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暖橘色的燭光將兩人身形映落在深色的帳上,緊密地交疊成影。
  鍾會的手肘抵在膝間,拄著被光影掩去的側顏,另手則置在擺有地圖的案上,手指輕輕叩著案面,眼瞧也不瞧坐在對首的星彩。
  星彩的目光同樣未落在他身上,而是將視線凝在地圖上的某個定點。
  
  良久,她將目光自地圖上的「成都」二字緩地轉離,落到鍾會臉上。「我必須先向你道歉……」
  鍾會聽到她終於開口,眉宇微微挑起,然一雙眼仍舊瞅看自己叩著案面的手。
  星彩闔起雙眼,眉頭深鎖。「是我一時疏忽,才會戰敗被擒,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
  「妳也知道給我添了很多麻煩?」鍾會抬臉來望,正巧對上星彩睜開眼時的眸光。
  明明僅是兩日未見,他卻覺隔了段相當漫長的時光。
  掌心傳來面頰頰上的微熱,鍾會別過臉,哼了一聲。
  像是瞧見了他臉上的表情,星彩唇角隱著一抹笑意,然隨著後話一出,笑意也隨之歛起。
  
  「我知道你並不會來魏營。」
  「喔?」鍾會手指輕輕劃過案上地圖,正好劃過了方才星彩瞅凝的「成都」二字。他勾起唇角,睇上星彩略顯愕然的雙眼。「妳怎麼會這樣想?」
  星彩收緊置在膝間的手,穩著嗓道:「若我是你,我也會做出相同的決定。」
  「是麼?」鍾會的指尖劃過地圖上的下個地點,劍閣。「所以,妳就自己跑回來了麼?」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突然就想畫阿會Q版,表情機車是一定的XD上色依然很汗顏(艸)

好啦其他發神經(?)的東西就下收惹(咦這麼快)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色濛亮,鍾會便要眾人拔營準備離開。
  他坐在裝放武器的木盒上閱讀地圖,忽爾有幾聲急促的腳步聲自前方傳來,對於此他頭抬也不抬,繼續望看手中地圖。
  「鍾會!」來者是左臂綁有繃帶的董厥及幾名蜀將,每個人神色半是倉皇、半是惱火。董厥見他的態度,粗眉更是扭皺成一團。
  「鍾會!為何下令離開陵地?」
  「你忘了麼?我們在趕路。」鍾會冷冷說著,臉依舊未抬。
  「星彩大人呢!星彩大人怎麼辦?」
  「是她自己武藝不精,戰敗被俘,怨得了誰?」鍾會終於仰臉,臉上浮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更何況,她的生死本就與我無關,她會在我隊中是姜維的安排,是他安排她護衛我並『順便』監視我。現在她戰敗被擄,我這個受她『多方關照』的人,需要讓自己身陷危境去魏營搭救她麼?」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應該是夏侯霸主XD然後看標題也知道算是篇歡樂即興文XDDD其他的等後記再談囉!
  
  
  寨中有股奇怪的氣氛正在蔓延。
  剛從教場回來的夏侯霸肩上扛著大刀,愈走愈覺得不大對勁。他不解地挑起眉,問向一旁同樣也不解的副將。
  副將也剛從教場回來,自是兩手一攤搖頭說不知。困惑的夏侯霸撓了撓首,繼續走向帥帳。
  路上不時有三兩士兵圍聚在一起嚼舌根,雖然知道偷聽別人講話不好,但那些話中幾個關鍵字,卻是讓他想不聽到都難。
  那幾個關鍵字,便是「姜將軍」、「星彩大人」以及……「吵架了」。
  
  咦?吵架了?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耶使我校稿完畢啦--!!(大歡呼)終於可以放風了喔喔我自由了我要飛向天際啦!!!!

終於在這段糜爛的時間裡完成了一件事(應該算是兩件?),感覺有種難以言喻的爽快感!唔,但爽完以後還要繼續面對其他的稿和事情,感覺就又(ry

好吧說點開心的事w

今天終於收到桓弟寄回家的蛇魔2設定集啦!!不過翻完後覺得比蛇魔再臨還......(艸)為什麼沒有關係圖了呢QAQ~!!

好吧沒關係!為了仙界組和郭煩人(?)&王異解接,半價入手這本算是值得,而且這本還很新!賣家真的超好的啊!!

