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說昨天是全國抱貓日,也因此生了一篇好像跟這個日子沒什麼關係的文《仔貓》XD

咳,然後昨天既然是抱貓日嘛,不免俗的要去抱一下我家的喵,結果卻變成了我家子龍跑去KO掉喵喵了w

(和廢話)下收!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雖然是標註趙星,但有鍾→星、姜→星成分在!請注意w
  
  
  奉諸葛亮的令出外辦事十餘日的趙雲終於回到將軍府。
  他手伶著一個翠青色的小布包,裏頭放著答應要給她的禮物。隨著腳步愈發接近他的房間,唇邊揚起的笑愈發濃厚。
  終於走至房門前,趙雲仍禮貌性地敲了敲門,然而等了一會卻無人應門,他感到有些奇怪,記得自他回來以後,碰到府裏的人都說她在他房裏,怎麼他真的來了卻是不見人影。
  好看的眉微微一挑。
  ……總不會像是孩子般躲起他來了罷?她都甚麼年紀了。
  趙雲心中這樣想,同時憶起幾年前,他曾代替張飛照顧尚還年幼的她一些日子,那時候的她,雖較其他同齡的孩子成熟,但該有的孩子心性,仍是有的。
  想起她年幼時倔著臉卻向自己撒嬌的模樣,再想到現在的她有時也是會倔著臉,但似乎能更坦率地向他撒嬌。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彩手中握著一樣物事,匆匆忙忙地在軍寨內繞了幾步,片刻,才在矮欄處找著她要找的人。
  鐘會坐在矮欄上,邊撥著散下的褐髮,邊瞧看手中地圖。
  星彩走近他身後,淺笑:「我回來了。」
  「……嗯。」他淡淡應了聲。
  星彩眨著眼望看他的背影,半晌,低身將手中包好的物事放在矮欄旁。
  「那我把東西放在下面。士季你等等自己取,我先走了。」說罷,星彩便轉身離開。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午時剛過,暴雨驟至。靛青色的閃雷宛若刀刃,於渾濁晦暗的雨色天際劃開一道道裂口,伴隨轟天雷響與狂雨打墜,聲聲使人心驚。
  
  大雨落帳的嘈雜聲響令人心生厭煩,檯上燈火隨風雨之勢搖曳晃動。偶有點點星火,自燃旺的燈芯惶惶墜出。
  鍾會眉頭微鎖,心不在焉地撥弄掌中飛劍的朱色劍帶。前首的丘建雙手置在膝間,含有心事的眸眼,瞅看鍾會身後的高檯紅燭。
  鍾會與丘建論事已有段時間,爾後這場來得快的暴雨擾亂了彼此思緒,亦剛好談論至一個段落,故二人極有默契地陷入短暫沉默。
  鍾會因發現劍帶上多了些髒點使眉間更加緊蹙,他試圖以指腹抹去那點髒污,卻是徒勞。
  他自劍首上解開劍帶,欲起身取新的來替換,但聞丘建開口:「其實……我一直想問您,劍帶只是裝飾,髒了點也不礙事。為何您總是隨時替換劍帶?」
  鍾會瞟了他一眼,挑勾的唇溢出一聲冷哼:「的確是不礙事,礙眼罷了。」
  見丘建面色不好,鍾會又笑:「飛劍不同於其他尋常劍,劍帶的材質與重量會影響劍路的飛行角度及方向,劍帶多了髒污就會多了重量,也就會影響我出招的速度與力道。」
  
  說話間,鍾會已取來新的劍帶並更換完畢。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本來是想畫慶祝姜維成為蛇魔再臨第二位獲得99勳章的勇士,結果一落筆就想畫姜星真的是神莫名啊www於是就變成這樣啦/

雜線好像有比較少齁!因為我有打地基(?)外加花得時間有比較長(畢竟今天累慘了沒有要生文,故生個圖來抵一下XD)

話是這樣說但還是只會畫臉真哀桑,然後兩個人的表情都有點微妙(?)嗯,重點是兩個都沒穿

妖星的三角戀目前尚未明朗......大概,還是快明朗了我也不知道,有人猜得到我邪惡的陰謀嗎XDDDD不管怎麼樣就是繼續三人行GO就對了--!←所以我才說這根本不是劇透!

