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陽光自窗戶透入房內,一絲不掛的女子虛弱地倒在混亂的床榻上,身上的污穢液體仍在流動著。
  為甚麼……為甚麼會是我……
  發出無聲的嗚咽,星彩環緊自己被玷污的軀體,眼淚撲簌簌地直掉。
  只因為父親教訓他們,他們就因此找上自己來復仇麼?那麼為甚麼,要用如此下流的方法,奪去自己的貞節。
  那是……自己打算……要獻給那個人的……
  「星彩小姐,您早,奴婢給您送來……」
  刺耳的碎裂聲自門首傳來,甫踏入的女婢見到眼前的景象,手中的托盤登時掉落,茶壺和茶杯碎了一地。
  星彩無力地翻過身,見著花容失色的女婢奪門而出,她本來想叫住她,卻已來不及。
  她不想讓父親知道自己因為他才被玷污,更不希望這件事情傳到師父耳裏──傳到趙雲大人的耳裏。
  「……趙大人……」星彩緊抓著沾滿那兩個男人體液的被褥,又開始低聲啜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