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匹健壯的黑馬佇立在這片大地上,大地上覆蓋一層厚厚的白雪,與之形成強烈的對比。距離這兩匹黑馬的不遠處,有條似是靜止的河川,這條河川平時波瀾洶湧,若是登上附近的高山向下俯瞰,那山河之景實在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的壯闊。 
  長江,這條可謂為孫吳生命之河的淘淘流水,此刻上頭佈滿薄冰,像是被困在陷阱中的猛獸,已不復見昔日的雄姿煥發。
  「這還是我第一次從這種地方望看建業城呢!」
  立在其中一匹黑馬上的男子開口,白色的煙霧圍繞在他佈著髭鬚的臉頰四周。孫權抖了抖身,拉緊裹在身上的單薄皮衣。
  坐在另一匹黑馬上的人沒有回答,他抬起頭,那雙宛若獵鷹的銳利眸子也望向建業。
  那是,屬於他們的美麗都城。
  「我這樣偷偷跑出來,不曉得會不會挨哥哥的罵……」
  孫權扯了扯韁繩,不安的眼神瞅向一旁保持沉默的武將,武將面無表情地回望,加上他左眼上頭那道怵目驚心的疤痕,讓孫權心中懼怕了一陣。
  「……不……會……」
  周泰緩緩開口,和一般人不同,他所說的每個字之間,需隔上好幾秒的時間。
  「可是我怕……」
  孫權雖聽了周泰的話,仍有些不放心。周泰無語別開視線,挑高著眼,瞭望遠處那座佇立在雪地上的建業城。
  兩人的視線望去,那本是靜止的景象內突然多了動態點綴,一片片透明冰晶自天上緩緩墜落。
  「喔?下雪了?」
  孫權攤開雙手,點點雪花飄下,融化在他的掌中。
  他怔怔地望著,無來由地笑了。
  「周泰。」
  周泰聽到孫權的聲音,將視線移了回來,放到孫權臉上。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周泰回望著他,腦子裏浮現的只有一件事。
  主公提的,大概是是否要聯合劉備、攻打曹操一事罷。
  只是,這種話問了他也是白問。他只是名武將、誓死保衛主公的武將。對於這種需要腦力的事情,他根本幫不上甚麼忙。
  四周靜得可怕,連雪下在這片土地上這種微弱的聲音都聽得相當清楚。
  正當主從兩人雙雙沉默,從遠方突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周泰心生警戒,他拉著馬面向來者,將孫權保護在身後,並且將右手靠上腰際間武士刀的劍柄。
  來者騎著棕黃色的馬,身上披著一件暗紅毛皮斗篷,她來到兩人面前,拉下蓋在臉上的斗篷,白皙的肌膚立刻露了出來。
  「原來你們在這。哥,賞雪也賞了太久了些。」
  女孩笑開了顏,周泰在見到這張臉時,早把放在宵的手收起。他將馬匹帶開,讓孫尚香能夠直截來到孫權面前。
  「啊……嗯……抱、抱歉。」
  「說甚麼抱不抱歉?你看,原本停著的雪現在又開始下了,這樣會凍傷的!」
  孫尚香說著,邊探手從繫在馬上的布袋裏掏出一件毛衣。
  「喏,拿去!策哥說看你穿得單薄就跑出來,如果感冒還得了!」
  孫權緩慢地點頭賠不是,伸出手接了孫尚香遞給的毛衣披上。
  孫尚香以責備的眼光看了看孫權,接著轉頭瞅向在一旁靜靜看著的周泰。
  「抱歉,每次都要麻煩你照顧權哥哥。」
  「……沒……關……係……」
  孫尚香偏著頭,望著周泰。眼尖的她立刻發現,他的臉似乎凍僵了。
  她傾身向前,在周泰還弄不清楚孫尚香想要做甚麼時,她的手已經朝著他的臉探了過去。
  「啊!好冰!」她驚呼。
  周泰往下看著放在自己臉頰上那雙白皙的手,手中的溫度,讓他覺得相當溫暖。
  「權哥哥真是太不懂得體恤部下了!」
  孫尚香轉頭大聲嚷著,接著她竟退下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件毛衣,將其披往周泰肩頭。
  「……小……姐……不……需……要……」
  「別跟我客氣。」孫尚香拍拍周泰的肩膀,朗笑道:「反正我出來時就被策哥包了好幾層衣服,缺了幾件也不打緊!」
  周泰怔忡地看著孫尚香,他想說出感謝的話語,卻不曉得怎麼的,說不出口。
  「啊……」
  倏然,有片雪花墜上周泰左側的臉頰,孫尚香見著了,趕緊向前,伸手替他輕輕拂開。
  雪花在她指尖的觸碰下化成水,沿著周泰那雙眼上的疤痕緩緩滑落。
  那就像是,在哭泣一般。
  這讓孫尚香看著,竟有些出神。
  「……可不能再讓你凍傷了喔!」
  忽地察覺到周泰的視線,孫尚香立刻回神,抱以微笑。
  周泰原本平淡的內心,突爾被這抹笑激起一陣又一陣的波濤。
  「好了!我們回去罷!」
  孫尚香拉起韁繩,轉身喚著孫權。孫權卻突然朝他們兩人揮了揮手,要他們過去。
  「怎麼了麼?」
  「妳看!尚香!」
  孫權像是發現新奇玩具的孩子,歡喜地用手指著遠方的建業城。孫尚香順著他的指尖望去,眼前的景象讓她忍不住驚呼一聲。
  不曉得何時,建業城已被染上雪白,襯托著點點雪花飄落在城外,這宛如北國的景色,現在就在她的眼中完整呈現。
  「周泰,你看!下了雪的建業城,果然不一樣罷!」
  孫權對著在孫尚香身旁的周泰開心地笑著,周泰只是點了點頭。
  孫權對他這般反應毫不在意,因為他知道,周泰就是無法明白地將自己的喜怒哀樂表現出來的男人。
  「哇!這次出來找你們真是找對了!下次下雪時,再帶我出來罷!」
  揚著笑顏的孫尚香興奮地說著,周泰在旁,不知為何的,也同樣替她感到開心。
  「好罷!那麼我們得快點回去了,我可不想挨罵!」
  孫尚香輕拍馬匹,馬兒嘶鳴,接著踏著快速的步伐,朝那座飄滿雪花的建業城飛奔而去。
  望看孫尚香離去的背影,周泰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這時竟然露出了看似微笑的神情。在一旁看著的孫權雖感訝異,但也沒開口問過甚麼。
  「我們回去罷,周泰。」
  孫權執起馬鞭,隨孫尚香坐騎留在雪地上的印子,駕馬奔馳離去。
  周泰挺直身子,將視線從他們兄妹兩人的背影給挑高,望往遠方那座壯麗的建業城。
  他的心,一生只能奉獻給自己認同的主公。
  所以,這大概是他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會對一個女孩產生情愫罷。
  周泰垂下眼,看到一片小雪花,輕輕飄落到他的鎧甲上。
  手指輕輕撫過,那片雪花在他的指尖下,立刻化了開來。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