 

其他雜談下收。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申時一刻,鍾會正於帳內閱讀兵簡,閱至一段落,他放下簡書後取一旁茶水來飲。此時帳簾揭開,來者是臉色倉皇的丘建。
  「鍾、鍾大人!」丘建匆忙跑至他身前,說話的聲音十分抖顫。
  相較於丘建焦急不已的情緒,鍾會倒是一派悠閒地倚著側臉望他。「有甚麼大事能讓你慌成這副德性?呵,難不成是司馬昭要來殺我們?」
  「不、不是,是……」丘建梗了一下喉頭。「……是劉禪。」
  「那個昏君?」鍾會立刻變了臉色,他置下茶盞,雙眼牢牢盯著丘建。「你的意思是,劉禪……要來姜維寨裏?」
  「是已經到了!大人!就在我趕過來找您的時候,姜維已出帥帳迎接。鍾大人……」
  鍾會眼中閃過一道冷冽寒光,他抵著額首,沉吟幾許。隨後他站起身,恨恨吐出一句:「……到底是在玩甚麼花招!」
  「鍾大人,劉禪此次來,應該還是來勸姜維降魏。」
  「若真是那樣就好!」鍾會腦海裡閃過千百種思緒,亂得他更加煩躁。
  「除了姜維,還有誰過去迎接?」
  丘建是聰明人,知道他所問為何人。「……張星彩整個下午都不見人影。」
  鍾會聽罷,微微蹙起眉,沉聲道:「你和我過去主寨!」
  說罷,也不顧丘建有無跟上,鍾會有些粗魯地揭開帳簾,直往姜維所在的大寨走去。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前:現代注意!共有四篇,配對會在前方做標註唷!看各篇的時候請將他們當作是獨立的一篇,要不然感覺星彩一次跟四個男生拉卜也太神威(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日清晨,領有「蜀」字軍旗的千人突襲兵隊,自南側強行攻入姜維大寨。
  雖是突擊兵隊,但姜維等眾將早有預料,亦有防備。待南寨金鳴錚然響起,鎮守在中央的主力兵隊立刻出擊,不到半日,便殺得敵軍潰散敗逃。
  然而這場勝利應當帶來的喜悅,並無具體呈現在寨中任何一人臉容之上。軍寨內瀰漫著一股詭譎氣氛,每人神色皆籠罩著一抹顯而易見的晦暗。隨處可見軍帳旁三兩傷兵坐在一起,皆是面色慘淡,或抱著殘血的武器,或垂臉沉思,或仰臉放望。
  畢竟……今日他們絕大多數的人所迎戰的,是自己過去立誓要保衛的國家軍隊。
  入夜後,開始下起了綿綿細雨,將原本沉重的氛圍壓得更低。
  主帥帳燈火通亮,然而在茫茫夜雨下看來,帳內橙黃卻宛若陰府鬼火,於人間中漫無飄蕩。
  今日戰事議畢,眾將自帥張中悄然離去,僅餘姜維與鍾會兩人待在帳中準備私談。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半夜的有感而發,嗚喔這大概都是淡定紅茶害的(刪除線)

標題會這樣寫,印象中是我在ㄆㄌ時期就有這樣的想法

那先題外一下(?)就我現在回頭去看,我可以說黃泉秋風是一個不算冷亦不算熱的CP,而我自認為是我,讓他們兩個可以從冷不冷不熱的等級XD(感覺這話似層講過XD沒辦法人老了就是會不斷回顧過去)

直至目前為止,雖然我已經停擺對泉風的創作,卻還是有很多人以關鍵字來我的新舊家,一整個就是感激在心頭

而我想能成功推廣泉風的原因,也要歸功於當時幫助我的繪者們,從一開始對我來說幾乎是夢幻般存在的青姊姊,拔刀相助的風冥,畫風寫實的石虎大,到後來一直給予我支持與糧食(?)的小檸檬和晨風妹妹,當然還有設計與多方支持的SiN姐,與兩位高中友人及九章哥哥擔任編輯的工作,沒有他們的幫忙,我根本出不了泉風本,也或許,沒有辦法寫出那麼多的泉風文XD

再來提提最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晨霧方散,空氣中濃重溼氣未去,而陽光仍藏在雲層之後,吝於給予今晨人們一點帶來希望的光。
  鍾會與丘建兩人用完早膳,一同於寨中行走。不曉得是刻意或無意,也不顧兩人是走在表面上仍為蜀軍的營寨,丘建忽爾提起幾日前,鍾會將星彩帶回軍帳後發生之事。
  「鍾大人,我們的目標不是……但為何,您當時要向張星彩說那樣的話?」
  「那樣的話?」鍾會反問,並無特別反應,僅有眉宇稍微挑起。
  他的目光放望頂上迷濛天穹,似察覺到甚麼後他緩然抬起手,一只不知從何而來的鷹,收起飛翔的羽翅,落上他的指間。
  鷹足間繫有紙籤,鍾會熟練取下後,放手讓鷹展翅飛回天際。
  他沒有立即查看字籤,而是納入懷中。這樣明目張膽接收來路不明的訊息,是此營中那些將領反對與他合作的原因之一,然而,他便是要製造出這樣的假象,好讓合作之事有正反兩種聲音。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創作題目配布來源網站:暗黑五十繪(可圖可文,此為文)http://www.storists.net/~usno/gallery/qa/yami50/yami50.htm