然後翻完以後真的覺得......唔喔人家好想學日文啊好想看懂那些劇情對白然後開小花啊啊啊啊啊啊啊---!!!(爆)

由於之前我就看過友人照過郭煩人和王異,所以這次我只照了望妲這兩位~下收。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只是把在噗上該的放到網誌裏而已w

發現我回鍋真三已經兩個半月了,期間寫的星星文篇數竟然和過去寫的篇數差不多(噴)不過想來也是,過去我好像比較常寫魏三人組XD想來我回鍋至今還沒什麼寫到魏除了神煩郭嘉

其實我真的有種想回去好好修練再重開的感覺啊  最近都校稿感覺校出了一些心得(?)心情有點複雜耶老實說

龍彩就算了(欸)呃因為那篇其實步調慢而且算是一個個事件緩慢前進吧...所以我放置鋪類不是沒有原因的  (別找藉口啦!

妖星就  我覺得我目前是在妖星中妖魔三人組(?)一起在成長,我很想把它寫完...(二部就先別提了XD)我好像不只一次說出我想把它寫完的發言了XD但我的心情其實很徬徨啊!

突然想起之前寫窗的時候也是有這種情況...好怕寫不完、好怕會窗掉.....

感覺每次都是我自己在給我自己壓力,明明沒有必要,但就是會想東想西......也不能說想東想西,簡直是下意識的就給自己壓力= ="
我覺得我對配對和角色的愛好像一直都是如此,架構在自己給自己極大壓力的文坑上(?)

可惡,幹麻那麼喜歡阿會啦莫名奇妙!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如此的莫名奇妙了  能寫他我真的很高興啊,當初我還在想到底要怎麼寫他~如今www而且當初我還說鍾星好像很詭異但如今wwwwww(艸

其實我也可以不用寫在內心自己萌就好了,每次都這樣講,然後每次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艸)唔喔好想寫完妖星又好想寫短篇然後就很糾結...

是說...感覺自己該來該去的事情好像都差不多耶  唉...


所以...原來我的低潮這麼快就來了嗎!?淦會不會太快XD

最近有種極度沮喪的感覺  雖然感覺我在噗或網誌還是很吵很煩,但內心底有塊小小的黑暗深淵正在攪動著.....

怎麼突然有種中二會上身的感覺XDDDDDDD唉!真討厭,好糾結啊~~~我的少女心該何去何從  (?

感覺我要馬就一人樂到底,完全別和任何人接觸,要馬就眾樂樂但就憑我很難眾樂樂...

所以不忍說我每天都很期待幾個新交的朋友在噗上發真三相關的事情,看了我都會很開心XD

看上去我這串該的好沒重點XD其實重點就是→我覺得我寫文的功力沒有自己想像中那樣好,我要去修煉,但是我想寫完妖星,然後我很喜歡阿會。
以上!(?

總覺得說完這些,心情反倒更沉重了 

→結果後來沉重得跑去玩PSP玩到現在(爆)哀不忍說玩了夏侯霸對他越來越有好感惹w但最愛的還是阿會......嗎(爆)我真覺得我的隱本命根本就是姜維!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姜星time500  

其實今天早上本來的計畫是,玩馬岱和馬超抓一下感覺(想寫雙馬星的短篇),結果玩了一下便跑去玩吳傳(?)

好不容易放下了PSP,卻又突然想聽片尾就讓PSP播晉傳片尾,然後就下意識地去找了Time的歌詞,於是乎,就被那個歌詞狠狠地虐了一把QQ

Time的你水管

Time日&中譯歌詞

歌詞真的很虐,其實我覺得在任何星(?)上都還蠻適用的,但目前搭這歌詞我比較有感覺的是姜星......

感覺超揪的!!!(大哭)歌詞句句打重我,姜星......唔喔喔~!!!!!(說人話)

不過我找到歌詞揪完以後,並不是接著畫了上面那張圖,而是跑去看中文版的晉傳(爆)隨後又不曉得怎麼的按到猛將傳的中文,心血來潮就把它看完了

看得過程中我一直喊著「煩死了!」和「閃屁啊」XD但讓我最爆走的還是這一段→真‧三國無雙6 猛將傳中文版 - 英傑傳事件動畫Vol.12 - 絕望與希望

後面突然冒出的閃光讓我大尖叫啊!!這樣對嘛暗榮怎麼讓他們兩個一起走過來根本姦情啊!! 

對了直連的話可以看到猛將傳全部的事件動畫~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補完XD

好吧我要認真的考慮一下星彩正宮位置是不是該換一下了(爆)妖魔鬼怪組果然很強大......阿會你要加油啦(爆)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端午節過去了,但我還是意思來寫一下網誌(?)

