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節已入秋,遠方傳來陣陣鏦錚──大概是那一團兵隊正在進行軍事演練罷……男子心想。
  蕭瑟的西風迎面吹撫男子臉龐,男子俊秀的臉容看不出已是而立之年。
  「星彩?」低沉的嗓音隨著秋風環繞楹柱,走在長廊上的趙雲突然停下腳步。
  他眉頭深鎖,環顧四周。
  平常這個時候,她應該都在前方廣場練武才是,怎麼今日卻不見她的身影?
  難不成……是出了甚麼事?
  「星……」
  「趙雲大人,甚麼事?」
  聽到聲音的趙雲猛然回頭,站在長廊盡頭的女子拿著長矛,臉上的汗珠顯示出方才她才剛練武過。
  「妳到哪裏去了?」
  趙雲下意識往星彩的方向前去。正當他走到星彩前頭,伸手欲握住她的手腕,他卻突爾打住。
  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他相當清楚,再這樣下去,自己定會越過這條界線──那是連神都不允許的一條線。
  「趙雲大人?」星彩疑惑望看舉動如此怪異的師父。
  「……妳為何沒在前廣場練武?」
  星彩發現趙雲的聲音隨著每個字的吐出而逐漸轉弱。
  「我有。趙雲大人,你為何要說出這樣的話,莫非是在懷疑我偷懶?」
  星彩一向討厭別人詆毀自己,尤其習武是她極為重視的事物,即使是自己的師父,她也無法容忍這般的侮辱。
  「……我沒有,只是我……」
  星彩的目光上下打量著趙雲,倒是沒有繼續再追問下去。她轉了個語鋒,道:「趙雲大人這麼急著找我,是有甚麼要緊的事麼?」
  「不,沒甚麼。」趙雲搖首。深知目前的窘況令他已無法久待,他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你甚麼都沒有解釋清楚就要離開,這樣……」星彩話還沒說完,卻被趙雲回首的那雙眼震懾住。
  平時那雙歷經數場戰役的銳利眼眸,此時望著自己的,卻是她這幾年來不曾見過的。
  那樣無助卻帶有一絲絲似為情意的眼眸。
  「趙……」星彩想說甚麼,卻又把話吞了回去。
  「我累了,想先進去歇息。」趙雲拋下一句冷淡的話語,接著就轉過底,消失在星彩的視線中。
  「趙大人是怎麼回事……」星彩倚著斑駁的牆面,望著手中的煌天發愣。

司馬俟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