配布:USNO


※注意:部分文章將連結至舊家喔。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宣傳圖一&二號,點選可直連。

【完售。】

 

下收詳細書訊↓

文章標籤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閱前:標題取自黑暗五十繪,既然是黑暗所以內容當然也就嘿嘿嘿(?)
  有血有親吻注意w
  
  
  坐在他前方的女子那口微敞的唇再度溢出無聲的輕嘆。
  眉間蹙得更緊,他停下手中正在把玩的匕首,匕首上,染著赤目的鮮紅。
  「妳就只會嘆氣麼?」
  被粗繩牢牢綑綁的纖瘦女子未作聲,仍是壓低著臉面,目光直視身下那攤從自身流出的鮮血。
  「妳只要把情報說出口,我就放妳一條生路,張星彩。」
  這是他今夜不曉得說了第幾回的話,說得他都煩了,但顯然眼前這個女人,對於這句話的意思聽不入耳。
  不入耳也就罷,她憑甚麼要嘆氣?為了甚麼而嘆?是在嘆息自己的無用?或是自己的命運多舛?
  ……或是,她嘆的不是自己,而是他,鍾士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點錯誤:標題與內容不符www

總之呢先講點歡樂的先講圖好惹!就是啊今天終於把子龍哥練滿等啦(大歡呼)其實還蠻意外的當初玩增值版還以為我會先把阿望練完只是沒想到(ry

沒辦法誰叫子龍哥神好用(歡呼)而且吶喊殺敵的聲音超熱血啊!然後我絕對不會說一開始我想練起來的是阿平(被揍)因為阿平攻擊力爆高,只是揮大刀的速度太慢所以被我果斷的拋棄了(我還蠻注重攻擊速度的......)

然後現在開始練伯約!突然想到昨天寫的向星星告白,好多人都覺得伯約最可憐XDDDDDDDD沒辦法有個神師父擋在前面是註定要很悲慘的啊(不)

 

接下來說和標題相關的悲傷事(?)

經過我和ㄏㄐㄉㄉ的討論,我們在今天鄭重下了個決定,要拋棄子龍哥的龍彩了XDDDD

先別急著和子龍哥一起打我們(遮臉)意思是我們要先進行妖星本的製作,且感覺龍彩本一時之間也寫不完(躺)而且我真的覺得要找到和我一樣喜歡鍾星的朋友好困難啊這個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把握!所以我很想把妖星本出好/

ㄏㄐ是說八月底可以交稿,所以這段期間還蠻長的,長到我都想要拉長我的妖星劇情了XD又或者,加點短文什麼的。當然這期間我還是會寫龍彩,估計仍是保持著妖星→龍彩→妖星,偶有即興短篇穿插的更文狀態這樣

再來就是我沒有要報暑假CWT了,但有可能報開學以後的台北場次或高雄場次,到時候有消息會告訴大家。台中場次我不確定(雖然已經報名了但還未繳錢)或許有可能在最後關頭改成布袋戲攤擺舊刊就是,要不就是突發囉!

那,大概就是這樣啦。感謝大家看到這囉˙˙阿桓我要繼續玩PSP啦XDDDD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20賀文!花半小時衝出來啦!!是all星!各配對前方會有標注。
  只有對話,但還是萌萌的(遮臉)至於對話之中的動作部份就請大家自行補完啦哈哈哈!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子龍這是看到啥啦?看得如此專注。」原本張飛正好奇瞧看趙雲的肩上鷹,注意到趙雲視線遙望,便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唷!那不是星彩麼?」張飛的手放在額首,見著城樓上是自己的女兒,開心地揮手大聲叫嚷:「喂!星彩!是俺呀!俺回來啦!」他這聲大喚,如驚天響雷,恐怕連裏城的居民都聽得一清二楚。
  趙雲面露苦笑,他相信,在城樓上的星彩,此刻亦是如此表情罷。
  含笑的眸再度望往城樓,只是這回映入他眼簾的,卻不再僅有那抹翠中帶青的身影。
  關平就立於她身側,正拿著一件深色獸皮大衣給她披上。星彩此時目光不再放望,而是側過臉,與關平說著話。
  白雪紛飛繚亂,倏然有片冰雪不慎飄入趙雲眼中,冷涼的刺痛感讓他眨著眼,眼睫輕微顫動,讓他轉離了目光。
  旁側再次傳來張飛的嗓音,只是這回他說了甚麼,他卻聽得不清。趙雲的眼界,如今竟只剩那座此刻看來有些巨大的城樓,以及這飄滿天際的漫漫冷雪。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臉書上看到有這張分享圖→