其實本來我是有打算寫端午賀文,是鍾星現代系列,但我最近莫名的比較想寫姜星,所以(ry

於是今天出門在外的期間有試圖想了一下姜星的端午梗,不過怎麼想--我都只想到被姜維綑成肉粽模樣的星彩(艸﹚

簡言之就是姜維一邊說「抱歉」一邊綑綁鋪類+淋上濃稠的蜂蜜鋪類啦!!!(刪除線)

從各方面來說好像都不適合寫(?)於是下方呢這是圖示,哼哼你們都想歪了齁!可見阿桓我多純良啊~~(去使) 

Untitled-1888500

不管有沒有ㄌㄨㄛˇ的星彩粽都很誘人啊~有各式各樣的醬料任姜將軍挑選!(被揍)

好ㄅ講完歡樂的粽子節(?)因為畫了上面那個很隨便的姜將軍,讓我臨時想認真的畫他一下...

Untitled-250-2500

 不忍說,我本來還想說我畫了一個姜美人出來差點要爆走(?)但加上字體後我一整個被虐、虐得很痛......

知道我寫文習慣的人,看妖星的配對標註就會知道會是什麼結局,但過程中是會曲折就是。姜將軍......嗚嗚嗚嗚喔~!!!!!!

沒關係!反正在結局前一切都有轉圜的餘地!讓我改成鍾姜星吧哇哈哈哈(被阿會砍死)

唔,我真的很希望能快點把妖星寫完呢......開始回去補習班後我真的很難想像,我還能不能繼續寫文。

光想,就覺得難過。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離開姜寨朝北路行走數日,途中近乎無事,除有零星雜兵來襲外,未曾遭遇領有旗幟的軍隊。
  然而歸途愈是這樣順遂,愈是得小心留意,尤其鍾會此次回洛陽,並非是要向魏帝請罪,而是要領兵至成都援助姜維。而蜀國方面,就算他捨棄魏將身分,但終究曾屬於魏,再加上他與姜維聯合之事也惹了不少蜀臣非議。故無論魏蜀,皆有追擊他的理由。
  鍾會自是知道這種簡單的道理,三不五時就會派偵查兵到四處偵查,以確認四周是否有敵軍埋伏。
  
  這日午後,他們上了一座丘陵,如鍾會所預估,順利地於落日前抵達陵頂。
  鍾會命眾人於陵後紮營後,獨自站在陵峰上朝下方俯瞰。
  皎潔月色於陵坡上灑了遍地流銀,青草隨著夜風緩地搖曳,逐漸將方才他們踩踏過所留下的痕跡掩去。
  再往下望去,不遠處便是一條川流,月光同樣落往川上,發出粼粼波光。
  鍾會緩地眨了下眼,面色像是在思考些甚麼,而後仰臉,望看今日夜空。
  夜空澄淨光亮,銀月高掛,卻是不見星的蹤跡。
  
  星……麼?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是閃光姜星!完全沒有奇怪的人從中介入YO!(這話說的真怪...)
  
  
  一早用過膳後,姜維原欲與部將商討戰事,卻有一傳令入帳,將一只兵簡書交至他手裏。
  姜維伸手接過,並囑咐其副將先向各部將知會一聲,會議延後一個時辰再開始。副將聽罷,拱手應了。
  姜維坐回位上,揭開兵簡詳閱。閱畢後他幽幽一嘆,將未捆束的兵簡放在案上,一手掌心朝下掩蓋其上,另手則抵在微蹙的額首之間。
  他思忖片刻,唇口輕輕滑出一句:「這樣也好……」
  「……甚麼好不好?」
  忽爾傳來另一人的嗓音,驚得姜維差點將掌下的兵簡書掃落。他鬆開抵額的首,目光下意識朝帳口望去。站在帳口的,是名身著翠袍的女子,袍外則著有綠紋白鎧。觀她臉上有著一層薄薄的細汗,面色紅潤,想必是剛晨練歸來。
  姜維瞅著她走向自己,並卸下擋風用的青色披風。他的心中頓時浮現一個想法──他一直覺得,她比任何人都還要適合綠色。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閱前:算是夏侯霸中心?然後是偽霸星又偽姜霸(???),真姜星www
  
  
  意識模糊間,僅隱約知道自己在隘口受了重傷,接著被連夜帶回一處寨內。此時的他正被帶入一軍帳,那人將他安妥在榻上後,便轉身出帳。
  想起他的身分,此處……應是他營中的軍帳或醫帳罷。
  ……總不會是又把他丟回放棄他的魏罷。這人救了自己的當下,還拼命的對著自己喊著「活下去」、「我不准你死」這些話呢……
  想起那日情景,泛白的唇角不禁挑起一抹笑。
  
