神萌!但感覺我也有辦法把這他們寫的很虐,想想郭嘉這種風流性子,搭上星彩如此認真的個性......嗯,你知道的wwwwww(誰知道啦!

好啦我要繼續玩OR2惹!要好好練郭煩人和晴明(L)是說OR2有些武將的招式有重新設計過,感覺光榮這回還蠻有誠意的!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與姜維兩人由殿側月洞門離開龍華宮,兩人一路無話。在行出皇城這段路上,遇上了幾次巡邏守衛,守衛幾乎都認得姜維因而未做阻攔。若有不認得的,姜維便會出示通行證,倒也沒引起甚麼爭端,頂多,也就是多看他身旁身繫斗篷的鍾會幾眼。
  鍾會在離開龍華宮後立刻將兜帽掀開,將整張臉露出。他現在的身分是「姜維的隨扈」,守衛不認得他的臉也是正常,若走在宮道上還用斗篷遮住臉顏,要人不起疑心也難。
  
  他們正在走的這條官道上只有一對巡衛,方正才遇上他們,隨後便拐入右側官道離去。鍾會輕瞥了眼在身側的姜維,薄唇啟,語氣森冷道:「你為何會進宮和那個昏君談話?」
  「……我因假意降魏而收兵返回成都,暗中卻安排人馬欲再度北征。倘若這段期間我不入宮與劉禪對談,他難道不會起疑心麼?」姜維頓了會,接下來的語氣有些無奈:「這種表面上的應酬,還是得做。」
  鍾會聽著這話莫名耳熟,才想起星彩似也是用了與此差不多的理由。他手端著下頷,寒笑道:「我都不曉得那昏君的疑心病如此之重。」
  「你非我蜀國子民,當然……不會曉得這些。」姜維淡道。
  「你……」
  
  鍾會總覺得姜維這話意有所指,好像刻意地強調他非是蜀人身分。既是強調此,那樣淡然的語氣、及不再用敬稱稱呼他,似又帶有一絲嘲諷,好似在嘲諷他這樣的身分,還想妄圖染指蜀的一切……這其中,也包括了那個女人。
  他的確不是蜀人,那又如何!?他眼前這個人,不也是魏人出身,不過就是敗在那個不知變通的諸葛亮手下,便就此歸蜀、為蜀效忠罷了。
  鍾會本想反唇相稽,但見姜維昂首靜觀月夜群星的側顏,又想及方才他與星彩那樣的互動……有甚麼話,如今……都鯁在了喉頭。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握牢星彩的手,欲往殿側離開。當他們一前一後走在殿側的月石道上,鍾會眼角餘光卻是瞥見一個影。
  原該是要往殿前離去的姜維忽爾停下腳步,他抬頭望了眼今晚月色,接著竟是轉過身,朝他們這個方向行來。
  鍾會心一驚,又見星彩亦是聽到姜維的腳步及些許的輕咳聲,臉色因而僵硬。
  鍾會瞅了她一眼,逕自拉著她走至一旁宮廊角落,用陰影遮掩身形,並同時隱去氣息。
  
  姜維果然往殿側方向走來,掛在廊上的琉璃青蘇宮燈與花間石燈內的火光,將他頎長的身影倒映拉長在散發著瑩瑩碎光的月石上。
  姜維走得步伐極緩,像是邊走邊在思考些甚麼。他不時會蹙起眉頭,以掌虛掩唇口,擋住那些掌心底下的咳音。
  
  見姜維的樣子,應該不是察覺他與星彩在後殿的月芍道,僅是心血來潮而隨意晃到來此。
  鍾會瞥了眼身側的星彩,星彩凝著沉黝的瞳眸,注視著前方不遠處的姜維。忽爾,她的眸底似多了一道晃光,鍾會略挑起眉,順著她的視線重新望向姜維。
  