所以還特別把發表時間調成這個,蠻有趣的XD

其實覺得下方留言蠻中肯的「真正喜歡你的...哪需要挑時間!!不喜歡你的~ 告白後還不是被打槍!」這話很現實但也很實際啊wwwww

想想之前去逛街,朋友問我說到底什麼時候要告白呢,我回了說我大概要死心了(遠)有種其實都只是我自己在妄想、對方或許沒有當作一回事吧的哀桑感(趴躺)

那就隨緣囉~

反正我現在比較愛真三嘛(欸)

最後附上一張應該是真三畫冊裡的阿會(L)這張頭毛的捲度還真夠啊(大笑)

那老鷹,私心設定成趙風吧XDDDD(被子龍打)

現在忽然又想寫魏長篇了,所以希望快點把妖星解決......龍彩部份,我後面有點想把阿會加進來攪局啊怎麼辦XDDDDD對了我早上有寫了一半的龍彩08,晚上應該就可以發囉:P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阿會和子龍哥!不是我在說那個阿會是誰啊wwwww最好是會有這麼清純的笑容!難怪一邊的子龍哥要這樣的表情了XD

突然覺得我這次畫的阿會很像我以前設定的雙胞胎孩子之一Owo...

這篇的標題是今天想到的,但我總覺得他們兩人互相攻防之際,會有其他的東西(郭嘉)會亂入啊(大爆笑)

然後呢我也不曉得要講什麼了,難得更新了非文類網誌的說

今天早上睡了回籠覺到中午,下午沒睡午覺,現在頭就開始暈了(艸)

再然後呢(趴)明天我一定會更新龍彩的......大概(欸)

我現在真有點擔心暑假本子生不出來呢捏O_o...但應該影響到的人不多吧(再趴倒)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此,王子和公主便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妲己唸完故事的最後一句話,欲將手中的故事書闔起,卻被坐在一旁的女孩出手及出聲制止。
  「等、等一下嘛!妲己姐!」卑彌呼將雙手壓在故事書的最後一頁,貪戀地看著故事書上的插畫。
  插畫畫的是王子與公主,兩人緊握彼此的雙手,深情款款地凝視著對方,兩人身後則是一幢巍峨的白色城堡,城堡後則是綿綿堆疊的綠色山巒。
  「呵呵,卑彌呼,故事已經結束囉!」
  「這個我知道呀!只是、只是……」卑彌呼用手戳著故事書上王子與公主兩人,爾後小小的指端發出亮黃色的光暈,下一刻,王子和公主竟從平面的書紙上直立而起,開始上演故事最後一幕的橋段。
  妲己睜著眼,有那麼一瞬間的訝異,隨後又漾起微笑,任卑彌呼施展法術。
  最後,王子與公主終於立下愛的誓言,手牽著手進入美麗的城堡,接著故事書說出「從此,王子和公主便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後,卑彌呼指尖的光暈這才消失。
  妲己輕輕闔上書本,卑彌呼則仰起頭,眨巴著眼瞅看妲己。
  「妲己姐,這本書是哪裡來的呢?這個故事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呢!」
  妲己聞言,眸眼含笑瞅她。
  打從一開始,兩人坐在樹下唸起故事後,卑彌呼就一直相當投入故事的情結中,所以她很清楚她一定對這個故事相當著迷。
  「這個嘛……這本故事書是一個小兵拿來給我的唷!我想,可能是從扭曲的時光隧道掉來這個世界罷!有可能是從未來的世界來的也說不定呢。」
  「未來呀……」卑彌呼歪著頭,顯然不是很明白「未來」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不過她的重點也不再此,很快就忘了這個疑惑。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夜,月明星稀。
  
  歷經一整天的議事,鍾會感到相當疲乏,無論是身體上或是精神上。
  不管他身處何處、屬於哪個勢力,能令他認同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都還是那些迂腐的文臣,要不就是只會動手動腳的莽夫。
  他揭開帳簾走出帳外,迎著入夜微寒的冷風。
  思及今日與姜維及其部屬議事未果,鍾會臉上煩躁表情更甚。雖然他早就知道他們之間定有意見不合之處,但姜維那些部下仍舊對自己充滿敵意,甚至懷疑他居心不良,在議事的過程中對他百般刁難,刻意限制他的權力。
  若非姜維嚴正指責其部署,並且以提供兵力、軍糧、軍情、地形圖、劫后等事強調他的忠誠,以及考量他將來的計畫與目的,憑他這樣的性子,這營寨,他是連一刻也待不下。
  也罷。最相信他的人,就是這裏最有權勢之人。其他人不信他,那也無妨。
  那怕,他也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