  期間,半掩的眸子隱約看到幾個人影在他身旁來來去去,那人也再度回到此處,但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他都認不出來。
  也是,這裏……是蜀營呢。思及此,他又揚起了唇角,只是這回的笑有些苦澀。
  「……伯約,他剛剛好像又笑了一下?」
  他聽到了不曾聽過的女性嗓音,
  「真的?他醒過來了麼?」匆匆腳步從遠到近傳來,他感受到有道陰影遮蔽了光,讓他的眼瞼頓時一暗。
  「看樣子好像沒有……」同樣是那名女子的聲音,她的嗓音較尋常女子低沉,聽起來平靜沉穩,像是個不苟言笑的人。
  當他這樣想的時候,他聽到她輕輕笑了一聲:「是做了甚麼好夢罷?」
  「好夢……麼?」姜維重複著她的話,而這話,他也在同時間,在他心中說了一次。
  
  他聽著他們在他身側講話,話題都和他有關係。即便意識逐轉清晰,他也不打算睜開眼睛或出聲打擾。
  因為感覺好像只要他醒過來了,除了他自己尷尬,他們兩個……應該會也會有點尷尬罷。
  他這樣想,聽著他們兩人說話的嗓音,胡亂覺得很是喜歡。隨後他的意識逐漸下沉,最後便是迷迷糊糊地睡了下去。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同樣是鍾星現代系列!姜維登場囉!所以就會有所謂的糾結場面出現...(咦
  
  
  假日傍晚,鍾會和星彩一起到賣場採買日常用品。
  說是一起,但通常兩人到了賣場便分開行動,各自買各自的。不能說他們的東西不能共用,只是從一開始他們便是這樣的模式,已成一種習慣,兩人也不介意。即使是買到相同的東西,也就先使用其中一個,另一個則先收到櫃子裏等以後再用。
  今天他們也不例外,兩人各自拎了一個提籃進入賣場,互相說了一聲後便暫時分開。
  
  鍾會就著手中清單採買物品,此樓層逛的差不多後,他準備搭著手扶梯下樓逛生鮮食品區。而在搭手扶梯時想起他的髮臘好像用完了,便在前往食品區前先往洗沐及造型用品區。
  鍾會心情愉悅地走入該用品區,才剛進去,一眼就看到熟悉的人影站在那裏。
  穿著黑色無袖上衣和牛仔短褲的星彩站在商品架前,正皺著眉頭看著架上的標價。
  他發現她沒有察覺到自己後,勾起唇角悄悄地走進她。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打傷的妲己狼狽地跑了幾步路,最後因傷口犯疼又心不在焉,雙腳一個踉蹌不慎跌倒在地。
  彷彿是捉弄她不夠似的,方才分明天氣晴朗,此時烏雲迅速聚攏,天空立刻漆黑一片,隨後天雷一閃,下起了一場傾盆大雨。
  
  跌坐在地的妲己哀怨地仰起臉瞪著天,任憑那些該死的雨打在自己受傷的臉上,嘴裏狠毒地咒罵了好幾句。然而她罵了幾句便覺得乏,且雨水不斷從她敞開的唇裏滑入,讓她難受地嗆咳了些許。
  她胡亂地抹開臉上的雨水,從滿是泥濘的土地上掙扎站起。她用妖術給自己做了一個屏障,擋下這些會打在身上的雨水,眼卻仍四處張望,試圖尋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正巧她發現不遠處就有個林子,林子有大樹,有大樹就會有樹洞,她就可以變成妖狐進去避雨。
  妲己隨想隨做,立刻飛奔到林子裏,並幻化回她原本的妖狐模樣。
  她的原型,是一只有著九條尾巴的紫色大狐狸。
  她依著習性很快找到了大樹洞,一溜煙躲了進去。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霧雨茫茫,自寨營口處遙望,往北路的盡頭是一片矇矓。
  鍾會與其部將等五十餘人集結在寨口,準備出發回洛陽調兵。
  綿雨靜靜地落在鍾會握著韁繩的手背上,他站在棕馬旁,正在聽部下講一些瑣事,恍然間他察覺到手背上滲了一絲絲的涼,轉眼去望,卻不去撫開。
  
  ……即便是撫開了,只要這雨未停,終究還是會落上來的罷。他這樣想,染上煙雨的瞳眸也不自覺放望到站在不遠處、正在與董厥說話的女子身上。
  他望著她有些出神,直到他的部下見他沒有在注意,焦急喚了他幾聲後,這才讓他收起目光。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樣標題讓我掛一下羊頭(?)