  姜維佇立在一叢已然凋謝的芍藥前,專注地瞅著那些昔日花期盛豔、如今卻凋敗的殘花,他面上表情被闇影遮擋故視得不清,只聞一聲輕歎,歎聲悲歡末定。
  鍾會見姜維如此,身側的星彩亦是如此,大抵是此情此景,有著他們共同的回憶罷。
  
  共同的回憶……麼。
  
  鍾會思及此,原就複雜的心境,糾結更甚。
  
  這時他見姜維好似發現甚麼,他單膝著地,伸手往花叢底下探去。待他收手,手中便多了一朵雪白色的小花。
  
  那是夕顏。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晚鍾會帶著簡便的行囊,與營中幾位要將再度前往成都。
  整個攻奪洛陽滅魏之計,經過今夜會談,預估要再議上個四、五日,以確保計畫之周全。雖用兵貴在神速,然一些細節仍要安排得當,畢竟這是一個龐大的奪權計畫,還當步步為營、小心為上。
  對此,姜維帶來的訊息早有暗示,鍾會亦早有預料,故也不推辭,與其部將暫且居住在諸葛府,以便往後議事。
  
  入成都後第二日,夜。
  
  結束了一整天的議事,一臉泛乏的鍾會在有暗衛的隨行下獨自走在城中街道。他手端著下頷,一邊思考今日意事內容,一邊走路散心。
  忽爾他注意到有道黑影自他眼前走過,而後那道人影立即閃進一暗巷內。
  
  那抹人影,好生熟悉。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拿到滅蜀記了,我還是一直覺得三國末期C咖間的對決這話真的是很妙啊XDDDD

於是乎就撇了一下圖w

艾叔一整個超棒的不是我在說w那種認真又不會輕易動怒的性格,肯定是個好男人啊  至於某個小鬼頭阿會就不用理他了XD

這張是最初的草稿...一整個很搞笑!想到C咖對決我反倒是想到他們兩個,艾叔快點打趴囂張會啊wwwww

其實這篇網誌我主要是要寫......我目前手中有哪些三國相關的書的(噴)想說拿到了滅蜀記,來整理一下好了,不過......欸,算了,下次再說吧!沒辦法阿會和艾叔實在太搶版面了XDDDDD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鍾會等人回到營寨時已近四更,原本還看到的月及星的澄明夜色,如今卻被一層層沉厚的烏雲覆掩了所有光輝。
  一片靜寂的寨內,只聞篝火燃燒的劈啪聲響。一陣冷濕陰風驟起,將火燃得更旺,赤紅光影妖嬈晃盪,激出片片星火如隕星下墜。 
  映著火光,歸營眾人的臉容皆神色未明。
  
  鍾會送星彩回帳,期間兩人皆沒有談話,回過頭來和待在帥帳前的丘建簡短說了幾句話。丘建見他臉色不好,擔心地問了幾句,他搖首說了無事後,揭簾入帳。
  鍾會將方才在諸葛府時,姜維給予的兵簡書自襟內取出隨意置上案桌。案上仍維持著他離開時那般混亂,案桌斜了一角,幾樣物事掉在案下。在一片黑暗之中,鍾會面無表情地盯看這樣的畫面,半晌,他也未整理,回身換過衣物便上了床榻。
  鍾會躺在榻上,手枕著臉側,緊閉雙眼,試圖逼自己入睡,但他愈是想如此,愈是更加清醒。
  
  他很在意,因為在乎,所以在意。
  依照他的性子,當姜維那樣物事交給星彩時,他就該開口問、甚至是將它退還回去。他直覺那條破舊髮帶的主人,一定是星彩心中那不願想起的記憶之一,否則她不會有那樣的神情,那樣和她每每因過往回憶而生的反應一樣。也正因為她有那樣的神情,所以他甚麼動作都做不出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與張星彩的秘密同居生活 第二話-夏日午後

 

  系統提示:張星彩終於答應與___住在一起,開始兩人的同居生活。

 

