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正午,是一日當中最令人煩躁的時段。不過對於站在空地上舞著長矛的綠衣女子來說,這根本不算甚麼。
  這是他們兩人例行的訓練模式,無論颳風下雨,每日皆須來此練上好幾個小時才肯罷休。
  不疾不徐的呼吸聲,隨動作搭配著呼喊,女子的汗水隨著豔陽反射映入男人的瞳眸中。
  趙雲伸出右手,遮蔽經由女子的汗水反射而來的陽光。
  「趙雲大人,這樣對麼?」星彩一個側身,做出閃避敵人的動作,接著手中的煌天一旋,反轉刺入空氣中。
  「剛才腳步的地方不太對。」趙雲從台階上站起,不管額頭上已被汗水佔滿煩躁。他來到星彩面前,手中的豪龍膽在手中轉了一圈,將方才星彩一開始的動作擺了出來。
  「有看到麼?這裏要先踏出左腳,接著,將煌天往敵人腹部進行突刺的同時,以腳跟做旋轉軸──就像這樣。」趙雲邊說,邊做出完美的動作。
  星彩在旁看得一愣一愣的,甚至有些出神。
  「星彩,妳再試一次。」趙雲將長槍置入身後,向後退開一步。
  星彩聽到趙雲的吩咐,趕緊回過神來。在這過程中,還險些讓自己手中的矛盾墜入地上。
  她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泛起紅潮。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麼?」看到星彩垂著頭,還沒有擺出動作的趙雲疑惑開口。
  星彩慌張地搖頭,趕緊擺好姿勢,眼角餘光偷偷瞄向趙雲。
  趙雲的臉上不因星彩這方說詞而放下擔憂,他抱著胳膊,似乎不太相信她口中說的話。
  星彩閉緊眼──自己在胡思亂想些甚麼,趙大人擔心身為徒弟的我的身體狀況,是應該的。
  「喝!」
  星彩重新集中心神,踏出第一步……
  「妳是怎麼回事?一開始就錯了。」
  耳畔傳來溫柔的嗓音,星彩瞪大眼,看著不曉得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趙雲。他的身體與自己的身體大概隔不到幾公分的距離,而他的手此刻正疊在她緊握著煌天的右手背上。
  她感覺自己快要暈眩了。
  「妳老實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趙雲的嗓音,像是蠱毒般侵入星彩腦中。
  她蹦著臉,吃力地搖搖頭。「只是一時疏忽,抱歉讓趙雲大人擔心。」
  星彩匆匆退離趙雲,而後做出與趙雲一樣完美的舞矛動作。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