Untitled-1222-500

不要問我為什麼我畫了裸阿會(艸)不是我在說真的很想掐死他啊!裸體了不起齁!又沒什麼肌肉(被揍

我討厭他的卷髮(皺眉)

Untitled-152-500  

這是今天意外拿到了我一直積怨已深的蛇魔再臨五丈原寶物,結果子龍哥竟然就因為第三人是無害的孫拔而大展龍威,讓我順利拿到這個叫什麼缽的www

果然是個糟糕師父絕對不會說是因為我不想畫趙雲的臉wwwww

 

說一下標題,凡事需要計畫!

我現在該認真想一下我的寫文之路的計畫惹,不然好像感覺總是想到就寫也有點不大好,雖然這些年來我都是憑著感覺橫衝直撞闖出一片小天,但都已經到這個年紀了,是應該要穩重一點,扎扎實實地去完成夢想吧w

就希望我不要每次寫著寫著就又蹦出新的怨念就好w

說到這個,每個領域真的有每個領域的雷啊,我都不曉得為什麼我現在回來的這塊會如此的雷我呢...印象中過去的我喜歡真三的時候,和護衛一起很開心的討論角色或劇情,看對方的文開小花,那樣的日子真的很純粹,我真的很喜歡

 

我無法理解一些人的愛,或許就誠如有些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我總可以一直生文丟出來炸人吧wwwww

真是深奧呢。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標題看起來似乎屬於歡樂向,實則不然,理由為何,看完就知道w所以請各位多少要有心理準備喔......
  
  
  
  星彩第一次玩這個遊戲時,還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女娃。
  
  那時家裏只有母親一人,父親很少回家。母親因忙於家計而鮮少陪伴她,就連學走時母親也僅是帶她在院子走過一次,之後就讓她一個人自己練習。
  小小的星彩知道母親的辛苦,並不會纏著母親陪她學走,而是經常自己獨自在小院子裡練習。
  時常她每走幾步就會重心不穩地跌跤,跌倒在地上的她總先微微皺起眉頭,像是在責怪自己不夠專注、不夠努力一般。隨後她不哭也不鬧地站起身,胡亂拍掉身上的灰塵後繼續學走路。
  她還記得那天下午下了一場大雷雨,她躲在衣櫃裏躲到睡著,醒來以後早已夜幕低垂。她打開衣櫃走了出來,正想去廚房找母親時,一雙大掌,自她身後朝她小臉上探來。
  「星彩!猜猜俺是誰呀?」
  聽到這句宛若響雷的洪亮嗓音,再嗅到那雙厚實的掌上,混合著淡淡的酒香與母親身上常有的桃香,方才因這人舉動而有些膽顫受怕的她,隨即漾起了小小的笑,肯定地說著:「……你是父親。」
  「哎呀!怎麼俺家的星彩這般聰明!」
  對方鬆開掩住她眼睛的手,她立刻轉過身,望著單膝著地、與她視線齊平的張飛。
  小臉上藏不住喜悅,而張飛更是樂呵呵地將小小的她抱了起來,抱得高高、高高的。
  
  
  「小星彩!俺回來啦!有沒有乖乖聽妳母親的話呀!」
  「小星彩!妳有沒有想俺啊!俺可想死妳了啊!」
  「小星彩!妳好像又長高了點吶!」
  「小星彩!妳和妳母親真像!俺真高興啊!」
  「小星彩!」
  「小星彩……」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領了畢業證書www

頗有質感的種蕉大畢業證書夾,低調奢華(?)還挺喜歡的。

其他下收ˇ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雨濛濛,縷霧低伏。
  鍾會未打傘而行至姜維主寨,雨在他的髮膚與衣物上棉棉密密地鋪了一層,隱隱滲入幾許涼意。
  帥帳旁的火把隨著風雨搖曳,卻未因此而熄滅,反燃得更加旺盛。
  晃盪的火光映著那人身影,那人手執著他的傘,佇立在帳口的另一側,像是在守護著甚麼,又像是在等待著甚麼。
  鍾會走近帳口,眼並沒有對上她的,眼角餘光則是瞥見她似乎想開口說些甚麼的困惑容顏。
  今日守帳的似乎僅她一人,鍾會沒打算與她說話,手挑開帳廉而入。
  傘下無人。他的傘空懸在她伸出的手中,烏色的髮與蒼冷的顏因傘的移開而染上幾些雨水。
  修長的眼睫微微一顫,夜火映不出星彩睫掩底下的眸光。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