  某日午後,天氣正熱,___剛從外頭歸來,喚了星彩幾聲卻沒有回應。
  ___在屋內四處都找不著星彩,最後終於在和室內,找著了坐在木榻上、正面朝院子的她。
  應該是天氣熱的緣故,她只穿著一件無袖白衫,露出兩側肩頭及幾乎裸露了一半的雪背。
  「原來妳在這裡啊!妳在做什麼?」___上了榻榻米,走上前去問。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閱前:想說妖星都寫到十一萬多字了,而且剛好姜維也在最新一回回歸了,所以阿桓就臨時就想來玩一下角色介紹XDDDD!(文:俟桓/圖:ㄏㄐ)

 


  張星彩

  字:-

  年齡:25

  身高:165cm

  身分:蜀后

  武器:盾牌劍(騎盾醒劍)

  個性:沉著冷靜、認真負責,雖然外表堅強,內心卻異常脆弱

  對情感的態度:由於受過幾次傷害,似乎不會輕易動情。不擅長直接用言語表達情感,通常是以細微的動作來表達情感,必要時會主動。不排斥親密行為,但不喜歡在有他人在的情況下親密。

  敏感處:耳朵、大腿內側

  喜歡的親密動作:牽手

  喜歡的人:家人、師父

  喜歡的事:修練、看星星、守護重要之人

  喜歡的物:盾牌劍、耀星、師父的髮帶、夕顏花

  討厭的人:敵人

  討厭的事:重要的人受到傷害、待在蜀宮、下雷雨

  喜好的異性類型:成熟穩重、肯定她的能力、不會過度保護她、可以陪她看星星


  鍾會 

  字:士季

  年齡:22

  身高:175cm

  身分:魏策士

  武器:飛翔劍(飛龍劍)

  個性:早熟聰慧、自恃高傲、自信過剩

  對情感的態度:沒有甚麼經驗,因為情感對他來說並不重要。會以強勢的作風來掩飾自己的笨拙。其實很容易害羞、經常惱羞成怒。偽強勢型。

  敏感處:下頷至鎖骨處

  喜歡的親密動作:親吻

  喜歡的人:自己、張星彩

  喜歡的事:策略謀劃、練御劍術、寫書法、嘲諷別人、用飛劍威脅人、惹星彩生氣

  喜歡的物:自己的頭髮、飛劍、披風、夕顏花

  討厭的人:家族成員、瞧不起自己的人、比自己愚蠢的人、妨礙自己的人、接近星彩的人、除了自己以外跟星彩有關係的人

  討厭的事:被人瞧不起、失敗、自己不擅長應付的事情

  喜好的異性類型:除了張星彩和蠢蛋以外的類型都可以!

  

  姜維

  字:伯約

  年齡:25

  身高:180cm

  身分:蜀大將軍

  武器:槍(蒼龍煌閃槍)


  個性:積極上進、責任感強、執念極深

  對情感的態度:與個性不太相符,對情感較為消極。不是很會處理情感上的問題,對於喜歡的人不太會主動爭取,但若動了真情,會轉被動為主動,不過表面上看來仍是被動。若是產生誤會,並不會主動解釋,而是希望對方知道事情真相後能體諒自己。極度缺乏安全感,因此喜歡透過親密動作弭平他的不安。算強勢型。

  敏感處:後頸、掌心

  喜歡的親密動作:擁抱

  喜歡的人:丞相、家人、星彩

  喜歡的事:北伐、閱讀兵書、帶兵操演、虐自己也虐別人

  喜歡的物:蜀國、丞相的羽扇、書冊

  討厭的人事物:敵人、奸臣小人、不聽從軍令之人

  喜好的異性類型:能夠理解他的人、他能掌握亦也難掌握的人

 

弄完以後還蠻有模有樣的嘛(捧頰)是說,我本來想把角介寫的更歡樂的(不)

呵呵呵大家看完有發現什麼端倪嗎www感覺寫了三位主要角色的介紹後,我對他們有更深一層的了解了呵呵呵呵呵////(?)

其實還蠻想玩角色Q&A的,不過這玩下去可能會驚天地泣鬼神啊XDDDD

那--真的有什麼想問可以問啦沒關係的呵呵......呵呵......

最後附註:本角色介紹不一定代表妖星本文立場喔呵呵(咦)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懷疑鍾會假擬詔書一事,在那夜與星彩於草原觀星後幾日內解決。由於那些夕顏,讓鍾會想起他能利用過世的郭太后遺詔,來拉攏那些懷疑詔書真偽之人。
  
  鍾會在甄后過世後隔年遷陞為尚書中書侍郎,之後當時已坐穩后座的郭氏便頻繁與他有書信上的來往。表面上,郭后是以欣賞鐘會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才氣,又極其鍾愛他們鍾氏父子的書法字帖,故經常來信與他談論那些詩書字畫的風雅。
  但明眼人都知曉,郭后乃因鍾氏一族人才輩出、名聲又好,便極力想拉攏其家族來鞏固她的后位。而鍾會更是清楚,當日她自白雀宮搜出那幅「蒹葭」字帖,定對他起了疑心,才會藉故接近,以便探他的底。
  
  然而這些過去也不重要,逝人已矣,昔日的郭后──如今已葬於皇陵的郭太后,對於他的高度信任眾文武官人皆知,姑且不論那時郭后對他是真信任還是假信任,只要那份「信任」在,他就能藉此拉攏這些不信任的部將。
  
  於是他故計重施,擬以郭太后字跡寫了一份遺詔呈給眾將,遺詔上自是寫明要諸將聽令於曹奐、亦即當今的魏帝,她離開人世前曾告知魏帝,若是有才能的君臣一定要重用,且目前宮中小人極多、權力亦大,若要有所作為,盡量要以密詔的方式來行事。末段,再寫著要魏國諸臣諸將團結一心,莫要讓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魏成為敵國或小人的囊中之物。
  
  果然那些部將甫一聽聞,對於假詔的疑心立即消失。在他們既定的印象中,認為郭太后及其家族的確在政局及戰事上極力支持皇家,又因著她對鍾會的信任,這樣一份遺詔的可信度便高。
  諷刺的是,他們竟寧願相信郭太后的這份假遺詔,而對當今魏帝的密詔心存懷疑。
  不過話又說回來,鍾會能解決這次的問題,還得感謝郭氏當初這番的處心積慮呢。
  
  至此鍾軍內部不再有異聲,即便有也只是一些零星碎語。眾人一路向南直往成都前進,期間皆未遭逢敵軍來襲,不久便來至距離成都不遠處的雒城。
  鍾會自是不會將軍隊帶入城,而是在該城與成都間循了一處隱蔽之所駐營。
  
  安頓妥當後,待在帳內的鍾會開始思考,究竟要甚麼時候去成都見姜維。對於此事,他是有些矛盾的。既是因為這是計畫的一環不得不見,但又因為星彩讓他不願見他,可轉念又想,他還挺想知道當姜維知道他與星彩之事時,那張臉上會有甚麼樣的表情。
  
  呵……那會是意外、痛苦、懊悔、心傷……或者,是計謀得逞的勝利笑容呢?
  
  這場戲……還沒完、還沒完呢。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呃就這樣,持續爆字中--

我最近寫妖星寫得都蠻卡的耶(躺)這是阿會下意識想反抗姜維魔王歸來的詛咒麼www

個人是覺得我又開始陷入了長篇鬼打牆狀態了...喔對了,最近真的很容易陷入低潮,好幾度都有興起不想寫的念頭,因為我發覺我好像真的不再年輕了,無論是速度或筆法好像都......

我想修練啊(哭)

目前支撐著我的真的是ㄏㄐ妖星封面......><唔喔好棒啊真的超棒的我到底是去哪修來的這份福氣(痛哭)

總之,23後面我剛寫到姜維出來,不過我就寫不下去了...讓它再度成了隔夜文,明天中午前會讓它出來的...

本想說來畫個圖好了結果畫得老半天還是(ry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